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超大章) 第一百三十章 三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陈白安慌了神,面前这女子别说男人,女子都喜欢,赶忙赔笑道,“别,师父,我同你说就好,快坐好,莫要泄露了春光……”。

    女子白了一眼,正经威座,“同我讲讲。”

    陈白安大抵说了读书五年的一些小事,还有须弥山两年的枯燥日子。

    女子螓首思考一翻,“你下去休息一翻,明个动身随去吧,女大不中留。”

    陈白安行了礼,闪身退下,熟悉的院子,回了房间,倒头就睡,手里静静攥捏着那牌子。

    正堂的女子,皱了皱眉,嘀咕道,“是他?五年前牵动星河之人?云丫头没遇到,让陈丫头遇见了?……”,无人知晓女子何意。

    突然脸色更黑,大声嚷道,“福伯,随行一趟,暗地里照看一翻两个丫头。”大手一拍,整个坐椅寸寸欲裂,化为粉末,女子气轰轰离去。

    男人顿了顿,赶忙领命下山,寻找另一位祖师堂嫡传。

    翌日,女子带着陈白安冲天而起,前往龙虎山。

    中土极尽处,一座冲天门户林立,两座金甲神人,圣人驻守在此,女子交了山上谱牒。

    龙虎山,圈地内山,仍是圈地白余里,到了三月份,才孕育进山,全部脚力。

    三日时间,百里路,足够。

    少年沿着官道,一路倒是坦荡,少了往北的崎岖不平,多平路;沿途也偶尔能遇到些商贩、砍柴人。庄俞身着布衣,背着背篓,普普通通,并不起眼,庄俞却是不敢马虎,万一是龙虎山圣人怎么办。

    走了两天多脚力,终于遇到一座茶亭驿站。小姑娘多少窝在背篓里睡觉,或是醒了就站在背篓里,鼓捣着庄俞的头发,从不添事儿,偶尔说上几句话。

    江满文竣这波人,并没有一起,按照江满的说法,祖师爷特地交代过,要去何处,入了那个福地,取来什么都有讲究

    茶亭驿站多是官商歇脚,价钱比外面贵上不少。庄俞没敢多要,行走在外,得晓得敛财,当然,更不能显露山水,实则周围的所有仙门弟子,都收敛不少,少了往日嚣张跋扈。

    其实,少年到底有些过了,反而小心翼翼越让周围人注意,第闯荡江湖,庄俞不免觉得周围很是贼眉鼠眼,全是冲他身上的“宝贝”去的……

    要了两碗凉茶,歇了脚,好在有些干粮,就着吃了不少,茶肆的小二儿神色很是不善,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人,第一次见过恁抠门的少年,喝着几碗管够的茶水,啃着自带的干粮,这算得上什么事儿。

    而那少年还左瞟右看,看着自己盯着他,愈加紧张的拢了下旁边的孩子,小心翼翼?自己又不是那人贩子,又好像自己有什么了不得宝贝,怕让他人知晓,就更是不屑。

    那知道那少年匆匆忙忙喝了茶,拿出五个铜板放在桌上,抱起小姑娘就沿着官道奔涌,速度之快,让小二儿目瞪口呆,远远就看着一个背篓上下翻动,消失在远方。好嘛,果然胆子米粒大小,还背着把布条缠绕兵器?还行走江湖?

    很远处,庄俞才歇了下来,四处张望,果然江湖不一般,尤其是现在自己是个有钱人。

    女子看着庄俞,很逗?咋个进了龙虎山地界,神经了?

    “哥?你咋啦?”石小可很纳闷,自己的半碗凉茶还未喝完,就被少年拦腰掳走,很是奇怪。

    少年一阵尴尬,咳嗽两声,润了润胖子,“没啥,就想跑跑,试试脚力。”

    小姑娘一阵语塞,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就那么直挺挺的看着少年,半点不信。

    “好了,你是自己走,还是进背篓?”庄俞受不了小姑娘怀疑的眼神,就扯开言语。

    “那我先走一会儿。”

    两人沿着官道慢了些,过了驿站,出了小庭地界,行至龙虎山第座小镇地辖。

    天色晦暗下来,庄俞才堪堪抵达周槐,着实小了不少,和一洲府邸差了太多,人丁稀少。

    刚进县城就一邋遢汉子,奔了过来,“少侠可是第一次来周槐,天色已晚,可要打尖儿?”

    庄俞挺了挺身子,悄悄后退几步,有些紧张的看着眼前身着稀烂的青年汉子,不免警惕几分;小姑娘悄悄从背篓里透过细缝看向外面,瞧着眼前男子,有些怕怕。

    “少侠莫怕,这小镇我熟的很,要找歇脚的地儿找我就对了,保证又好又便宜,我只收五个铜钱,不算多吧。”邋遢青年说道。

    庄俞还在犹豫,那人就就过来扯他的衣袖,少年第一时间越出好几丈远后停下,“你别过来,带路就好。”

    “少侠真是好身手,这边走。”邋遢汉子赔笑道,赶忙往前领路,边同他介绍着小县的人文乡俗,热情至极。

    经过一片暗黑街区,两面全是要饭的乞丐,小到同小姑娘一样,脏兮兮可怜巴巴,见到有陌生人经过,都赶忙精神几分,尤其是些孩子,眼神灿如星光,正望着少年。

    庄俞不免步子就放慢了好些,很是不好受,都是饿肚子的孩子,他很懂。

    “少侠别理他们,都是一帮饿死鬼。”邋遢青年毫无半点同情,反而一脚蹿开一旁伸手要饭的汉子,看着都有些吃疼。

    “大哥哥,有吃的嘛,我娘亲快不行了。”旁边一个小男孩儿突然同庄俞搭了了话,哭声越来越大……

    庄俞一笑,自手中取出一大把银子,洒了出去,片刻后,整个小镇一干二净,变成一个老老实实的宅院,何来刚才的小镇?

    一切皆是幻象。

    可是这宅院就有些,阴森了,尤为熟悉。

    眼前一副画面铺天盖地的压来,将庄俞吞噬而去。

    往事历历在目,如今自己成了看客?还是别人有意为之?就连刚才所遇到的小镇,同周槐颇为相似,皆是少年的心路历程。

    整个人被禁锢外时间光阴某处,看着“自己”过去点的,寻找蛛丝马迹。

    画面中。

    庄俞顿了顿,吓了一跳,紧了紧怀中的背篓,如此说来小姑娘瞧得见面前的女鬼,不免心思陡寒,裹着布条的锈剑,顺势而劈,一道金芒略过,却被女鬼躲了去,所过之处,草木皆冰。

    “你玩真的?”红衣女鬼怔了怔,断然没想到面前男子突然出手,杀机四伏。

    “你怕个甚?我只想同你说说话,你何必刀剑相向,我虽是阴物,但从未有过害人之心,不然就你这小道尔,都用不了我一只手。”

    庄俞目露精光,整个所在的位置,清辉愈加狂涌,周身数十丈范围莲子阵阵,竟是悄然布下奇门八数,灵力聚集,天然押胜阵中人,“不信,那你可以试试?”

    可能少年自己都没想到,从钟元白哪里学来的本事,就这么排上了用场,暗改乾坤八数,加持己身,时时刻刻让自己处于最为有利位置。

    红衣女鬼瞪大眼,看着少年周身愈加气盛,靠着阵法一时间无限拉近于自身境界,可战元婴。最让女鬼心寒的不是男子手中缠着破布的武器,而是衣袖下卧着那柄短刃,普普通通,确实危险至极,她相信只要稍加不留意,左手的短刃就足以打的她阴飞魄散。

    就当她刚要开口,才发现周身有变化,行动迟缓。好嘛,不但押胜自己所属天地,还篡改了她所立之地,虽是相隔不远,却是两个天下,不断押胜持阵人,削弱阵中敌。

    女鬼就有些心慌,笑了笑开口,“好了,奴家同你玩笑一翻,莫要生气,我半点不动弹。”

    庄俞看了看女鬼,没有言语,毕竟初入江湖,谁知道如何。

    “哥,放我出来,闷死了。”小姑娘不合时宜的嚷嚷道。

    “就在里面,外面危险,有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鬼。”庄俞吓唬着小可,半点未曾松懈。

    “小妹妹,我才不吃人,他骗你。”女鬼冲着背篓说道。

    “哥,哪有什么女鬼,外面的红衣姐姐那么漂亮,咋个是女鬼哩,我要出来,快些,肚子疼。”

    庄俞没得办法,放下了背篓,石小可跑了出来,很是好奇的望着对面红衣女鬼,年轻模样,桃李之年,生的不差,想必生前有副不差的样貌。

    放下了手中锈剑,但周身一丁点未曾松懈,谨慎万分。

    “可以去掉脚底这些个?”女鬼问道。

    庄俞装作没听到,虽是撤去了周身意象,但仍就一缕气机,牢牢的锁定这些女鬼。

    “你走吧,我不是什么降魔道士,这荒山野岭没个人户,也容不得你兴风作浪,早早去往轮回。莫要耽误,自有因果报应。”

    “轮回?我一野鬼何来的轮回。”红衣女鬼突然嘶吼起来,面漏獠牙。

    乱葬岗。

    三百年前,山神娶亲,本是天作之合,奈何天意弄人,一山神灵,被夺去金身碎片,神灵气运皆碎,迎亲送亲陪护横死荒山野岭,魂魄皆碎,遍地孤魂野鬼。

    而残魂又被莫名手段拘禁在了大山,不得轮回。红衣女子死前怨念冲天,化为红衣厉鬼。

    庄俞不知如何同面前变了样貌的女鬼说着什么,怨念滔天,凶神恶煞,全然没有了刚才轻言轻语。

    “怎么?难不成你打算超度我一番?” 女鬼戏谑同他说到,在无半点好感。

    石小可皱了皱淡黄的眉毛,“姐姐,你不要说我哥哥,他很好的。”

    “我不晓得你怎样,为何如此。但你若是对我小妹有所图,纵使你是那好意,我也不会留半点情面。”庄俞说道。

    红衣女鬼呆了呆,显然没想到少年由此言语,看来有所误会,她单纯的觉得小姑娘灵秀,特殊了些,断然没有加害之意。

    女子生前是一个善人,大善。行医救人,虽谈不上悬壶救世,但真真是医者仁心。寻药误入悬崖,得山神所救,坠入爱河,竟寻得山上结契秘法,本该嫁亲神灵,舍去自身阳寿,化为山野鬼魅,附身神灵气运,共结良缘。却不料惨死于成亲当天,心郁难解,化为厉鬼,从未残害过一方生灵,因为其夫君本为正位神灵,功德一洲山河,神格算不得高却是很造福乡里,得人敬佩。

    “你带着这总角小丫头做甚,不知道尘世险恶?天地下可没有我这样的阴物,你不知道,这些先天孩童在阴物眼中有多明亮,六根尘明,心灵清净,本就容易招的阴物,如今还穿了法袍,就相当于黑夜中的灯火,取下纱罩,炙盛无比,秉烛夜游一般,但凡有些眼力见的修行人士,都瞧得着,无疑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更是让人生疑,初心是好,但缺少了这个……”女鬼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庄俞将信将疑,思考一翻,石小可身着法袍是真,又聚灵之效,时刻不在滋养身体,“我怎么信你,说出你的要求。”

    “我嘛,在这腻了,出不去,你带我走,出去后各自逍遥,如何?”红衣女鬼回道。

    “出去?逍遥?留得你惑乱人间,人鬼殊途,你应当知晓。”借给如今庄俞个大胆,他也断然不愿,先不说会不会残害人间,万一被人打杀,不也是自己的罪过?还不如囚禁于深山老林,得过且过。

    “你如何信我?”

    “如何信得?”

    女鬼眼神幽幽,面前男子到底是滴水不进,“那这样我先帮丫头将法袍“脱”下来,重新“缝制”一二?放心,我做的……接触过法门。”

    红衣女鬼缓缓往小姑娘跟前走去,庄俞犹如针毡,又一次从地上拿起那裹着布的宽刃剑,金芒大作,“你要是胆敢伤了她一根毫毛,我纵使拼了一身道行不要,也会拘禁你的残魂,你懂的,无关你生前如何。”庄俞死死锁定女鬼。

    小姑娘反到丁点不害怕,还主动上前,居然触摸到了女鬼,“姐姐,你别同我哥哥吵架。”

    女鬼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小脑袋,一件金丝流光的法衣从石小可身上剥了出来,正是钟元白亲手送的,如今整叠放在女鬼手中,金芒大作,先天压制阴物鬼怪,所以放在女鬼手中半点不轻,宛如一洲山河,竟压的红衣女鬼身形佝偻,终是有些大意。

    女鬼刚往前倾斜少许,离小姑娘太近,这才发现一把锋锐的短刃正死死抵住眉心,毫无半点感情。如今小姑娘没了法袍保护,就实打实的站在女鬼跟前,少年不得不如此。

    女鬼再是拿不动手中法衣,金丝流淌,天然威压,不免扑倒在地,生生咳嗦起来,气息萎靡,五指飞速挑动,剥离法袍金丝,却是尤为吃力,金丝镶入血肉,整个手掌血肉模糊,十指连心,疼痛难忍。

    庄俞在一旁有些沉默,无冤无仇,何来如此,为求得自由,又何故?稍稍收回短刃惊砶,但气机仍不曾松懈。

    红衣女鬼将整个法袍上暗金法丝通通抽离,重新”剥茧抽丝”后,变得暗淡无光。又用自己残魂凝为“针线”,重新“缝制”法袍,呕心沥血,身形竟是削弱几分。

    “好了。你检查一翻。”红衣女鬼虚弱的把法袍递给庄俞,十指血肉模糊。

    少年一翻沉默,接过法袍,眼神流光溢彩,丝丝点点看遍整个法袍后,递给小姑娘。

    石小可接手后,法袍自主于身形化为一体,遁入身躯。在无之前的聚灵效果,真真变成一件防御法袍。

    “你要不要紧?”

    “……?信我了?”女鬼应道。

    庄俞回道,“行走江湖不得不妨,你我终究有别。”

    “江湖?你行走江湖?”女鬼嘲笑道。

    庄俞没有回答。

    “你喜欢打打杀杀?行走江湖?”

    “打打杀杀?江湖并不只是打打杀杀,还有其他的人,比如我这样的人………”

    “你?你怎样的人。”

    “我,像我这样的好人。”庄俞回道。

    女鬼狂笑起来,全然忘记腐烂的手心,剥出来的金丝全部消散,准确的是全部散入了她的手掌,削磨着她的阴神。

    “好人?这天下还有好人?……”

    庄俞没有说话,看着神色落寞的女鬼,虽然狰狞的狂笑却是泪流满面。

    “姐姐,别哭了。我们真是好人,哥哥不会打你的。有我嘞。”石小可看着年前红衣“姐姐”,手掌血肉模糊,心疼的很。

    庄俞悄然抹去周身十丈内的阵法,生死倒逆,竟引得地脉深处丝丝阴气冲洗红衣女鬼。女鬼先是一惊,异样的望了望少年,盘坐下来,疯狂吐纳最为纯净的地煞阴气,比得天地之前浊气污化的阴风舒适不少,片刻功夫,恢复得七七八八。

    “你这小金丹,可以哈,不说你左手门道,就单单精通乾坤八门,逆得八数,就强了不止一点,时时压胜。”红衣女鬼如今修的阴神,现了形,就有了那鬼道身躯。

    “你可得记住你答应的事。”红衣女鬼盯着庄俞。

    庄俞顿了顿,才想起之前和女鬼的约定,带其出山,回想起来就有些头疼。

    “你为何要出去?为了报仇?”

    庄俞猜到一二,女子身子一哆嗦,往事历历在目,不免嘶吼起来,阴风阵阵……

    天色渐明,红衣女子施了一个万安福,“奴家晚上见,希望公子记得自己先前之言。”

    少年想了想,对的自己是那“好人”。自然得言而有信,不然如何混迹江湖,“你大可放心,我就在此处山脉,不会离开。”

    红衣女鬼笑了笑,明媚动人,竟出现在女鬼之身,像极了年岁不大的少年姑娘。

    女鬼本就桃李年华,待嫁闺中,自然年岁不大,化作阴鬼,孤身三百年,日复一日,孤魂野鬼。

    天色大明,但整个乱葬岗还是阴气森森,蜃气霾雾,大大小小土坡,埋着枯骨,杂草横生斑黑,尤为茂盛。

    枯骨土丘,就是这些阴鬼的藏身所,日中,至阳至盛,对所有鬼魅阴物都是最大的天敌,煎熬难忍,很容易被曝晒得魂飞魄散,连野鬼也做不得,成为天地间的销骨阴风。

    庄俞其实有些恼火,不论此地枯骨生前如何,但身死道销,总得有个“安身”之所,人有人道,鬼有鬼途,死人也不例外。少年简单的处理了少许,培了土,让其尽可能的看起来像个“小坟头”,不敢大些力气,总是不留心的扒拉出白骨,少年赶忙小声嘀咕,“莫怪,莫怪……”

    ————

    青州。

    江、文二人回了宗门山头,就直接晋升内宗弟子兼隔代嫡传,昭告山河天下,真名载入宗门谱牒,真真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背靠“大官”,有的长生境祖师爷,自然如此。

    如今体内掬押的残余神灵得以控制,江满文峻两人又有了“家门”,以后自然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当然也得掂量掂量其山头的势力,入了谱牒,如若在手脚长了些,那就是真没把长生境祖师爷当回事,但纵观一洲山河,想来还没有如此缺心眼的人。江满文峻二人,如今明正言顺的就搁那,前些年还有些念头的人,就得斟酌一翻。

    而书生艾学义回了自己家乡,偏僻的小村,着实生活不易,枯燥无趣,可能比得私塾少了太多人,太多求道学问的人,不免就心生无力,即便自己是个儒生道人,终究是两袖清风,学问扎实,但终是化不得颗颗食粮,救的苦寒黎庶,太难。

    大夏皇子化作草莽,一路南下游历,即将抵达中州南镇府司,好不逍遥。

    而紫阳山的另一位祖师堂嫡传之一,辞去流云州镇府司边戊军职,身着红衣软甲,肩抗红樱长枪。镇府司一众欢送,终是送走了一位祖宗,又惊又喜,正好错过下山寻找她的福伯。

    乱葬岗。

    庄俞走边整个山脉,上山下山,客路青山,行舟绿水,端是个好山水、好地界,确不料背山腰有如此阴煞地处。而且整个山水气运却不曾污秽半点,让人匪夷所思。

    虽讲不上俊秀灵气,但也是个好地利,不难孕育出山水精怪之属,只是整个山水气运好似被拘捏成一团,如同一团死水,流动不得;闭塞地界庄俞就有些明白女鬼所言之意。

    得了钟元白很多仙家手段,堪舆望气探脉确实是道士的绝活。一山河被闭塞封禁,算不得大事儿,在凡人眼中多是那云里雾绕,看不得真切,上了山就如同进了迷宫黑夜,走不得出,或是上不得山巅。

    用灵气远远叩动山水,如同镜中涟漪,荡漾开来,如同石子投入平静的江面。果然,只见的整个被封禁的山水摇曳,却是半点不曾流淌,石沉大地,波澜无惊。

    庄俞就不得不思索,到底所谓何事,才能被人用不小手段,裁制天地,封禁山河气运,谈不上天时地利,太小。

    少年又丈步测量虚实,全然用的凡体近一步触摸掬押封禁山水的脉络,无形中丈量“金色大网”,条天形形,烂熟于心。

    又围着山脉测量乾坤八数,进一步蛛丝马迹,悄然摆下八门阵法,自身灵力化作金丝,结连整个法阵,涟漪荡漾,于整个山脉又升起一座天然禁制,覆于原被封禁的山水表面,丝丝肉眼可见的金丝流光,少年开始尝试以力破力,阵网陡然收紧,开始尝试炼化破开被封禁的山水。

    如同缩了水的海绵渐小,竟是生生挣破了金丝结网,八门阵法全毁,庄俞赶忙大手挥动,消散了金网破解造成的异动,否则必然冲击整个山河,造成异动,被“大人物”感知,可就赔了本。

    庄俞就皱着眉头,有些小觑了被封禁的河山。其所用之法,同少年所用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被“大人物”以大法力化去的金丝融入了河山,隐匿极好,摸不得,看不透。而庄俞所用的八门阵法,灵力金丝,就有些普通,韧劲自然不足,都是金丝结网,如同水幕天河,封禁河山,只不过被“大人物”所拘禁此方山河,显然棋高一筹,修为高出天际。

    以力破力,痴心妄想。

    从外方就庄俞当前修为,断无可能,只祈祷这有那“锦绣其外,败絮其中”。丝丝点点,法力残留居是牵连着整个地下脉络,维持道法不消,拘禁此方山水及山中阴魂,看来有意而为。

    整个山脉有那镜花水月之感,远近高低各不同,从它山肉眼望去,云里雾绕看不得真切;身外此山远眺它山,又是一汪江河大海,绵延无际。山下人入了内,即便摸爬滚打,到了结界,便是路在脚下,也会被眼前镜花迷眼,生生止步,枯坐等死。

    庄俞就有怀疑当初自个儿,怎么就背着背篓闯了进来,遇见红衣女鬼,不明不白,就牵扯因缘,而从此方山河来看,半点不小,就有些糟心。能掌拘山河事情定然不小,更何况还有一个元婴修为的鬼魅,就觉得有心无力,事情可能有些大了。

    便更为仔细的搜寻起来,映照外方天地,真真切切看得山河真容,重开法眼,口诵道家金科玉律,虚空波纹动荡,涟漪阵阵,灵力化作金丝网,彻底从内部隔绝河山,架空金网,天色又明转暗,此处山河真真浮现在庄俞眼帘。

    一座阴宅坐落,满目疮痍。

    庄俞回过神才明白“镜花水月”真意,之前所见皆是虚无迷眼,如今才是根本。

    何来秀丽河山,眼中所见皆是疮痍,枯骨坟泅,溪涧所过皆是血水,腥臭冲天,整个山水浑浊不堪,好似去了阴曹地府地狱地界,一轮猩红圆月高耸,阴森暗红。

    极凶之地,懂得山山水水的庄俞一眼就知晓,有些茫然,如今深处险地,有些草率揭开山河真容,大可以一走了之,白得红衣女鬼的一翻“缝衣”功夫,但少年的心,却不能如此,过不去。

    一丝灵力牢牢锁住背篓,不论小姑娘熟睡与否,都瞧不得外面,就同外面一般,山河秀丽;庄俞还是不放心,就将背篓放于身前怀里,反背着,有些不便,但安心几分。

    阴宅大门半合,凶光必现,半点未见丝毫阳气,乃是一处绝阴之地,暗无天日。

    庄俞壮着胆子,缓缓而前,周身清辉萦绕护持己身,以防邪祟侵扰,轻轻扣响阴宅大门,地面血迹斑斑,前方照壁被以朱砂丹青描摹出一字道家真言,很是熟悉,是那降妖除魔的天师敕令镇压一方邪祟所描,有封印之效,整个照壁四周都血红色手印,显目斥人,但所留下的天师敕令却尤为森然,半点未被污染消磨。

    停了脚,照壁质里不差,想必很久前,定是大户人家,却不知如何变为凶宅。

    拐了角,视野开阔,一道红衣女鬼正端着脑袋笑眯眯的望着庄俞,满目疮痍,血迹未干,右脚被一根金色铁链缠绕,锁于钉灵桩。

    庄俞只觉得悚然,身处绝阴之地,污秽之物,得天独厚,又一次举起了手中布条裹绕的锈剑十四,杀机毕现,剑指昨夜相遇的女鬼。

    如今少年不晓得算不算得上昨夜之感,原来兜兜转转皆在法中,如此看来,定是与此女鬼有关,虽是不知女鬼为何被钉锁于此,但比事出有因。

    红衣女鬼,凹凸的眼珠,“嘿嘿,还真给你找进来了,怎么如此模样怕了,这可是你们山上人的好手段……”,指了指,脚上的金色铁链,无时无刻不在消磨女鬼阴气,炼化女鬼,全身溃烂。

    “收了你那把破剑,你可别忘记昨夜答应我的言语。还是如同道家天人,斩杀阴物,得一桩功德?”红衣女鬼戏谑的望着庄俞,阴风鼓荡,一张泛白的脸浮现出来,同昨夜一样,小家碧玉。

    “你们所谓的神仙人,可真是可笑,虚伪至极,就不怕往后攀登大道,滋生心魔,愧疚而死?活的还没我一阴秽之物干净……哈哈,真可笑……”

    庄俞丝毫未动,“你为何引我来此?之前一切都是你准备好的?”

    少年厉声说到,森寒无比,第一次被玩的团团转,而且还牵扯上小姑娘,就更不可饶恕。

    “怎的?恼火了,那就过来打杀了我,得一桩功德,不然,休想走出此处宅门……”红衣女鬼嘶声道来,还未起身,就被金链拖回原处,金芒大丈……

    少年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过往很是惊讶,往事因果皆有寻得。

    白依然之事有误,山神被屠,皆有缘由。

    被警惕光阴长河中的少年一阵胆寒,难不成自己所追寻的全部为错?

    少年不信。

    时间继续往前。

    阴宅内,红衣女鬼嘶吼,却被脚上锁链限制,愈发用力,金色铁链越是金光流淌,倾斜灵力,吞噬消磨女鬼阴神,竟是又消散几分,好在就当女鬼忍受不得金光消磨,眉心处一点金光大作,神灵气息弥漫,居是帮着女鬼抵挡锁链倾斜而出的敕鬼道法,保全一二。

    庄俞看着红衣女鬼就有意外,本就阴秽浊物,居有神灵遗物相融,自主护道,更为可疑。

    “你莫要挣扎,免得被削神断魂,这道家天人除魔卫道的法门,你受不得,即便你有的宝物,断然不可如此挥霍。”

    “我想听你言语一翻,说道一二,信与不信在我,说与不说在你……”庄俞问道。

    女鬼安静下来,就刚才挣扎一翻,如今又便的满目疮痍,令人作呕,凹凸的眼珠盯了少年好一会儿。

    黑气涌动,苍白的脸颊复原,女鬼吐露人言,“你要是带我出去,我将眉心之物送于你,以后半点不纠缠,你得送我到荆州地界,去往道家祖庭即可。”

    庄俞没有答复,有些事情并不能担当的起。

    “就当我求你。”女鬼匍匐下来,满目流泪,双膝跪地,眉间金光大作,竟是要剥离神灵遗物。

    “你不必如此,说道一二,让我信服即可,那东西你留好,莫要剥离,免得真真迷了心智,化作厉鬼,此物断不可交于他人,保留你一丝清明。”庄俞回道。

    虚空中庄俞眯着眼,看着自己所在。

    全然没注意到,旁边何时立了一位黄紫贵衣的道士。

    “小友,在看这光阴长河,可可寻到些蛛丝马迹?”

    庄俞一惊,生硬扭过脖子,看了眼黄紫中年人。

    “那就请少侠在看,完完整整的看了自己所历之事,哪位龙虎山天师已经认罪百十年,都在等这桩因果,可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黄紫中年人伸手在虚空点上几处,晦涩难懂,皆是少年心路之一。

    “仔细瞧瞧此处,暗线…为何山神被灭……为何白女子会如此,再去想想,你经过壤平……此中点点,皆是脉络……”

    神秘人一闪而逝,庄俞心神震动。

    光阴长河,继续往前。

    “没什么好讲的,就是个烂好人,不知天高地厚……哼……”陈白安双手插腰,指点江湖,很不服气,现在脑子还记着走的时候,少年死都不要那紫阳山青玉牌。

    “哦,不说?那为师可要下手了啊,你看师父如今儿怎样?模样不差吧,拿不拿得下他?正好师父也孤单了近百年了,如你所说正好找个男人过过神仙日子……”女子满脸桃花,起了身,高挑的身段,大片雪白落凡尘,戏谑的同陈白安说着。

    陈白安耷拉的脑袋,早在长佑山顶自己被一股滔天威压惊醒了意识,熟悉的波动,就让她知晓师父来了,就是面前的女子。

    去了须弥山两年都是如此。

    “师……父,我这不是好得紧嘛,回来了这不都,嘿嘿,师父莫怪。我这就打算下山了,去走一趟龙虎山。”陈白安赶忙上前女子捶腿。

    女子拢了拢衣衫,揪着陈白安的耳朵,“皮痒了不是?还胆子大了?如今十八了就想着外人?可以啊,合着我才是外人?”

    陈白安吃疼的叫嚷着,“疼,师父,轻些,嘿嘿,我不是回来嘛,你看比预想的要早哦,白虹了,哼……”说完,头仰的老高,有些傲娇。

    女子汗颜无言,放了手,果然两个丫头都不省油的灯,“那个少年咋样,不同我讲讲?不然我怎么把你嫁出去?”

    如今龙浅月,算是圆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嫁了个如意郎君,宗门地位也水涨船高,风光了不少,尤其是得了不少便宜。

    平时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头,多了些名声不显,或是些相差不多的宗门主动前来交好,认识一翻,做些仙家买卖,早日牵个线。

    毕竟来日方长,等到夏东流接手王位之时,必将昭告天下,那时候赤霞峰才会一跃而起,名声躁动。

    “唉,师父,你这大腿又白了啊,没个男人都可惜了……”

    坐在椅子上的女子浑身一颤,脸色骤黑;候在旁边的多的福伯听得心惊胆战,赶忙隐身退下。

    流云州紫阳山。

    女子慵懒的靠在红椅上,绝代风华,看着刚刚回了山的陈白安,眼神戏谑,“呵呵,可以啊,小白安,如今回个山还不乐意了,莫不是看上了那小子,想要讨来做男人,居然连性命都顾不上,呵呵……”叶姓女子语出惊人,望着满面通明红的身前人儿。

    夏东流,大夏国太子,原名夏子敬。

    少年直到如今还被蒙在鼓里,不然青年腰间的那块玉牌,走到何处,都是权贵的象征,大荒整个疆域,谁人不会礼让三分。

    二人会面的时候,夏东流一惊,这才五个月,就同自己自己一般?不过还是差点,毕竟自己六境圆满了。

    夏东流看向陈白安的时候就尤为吃惊,又见过江满文竣等人,越觉得从长佑出来的人不一般,非同凡响,再想书生,不例外的。

    ————

    而如今自然得结交一翻,都是迟早的问题。

    赤霞峰的一位祖师爷也最为风光的,宗门势力中规中矩,勉强入了三流之列,其实全靠他一人之撑,九境祖师爷不是很高了。

    阳春三月,甲子之约迫在眉睫,三月三龙虎山大会。

    近几日庄俞一行人一如既往的守在江边,做作买卖,等到大会之始。

    期间,夏东流一行人而来,庄俞同其于江边会面,如今已经有了名分的妻子龙浅月,也跟在身后。

直播剑道长夜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武侠之超级提取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