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他的警告(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姐的事儿都过了这么多年,很多东西都查无对证了,再来,就算他爹要卖儿卖女,官府也管不着,还真不能将这对狗男女怎么样?

    可要让他就这么放了他们,由着他们好过,他这心里也始终是咽不下这口气。

    就算当真是问不出他姐的下落,将这两人奏个半死不活,他也算是替他娘报仇了。

    杨水生正想着,就拽着尤氏,准备往人少的地方走,许娇杏见状,忙拉了他:“你在这里等等,我去帮你问问。若是当真有正规的卖身契,官府必定是有备案的,要想找到杨水红,也并不是不可能。”

    杨水生见她如此笃定,心知她定然是有办法,拽着尤氏的手微僵。

    “莫要再动手打人,等我回来再说。”许娇杏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杨水生也想知道阿姐的下落,此时饶是心有不愤,终还是朝着许娇杏点了点头。

    许娇杏走时,心里依旧是不放心,又交代了二狗子和川叔留下来守着杨水生,毕竟,杨水生要当真弄出了人命,到头来吃亏的终究是他自己。

    交代完后,许娇杏方才往县衙跑去。

    她先是去后衙找了季长小姐,这个时候,天色微暗,也不知道季长小姐到底在不在,她寻思的若实在是不在,她便直接去找阮大人。

    不想,季长小姐竟当真在内衙!

    经门房通报,季长小姐直接出来迎了她。

    她面色极为热络,先是让人准备了茶点,又招呼着她进内堂座谈。

    许娇杏担心着杨水生的事儿,直接就开门见山的将自己的来由说给了季长小姐听。

    季长小姐听后,二话不说,就让人找了阮大人过来,只让许娇杏放心,说是即便是查遍了备案册,也一定要将许娇杏这忙给帮了。

    许娇杏心下感激,和季长小姐道了谢,不多时,阮大人就过来了。

    阮大人大人听了来意,又让人将所有的备案册调出来,竟足足有三四框子!

    三人围在待客厅里,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起来。

    直查了将近两个时辰,总算是让许娇杏查到了杨水红的备案册了。

    原来那尤氏果然是没有说谎,杨水红当初当真是被杨猎户卖给了一个花鼓坊。

    那花鼓坊就是个乐曲坊,本还有铺面,可后来,不知是因为经验不善还是怎的,最后竟开不下去了。

    里面的人除了被发卖的,其余的人则跟着花鼓坊走街串巷,卖艺为生,常年四季,居无定所。

    “阮大人,您可知道那花鼓坊的位置在何处,里面的人都卖到哪儿去了?”许娇杏紧着问了一句。

    阮大人有些纳闷的看了看季长小姐,干干一咳,面色有些不自在:“本官如何有机会去那些地方?自然,对这事儿也不甚了解,许掌柜,你还得问问别人才是。”

    这意味着······刚刚才有了点苗头的事儿,转眼间又查无可查了。

    “哟,这是在跟我抱怨没有机会了?怎么,觉着我亏待你了,没有给你长见识的机会?说到底,还是在埋怨我了?”季长小姐拔高了音量。

    阮大人干干一笑:“哪儿能,夫人多想了。”

    季长小姐斜了他一眼,不愿意再理睬他。

    眼看着许娇杏面色失落,紧拽着备案册发愣,她忍不住道:“许姑娘,怎么了?”

    许娇杏暗叹了一口气。

    不论如何,这人虽是没找到,可该查的东西是查到了,她应该快些去告诉杨水生,也免得让他等久了。

    摇头,许娇杏向阮大人讨了杨水红的备案册,又跟季长小姐道了谢,她这才往外赶。

    直接她人都走远了,阮大人方才忍不住说了一句:“真没想到,这许掌柜不但会做营生,还会识字。”

    季长小姐一脸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女子会识字有什么稀奇的,我不也会吗?见识浅薄!”

    阮大人一愣,想说他家夫人本就与普通女子不一般,可是话到了嘴边,看着她一脸不悦的表情,他总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只怕再多说话,又得惹他娘子生气。

    “怎么,你这见识浅薄,总不是因为我不让你去长见识的缘故吧,阮大人,你要真想去长见识,你现在就去,我可不拦你。”季长小姐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就往寝屋走。

    阮大人懊恼,这什么跟什么,好端端的,怎么又生气了?

    难不成,就只是因为他说自己没去过那些花柳巷?

    一时郁闷,阮大人紧跟了上去:“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我又有哪句话说的不对的?我本来也没去过那些地方啊,我说的是实话啊。”

    季长小姐直接回了屋,‘砰’的一声,直接把房门给关上了!

    阮大人差点被门夹了脸,一时吃痛,又听屋里传来了季长小姐的冷哼声:“去,你现在就去,我不还有那么多嫁妆吗,你现在就去见识,不能缺了你的银子花。”

    “······”阮大人默了,这多说多错,他是轻易不敢开口了。

    此时,外头的天早黑透了!

    许娇杏才出了后衙的长巷,就看到杨水生他们过来了。

    川叔拿了一盏灯笼,许娇杏只扫了一眼,就发现杨猎户和尤氏不在,还要多问,就听杨水生说了一句:“他们早走了,该是去找大夫去了。”

    许娇杏也没有多话,直接把杨水红的备案册给了杨水生,杨水生拿在手上,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番后,终是一脸郁闷的看向了许娇杏:“你不知道我不识字儿?你直接说,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你要是也不知道,咱们去找个认字儿的来。”

    许娇杏倒真是忘了这事儿!

    索性,她直接就把事情的起因和结果讲了个清楚。

    “人果然是他卖的!”杨水生铁青着脸,愤恨的说了一句,许娇杏抬眸看他,正要说话,却发现他的脸颊上,还有一大块血口子,像是被人用刀子割伤了一般。

    “你脸怎么了?”许娇杏皱眉。

    杨水生扭头不说话,一旁的川叔忍不住叹了一声:“他打了尤氏,他爹自然要护短的。”

    许娇杏郁闷至极,她不是让他先别急着动手吗?

    杨水生默了几息,似是被她盯的有些心虚了,他不由低低道:“死不了,你放心,不会给你惹事儿的。”

    “呵!那不如现在就往官府里去!”说着,杨水生还真要抓着她去官府,尤氏被吓得不行,连声道:“这事你真得问你爹,不关我的事儿,就算你闹到官府去,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杨水生愣住,一时无言。

    杨水生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上前扯着尤氏的衣领沉声道:“哪里的花鼓坊?”

    许娇杏心惊,不曾想杨猎户竟真下的了狠手!

    那时候的杨水红才多大,就被他爹给卖了!

    杨水生面色冷然,还想揍人,尤氏吃过他拳头的苦,自然是害怕的,下意识捂了自己的脸,惊声道:“我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事儿你真的要问你爹。”

    许娇杏忽就想起上次在人牙子手里买杨水生时,听人牙子提过卖身契在官府备案的事儿,她忙连声问道:“可是正规的花鼓坊?可有正规的卖身契之类的?”

    “自然是有的。”尤氏捂着脸,悄悄看了看许娇杏,连声道:“小姑娘,你可得好好说说杨水生,我是不愿和他计较,不然要当真进了官府,还不知道是谁吃亏呢。”

    许娇杏明显从他的脸上看到挣扎和矛盾。

    他显然也是不忍心看着杨猎户被人砍手,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喊停。

    “你要实在是不忍心,现在去叫住他们,倒也可以。”许娇杏闷了半响,总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怎么知道哪里的花鼓坊?这你得问你爹呀。”尤氏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可目光一对上了杨水生的拳头时,尤氏喉咙眼上的话又立马堵了回去,改口道:“你爹是送她去学艺的,亏不了她!”

    许娇杏暗叹了一口气,心知他定还记恨着杨猎户卖掉他娘的事。

    杨水生并没有沉默太久,他恨恨的淡淡的看向了尤氏,尤氏心生惧意,心知杨水生定然不会对她手下留情,她赶忙道:“花鼓坊,杨水红在花鼓坊。”

    可全程,他居然一句话也没说,任由这赌坊里的人把他拉走,一个人替尤氏默默的承担了,

    杨水生嘴角的冷笑越发浓了。

    杨水生没有说话,面色冷漠至极,闷了半响,直到赌坊里传来了一声惨叫声,他闭了闭眼,面色恢复了平静。

    可饶是如此,他那紧抿着的嘴角,还是显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许娇杏没有说话,因为杨水生的态度,十分明显:他不愿意出手阻止。

    杨猎户再不对,好歹也是他亲爹,他心里要真有什么不忍的,大不了,帮他把这堵钱给还了就是。

    虽然一想到桑三娘,许娇杏就不愿如此,可见着杨水生那面色,她终还是于心不忍。

    杨猎户被带下去的时候,杨水生的目光一直都没有从杨猎户的身上挪开过。

    许娇杏知道,他要看的是杨猎户的反应。

    整个过程中,杨猎户本来有机会叫住抓他的人,告诉那些人人,输钱的不是他,而是尤氏。

直播农门小寡妇:种田发家养包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杨风叶梦妍他的娇宠初恋[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