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顺其自然,随心所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曹得势也道:“是啊,大哥,五百万,逼死我们也拿不出啊。”

    平头男子眼中闪过凶光:“你们要先见到人,人给你们见了,却告诉我没钱,没钱也没关系,就让他用命抵。”

    说罢,给两个同伴递了个眼色。

    两人立刻迈步上前,其中一个大光头一把拽住曹得意的衣领,直接将人提了起来,双脚离地,另一个长脚男子撩起一脚,重重地踢在曹得意的腹部。

    “哇!”曹得意嘴巴一张,吐出酸水。

    “不要,不要打我儿子,我给,我给!”郭明珠尖叫了起来,平头男子沉着脸道:“刚才说没有,现在又有了?”

    郭明珠抹着眼角道:“我没有,我女婿有。”

    平头男子道:“现在就当着我的面打电话,让你女婿把钱送来,现金,转账都可以。”

    郭明珠不敢迟疑,掏出手机给曹梓琳打了过去。

    曹得势在一旁暗自摇头,心里并不抱什么希望,对自己妹妹的性格,他十分了解,与家里划清界限,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果然,曹梓琳的手机关了,郭明珠只得看向曹得势,咬牙道:“给小徐打。”

    曹得势苦声道:“妈,没用的,梓琳都说了和家里划清界限,徐乐会怎么会理。”郭明珠也是急红眼了:“我让你打就打,他要不答应,我就上吊给他看。”

    曹得势无语,只得给徐乐拨了过去,那头闹哄哄的,曹得势把情况简单一说,不等他说完,徐乐就一口封死:“他的死活与我无关。”

    然后,直接挂断,郭明珠不甘心,一般抢过曹得势的手机,又拨了过去,却不想,传来了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

    又反复拨打了三遍,曹得势想到了什么,叹气道:“妈,肯定是把我的手机号拉黑名单了,要不,你再用你的手机试试。”

    郭明珠忙点头,她的手机里没有徐乐的号码,只能手拨十一位,通了,那头一声低喝:“有完没完!再烦我,老子就和曹梓琳分手,然后去你家收房子!”

    声落,那头响起了忙音!

    郭明珠轰然一震,整个人懵了那里,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再偏执,再不讲理,却不代表真的愚蠢,他终于是意识到,这一次,徐乐铁了心,不会再帮忙擦屁股了。

    “给我打!”平头男子看在眼里,结果已经不言而明,一声沉喝。

    那长脚男子再度撩起一脚,踢在曹得意的肚子上,曹得意疼得脸庞扭曲,嘶声惨叫,连酸水也呕不出来了。

    “噗通!”郭明珠对着平头男子跪了下来,放声大哭,嘴里哀求连连。

    曹得势脸上满是沉痛,却无可奈何,沉默地低下头。

    平头男子不为所动,长脚男子一脚接着一脚,曹得意的惨叫声由强变弱,状态开始迷迷糊糊...

    就在这时,暗门从外推开,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举手投足间,又透出一股上位者的架势。

    就听他淡淡吩咐道:“先停下。”

    平头男子立刻叫停。

    青年眼镜片的眼神内敛,低头看看郭明珠,又看看曹得势:“你们是他的家人?”

    曹得势道:“我是他哥,这是我们的老娘。”

    青年弯下身子,把郭明珠扶起来,脸色温和了几分,道:“阿姨,你儿子把魏家大小姐的脸打伤了,断了鼻梁,眼袋缝了九针,若不是我们会所出面调解,魏家根本看不上几百一千万,只会要你儿子的做不成人,此外,你儿子在会所打伤客人,坏了会所的规矩,会所也要给他惩罚。”

    说罢,直接道:“我现在想问,你准备怎么解决?”

    郭明珠只顾着吸鼻子,抹眼泪,嘴里支支吾吾,她哪知道怎么解决,青年没有久等,温和一笑,道:“除了你儿子是当事人,还有你的女人也是当事人之一,你儿子负主要责任,你女儿也负有连带责任,本来是要追究你女儿责任的,但有人出面保了你女儿,我现在想知道,你女儿和那个出面保你女儿的人,是什么关系?”

    没等回答,笑容一收,严厉道:“你要如实回答,如果有一点欺骗,那对不起,你以后再也见到你儿子了。”

    曹得势生怕母亲说错话,当即道:“那位洪先生是我妹妹男朋友的朋友。”

    “你妹妹男朋友的朋友。”青年抬头纹浮现三条,略微想了想,道:“你妹妹的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徐乐。”

    “省城哪个家族的?在哪里工作的?”

    “我只听我妹妹说过,徐乐在鸿程集团上班,是高管。”

    “鸿程集团。”青年念了一遍,然后道:“既然你妹夫是企业高管,那应该有经济实力赔偿这五百万,就算一时拿不出,也先向他的朋友借。”

    曹得势苦着脸道:“我这个弟弟闯祸不止一次了,我妹夫不会再帮他擦屁股。”

    青年模棱两可地点点头,沉吟了会儿,道:“情况我了解了,你们等一下。”

    说罢,出了暗门,从地下室员工通道,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办公室,敲开门,对着办公桌后头的周老二欠身道:“黄总,已经问清楚了...”

    然后,将曹家人与洪辰之间的关系说了一遍。

    周总面色深沉,没有急着表态,一口接一口地抽着雪茄烟,良久后,吩咐道:“给那个母亲在外头开个宾馆房间,两个儿子留下,告诉那个母亲,在房间里等电话,就这几天,只要按照指示照办,五百万可免,她的两个儿子也能平安。”

    青年应是,退出了办公室。

    然后一摊手:“钱呢?”

    郭明珠可怜巴巴地道:“我们家只是平民百姓,真的拿不出五百万。”

    保利会所。

    郭明珠母子被领到了地下室,一个暗门中,他们见到了曹得意。

    十个平米的空间,只有两盏小吊灯散发着昏暗的淡黄色光线,几只蟑螂在墙壁上爬动,一只老鼠嗖地从地面穿过。

    “得意。”见到儿子这般模样,郭明珠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曹得势看着也是一脸不忍。

    “妈,哥。”曹得意反应有点慢,看着进来的几个人,怔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辨认出了自己的母亲,大哥,挣扎地想要站起来,触动身上的伤,脸肉一阵抖动,连抽了几口冷气。

    “别动。”一个高大的平头男子,嘴角叼着一根香烟,阴冷看了曹得意一眼,扭头对郭明珠母子道:“人见到了,活的,这下放心了吧。”

    如此,还不如只取不舍!

    当然,这仅代表洪辰的观点,他并不想强行灌输给徐乐,沉默了片刻,轻飘飘地道:“再给你八字箴言,顺其自然,随心所欲。”

    徐乐扭头看过来,不爽地道:“你说得轻巧,那你为什么不把林语心,孔妙涵一起收了?别告诉我,你对林语心一点余情都没有。”

    曹得意缩在墙角,背依着墙席地而坐,双臂抱膝,身子瑟瑟发抖,两只眼睛肿得犹如熊猫,脸色苍白,神色憔悴。

    他已经快二十四小时没有喝水吃东西,还被暴打了一顿。

    徐乐点头:“行啊,老子也去过过瘾,已经很久没撩鱼了。”

    ......

    无论选择两女中的哪一个,被抛弃的一个人生命运会发生巨变,遭受感情上,物质上的双重打击。

    以徐乐的性格,做出这么残忍的取舍,或许会一辈子内心愧疚难安。

    洪辰也不闹,鄙夷地道:“你这是羡慕。”

    徐乐没否定,也不肯定,只哼了声。

    洪辰看看车载音响上显示的时间:“才八点多,夜宵暂时吃不下,要不去游戏厅晃晃?今天下午本来赢了一点八个米,后来一个电话搞乱了心情,反倒进去一个米,我要去报仇。”

    洪辰愣了数秒,笑了笑,笑容中颇为无奈:“咱们是兄弟,我也不瞒你,我不否认对林语心有感情,对孔妙涵也不是没有感情,不光她们两,有瓜葛的女人至少还有两个,多多少少也有感情,是以,我现在就是顺其自然,随心所欲,等到必须做选择的时候,再说。”

    徐乐消化了一阵,吐出两个字:“渣男!”

    “狗日的。”徐乐近乎条件反射般骂了一句,扭头抽着闷烟,一副别再烦我的模样。

    他的反应,洪辰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乍听之下,他的解决之法是挺荒谬的,毕竟徐乐还没结婚,就开始考虑家里红旗,外头彩旗,这就好似,人当壮年,便是开始考虑后事,差不多道理。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洪辰还真没有调侃的意味,因为徐乐还没有意识到,他和曹梓琳,印淇,已经不在一个层次。

直播我终于觉醒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豪婿麻衣神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顶级神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