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琥珀青羊 第一二四章 黄东出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凭我将来一定不辱师命!”

    “哈哈!”南宫石大笑,这回答他甚为满意,便道:“先告诉我巨立中去了哪里?他可不是好人,身为东育格斗王,除恶扬善是本分,今天怎么样一定要抓住他,可不能让他逃了。”

    男孩看了一眼周围,见众人离得远,就低声说:“走了!”

    “怎么走的?”

    “开车!”

    南宫石一听气得顿足,浑身的肉仿佛都在颤动,心想今日又是白用功,但事已至此,急也没有用,就索性仔细打量一下男孩,说道:

    “你想学格斗?”

    “是!”

    “为什么?”

    “我想打败外国人,为我们中国争气!”

    南宫石见这少年身体不算壮实,但也不弱,属于中庸类型,学格斗虽然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也不能说就没有天赋,毕竟天赋这东西,一下子也看不出来,就像自己一样,谁能看出来?就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是东育格斗王,绰号小暴龙的南宫石,你叫什么?”

    “我叫黄东!”

    “黄东,你没上学吗?为什么在这矿山?”

    一听这话,黄东忽然哭了起来,说道:“我在东海十八中上高二,我爸在矿上出了事故,他们把我接上来,说要商量赔偿事宜……”

    南宫石一听黄东身份,朝远处众人一看,见众多保安在三十米之外,狐疑地看着这里,对黄东道:

    “好了,我是他们仇人,你和我多说话,一定会遭到他们报复,等会我装作打你,你前面使劲跑,装作逃命,那样就不会引起他们怀疑,知道吗?”

    “可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现在我很忙,没有时间和你细说,等你下山有空了去东育大学找一个叫王艳楠的老师,向她要我的联系方式,明白吗?”

    “是叫王艳楠吗?”

    “是!”

    “好!谢谢师父!”

    南宫石微微一笑,瞬间变脸放大声怒斥道:“你这个混蛋,说的什么狗屁话?为了钱就可以出卖自己的父亲,出卖自己的灵魂吗?”

    说罢,朝黄东屁股上就是一脚,将黄东踢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一边低声道:“快跑。”

    黄东站直身子,哭喊着撒腿就跑,南宫石在后面捡起一块石头朝他后背故意砸去,准头当然差得很远,见他跑远了,尚自指着他后背骂骂咧咧。

    然后四面看看,过去到张皓古跟前,见张皓古冷冷瞪眼看着自己,也不跟他说话,一脚将他踢翻,扶起他衣襟,从腰里取下他车钥匙。说道:

    “你再瞪眼?”

    张皓古吓得一啰嗦,低下头不再说话。

    “到山下停车场去开车,没有人抢你的。”南宫石说道。

    南宫石看了他一眼,冷冷道:

    “你凭什么?”

    南宫石见状,一时兴起,手里铁棒犹如蛟龙出海,狂蛇出洞,噼里啪啦在眼前打了一遍断门杖招式。末了立定说道:

    “不怕屁股开花的过来,你们石爷可是手痒很,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无辜之人,只为一口饭吃,我一顿铁棒,不消半个小时,你们都得趴地上。而巨立中之流为非作歹,违规操作,作奸犯科,草菅人命,死有余辜,你们还护着他。难道不怕受牵连下地狱吗?”

    一席话说得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李耀阳,犹自在地上呻吟,暗想连他战神都败了,我们算什么?有人往后退了一步,周围众人一看都跟着退了七八米。

    男孩圆脸,颇为精干伶俐,正是追星的年龄,见南宫石连李耀阳都战败了,崇拜之情溢于言表,说道:“你是东育格斗王南宫石吗?”

    南宫石一愣,说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拜你为师!”

    遂怒斥道: “卑鄙无耻小人,杀了人不敢承认赖到别人头上?还算是一个战神格斗士该有的所作所为吗?李耀阳,你真的让人很不齿。

    李耀阳闻言脸有点发红,但心里暗想,杀哈巴栽赃他南宫石本来就是一个策略,跟卑鄙无耻何干?

    他闯荡社会江湖可不是一日两日,什么样人都见过,对于南宫石这问题,怎么可能难倒他。

    南宫石呵呵一笑,遂拎着铁棒进了巨立中帐篷,但是帐篷里哪里有人?出来在门口逮住一个十五六岁男孩,厉声问道:

    “巨立中呢?”

    话音刚落,只见已经离开十几米的南宫石从地上抓一把石子,挥手一扬,朝他打来,李耀阳迅疾挥拳“刷刷”连劈数下,大半都被劈落地下,却有一枚不偏不倚打在他的门牙之上,一颗门牙不翼而飞,鲜血染红嘴唇,李耀阳瞬间一副悲惨不堪之状。

    周围打手保安们早已看懂了南宫石手段,虽不由自主磨蹭着最终蜂拥而上将南宫石团团围住,但是心里多多少少都有怯场,棍棒刀叉在眼前乱舞,但就是没有人敢率先出击。

    尽管到了这个地步,李耀阳依然一副刚毅的神色,不屑地看着南宫石道,话语间好像战败的不是他李耀阳,而是南宫石。赫然是虽败犹荣。

    你他妈哪里来的优越感?南宫石看李耀阳神色,心里暗自冷笑道。

    “哪有怎么样?哈巴家族的人早已认定是你南宫石所作所为,我们是他们永远最亲密的合作伙伴。”

    “好吧,算你狠,但是我也告诉你,巨立中作奸犯科,为非作歹,诸多证据已经被我掌握,你李耀阳和他沆瀣一气,有什么下场,自己掂量吧。”

    南宫石说罢,抽回铁棒转身朝巨立中帐篷而去,身后李耀阳厉声喊道:“兄弟们,都别愣着,打死他,保护我们巨总!”

    “你说的没错,人是我推下悬崖的,但是我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怀才那么干,因为我推他之时,他已经死了,尸体放在那里,除了放坏被苍蝇包围,就是被野兽撕烂,与其那样,不去推下悬崖干净,而他的死,到底是谁的责任?你倒是说说看。”

    “你还真是敢说,你把哈巴家族的人当傻瓜?哈巴即便死了,也应该交由他们家族的人,你擅自做主推下悬崖,分明就是栽赃嫁祸,你觉得你的主意能得逞吗?再说了我只是打晕他,并没有想杀害他的意思。”

    李耀阳倒地,周围众人大惊,张皓古更是一脸沮丧,低头不语。

    南宫石面带讥讽的笑容,用铁棒顶在李耀阳胸口,冷然道:“告诉我,德国人哈巴是不是被你打死推下悬崖的?”

    “是又怎么样?”

直播神级快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冷清欢慕容麒都市情缘夺舍之停不下来荒岛女儿国全职法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