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懵逼的禅一成了和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啊,师兄,看,掉了个小孩到咱寺院里了。”

    几位师兄抬头一看,自己小师弟智行正一只手挂在树枝上,另一只手抱着个裹着襁褓的婴儿,婴儿的哭声断断续续从襁褓中传来。

    “大师兄,接着。”

    智行大喊一声,把襁褓抛向大师兄,大师兄智慧急忙丢掉衣服,腾空接住襁褓,襁褓中的婴儿正吮吸着自己的手指,一抽一抽的。

    几人头靠着头,围在桌子四周,盯着这突如其来的小不点已经半小时了,直到禅一神智恢复正常,几个仍然盯着桌上的婴儿。

    “智慧师兄呀,怎么处理这个小不点儿?”脸圆圆的微胖的二师兄智勇问道。

    “嗯,不知道呀,要不收下? 哎,这么小,不知道能不能养活呀! 智能师弟,你平时最有主意,要不你说说怎么办?”被问到的智慧师兄揪着眉头抬头看向另外一个光头。

    “我看,既然他突如其来出现在我们这里,必然与我们有些渊源,要不,先收下,等师傅出关再看师傅的意思?”智能一说完就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

    智行是最高兴的,一来这个婴儿是他第一个接下的,感情就不一样了,再来,以后就有一个比他还小的师弟了,他就可以做做师兄了,他想象着,他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小师弟,想到那场景,嘴都咧开到耳边了。

    于是乎,禅一今后的命运就被几个和尚给敲定了,禅一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飞过,他虽然单相思没有心想事成,但也没想从此走上清心寡欲的路呀,也许他还会碰到喜欢的人呢?

    他着实不想做个和尚呀,他要吃大鱼大肉的,不想吃素呀! 啊啊啊……,受不了了,也不知道弘文到哪里去了,他得赶紧长大,去找弘文,蓝露这个不靠谱的,把自己传到这里,弘文不知道怎么样?

    禅一气的又蹬腿,又挥爪子,干劲十足,可把几个半大的小师傅给乐坏了,他们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好玩的小不点儿,没事就过来逗他。

    禅一的短胳膊短腿,小脸小嘴大眼小鼻,一样没有逃过师兄们的毒手,每天被到处捏,真是苦不堪言呀。

    禅一被四个师兄收留后,就每天靠米汤维持着,没多久就瘦了一圈,原本白白胖胖的小脸都没多少肉了,几个师兄急的不行,最后由二师兄带些瓜果蔬菜下山,看能不能换些鸡蛋牛奶羊奶什么的,用来给小不点补补。

    没多久光明大师就出关了,几个师兄弟立马屁颠屁颠把小不点抱师傅面前,竭尽全力说着好话,想让自家师傅收留小不点。

    光明大师锐利的眼神看了看不哭不闹的禅一,对着几位徒弟说了句:“把他留下,你们都先出去吧!”

    几位师兄应声退了出去,走前还撇了撇小不点,意思是,你老实点,不要把师傅惹毛了,这样师傅就会看你可怜收留你,最好滴几滴眼泪呀。

    光明大师看着一个一个徒弟离开后,就没有说话,两眼直勾勾看着襁褓中2,3月大的婴儿,禅一也看着光明大师,两人互视了好几分钟,谁也不肯服输,先调转视线,最终,光明大师长叹了口气,调转了视线。

    对着不远处一副禅机图良久,才转过头看向小婴儿,居高临下说道:“你以后就叫禅一,我知道你绝非寻常小孩,你能听懂我的话,是不?”

    “嗯。”禅一虽然还不会说话,但发个单音节还是可以的。

    “你来到这里,也是命中注定的,某次我在练功时,灵魂出窍进入了某个虚空,有位仙子跟我说,未来的某个时刻,本寺会迎来守候者,让我给他取名禅一,并将密室交于他,我想应该就是你了。”

    光明大师幽幽地看着禅一,原本他以为是自己做了一个梦,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到现在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呃? 什么意思? 仙子,难道是尊主? 尊主提前知道我会到这里? ”禅一心里暗暗想到,难道尊主让我到这里有什么用意?

    禅一也是迷茫呀,他想破脑袋也弄不清楚,也不能怪他,跟弘文相处久了,动脑筋这事一直归弘文,他是行动派的,一直不需要使用脑子,这会都生锈了,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就这样吧。

    想不明白就放弃的禅一,心安理得地继续听光明大师说。

    “哇……,哇……。”

    几位正做着美梦的师兄被智行的鬼哭狼嚎吓到了,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披着衣服就冲了出来,“怎么了? 怎么了?”

    “肯定幻觉,听错了”,凝神听了一会没有再次听到哭声的智行拍了拍心口说道,随后又想放松歇一会,“哇哇哇”,哭声又传来过来。

    “妈呀! 真的有哭声!”智行这会听分明了,不是幻觉,真的有小孩哭声,“这是谁私藏小孩呀”,智行一边快速往哭声传来的地方窜去,一边大呼小叫。

    进了院子的智行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小孩,嘀嘀咕咕道:“哭声就是从院子里传来的呀,怎么没有呢?”

    树下的智行抬头看到银杏树枝杈上挂着一个黄褐色襁褓,风一吹还晃动着,仔细听还时不时传来小孩的呜咽声。

    智行吓得立马窜上树,小心翼翼把包裹着婴儿的襁褓取了下来,嘴里还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大喊声,“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快起来,出事了,有小孩,有小孩,不知道谁家小孩挂我家树上了,快起来呀……”

    襁褓中的婴儿被这大呼小叫惊到了,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又开始大哭了起来。

    禅一的拼命挣扎在几位光头师傅眼里,那是对他们的极度热情呀,这可把几位光头师傅逗乐了,瞬间就喜欢上这位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

    这事要从1小时前说起了,那时天还没亮,小师傅智行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这周轮到他值日,他得在大家没起床前把院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那得费一些时间的。

    寺庙不大,没几个人,就住了师兄弟四人,大师兄智慧,二师兄智勇,三师兄智能,以及小师弟智行,当然还有他们的师傅光明大师。

    小智行在院子四周翻动着,这里墙角看看,那里缸里瞧瞧,愣是没找着,最后站在银杏树下喘气,无意间一抬头,立马被惊到了。

    “艾玛,小孩挂树上了。”智行发出一声惊呼。

    就在智行打扫完,撑着扫把悠闲地站在寺外平台上张望四周时,一阵小孩的哭声从院内传来。

    站在台阶上的智行愣了下,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寺庙怎么会有小孩哭声,这是他做梦都不会存在的情况,最近师傅都在闭关,没下山捡小孩呀。

    于是他不停扭着脑袋,挥舞着双手,蹬着双腿,嘴里发出一阵“呀呀呀”的声音。

    他原本是说“走开,吐沫星子都喷我脸上了,很恶心呀! ”,结果发出的声音是一串“呀呀呀!”。

    半睁着眼的小智行先是打扫院内,时值初秋,树叶也慢慢开始掉落,即使是刚刚打扫过的地方,依旧不时会掉落几片树叶,尤其院中间是颗几百年的银杏树,那树叶更是风一过就掉落几片叶子,不一会,原本瞌睡朦胧的智行就忙出了一身汗,时不时还要返回去扫下新掉的落叶,着实忙坏了。

    足足花了大半个时辰,智能才把寺院里打扫得差不多,随后转战寺院外,寺院外相对要好打扫,只要将门外平地跟几十阶阶梯上的落叶扫到两边树林里即可。

    智行挥舞着扫把一阵狂扫,不一会就搞定了,寺庙小,平时香客也少,一切衣食住行都靠师兄弟几人自力更生,寺院后面种植瓜果蔬菜,自给自足,多到的瓜果蔬菜就去山下换些衣物。

    师兄弟四人都是被光明大师收养的,有的是孤儿,有的是被遗弃的,总之都是苦命小孩,没有光明大师的收养,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因此师兄弟四人还是非常友爱,非常尊敬他们师傅的。

    除了有点懒的大师兄智慧偶尔会偷偷懒,用些小恩小惠贿赂小师弟代为打扫,其他几位师兄还是比较不错的,轮到谁,谁就会打扫,虽然被轮到的都很痛苦。

    被蓝露仓促送过来的弘文禅一很是郁闷,为什么呢?

    禅一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就傻眼了,他的上方围绕着几个光光的脑袋,一个一个还睁着有大有小的眼睛看着他,对着他叽叽咕咕说个不停,吐沫星子不停往他脸上喷。

    禅一先是愣了下,怎么也没有想到突然面对这样的情况,吓了一跳,随后又被飞溅而来的吐沫星子恶心得不行。

直播花恋紫灵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豪婿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清茗学院同人亮剑之铁血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