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新婚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概,他是不会结这个婚了吧?

    季芯澄想着,以他的性格,不至于逃婚,应当是悔婚,那是他自己走,还是让她走呢?

    陷入无尽沉思中的季芯澄,脑海当中演绎着无数可能性,不管哪一种,她都劝自己: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他怎么做都是情有可原的,你不能怪他。

    三点三十分,距离入场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姐,我们要把婚纱换上了吧?换好之后还要检查一下,时间差不多了。”

    坐在化妆桌前的季芯澄,即便化妆师告知她已经化好妆了,她也只是淡淡往镜中看了一眼,然后坐在凳子上,一坐就是二十分钟。

    “再等等。”

    季芯澄出声,视线落在被她扯去一大片的婚纱礼服上。

    婚纱裙摆很宽大,她没有提醒,化妆师和服装师都还没有发觉。

    她真的要穿上这件被自己亲手弄坏的婚纱吗?

    穿着它去听顾少泽的决定?

    她的视线转而落在化妆间的大门上,那个门后,二十分钟后的宾客看到她在婚礼上被新郎赶走,会怎么看待她呢?

    季芯澄想要起身,却觉得没有力气。

    正在她做着自己的思想工作时,休息室的大门被人从外推了进来。

    顾少泽手中提着一个大盒子,他脚步迈得很大,季芯澄几乎没有机会看清他脸上的神情,只见他将手中大盒子往长桌上一放,对服装师道:“穿这一件!”

    然后头也不回,就出了休息室。

    化妆师和服装师见顾少泽一走,连忙上前打开那个大盒子,露出里面白色婚纱一角。

    “哇塞!怪不得姐你说要等等呢!”

    “怎么临时换了呀?”

    季芯澄不知何时已起身来到她们身边,仔细看着她俩猛夸的新婚纱,眼中隐约有了丝笑意。

    “就换这个吧。”

    舒颜进来查看季芯澄入场前的准备进度,见她一眼也不紧张,有些怪异地睨着她。

    “你倒是淡定得很。”

    季芯澄笑,“你儿子呢?”

    “安子墨在看着。”

    说到安子墨,舒颜嘴角笑意淡了些。

    “你放心将儿子交给他啊?”

    季芯澄不放心,是安子墨中午喝了不少酒,听说也没有休息,一直都在帮忙。

    “我怎么可能放心只交给他一个人啊,有许梓倩在呢。”

    “许梓倩?”

    季芯澄惊讶道。

    “是啊,虽然不同姓,但差不多就是安子墨一位姐姐,能管着他。”

    “他跟你这么介绍的吗?”

    季芯澄状似不经意问道。

    舒颜单纯地点着头,显然她心里确实也是对许梓倩很放心的。

    季芯澄有些出神,想想也是,许梓倩的心思在顾少泽身上,对舒颜而言,自然是没有威胁的。

    那对自己而言,许梓倩的威胁就很大了吗?

    季芯澄再次陷入沉思……

    “喂?新娘子?”

    舒颜的打趣叫季芯澄回神,“原来你也是会紧张的!好了,我就是来看看你准备好了没有,外面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新娘子上场!你放松,你的高光时刻,一定要美美的出场!”

    季芯澄点点头,真心笑了起来。

    目送舒颜离开,季芯澄的父亲季容在服装师引导下,来到季芯澄身边。

    “准备好了?”

    季容仪容整齐,是精心打理过的。

    季芯澄微微一笑,跟他点了点头。

    三点五十分,季芯澄挽着父亲季容的胳膊,伴随着音乐声,自深蓝色地毯的这头,一步一步走向站着顾少泽的那头。

    主婚人、证婚人、司仪,都是代表顾家极有权势的人物,整个婚礼仪式,庄重中透着威严,没有季芯澄在朋友婚礼上见到的搞怪、轻松的气氛。

    季芯澄感到些许不自在,因为顾少泽始终跟她刻意保持着距离。

    这个距离,外人或许看不出,季芯澄心里却清楚得很,他还在生气。

    连仪式最重要的环节,交换戒指和亲吻她,顾少泽的眼睛,都是能不看她就不看她,有时真要落在她脸上,却又像在看着别的什么地方。

    季芯澄的心隐隐作痛,却依然得不动声色与他配合。

    他脸上被她打过的地方隐约还有些痕迹,季芯澄因看得太过入神,脚下险些绊倒。

    顾少泽扶在她腰上的手,不是很情愿将她扶了一扶,冷淡的眼神随即送过来,以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道:

    “我知道你后悔,但婚礼要不要继续举行,只有我爸有这个权利。你的后悔,日后换其他方式去争取吧。”

    季芯澄紧抿着唇,看男人轻轻松松说完这句话后,就笑着去应付前来祝福的长辈。

    她听懂了,如果不是时间太赶,不是顾常的客人太重要,这个婚,他完全可以不结。

    季芯澄垂眸调整着情绪,因眼前有客人盯着她的脸,她只好堆起笑脸与对方问起好来。

    有意避开他放在她腰上的手,顾少泽察觉,手放下来,转而却牵过她的手去。

    十指相握。

    她如果不用力去甩,根本甩脱不开。

    季芯澄只好压下心头怒火,与顾少泽并肩,一个一个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

    到顾少泽父母身边时,童思雅将季芯澄叫了过去,关切问她:

    “饿坏了吧?先填点东西再喝酒。”

    主桌上有为新郎新娘预留了空位,季芯澄在位置上坐下,笑着接过童思雅递给她的粥。

    “谢谢妈!”

    童思雅满意地点着头。

    一旁童念雅忽然惊讶道:“诶芯澄身上这件婚纱,好像跟早上穿的不一样哎?临时换的吗?”

    童思雅也好奇,目光在季芯澄身上上下扫,季芯澄只好站起来,给她二位看清楚了。

    “早上穿过来那件,不小心让我洒了果汁,弄脏了,这件是少泽重新拿过来的。”

    季芯澄解释,话一落,就见童思雅眼中黯了下来。

    看来,婆婆对她的粗心大意是不满的。

    季芯澄咬着唇,除此之外,也不好再说什么。

    倒是童念雅有意替季芯澄解围,“也直播!婚礼上换几件婚纱的新娘子也是有的呀,姐姐别上心,不过这件婚纱我瞧着眼熟,是不是以前少泽给梓倩设计的那件呢?”

    季芯澄手中汤勺不小心在碗壁上碰出了突兀声响,她向来是注重餐桌礼仪的,不由就放下勺子来。

    视线落在身边男人的身上,他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而坐在季芯澄斜对面的顾婷婷,却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她看好戏的目光始终不离季芯澄,见顾少泽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就大起胆来,向身后招呼:

    “梓倩姐姐,来一下!”

    许梓倩在另一张桌子上坐着,那一桌大多是顾少泽的同龄朋友,这时笑着走回,应顾婷婷道:

    “整个席上的声音都没你的大。”

    “梓倩姐姐,我婶婶身上这件婚纱,居然是我叔叔当年给你设计的呀?你可记得不?”

    许梓倩闻言一愣,视线却也不由落在季芯澄身上,但她反应快,一桌的长辈都在,尽管没有人看她,但哪个不是在留神她的反应呢,连忙压低了声说顾婷婷:

    “婷婷别胡闹,话不可以乱说的。”

    “可不是我说的呀,是我姨奶奶!我叔都没否认,看来这事是真的呀!”

    “不理你了,我那桌还有客人在等着我呢!”许梓倩说着,又向顾家长辈都打了招呼,才回到她原来的座位。

    一桌子的人,除了顾常刚刚因为在跟助理说事情,没有太留意这边,其他个个都心如明镜。

    童思雅咳了咳声,低斥妹妹道:

    “当人家长辈也没有个长辈的样子!还不如梓倩懂事呢!”

    “是是姐姐!我不过就是心直口快了些嘛!我又没有恶意,再说,婚纱虽然是少泽给之前的女朋友设计的,可人家不是都没有穿上嘛……”

    季芯澄害怕自己的泪水要落在碗里,到时候就是想掩饰也掩饰不住了。

    连忙起身,态度很诚恳地打断童念雅道:

    “很抱歉,我失陪一下。”

    季芯澄直奔洗手间,余光里是随后就跟上来的顾少泽,她加快脚步,躲进女洗手间里。

    婚纱下摆很宽大,上洗手间不方便,好在她本来也没想真上。站在镜子前理了理仪容,把拦不住的几颗泪水拭去,还好妆容没有受太大的影响,这才出了洗手间。

    顾少泽果然等在那里。

    周围没有第三人。

    他就那样面无表情对她开口道:“装也要装出幸福开心的样子,不要让我出手逼你。”

    原来是这样……

    原来真的是这样……

    如果不是今天这场争执,她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真实的面目呢?

    季芯澄忍着心头巨痛,点了点头,“我会的,你放心吧。”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季芯澄像是打了强心剂一样,凡是上前与他们交谈的,她都热情应对,俨然十足一个快乐幸福的新娘子。

    直到婚礼结束。

    晚九时,季芯澄独自回到房间,她亲近的朋友都送走了,剩下都是顾家的客人,以及顾少泽的朋友,他们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她疲倦地躺在沙发里,久到她就要闭眼睡去,才不得不起身,进浴室洗漱。

    晚十二时,顾少泽仍没有回来。

    季芯澄没有开灯,赤脚打开了阳台的门,楼下庭院里,工作人员已经在收拾桌子。

    看来酒席已经散了。

    季芯澄在阳台上又站了半个小时,直到四肢冰凉,才回到床上。

    大约他晚上是不回来了吧?

    季芯澄冰凉的四肢,在被子中间许久都没能回暖。

    像她今夜的心一样,凉下来很容易,要回温就不再简单。

    不知过去多久,房门似被人重力推开,一股酒气伴随室外清风,涌向房间各个角落……

    “吓我一跳!放心吧姐,我跟组跟了这么些年,也不是白跟的,一会儿看我的!”

    季芯澄勉强牵出一丝笑意,却不达眼底。

    她不知道为什么顾少泽不能理解她这一点。

    “别紧张,你想到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不需要那么完美,用不用得得上还不知道呢。”

    季芯澄带着沮丧的话,让化妆师又是一愣。

    季芯澄仔细看着化妆师为自己焦急的表情,有些不忍,叹口气道:

    “我是说,一会儿不是还有头纱呢嘛,后期图片可以修,现场远的人看不清,站得近的都不要紧。”

    听她这么一解释,化妆师才镇定下来。

    便与唐棠离开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真正只剩下季芯澄一个人。

    她才颓然坐在地板上,埋首膝间哭了个痛快。

    “姐,什么叫,用不用得上还不知道啊?”

    化妆师当然听出来季芯澄话里的意思,只是不敢相信。

    哪怕仅仅过去一个多小时,可顾少泽离去前那个失望的眼神,在她脑海中已重复了千万遍。那个程度,是季芯澄从来也没有见到过的,他这次不仅仅是生气而已。

    可如果让季芯澄重新再选择一次,她依然会以商萱为先。

    也不管头上的伤,随意扯过架子上一个不知道谁的幅子戴在头上,唐棠扶起似乎有一些好转的商萱,“我带你出去找药,你能不能自己走?”

    商萱点点头,她担心地看向季芯澄,却也知道,只有自己缓过来,才能来安慰她。

    “跟老朋友见面,有些感慨而已,别担心。”

    化妆师是不担心了,可开始苦恼,她以为早上那么辛苦化好的妆,眼下只需要补一下就好,这下叫她皱着眉头,半晌不知该从哪里下手。

    季芯澄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下午两点,化妆师简单休息后来到季芯澄化妆间,当见到季芯澄哭肿的一双眼睛时,惊到语无伦次:“姐,你、你怎么哭成这样啊?出什么事了吗?”

    季芯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只是摇摇头,简单道:

    唐棠知道这一系列事情都是因她沉不住气而起,她实不该这时候针对商萱。

    于是在季芯澄将医药箱和镜子递给她,还想出去找司乾时,唐棠连忙拦下。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安心自己的婚礼,这事因我而起,也应该由我来解决。”

直播傲娇总裁苦追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朝秦暮楚祸水养成系统韩三千苏迎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