第一百四十三章 揍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妙凌频频点头。

    几个熟悉的人坐在一处,司徒高忍被隔离,他也不寂寞,看着曲妙凌的目光更加肆无忌惮。

    司徒怀決直皱眉,忍不住挡在曲妙凌的身前。

    见状,司徒高忍走过来,拿着折扇的手在司徒怀決的胸膛处点了点,道:“这又不是你的姘头,那么紧张干什么!”

    “你!”

    姘头?

    这么难听的话,还用在曲妙凌身上,司徒怀決的眼神愈发冰凉。

    “管好你自己吧。”说着,他就要带着曲妙凌离开。

    “喂,这位姑娘,闵杰对你不错吧,本少爷也不比他差,怎么样,甩了他,跟本少爷,本少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司徒高忍故意激怒闵家人。

    他明知道曲妙凌是武德候府的小姐,也是安慧郡主,可他装着明白装糊涂。

    “闵少爷,这位姑娘不愿意,要不然这样,反正你应该也玩儿够了,送给我玩玩儿怎么样,我可以跟你换点儿别的!这样,两个美女,换她一个,再不满意,我给你点儿黄金,怎样?”

    司徒高忍的话非常不尊重人,曲妙凌听得眉头直皱,脸色异常难看。

    她哪儿能不怒,这司徒高忍是把自己当成青楼几女了吗?

    她是郡主,他又是什么,不过一个王爷的庶子。

    曲妙凌冷下脸,“司徒高忍,说话前要思虑清楚,我可是安慧郡主!”

    表面上,曲妙凌是在告知司徒高忍自己的身份,可实际上,她是在警告他。

    在身份上,他比不过自己。

    这种情况,也该他给自己行礼。

    再加上,他前面逼得几个哥哥俯身行礼,这一回合,也是她的报复。

    “原来是安慧郡主,失敬失敬。”司徒高忍装的还挺像,就好像才知道曲妙凌的身份似的。

    他摆摆手,朝曲妙凌拱了拱手。

    “行礼就不用了,司徒少爷的礼,我受不起!”曲妙凌冷下声音道。

    被这样讽刺,司徒高忍也冷下脸,“曲小姐,我已经道过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怎么样?这句话该我问吧,你想怎么样!”

    “曲小姐,你是郡主,可仗势欺人,我照样可以去皇上面前告你,我就不信,皇帝会徇私情。”司徒高忍磨了磨牙道。

    曲妙凌回以冷笑,这个司徒高忍敢欺辱她,她怎能饶过?

    “皇帝会不会徇私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雍王殿下对你,肯定是循了私情,若是我有你这么个儿子,定会溺死了事,以免污了自家的门楣。”曲妙凌说话一点儿都不客气,句句都往司徒高忍的心口上戳。

    曲妙凌说的没错,雍王有嫡子,还非常重视,府内的好事儿雍王也都交给嫡子,他一点儿边都沾不着。

    要不然,如今也不会赋闲在家,没事儿干。

    而那个嫡子,在雍王的帮衬下,已经进了六部中最受皇帝看重的礼部。

    想到这儿,司徒高忍几乎愤懑到发疯。

    他哪点儿比他差!

    不就是差在身份上!

    因为自己庶子的身份,他对嫡庶问题也分外敏感,旁人碰了,就是一个死字。

    可是,旁人怕他,曲妙凌可不怕。

    “你……”

    气的说不出来话,可曲妙凌也只是一声冷笑,便接着道:“司徒少爷,我没记错的话,上回你背着雍王跟我表姐在一起的,也不知道魏家的小姐对这事怎么想,要不然,我去府上跟王爷好好聊聊,要不然,找贵夫人聊聊也行。”

    “你不许去!”

    司徒高忍对父王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他跟闵清月的事儿,他不敢告诉雍王,而且那段时间,正好雍王被皇上派出去执行任务,等到他回来,一切都尘埃落定,雍王府也马上开始准备他跟魏氏的婚事,没人敢不长眼的往雍王跟前凑,因此,直到如今,雍王都不知道他的庶子竟然做了如此不着调的事,万一他知晓了,司徒高忍的这条狗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专往司徒高忍的弱点上捅刀子,曲妙凌不觉得有什么,她向来跟闵府同仇敌忾,欺负闵家的人,就是欺负她。

    甚至,欺负闵家的人,比欺负她还要严重。,她报复的收手段,自然也会更加狠辣。

    曲妙凌眼神中隐隐射出火苗,看着凶悍万分。

    司徒高忍看着,心里有些惧怕。

    这曲妙凌不过是个姑娘家,怎么眼神儿如此吓人不说,这嘴巴还这么厉害!

    难道说前段日子京城里传言说曲妙凌杀人如麻,竟然是真的?

    他的眼神不由得闪躲起来,“你……你……”

    嘴上刚才倒是逞凶斗狠,如今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曲小姐的嘴巴厉害,我自愧不如,不过,曲小姐这等脾气,想必是嫁人艰难啊,也不知道哪位少爷能消受得起!”

    司徒高忍冷哼了一声,到底是找到怼对方的话。

    “这就用不着司徒少爷担心了,我自己的事情,自有我自己操心,而且,我能不能嫁出去,跟你无关!”

    “是,是,跟我无关,本少爷这不是关心你嘛,你说万一嫁了个胳膊腿残了的,不上进的,你说你这后半辈子可怎么办!”

    “没事,我到底还是郡主,有封地有庄园,对了,我还有嫁妆,怎么也比司徒少爷有钱吧,过个珍珠敷脸、牛奶沐浴、金线绣衣的生活,还是绰绰有余的,比不上司徒公子,只要安心当个少爷就行,以后也不用继承王府爵位,可省心了呢!”

    曲妙凌阴阳怪气,司徒高忍哪能听不懂。

    他攥紧拳头,“曲妙凌!”

    司徒高忍低吼出声,额头上的青筋好像透出皮肉要钻出来,看着可怖得紧。

    “郡主,司徒少爷,说话归说话,别伤了和气呀!”邓德勇适时出来当和事老。

    可二人谁都没理他。

    邓德勇也不觉得尴尬,接着道:“别呀别呀,两位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样闹,太难看了!”

    邓德勇的语气里充满了对二人的关心,可他自己也清楚,这事儿,就是司徒高忍挑起来的,他这低微的身份,还能斥责他?

    当然不行?

    不过曲妙凌怼他的时候,他心里也很爽就是了。

    不过,今日这宴会只自己做东道主,他不能让他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要不然这以后,他还怎么在京城做人,以后,又还有谁赶来参加他举办的宴会?

    于是,硬着头皮,邓德勇还是站出来了。

    他也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没查清楚司徒高忍跟闵家的恩怨。

    哎!

    这事儿,也只能怪他自己。

    邓德勇心里叹气。

    可双方谁都不愿意想让,场面非常紧绷。

    邓德勇想缓解两人针锋相对的气氛,曲妙凌跟司徒高忍也都不是傻子,自己出丑,给比人增加笑料,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们都不愿意做。

    况且,这邓德勇也不是一般的人,他的面子还是要给一些的。

    于是,曲妙凌“哼”了一声吼离开,而司徒高忍则是松了口气也走到一旁。

    闵杰几人朝妹妹竖起了大拇指,“妹妹真棒!”

    曲妙凌笑。

    “妙凌真厉害,刚才太飒了!”司徒怀決也忍不住夸赞道。

    刚才曲妙凌就好像一个女战士,所向披靡,无所畏惧,那司徒高忍节节败退,最后急的眼白都翻出来了。

    看着异常可笑。

    “妙凌,这绿豆糕是你最爱吃的,尝尝。”闵杰见某人又趁机接近他最宝贝的妹妹,赶紧过来阻拦道。

    司徒怀決没办法,只能让开,将自己的绝佳位置让给闵杰,他刚在曲妙凌的右边坐好,满眼星星的看着曲妙凌享用美食。

    屁股还没坐热,就被闵仁挤开,“三皇子,我坐在这里,你不介意吧!”

    从牙缝里挤出来笑,“不介意,不介意。”

    他刚站起来,正想坐到曲妙凌的对面,这已经是他最后的让步了,结果——

    屁股还没落下去,位子就被闵第占了。

    而闵添坐着轮椅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就看向曲妙凌了。

    司徒怀決:……

    算了,看在他们以后都是自己亲戚的份儿上,他不气,不气。

    过了一会儿,司徒怀決自暴自弃的想,怎么可能不气啊!

    算了,不为难自己了!

    好不容易,熬到几个哥哥们被人叫走,司徒怀決大喜,赶紧坐到曲妙凌的身边,就见司徒怀渤缓缓走来。

    他充满厌恶的眼神射到司徒怀渤身上,可对方完全拒绝他充满敌意的目光,大喇喇的坐到曲妙凌的身边,看着曲妙凌还带着笑道:“曲小姐,好久不见,近来如何?”

    伸手不打笑脸人,曲妙凌也不能明摆着拒绝他,给了司徒怀決一个安心的眼神儿后,她想着胡乱说点儿什么把司徒怀渤弄走。

    可是司徒怀渤的脸皮非常厚。

    曲妙凌不回答他的话,他就自己找话,还说个没完。

    “妙凌,这人心肠歹毒,擅长玩弄人心,一定要小心。”

    亲眼目睹司徒高忍不怀好意的眼神儿,司徒怀決也忍不住叮嘱道。

    景康侯府跟雍王府自来有仇,谁人不知,邓德勇此举,到底是为何?

    “见到我,你们还不行礼?”司徒高忍道。

    几人虽然是官,可司徒高忍是皇室众人,按照规矩,是该他们主动行礼。

    曲妙凌点点头,然后就有着四表哥闵仁给自己讲述两家的恩怨。

    听到闵清月最后远嫁边疆,好多年没回来的时候,她也是一惊,对司徒高忍的印象也差到极点。

    尤其是刚才司徒高忍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那色眯眯的让人恶心的目光,曲妙凌就跟讨厌这人了。

    闵杰咬了咬牙,他刚站起来,就听见有人问:“司徒兄,当初我们都是随便说说,谁知道你还真就把闵家小姐搞到手了,害的我们损失了一坛子百年佳酿,我们几个可心疼着呢!”

    听到“搞”这个字的时候,他怒火中烧,但是马上,他又听见司徒高忍追求他妹妹其实就是个赌约,赌资还就只是一坛酒的时候,闵杰忍不下去了。

    他冲进包厢,对着张牙舞爪的司徒高忍就是一顿揍。

    心不甘情不愿的给司徒高忍行了个礼,四人便退到一边。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闵杰对曲妙凌道:“妙凌,这个司徒高忍不是个好东西,离他远点儿!”

    邓德勇满脸堆笑,看着还挺热情的。

    闵家众人看着他,心中隐隐生出了不满。

    “那闵清月看着孤傲,其实就是个蠢女人,我随便玩玩儿,她就鬼狗皮膏药似的撵上来,我轰都轰不走,有意思。”

    说着就是“咕咚”一声,他又灌了杯酒下去。

    想起往事,闵杰的眼神更冷了,盯着司徒高忍的目光也越发凶悍。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说实话,司徒高忍都快免疫了,都在朝廷里当差,打照面的机会不少,每一次见面,对方都是这张死人脸,他都快习惯了。

    一旁的邓德勇见气氛紧张,赶紧过来打圆场道:“哎呦哎呦,司徒少爷,您也来了?”

    这一次,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好多人都看见闵杰行凶,他差点儿被关进大理寺,仕途也险些完蛋。

    可一想到自己远嫁边疆的妹妹,闵杰心里还是舒畅的。

    闵杰的声音越来越高。

    旁人不知,他心里清楚,当时兄弟几人将司徒高忍揍了一顿,他心里还是不舒服,正好那时候正是他考进士生的时候,已经高中,还是头三名,以后的仕途是一片的坦荡。

    但是某一天,他跟同窗聚会的时候,听见隔壁的司徒高忍喝醉了就还在说大话。

直播重生嫡女狠角色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日之我是楚云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