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江宁烦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路过来,基本上一直在跟北朝间谍斗智斗勇,就没停下过脚步。自己的几斤几两,要不是有那些记忆可以派上用场,根本抵不住人家的一回合。本来自己想要取谋取一个宋朝的官位,扶摇直上九万里,结果为了还一个人情一再地跟宋朝作对。

    可惜又不能告诉徐游真相,好在一些眉目徐游也都能了解了,那就把功劳都放到登陆那里,自己也好跟这个官场有个了断。等清江县一行之后,尘归尘,土归土,李煜想继续作业他也没办法了。

    清江县我来了!

    甄风心中刚发出呐喊,结果车队突然停了下来,一个急刹车,甄风身体惯性地往前拱,差点摔倒。他掀开帘子一看,居然是西特跟了上来。

    “马丁,我要和你比武!”

    马丁看了看日头位置,淡淡地道:“麻烦让让,现在钦使团得赶路,不然天黑就到不了驿馆了。”

    “晚上就晚上,我跟你走!”

    就这样,登陆、甄风发现自己的队伍又捡了一个人,一个随时想要较劲的汉子。

    甄风看了信后无奈地笑了笑,花间楼还是不死心,不把望江楼和江清馆整垮,似乎不会善罢甘休了。他拿起笔在纸上涂鸦式地快速写了起来,满满两张纸,然后塞进信封盖上火漆交给徐福纪的小跟班:“先给徐公,然后再让徐公转给何三娘。”

    置之死地而后生,然后反将一军,是当下扇花间楼一巴掌最好的方式。

    朱有才怒火中烧,居然搬徐公府救兵,老子不是皇甫高鸣那小子,不怕他徐公府。他嘴上道:“哼,原来是徐管家,有何贵干?”

    “救你,救你全家。”

    刚才紫蝶也是提到他的家族,这时候徐福纪又提到他全家,难不成自己动了紫蝶就会有灭门之祸?往这个方向一想,他脑子领光了,他忽然想起来当今陛下号“莲峰居士”,以己之心度人之腹,难不成紫蝶是官家养在望江楼的女人?

    只留下紫蝶小娘子一脸狐疑,刚才只是按照甄风交代的去说,没想到真的能吓退纨绔子弟,究竟他给自己戴的是什么?

    望江楼有惊无险,但是江清馆就麻烦了,坊间不断地传说《雨霖铃》、《八声甘州》乃是剽窃,柳七公子并未送给江清馆这两首词,待到十一月十五日的月中诗会便要公开揭穿江清馆的无耻面目,这样的声音如同投入水中的石头,引起了阵阵涟漪不断往外扩展,短短几日,整个江宁城仕子圈里都风言风语。

    何三娘甚是担忧,江清馆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还得一边筹划如何应对月中诗会,最后觉得实在不行了,就去找张确商量。最后张确写了一道信,交给徐公府送去给甄风。送信人通过江州官府知道了钦使踪迹,便赶了过来,终于送到了。

    次日傍晚,夏小娘带着十多个家丁伙计,抄着家伙气势汹汹地进了望江楼,二话不说,进了紫蝶小娘子房间,拿起东西就往楼外扔,最后把紫蝶小娘子驾着抬出去,其他人拦都拦不住。夏小娘美其名曰:清理门户。

    好巧不巧,“蹦跶猪”朱有才、张非、皇甫高鸣等花花公子结伴路过望江楼,朱有才一直对望江楼丢人之事耿耿于怀,况且听说江清馆的紫蝶从良去了望江楼,早就心怀不轨,想要趁机拿下。当下便是最好的机会。

    朱有才一招饿虎扑食,就奔着紫蝶小娘子抓去,准备半推半就把紫蝶带回府去:“既然你被人扫地出门,没有去处,不如随我回去。”

    朱有才与徐福纪悄悄聊了几句,碍于面子便道:“本公子看你无家可归才想出手相助,既然徐公府愿意助你一臂之力,那本公子便回了。”

    等人散去,徐福纪冷笑地看着夏小娘,只说了一句话:“如果有人敢动徐公府的朋友们,就是跟徐公府过不去,别怪徐某人不客气了!”在徐公府的威压和威胁下,夏小娘带着人愤愤离开,留下了一串恶毒的眼神。

    就在朱有才犹豫的时候,徐福纪带着徐公府的护卫赶了过来,原来张确见状早就跑去徐公府搬救兵了。

    “朱郎君,有劳借一步说话。”

    夏小娘不期而至。憋了一个月的火,受了一个月的气,终于找到了爆发点。没有了甄怼怼,望江楼几乎没人制得住她,婶娘吴氏、展堂等都是楼里老人了,常年在夏小娘的威压之下敢怒不敢言。张确此时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小辈们更不用说,碰到撒泼打滚不讲理的,就差急哭了。

    夏小娘已经不是这座酒楼的女主人了,连边都沾不上。最后他只能以甄风长辈,将火气朝着紫蝶撒。火力点就是:望江楼如此干净,怎么可以进来一个青楼女子?从良,从良也不行!

    “老子在江宁城横着走也没人敢说甚么,就算认得又何妨?”

    “如果你认得还敢对我无礼,小心你家族的安危。”

    “别拿东西吓唬人,老子是被吓唬大的。”虽然这么说,朱有才还是忍不住瞟了一眼玉佩,特别眼熟,只见上面篆刻着四个字,似乎是“莲峰居士”,他一时想不起来,仿佛很耳熟。

    都是老相识,紫蝶小娘子早就知道朱有才的色心,一见朱有才过来就连忙挣脱。小家伙周六早就愤恨不已,刚才对于夏小娘使不上力,此刻再也忍不住前去阻拦,结果被朱有才的护卫们一推倒在了路上。

    几番追逐,紫蝶小娘子终究气力不支,眼见朱有才要搂过来了,她掏出挂在脖子上的一个玉佩道:“朱郎君,你可认得此物?”

    “镇楼狮子”甄风刚离开江宁的三四天里,望江楼明明已经非常小心谨慎,结果还是劈叉了。江清馆也遭遇了剽窃风波,口碑逐日下滑。

    江宁城很快就传遍了,望江楼的颜值担当紫蝶小娘子被“蹦跶猪”包了。

    就在甄风离开的第二天,望江楼恢复经营的第一天,限量的“醉生梦死”经历了不到半日的价格口水战后,很快就悄悄地脱销了。那些骂“黑心商家”、“价格太高”、“肯定会降价”的反而是买得最快的,等观望的人反应过来,望江楼的“今日售罄”招牌已经挂出来了。

直播风雅宋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