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美女约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师姐,非要找这人组队吗?怎么看也不是中阶符师会的?符鑫城中阶符师会,什么时候穷得这模样了。”

    太史长青平静地说:“我查过他的资料,岑氏的符师会,中级经营资格证,他考取的,算半个会长吧,杂魄根系,五魄,三狗一猪一鼠,在释魂空间能嗅魄。”

    “那我送他上去吗?”

    “不用...”

    “师姐,确定不用?他好像触电,整个人冒蓝光,翻车了,人车跌落山谷...”

    “哦,死不了的。”太史长青挂断电话。符鑫城中级符师会从没有符师会因为翻车丧命的。

    突如其来的雷雨,减弱释魂空间的门禁,检测系统显示,空间内的各种异兽的实力也处在减弱期,这时候进行释魂空间狩猎历练最好不过。

    岑冲租了一辆旅游大巴车,岑氏符师会的所有人都拥挤在一辆大巴车内以及车外车顶上。他们是最后到达的一个中级符师会。

    太史长青抽着香烟,看着大巴车下来的人,暗想,这家伙翻车没有赶上旅游大巴?

    系统的大喇叭开始响起来:“符师会的符师们,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符师损失,参加狩猎的符师们,先要经过攀瀑测试,测试合格的,才能组队进入释魂空间。”

    攀瀑,符鑫城上自七八十岁的大爷大妈,下到三岁的娃,都知道攀瀑。符鑫城到释魂空间有一条瀑布,瀑布并不是自然的从上往下坠,而是从下往上坠倒流,瀑布的一边在符鑫城的这个山峰处,另一边在下面的释魂空间。

    测试攀瀑,便是要从山峰顶端,往下攀爬瀑布,像攀岩一样,贴在瀑布的表面攀爬。

    女符师们开始盘弄头发,贴上避水符。

    男符师们负责背上所有的重型装备,再贴上避水符。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走到岑冲面前说:“你好,你是岑冲会长吗?你符师会的李崇然接受文治符师会的邀请,挂靠组队狩猎,现在还有一些手续没有完成...”

    “什么?挂靠费五万??”

    “岑会长,本来挂靠费十万,文治符师会打过招呼,垫付五万,所以你们只需出五万...”

    “没钱...”只见李崇然穿着泳裤,大腿上贴满了符纸,符纸不断地冒烟,有些飘落空中变成灰烬。懂行的符师看一眼就明白。

    李崇然腿上的符纸,是修正液修改的符纸,加上这符纸质量不行,耗尽符纸灵力灰烬。

    看他气喘吁吁的模样,便知道修正液把符纸修改成千里符,日行千里符,可能质量问题,满腿的符纸修改后产生的效果不很好。

    “这么多人的符师会,凑不齐五万吗?”中年人似乎心软了,他看到一群无助的眼神,心软了:“写欠条吧。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管事,头一回遇到这么穷的中级符师会。”

    李崇然拉过岑冲,小声地问:“师父,挂靠费能值这么多钱?”

    “救你师姐时,值,不救你师姐时,也值。文治符师会,上流的,挂靠他们,进入释魂空间,吃不到骨头,也能喝到汤,你去给领队的太史长青说说,能不能再加几个挂靠,钱多不是问题,反正能打欠条了。等你们带着师姐出来,随便薅点东西,也值十万二十万的...”

    这时候一个娇美的女声传来:“岑氏符师会挂靠钱,我出。但必须挂靠我的符师会...”

    洋河五星酒店的老板娘,她也是黑玫瑰符师会的,隶属商帝符师会。

    她为小何报仇?没看出一丝悲伤...李崇然看着她走近。

    她的手下与中年男人商谈挂靠的事情。

    渐小的雨,在几声闪电雷鸣后,又变大。

    她火辣辣的目光注视着李崇然的泳裤,许久才说:“真的?”

    “仿的。”

    “不是那个!”她眨了眨眼,挑了一下眉毛。

    李崇然从泳裤中逃出山崎摩托车的车钥匙:“一把钥匙,其实是一把符器。”

    “老娘平时睡你,没少给你钱,你居然拿一把车钥匙炼制符器,说...”她一下李崇然抱住:“说,你是不是拿这些钱去约太史长青?她可是出名的难约,放鸽子也跟吃丹药一样普通。”

    她转了语气,妩媚带些娇羞:“释魂空间,你陪着我。你师姐...”

    太史长青大大方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手拽过李崇然。

    李崇然觉得自己像萝卜,被长青美女拔出来了。

    “乐正同修,她是我的人。”

    “什么你的人,我就差跟这家伙定亲了。”乐正宥一把抓住李崇然另外的胳膊:“虽然符鑫城不介意多女侍一夫,我也算大。他自然挂靠黑玫瑰符师会...”

    “争男人,没意思。我们斗战一场,谁赢谁带走他。”太史长青松开手。

    轮到李崇然惊讶,他望着乐正宥说:“你不是叫庞杨?为何叫乐正宥...你是那个赏金符师榜一的乐正宥,孤煞乐正宥...”

    太史长青冷笑道:“哼,孤煞,你敢娶她,但凡见过孤煞真面容的男人,没有活的...”

    “她爸呢?好像退休了,在符师会的疗养院...”

    “滚!”太史长青继续说:“她天生孤煞,与她接触的男人不是死,就是倒霉。李崇然,你该庆幸,你活着,但足够倒霉...他人呢?”

    “长青同修,你不是让他滚吗?”乐正宥似笑非笑地看着太史长青:“我们还斗吗?进入释魂空间,都是为寻找自己释去的魂魄,能定位魂魄的人只有杂魄符师,他算杂魄中佼佼者,也是杂魄符师中要价最低的。”

    “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修为不高。”

    “承你的言,只怪我一心跟他,与他睡得太久。”

    “乐正宥,人人都知的孤煞,活该他倒霉。”

    “嘴仗没意思。再不追,他可要逃远了。错过这次狩猎机会,等到下一次释魂空间衰弱,不知道何时...”

    太史长青高傲地笑道:“追,不过我们要协商好,不论他挂靠那边,他是引路人,我们两队跟着他...”

    “行,可狩猎的宝物要平分,毕竟黑玫瑰符师会只是商帝符师会的分会。”

    “成交!”两女击掌,签符师约。

    “长青师姐,你说的那家伙还在原地,他蹬鸡毛啊,明明电瓶车,搞得跟烧油似的...”

    太史长青一边开着跑车,一边听着电话。

    “疼也要忍住啊。上流不是喜欢滴蜡烛,熄烟头吗?”

    “你跟得上我就行。”粉红色的跑车的排气管不断地冒着烟雾,女人的话音刚落,一溜烟,便开出去了。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山崎电动摩托车,已经被他合格地改造,电瓶电力不足情况下,可以脚蹬发电,补充电量。使用前提必须在天晴天阴,反正不是下雨天...

    每一辆经过他身边的跑车,速度都为微微地减缓点,开车的司机透过不满水痕的车窗,瞥一眼。

    瞅着那健壮的大腿,与那平角的泳裤,仿三千元的奥的斯男款平角泳裤。

    “美女,你这就孤陋寡闻了。有烟么?”

    开车的女子把手中的烟弹出去。

    李崇然手都没有伸,直接张嘴接。

    “...太史长青...”声音在细雨中也不模糊。

    “我艹,文治符师会的杰出符师。符鑫北城十大美女符师之一。”Wednesday贵族缩音,文治天下大帝一世,创建文治符师会。如果约了她,不再为那些正版的符术书忧伤了,李崇然掀开雨衣,把整条右大腿暴露在微微的细雨中。

    李崇然匆匆地吸完最后一口,烟头火光已经把过滤嘴都烧焦了,他依依不舍地从嘴中拔掉烟头,按在大腿上往返旋转几个半圈:“美女约吗?”

    “不疼吗?”

    “嗯!”李崇然点头,雨衣遮不住他抖动的健壮的长腿,小麦白的大腿肌肤在开车女人的香烟烟头火光下格外的醒目。

    “符鑫城中级符师会,还有骑电瓶车的?”

    “那个符师会的?”

    “岑氏快递外卖符师会。博肯大街五十六号。”

    “参加释魂空间的狩猎比赛?”

    开车的女子略略惊讶,这家伙是抽烟还是吃烟?整根香烟带着火光被他吞在口中。

    在女人纳闷的那一刻,李崇然伸出手把烟逮出来,猛地吸了一口,表情挺享受,微笑地说:“我艹,一千元一包的云台烟,上流符师会,果然奢侈。”

    崎岖的山道,一辆辆山地跑车,开着明亮的车灯,从山脚往山顶开,在雨夜显得很耀眼。

    李崇然披着雨衣,骑着山崎电瓶车,腾出一只手还不断地排打一亮一灭的摩托前灯:“我去,关键时候不能掉链子啊。”

    突然一辆粉红的跑车停下来,车窗下降,开车的女子问道:“中级符师会的?”

直播鎏金符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绝世神皇我能复制天赋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