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花鸟鱼虫 第二十三章 钟离酒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声音如人,温润似水,听的人心窝暖暖的,特别想床,一阵困意袭来,戚辰压下想打出的呵欠,颇为不解,寒夜星若画?这是在背诗吗?正自疑惑,耳边再次传来水响,

    “五大仙派传承不绝,蓬莱仙宗三十七代之主,还是叫彭星莱?”

    对着空气说了一通,好似渴了,拎起玉酒壶,大大灌了一口,一点也不温润了,酒鬼一个。

    浓浓酒香散开,那黑白人影身边五尺,光影波动,一道身影闪现出来,脖颈面容模糊,似有水雾遮挡,双手也是云雾之中。

    一身白衣,水云鹤栖图纹,那绿水彩云,黄鹤梧桐,好似活物,微微波动。

    此人一出现,戚辰心底一股寒意升起,不似三九冰冷,反而像是幽幽地狱里的沉沉乌黑,直欲摄人魂魄,打了个寒战,睡意也没有了,戒备起来。

    “隐卫左统领,钟离九,久闻大名。”

    忽男忽女,忽幼忽老,时沙哑,时清朗,加上模糊面庞,找不到一丝痕迹。铁凌霜虽然不能动,但嘴还可以说话,正是怒气滔天,嗤笑一声,

    “成仙的人,都是这么藏头露尾不男不女?”

    说罢,又看着那身上挂着玉的人,轻蔑一笑,

    “持玉人?狗奴一只。”

    言语恶毒之人,往往最受憎恨,果不其然,仙人也是火气的,那持玉者不敢发火,只是低着头,蛇眼寒意闪动。

    那看来叫彭星莱的仙人修行高了一点,一身水云鹤栖动也不动,朝着微笑喝酒的人嘶哑问到,

    “你们隐卫就这样没有规矩?”

    一口酒下肚,浑身舒泰,那叫着奇怪名字的九先生哈哈一笑,放下酒壶,拎起腰间长剑,收回笑容,淡淡的说到,

    “关你屁事。”

    看着那水鹤云栖服微微波动的仙人,不再废话,

    “正好持玉提剑都在,你们都留在这里吧。”

    一语落下,空气猛然凝滞,九天雷响,清澈龙吟响彻钟山脚下,那九先生放手,长剑悬在眼前,双手负在身后,龙目电光闪烁,看着那彭星莱。

    “哈哈哈”

    仰天一笑,那人抬手一招,半空重的黑蛟血莲,眼神呆滞,丝毫不受控制,飞掠到他身前,

    “没有杀意,你们隐卫高手都离了京城,只有你们几个人,可不好活着出去。”

    “本仙飞升再即,凡间之人,好好等着吧。”

    说完,伸手一挥,血莲化为原型,和黑蛟一般,眼中已无神识,一片呆滞的黑蛟和血莲腾空而起,那人站在血莲头顶,提剑持玉之人骑着黑蛟,朝空中游荡而去,果然仙人一样。

    瞪着眼睛,铁凌霜看着天上那两道黑影转瞬消失不见,狠狠的看着隐卫左统领钟离九,

    “胆小鬼,放开我!”

    没有理他,伸手抓住面前长剑,隐卫左统领信步迈出,好似闲逛,看着站在一念殿废墟中的洪寂大师,轻轻点头,

    “洪寂禅师,令徒之事,九已知晓,还请节哀。”

    洪寂大师收回法相神通,降魔杵一晃消散不见,眉心猛虎纹路闪了一闪,也是消退下去,对着钟离九合十施礼,

    “阿弥陀佛,老衲教徒无方,施主不予追究,老衲深感惭愧。”

    点点头,不再说话,转过身来,沿着青石小道慢悠悠的散着步,看着水池里乌龟争先恐后的忽然爬到岸边,对着自己伸头摇摆的,微微一笑。

    转头看向小水池里,那朵只剩一般的荷花,叹了口气,伸手一招,那朵荷花飞掠而起,飘到他手中,手指轻点了点荷花,

    “修行不易,既然仍有一丝灵识,就好好在这一念水池,继续修炼吧。”

    手指间一丝水光闪过,那半朵荷花花瓣颤抖一阵,原本枯萎了许多的花瓣,饱满了一些,左统领微微一笑,手指一拨,那朵荷花轻轻飘到水池里,要晃两下,又沉寂下来。

    好似回了家,扫视一圈,抬手一挥,那插在已经是废墟前的苍龙泣血枪掠到手中,看着手中的苍龙泣血,钟离九微微一笑,走到铁凌霜面前,见她双臂伤口纵横交错,嘴角血迹斑斑,一双冷凤眼,万道杀人剑,看了好几年,依然新鲜,

    “见到虎了?”

    狠狠瞪着钟离九,

    “放开我!”

    哈哈一笑,铁凌霜身上限制瞬间放开,刚想拎锤砸过去,面前混蛋手指轻弹,一缕劲风掠过,铁凌霜本就内外伤齐聚,眼前一黑,晕倒下去。

    还未摔落,整个人停滞下来,慢慢飘起,浮在半空,飘到钟离九身后,像躺在水面上,上下微微起伏着。

    见了这手神通,戚辰正自目瞪口呆,只见钟离九伸手一招,一只骨鸟飞掠而来,停在他肩头。

    钟离九侧头看了一眼,又转头看着戚辰,微微一笑,

    “金陵城比之杭州府,如何?”

    双手不知道放在哪,只能挠挠头,扯了扯嘴,小声说到,

    “妖怪多了些。”

    哈哈一笑,钟离九好似见到了下酒好菜,仰头大喝了一口酒,拍了拍戚辰的肩膀,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一念殿前还闪着点点火光,洪寂大师看着众人身行消失,转头看着脚下的普法,低头合十,须眉颤抖,似是念经。

    刚出灵谷心寺,一条大狗奔了过来,对着钟离九摇头摆尾,牙都快飞出来了,舌头伸得老长,一脸谄媚。

    拍了拍大狗的头颅,看着张铁,轻声问道,

    “自隐卫创建,金陵二百里内的魔迹,总共有多少?”

    张铁眉头轻皱,思索一瞬,点头回到,

    “按资料记载,总共放出妖牌三十二张,另有魔踪十七起,被我们除掉的有八个。”

    点点头,慢悠悠向前走着,身后飘着铁凌霜,张铁紧跟在后面,戚辰和大狗一起,在身后五尺慢慢的跟着。

    “其他整个省份,也不过如此,金陵一城,就如此之多,十一起,大明开国四十多年,再加上元末几十年乱世,或可有三十多起。”

    小声的说着,转头看向张铁,轻轻问道,

    “三十多只精血之魔,你觉得能背的起多大的山?”

    回头扫了一眼钟山,张铁摇摇头,轻声的说到,

    “没有几百只,别想挪动钟山,几十只,背起一块二十丈方圆的大石头,或许可以。”

    说罢,微微摇头,

    “过了清雷劫,虽说功力大升,一般妖怪也不过佛门罗汉,道门浩然境的最高水准,即使有些会力气大的,但也不可能一直飞着,要轮番替换,还要猎捕妖怪喂食,没有五十只,绝不可能。”

    轻轻一笑,钟离九侧身望了望钟山山顶,

    “二十丈,配得上仙人吗?”

    抹着刀柄,张铁微微挑起嘴角,眼神寒光闪动。

    三人转出山脚,来到大路上,钟离九停下身来,轻轻的说,

    “回去把金陵所有资料,魔踪,妖踪,山川地理,都放在我书房,让胭脂那边退远一些,还有,召朱雀回来。”

    张铁点点头,钟离九转身看着身后的戚辰,看着他手中拎着一本经书,正在小心的甩着水,一脸的着急,微微摇头,

    “不用担心,真经岂惧水火,今天晚了,你先回去,明日下午申时,来鸡鸣寺中,有事情吩咐你们。”

    戚辰正自弯腰点头,抬起头来,两人连带着那浮在半空的铁凌霜已经不见了踪影。

    长出一口气,将还滴着水的《地藏经》塞到怀里,看着身边盯着自己的大黄狗,想伸手拍它的脑袋,不想被它扭头躲开了去,不禁暗骂一声,连金陵的狗也看不上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转头望了望那黑乎乎的钟山,不愧是龙蟠,妖怪也太多了,狠狠骂了一句,转头朝着秦淮河走去。

    大黄狗找不到主人了,只能慢悠悠的在戚辰后面跟着,一人一狗,渐渐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龙目波动,看着黑白无常身边一处,呵呵一笑,

    “寒夜星若画。”

    眼前这人,却是一双龙目,眼角圆润似珠,眼尾细长,黑白分明,流转波动间,近似三月春日,远如寒潭秋水,神光隐隐,泛着一丝笑意,看着自己。

    龙虎相配,戚辰虎目瞪大,也忘了害怕了,抬眼看去,微微皱眉,和母老虎好像啊。

    一双剑羽眉,比铁凌霜那斜飞上扬的眉毛温润了些,又微微似剑,慵懒中多了三分英气。

    回过神来,赶紧垂下虎头,暗自琢磨,此人肯定是世家子弟,看着就有着一种魏晋名士的悠然懒散,难道是个皇子?

    不过这人好生奇怪,看起来三十多岁,又好似年龄更大,那一抹沧桑,没有几十年红尘颠簸,绝对没有这种感觉。

    收回目光,也收回拍在铁凌霜肩头的左手,看惯了凤眼似剑无情切割,也不在意,那人转头看着一对似是黑白无常的提剑人和持玉人。

    那人笑而不语,张铁闪现而出,伸手夹住长剑,摇头似是苦笑,轻声说到,

    “还不收剑。”

    不敢放肆,知道自己冲犯了隐卫里的高官,赶紧收剑低头,跟着张铁,走到铁凌霜身后站定,偷眼去看那人。

    龙鼻丰盈,直入眉心,映着额角两侧微微凸起的龙角骨,仿古一块王冠,凛然生威。

    鬓角几缕长发飘散,忽然带起一抹沧桑,温润嘴角扬起,对着戚辰点了点头。

    听的多了,自然也了解一二。

    若人有一双细长凤目,微微上扬,那此人要是得掌权势,顾盼之间,神采飞扬,威严隐隐;要是太凶,就跟旁边的母老虎一样,冷光闪烁,让人望之遍体生寒。

    老大被欺负了,有眼力见的戚辰自然不能放过那人,不管洪寂伸手欲拦,冲上前去,长剑一抖,直刺那人拍在铁凌霜肩头的胳膊。

    “呵呵”

    压下疑惑,微微抬头,正要细看,一双眼睛闯了进来。

    从小就听舅舅翻来覆去的评说人的面相,从贼眉鼠眼蒜头鼻,柳叶弯眉樱桃口,一直说到龙睛凤目伏羲鼻。

    完了,还拍拍自己的肩膀,点点头,说到,不错不错,小宝啊,你虎目狮鼻,一脸凶相,最好拎刀砍人,不然就要被砍,听舅舅的,你还是学武去吧,读什么圣贤书啊。

    七尺多高,匀称身材,云白粗布长衫,腰间挂了一个巴掌大小玉酒壶,温润白皙,泛着一抹金黄,淡淡酒香传出,桂花酒?怎么喝这么娘们的酒?

    心下腹诽,眼睛扫到到另一边,那侧腰间一柄三尺长剑,剑鞘黝黑,剑柄也是黝黑,上面似有些许纹路,模糊不清,戚辰微微皱眉,扫了眼铁凌霜腰间长刀,心里嘀咕,这看着好像一对。

    一锤拍出,就要砸碎肩上狗爪子,一股温和内息传来,铁凌霜也像那顿在空中的两只妖魔,动不了身。

    恶狠狠的盯着身边的人,咬牙切齿,冷冷的说到,

    “放开我!”

直播释厄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