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对峙(2合1章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简直笑话!

    苏泓昊不再理会这些傻逼,被迫着拿下新的赌约后,放完狠话便转身离去。

    一转身,他的嘴角就洋溢出得意的笑容。

    而他回到南院,却是听到了一个消息。

    莫白出关了。

    他的目光陡然一寒,大好心情瞬间止住。

    戴沐雪和穆晓悦上前,向他询问情况,她俩知道苏泓昊从萃血林返回,并在今天一大早就前往程乙岚那里上交奔雷虎的兽晶,所以想打听一下,上交兽晶后北院是否遵守此前的承诺。

    苏泓昊简单的给她俩说了事情的经过。

    当她俩得知北院出尔反尔后,皆是痛骂程乙岚和白长老无耻。

    苏泓昊听着她俩的骂声却是面无表情,完全没有同仇敌忾的样子。

    这未免让二女好奇,纷纷问他怎么了。

    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移话题道:“这一次北院虽然确实是无耻了一点,但调查异象的事情难不倒我,你们放心,十天之内定能有一个让大家满意的结果。”

    “你别逞强。”穆晓悦道。

    苏泓昊再次笑了笑,道:“其实你如果好好研究过你的那本书,你也能知道那些异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真的?”穆晓悦愣愣的看着苏泓昊。

    苏泓昊点头:“当然是真的,所以你们能够放心了吧?”

    “哦哦哦。”穆晓悦不再怀疑,当即如同小鸡啄米般的轻点螓首。

    一旁的戴沐雪却是听得一脸懵逼,但她信任穆晓悦,看着穆晓悦的反应,她对苏泓昊也莫名多了几分信心。

    苏泓昊趁机告别了二女,然后开始忙碌他的事。

    他的这件事可不是什么小事!

    …………

    一处修炼洞府外,莫白刚出关。

    此时的他心情大好,显然这次闭关收获不小。

    但就在他正准备返回自己的住处时,途中遇到一个杂役弟子拦住了他,对方递给莫白一张纸条,随后离去。

    莫白一脸茫然的打开纸条一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思索了片刻,他将纸条撕成了碎片,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去。

    一段时间之后,他来到了一座高峰上。

    这座高峰名为紫木崖,是宗门内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往常不会有人过往。

    而此时,苏泓昊正在那里等着莫白的到来,算算时间,他已经等了很久。

    当莫白见到苏泓昊时,苏泓昊正站在悬崖边眺望着远方,他的神情严肃,目光中并无焦距。

    听到脚步声,苏泓昊便回头看向莫白,淡淡道:“你终于来了。”

    “不知苏兄找我过来有何吩咐?”

    莫白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苏泓昊开门见山:“你是不是已经背叛了南院?”

    “啊?别开这种玩笑了。”莫白露出一抹微笑。

    苏泓昊没理会他的回答,又道:“你和北院勾结了?”

    “你怎么还说这种浑话?”

    苏泓昊淡淡道:“我已经从北院那里套话,得到了验证。你会这么晚过来,应该也是从北院那里收到什么风声了吧?”

    莫白的笑容一疆。

    虽然他并没有从北院那里得到什么消息,但他在出关时,正好遇到北院的一位长老,但是当时四周明明没有其他外人,但那位长老却是仿佛没有看到他似的,径直从他的身边走过,连余光都没有瞥向他一下。

    当时他并没有起疑,但等到他收到苏泓昊的小纸条后,他的第六感当即告诫着他不要过来这里赴会。

    毕竟做了错事的人,最容易心虚。

    可惜他在最后还是过来了。

    他见苏泓昊的态度如此坚定,便没有反驳,而是开口询问:“套出来的答案吗?你是从什么时候猜到的?”

    苏泓昊面无表情,道:“从北院准备杀我的时候我猜到的。

    “明明咱们南院刚死了首席弟子,为什么北院还要想办法陷害一个首席弟子的候选者?

    “这只有两个解释。

    “其一是北院不希望南院出现首席弟子。

    “其二是北院希望南院的新任首席弟子是他们安插的卧底,而能够成为新任首席弟子的人选,除了我,就是你。

    “我再从北院的视角考虑利益问题,任何人做事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因此相比这两个解释,显然前者做起来太难,而后者更符合北院的利益最大化。

    “但我依旧不相信这个猜测,直到我试着去找北院的人套话,结果这件事在北院,只要有点身份的人都知道。”

    说到这里,苏泓昊忍不住苦笑起来。

    莫白没有任何忐忑,只是轻轻摇头道:“北院的人竟然这么废物,可叹我们南院就是输在这样的废物手里。”

    苏泓昊的苦笑突然消失,狠狠瞪向莫白:“你为什么要背叛南院?还要借北院之手置我于死地?”

    莫白道:“因为我不想让你成为南院的首席弟子。”

    “哈?”这个看似废话的回答让苏泓昊感到错愕,“你是对我有意见?”

    “说这个还有意义吗?”

    “有!”

    莫白随便找了个借口,道:“我讨厌你的脚臭!”

    苏泓昊一怔。

    “我和你住的地方隔了一道墙……我知道了。这是借口吗?”

    两人顿时沉默下来。

    虽然莫白背叛了南院,可两人自认识以来,一直关系友好,这让苏泓昊渴望了解莫白的真实想法,再由此决定如何处置他。

    而莫白则是不敢直面自己内心的怯弱。

    面对北院,显然他选择了怯懦,但他没有勇气,敢于承认这一点。

    就像当初他与苏泓昊比斗时,戴长老就明确的说过,他的心境不稳,却任谁都没想到这竟是不稳到现在的这般地步。

    良久,他才经过一番犹豫,开口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是,这是借口!

    “北院已经夺得了代理宗主之位,面对至高的权力,我们南院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自古强权就不可能推翻的!蚍蜉怎能撼树?

    “我们越是反抗,最后连累死的人只会越多!虽然现在只是死了我们南院一个首席弟子,但我不想以后看到更多的同门死去。

    “明明他们加入南院根本就没有错,为什么要让他们去死?

    “而如果让你成为首席弟子……呵呵,虽然我们相识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我已经看透了你,你的骨子里刻着不认命的天性,我不能把师弟师妹们交到你的手里,你只会带着大家一起死去!

    “你虽然聪明,但那也只是小聪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小聪明根本没用!

    “可悲的是,明明我加入宗门的时间要比你久得多,最后你能成为新任首席弟子的胜算却要比我高,就因为你是戴长老的亲传弟子,就因为你当众打赢过我一次,就因为很多女弟子都支持你。

    “但你会把南院带到万劫不复的绝境!

    “唯有依附北院,才能给大家换取一条生路呀!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家!”

    他越说越是歇斯底里。

    他坚信自己的曲线救国理论是对的,当时他就是这样劝服自己背叛南院的,但他没有意识到,这套理论的背后就是一个懦夫在强词夺理。

    苏泓昊不由冷笑。

    “荒谬的借口!我反倒希望你是因为我的脚臭而和北院勾结了,那样,我好有理由除掉你,现在你这混蛋却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让我知道你是真心为了南院好,只是用错了方法,我更厌恶,厌恶你傻,但也更狠不下心来对你出手了。”

    “你也杀不了我。你其实并不是我的对手。”莫白从歇斯底里中恢复过来,淡淡的说出了一个事实。

    如果李雷不出手帮忙,苏泓昊在生死决斗中确实不是莫白的对手。

    苏泓昊气笑了:“你说得对。现在你如果想对我出手就尽管来吧。在过来见你之前,我没有把你背叛南院的事说出去。你要是现在动手,还能杀人灭口。”

    莫白的手指顿时颤了一下。

    但他始终都站在原地,没有迈前一步。

    见他不动,苏泓昊讥讽道:“怎么?你能让北院来杀我,自己却不敢动手吗?怕脏了你的手?”

    “不是的,我没有让北院去杀你。只是北院在得知首席师兄的死讯后,就联系上我,说会帮我清除掉成为首席弟子的障碍,我从中猜到了他们会对你出手,我为了南院,没有阻止他们,但我曾经暗示过你,只是你完全没有在意我的那句话而已!”

    “呵!这还是我的错咯?”

    莫白不再说话。

    见此,苏泓昊漠然道:“很感谢你当初一路护送我的小弟和我的妹妹来到青玄宗。处置你的事,我会交由长老们处理的。”

    说完,他转身离去。

    但他走得很慢,故意把背面留给莫白。

    甚至连注意力也没有放在后方,只是在神识里不停的询问李雷:“他没有杀来吧?师弟,你可一定要看好了,师兄的小命可就交在你的手里了。神明保佑!”

    李雷:“……”

    你说出最后的那四个字时,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鬼的感受?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莫白始终没有出手,仿佛整个人失去了思考,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

    哪怕苏泓昊彻底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他也留在原地没有动弹。

    似在怅然,又似在悲天悯人。

    突然,一道身影飘落到在他的面前。

    来者鹤发童颜,仙风道骨,魁梧的身材立在那里,如同一座耸山。

    那赫然是南院的戴长老!

    戴长老紧赶慢赶,也在今天早上回到了宗门。

    在戴长老之后,又接连出现了一排的南院长老。

    莫白讶然。

    戴长老失望的看着莫白,道:“我真没想到你会背叛我们,要不是昊儿让我们过来躲在暗处旁听,我们还真不知道你会做出这种事!”

    莫白这才发现,苏泓昊说他在过来见自己之前没有将自己背叛南院的事告诉其他人竟特么是真的!

    真得让人无法辩驳。

    他只是安排了一群长老在一旁同时偷听而已。

    麻辣个八子,这个时候还玩这种套路……

    就差拿个大喇叭广而告之了!

    真特么的臭不要脸!

    枉我刚才还被感动了!

    此刻的莫白心中的情绪全都乱了,连脸上都不知道该挂出什么样的表情。

    他笃定,苏泓昊根本不可能在十天之内完成这个要求。

    以他的身份可是知道很多苏泓昊无法不知道的事情,其实不止是青玄宗对那些异象毫无头绪,整片大陆各大宗门的高层都对此束手无策,所以,几乎整片大陆最有见识的一批人都搞不明白的事情,苏泓昊区区一个弟子就想搞明白了?

    到时候碰了一鼻子的灰可别过来哭鼻子!

    白长老冷笑,他觉得自己的奸计得逞了。

    他并没有怀疑苏泓昊是否有什么企图,毕竟他压根就不了解苏泓昊,只是看到苏泓昊的年纪,觉得这样的年轻人往往都是愣头青,而愣头青就是一种觉得自己很厉害、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自我感觉优秀的人,这种人怎么可能在自己面前玩心计?

    白长老见到苏泓昊的样子,只感觉心里爽歪歪,戏弄道:“时间紧才能激发你的潜力嘛。听说你很聪明,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就只有十天,不要拉倒。”

    “好,十天就十天,到时候我一定会用事实告诉你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在场的诸位都可以见证!”

    白长老冷笑:“难道白某堂堂一长老,还会和你一个小辈出尔反尔不成?”

    这个赌约活该他赢呐!

    但其他人不知道苏泓昊胜券在握。

    楚淇儿错愕的看着苏泓昊。

    但他还是觉得这件事应该有个期限,于是他补充道:“好,我就欣赏你这种初生牛犊。不过,宗门急着获悉异象的情报,所以不能让你拖沓太久。最晚十天,不管什么结果,都要连同我北院首席弟子的令牌一同交上来给我,不然选择权的事免谈!”

    “十天?未免期限太短了吧?”苏泓昊故意装作受欺负的模样。

    是不是拿到了奔雷虎的兽晶整个人就飘了?

    看把他能的,这未免也太自负了吧?

    这简直就是送分题呀!

    他不答应都感觉对不住白长老专门跑过来送人头了。

    难不成高层们都搞不明白的事,他一个小小的弟子就能解决?

    其他人也是近乎同样的反应,皆是觉得苏泓昊太傻逼。

    居然连这种事都敢答应。

    他疯了吧?

    啥时候变得这么膨胀的?

    没有人比苏泓昊更能明白那些异象是什么情况了。

    其实他根本就不用犹豫,迟疑那么一下,完全就是在故弄玄虚。

    听到白长老的话,别人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还能不知道那和玩家们有关吗?

直播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无限之绿帽系统我能提取熟练度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穿成妖精后苏炸全世界[系统]系统之超级警察斗罗之最强赘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