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比野猪还可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许娇杏朝他点着头,又让他少吃些,自个儿就去灶上蒸豆浆馍馍了。

    她是用野菜包的豆浆馍馍,豆浆有些多,故而做出来的豆浆馍馍很松,有些跑形,但一点儿也不影响口感。

    野菜叶子的清香味儿,混着绿豆香,闻着就很有食欲。

    许娇杏给阿满盛了一碗汤,阿满已经拿了个豆浆馍馍在吃了。

    “娘,这又是什么馍馍,吃着竟然还有豆腐的味道,不过,又比豆腐好吃多了。”

    许娇杏听着好笑:“豆浆馍馍。”

    阿满以前吃饱饭都难,更别说吃这些稀奇的馍馍了,还真是别说,这馍馍一点儿都不亚于美娘姑姑的桂花糕!

    阿满很喜欢,不免多吃了一些。

    “喝点汤,别总顾着吃馍馍。”许娇杏没好气的嗔了一声,阿满赶忙就去端碗喝汤。

    “娘,你也吃,你别总看着我,看不饱的。”阿满嘟囔了一声,又递了一块豆浆馍馍给许娇杏。

    豆浆馍馍依旧是记忆中的味道,本来,许娇杏是很喜欢吃的,以前,她一顿能吃两三个,而且还是大个儿的那种。

    但如今一想到了顾余淮这三个字儿,她就一点儿胃口也没有了。

    这夜,许娇杏做了好几个噩梦,都是关于顾余淮的。

    于是,许娇杏更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跟那人见一面,说个清楚,只要他往后别无缘无故的起杀她的念头,她也就放心了。

    可这一连三日,她回回去张七婶家,都没见着她儿子回来,许娇杏心里就越发烦躁了。

    这日,太阳才刚刚升起,村里就有人家出来晾晒自家的萝卜干了。

    晨光中,露水晶莹欲滴,远山如黛,整个世界就像是被雨水冲刷过了一般,清晰而纯净。

    许娇杏迎面碰到了赶黄牛的王桃花,这才堪堪避开,就见对方朝她甩了个冷脸。

    许娇杏无奈一笑,她发现,自从阿满进了学堂念书后,这王桃花对她的意见是越发大了。

    无奈一笑,许娇杏又继续往村口走去。

    到了村口的老榕树下时,正直播到川叔在跟人说着什么,凑近一看,却是方婆子和王平,许娇杏有些诧异。

    这么一大早的,方婆子是赶着许家早饭去的?

    难得的,方婆子也没有跟许娇杏多说,拽着王平就走了。

    王平记恨着乌梢蛇一事儿,偏偏,又不敢将这事儿声张,只得冷看着许娇杏,面色铁青。

    许娇杏上了牛车就打了个喷嚏,一边嘀咕着王平定是在后头说她闲话,一边又揉了揉鼻子,浑不在意。

    等她从桂花园出来,她又直接去了扛子班看许大力,谁知道,扛子班的人却说许大力有事回去了。

    许娇杏有些失落,猜测着阿兄是回去忙地里的活儿了,

    在唐卖肉那里买了两根棒子骨,许娇杏又去旁处买了些花生米、一小块猪头肉,顺带着打了一壶老白干,这才带着阿满回村。

    既然阿兄回村了,她打算一回去就去找他,给他约个时间让他过来吃饭。

    一路出了城门,这才上了川叔的车,川叔就朝着她满满当当的背篓里看了一眼,乐呵道:“杏丫头,家里来客了不是?买了这么多菜回去,也是,大力也一把年纪了,也该把亲事定下来了,花媒婆是十里八乡最会说的,一定能帮大力把这事儿说成。”

    “花媒婆?”许娇杏听得有些晕乎,待她反应过来之后,眼里顿时一亮:许马氏终于肯帮阿兄相看了?

    那药包的事儿萦绕在许娇杏心头,引得许娇杏心焦不已,但想着心焦也是没用,这事儿只有明日再去找他说说才是,于是,她拿着镰刀就出门割芦苇了。

    夜里,许娇杏接了阿满回来后,又将谢氏送的冬瓜糖给了他,阿满可高兴了了,一个劲儿问他是不是大婆婆买的。

    又听驼龙安慰了张七婶几句,许娇杏等的忧心,半响,终才道:“没事儿,我过些时日再来吧。”

    驼龙压根就没搞懂许娇杏的来意,还想说点什么,张七婶已经出去送人去了。

    张七婶本想请许娇杏进屋坐坐,谁知她当真要走,没法子,只能嘱咐了她路上小心一些,又道:“杏丫头,你放心,淮儿回来了,我一定会让他来找你的。”

    张七婶听得有些云里雾里,还想多问两句,许娇杏已经走远了。

    一扭头,她看向了驼龙,驼龙也是一无所知,哪儿能说个所以然来?

    张七婶只得摇了摇头,只道这事儿,还得问问她儿子!

    “小娘子,你找我家老大什么事儿。” 驼龙一进屋就听说是她要找自家老大,一时间,好奇心又窜窜窜的冒了起来。

    他就说了,自家老大明明就是中意这个小娘子的,当日去送背篓,只怕两人之间还发生过什么事儿吧,不然,人家小娘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许娇杏回头就看到了驼龙这个小跟班,皱了皱眉,径直道:“他人呢?”

    “别。”许娇杏听了这话,面色又是一变,她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又被人给下药了!

    抿了抿嘴,许娇杏道:“我改日再来找他就是,七婶,你不用跟他提我来过的事儿。”

    “淮儿他又进深山了?我跟他说了多少遍了,让他莫要再进山了,那山里头有野猪呢,他要有个什么事儿,我可怎么办。”

    张七婶急急的说了一声,许娇杏心道那男人比野猪还可怕,野猪遇上了他才是倒了血霉。

    饶是再不愿意,许娇杏也清楚,自己有必要找他说个清楚,别哪天不明不白的把自己和儿子的命交代到了那人手上,那才叫一个冤枉。

    “你找······淮儿?”张七婶有些不确切的问了一声 ,“可,可他不在啊。”

    “驼龙,淮儿到底在哪里。”张七婶见许娇杏面色如此着急,只觉她该是有重要的事儿,赶忙又朝着驼龙追问了一句。

    驼龙见许娇杏一脸的严肃,心知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顿觉失落不已。

    “老大进山打东西去了,这不,让我先给婶娘提了两只野鸭子回来。”驼龙晃了晃手里的野鸭子,眼看着许娇杏还想多问,他忍不住撇了撇嘴,“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可说不准,这进了深山,自然是要打到东西才能回的。”

    “小娘子,不如,你先告诉我,你找他什么事儿,我也可以代为传话的嘛。” 驼龙干咳。

    自家老大的嘴巴紧实,想要从他嘴里问出点东西,实在是难的很,不过,这不代表,他不能通过别的法子弄清楚实情。

    “他。”张七婶就要开口,不想,话到了嘴边,似又想到了什么一般,赶忙摆手道:“淮儿他不让说,我不能说的。”

    越是这样,越有古怪。

    许娇杏敛容:“那,他现在在哪里?”

直播农门小寡妇:种田发家养包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祸水养成系统国王游戏[快穿]沈浪苏若雪哥哥不要啊夺舍之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