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没有心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法杖尾端镶嵌着一个骷颅头,他暗黑之力一运,法杖通体萦绕着一层诡异的黑气。

    也就在他祭出法杖的同时,冥北凉心脏瞬间一痛,一口黑血从喉头涌了出来,身子顿时承受不住,单膝跪于地上,以手撑地,这才勉强没有让自己倒下。

    “冥北凉……”拓跋紫一惊,赶紧跑过去要扶他。

    然而,拓跋昂法杖猛地向她扫来……

    拓跋紫挥动炼狱剑,扫出强大剑气抵挡,知道不能再待下去,否则冥北凉的身体会承受不了。

    “风无域,快过来帮忙……”拓跋紫突然朝拓跋昂背后大喊。

    拓跋昂猛地回头。

    拓跋紫扶起冥北凉,进入空间,消失在原地。

    拓跋昂知道中计,回过身时,已经找不到拓跋紫和冥北凉两人。

    “你忍一忍,我有止痛丹药,拿给你吃!”拓跋紫赶紧回身要去拿止痛丹药。

    冥北凉一把将她拉住,抓起她的手,要按到胸口……

    “冥北凉,正经点!”想到他刚刚与那女子,拓跋紫一阵恶心,不愿去碰他的胸口。

    然而,冥北凉还是直接将她的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一按,拓跋紫大惊……

    “冥北凉,你已经死了!”她下意识惊呼,冥北凉没有心跳。

    “本王要是真死了,紫儿是不是就能原谅本王了?”冥北凉问。

    拓跋紫一把抽回手,“原来你没死!”

    “你再摸摸。”冥北凉再次抓着她的手,按到胸口上。

    拓跋紫好奇,这次没有拒绝,手按到了他的胸口上。

    片刻后,她便知道了,抬眸看着冥北凉,“你居然把心脏拿走了?”

    胸腔里面是空的!

    冥北凉点头。

    “那你刚刚还心痛?”拓跋紫疑惑。

    冥北凉勾唇,“假的。”

    拓跋紫沉默地看着他……

    她不傻,立即明白了过来,“你暂时将心脏拿走,寄放在别的地方,这样无论拓跋昂如何操纵魔蛊,你都感觉不到痛苦?”

    冥北凉再次点头。

    “可是心脏离开身体,你根本运不起任何力量。”拓跋紫道。

    “所以,本王刚刚只能假装吐血,让紫儿你救我。”冥北凉笑道。

    运不了任何力量,刚刚抓她、把她按到墙上时,却还有那么大的力道?

    这个男人,真的是恐怖得难以想象。

    “你刚刚所说的……可以再练一份鸾凤蛊……是真的……”想着他会再跟另外一名女子有染,拓跋紫心里更不是滋味。

    “紫儿介意?”冥北凉问。

    一次与两次,有何区别?

    总之,她与他已经不再有可能……

    拓跋紫没有回答他,只道:“你不用再顾虑我的感受。”

    “你分明介意。”冥北凉道。

    拓跋紫不承认,“天下女子千千万,我脾气又不好,眼里容不得沙子,你选择了我,我便不让你再有其他女人,这样你很吃亏,你还是不要在我一棵树上吊死的好。”

    “紫儿是在劝本王放弃你?”冥北凉问。

    拓跋紫点头,“婚还是由你来退,你是王爷,我只是臣女,我的面子不如你的重要,我不介意被你退婚。”

    “这是你的真心话?”冥北凉再问。

    拓跋紫再点头,“对,是我的真心话!”

    “就因为本王与其他女子有染?”冥北凉再再问。

    拓跋紫再再点头,“对,我接受不了!”

    “好,本王答应你。”冥北凉无奈叹了口气。

    拓跋紫却有些意外地扬起了眼帘,没想到冥北凉会答应得如此爽快,还以为他会霸道地说绝不同意。

    原来,他也没她想象的……那么爱她……

    不知怎地,拓跋紫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地,从未有过的难受。“

    一听到这个名字,拓跋昂眼里迸射出深深的恨意。

    “那又如何,鸾凤蛊最快也要七天才能练出,你现在体内还是有一份魔蛊!”拓跋昂立即祭出一把法杖。

    “对,就凭我!”拓跋紫血脉之力全部灌输到炼狱剑上,一剑直接向拓跋昂扫去。

    拓跋昂赶紧身子往后飞退,拓跋紫一剑劈在街面,青砖铺就的街面被打出一条深深的剑痕,青砖碎屑飞扬溅起。

    拓跋昂完全没想到女人发起飙来,威力一点都不容小觑。

    “什、什么?”拓跋昂不信。

    冥北凉幽幽提醒,“别忘了本王身边有个风无域……”

    风无域?

    “毁了你和冥北凉的未来?”拓跋昂疑惑地看着她。

    “对!”拓跋紫从牙缝里迸发出一个字。

    这时,尾随而来的冥北凉,也刚好到了。

    “御王殿下难道忘了体内有两份魔蛊,就算你找了一个女人,解了原本属于拓跋紫那一份魔蛊,可你身上还有属于你自己的那份魔蛊!”拓跋昂立即看向冥北凉,冷声提醒。

    “难道没人告诉你,本王先解了体内一份魔蛊,可以自己练一份鸾凤蛊,种入另一个女子体内,再与此女同房,让此女吸走本王体内的鸾凤蛊,本王体内的鸾凤蛊便可全解?”冥北凉反问。

    拓跋紫反问,“有问题?”

    拓跋昂冷笑,“就凭你?”

    拓跋昂冷笑,“若要找我算帐,应该白天魔蛊一解、回到拓跋府,便来找我,忍到现在才来找我,不觉得憋得慌?”

    “不,你给我下魔蛊算得了什么?你毁了我和冥北凉的未来,才是我要找你算账的真正原因!”拓跋紫咬重了后半句话。

    “所以,御王殿下便找了个女人,导致与拓跋紫的感情破裂?”拓跋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两人。

    拓跋紫火大,手腕陡翻,炼狱剑赫然在手,“很好笑对吗?那便好好笑个够,明日太阳升起,恐怕你已经笑不出来!”

    “你想杀我?”拓跋昂问。

    拓跋昂看向冥北凉,发现他脸上出现五条手指痕,顿时似乎明白了什么,冷笑,“我以为御王殿下会为了一个女人守身,却原来是在下高看了御王殿下。”

    “本王自然不会乖乖受你控制。”冥北凉不以为然道。

    “三叔来得正好,就算你不出现,我也正要去找你。”拓跋紫满含杀气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拓跋昂。

    “你找我做什么?”拓跋昂问。

    “你说呢?”拓跋紫反问。

直播万古至尊神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绝世神皇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