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被发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方的表现让谢长鱼感到些许意外,她探了探脑袋,指着江宴后方的小院说:“先才也听到了萧声,是你在吹奏吗?”

    江宴蹙眉:“不关你的事,回去。”

    我谢长鱼有这么好打发?她牵动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夫君,我害怕,今夜是我们的新婚夜,你为何不……”

    就是要恶心。

    果然,谢长鱼话落,江宴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你先回房。”他侧过身,孤冷高傲。

    谢长鱼眼珠子一转,朝江宴肩膀靠去:“夫君,我们才刚成婚,你就对我这般冷淡,那院子是不是金屋藏娇了?”

    及腰青丝湿漉漉地搭在身上,她一晃,两滴水很容易飞到江宴的衣袖上。

    金屋藏娇四个字触碰了江宴的神经。

    他面上陡然生气一股煞气,阴森森地盯住谢长鱼。

    “唔,”

    谢长鱼还未反应过来,下颚便被江宴掐住被迫抬起头,她何时受过这种欺辱,脑袋中顿生一百种踹飞江宴的招式。

    但,她现在是谢长鱼,人设就是废物草包大小姐,并且还好色!

    不合适激烈反抗。她闭眼心想再忍忍这货。

    江宴俯视着这张艳丽的脸庞,冷脸不语,手里的力度越发大了起来。

    “嘶……疼疼……疼!”谢长鱼挥舞着两个拳头打江宴的胸口。

    这种力度对江宴来说就像挠痒痒一般。

    他神色一暗,打消心里的念头,顿时觉得无趣,甩开手薄唇冷冷吐出一个字。

    “滚。”

    谢长鱼愣了愣,忽然发现她对江宴并不了解。

    他怎么会这么冷,这种冷,是发自内心的冷,光站在江宴身边都能发觉到周身温度不一样。

    至少,以谢长鱼上一世对江宴的了解,他在人前也算是和气温润的伪君子。

    如今,他似乎变了。

    “哼!夫君,你怎么这样~”谢长鱼用长袖挡住眼假装哭泣:“我要告诉外公,我要与你和离!”

    她跺了跺脚,冒雨跑出长亭。

    虽然谢长鱼很讨厌这种矫揉造作的动作,不过没办法,她想,一个正常的女子在新婚这天,发现夫君根本不喜欢自己还冷淡得要命都会做出以上反应。

    江宴呼出一口浊气,手心还残留着谢长鱼肌肤的温度。

    他唤来玄乙问:“玄墨呢?”

    谢长鱼嫁进府中,江宴给玄墨下达的唯一命令便是在暗处监视谢长鱼。

    当然,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保护。毕竟四个月来,嫁进来的女子全部都死于意外。

    江宴看来,谢长鱼并无特别之处,杀害前面几位的真凶定会想方设法对谢长鱼下手。

    那么,他正好可以利用谢长鱼抓出背后的人,另一则,他直觉谢长鱼背后有什么秘密。

    雪姬那件事有蹊跷。

    二日,谢长鱼起了个大早。

    看到铜镜中眼下两块青黑,她长叹一口气。

    门外的丫鬟婆子已经催促了好几道,一会还要赶到江家给江家夫妇敬茶。

    喜鹊拿着粉盒仔细给谢长鱼遮盖黑眼圈,不想大小姐连续几个喷嚏下来,盒里的粉吹飞了一半不说,连先才在谢长鱼脸上做的功夫也功亏一篑。

    “阿嚏,阿嚏!”谢长鱼接过帕子狠狠擤了鼻涕。

    无奈地挥手:“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喜鹊,你的手艺却是需要练练。”

    小丫头毛手毛脚的,并不适合做这种细活,怪不得原主以前这般嫌弃喜鹊。

    过两天,还是将叶禾召过来才靠谱。

    “小姐,相爷太过分了!”

    喜鹊昨晚睡的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今早她明里暗里听到府上的丫鬟婆子对小姐指指点点。

    小姐一定是气病了。

    “小事,我自己作的!”谢长鱼倒是想起还有一个人:“小水呢?昨天没留在相府?”

    喜鹊静默了两秒,神色有些悲桑。

    不会又出什么问题了吧,谢长鱼一见喜鹊这幅模样,心里也跟着咯噔一下。

    半响,喜鹊才接住刚才的话:“小水被相爷身边的那个玄墨公子派去守大门了。”

    ???

    谢长鱼阴森森地笑了:“你确定是玄墨?”

    江宴啊江宴,这就是你带出来的人,将她的陪嫁侍卫弄去看门,真够有种!

    彼时雨水顺延他侧脸轮廓滑落于精致的下颚。他抿了抿唇,下一秒收回剑鞘。

    “这个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回去。”江宴冷冷说道。

    绕过池塘,红衣淹没进夜色。

    冷风伴随冰雨从宽大的嫁衣透进肌肤,好不容易走上长廊,一柄短剑冷冷对准谢长鱼。

    “你找死?”

    “我……”谢长鱼急中生智,说道:“我见你迟迟不来洞房,有些担忧你喝醉了,便出来寻找。”

    深更半夜,要出来早就出来了。

    江宴自然是不信的,他止住步伐。

    小丫鬟太累,忙活几天才得到空隙,被谢长鱼唤去睡觉了。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积水甚至漫过谢长鱼的脚踝,风吹雨打也阻止不了她的前行。

    寻着萧声,她穿过长廊与花园,等停在一片荷花池边时,萧声停了。

    江宴目光薄凉,身上的喜服早已换为清冷的月白华服,他此刻冷冷打量面前披头散发的女子。

    谢长鱼倒吸口冷气,脑袋中的那根弦忽然连上,江宴就是上次在凤来山吹箫的人。答案已经这么明显,上回在天牢陆凯就已经告诉她了。

    谢长鱼伸出手指,指尖还未完全触碰,指甲盖大的香灰瞬间消失。

    她目光发亮望向池塘对面的临水小院。香灰是从那方飘来的。

    “吱呀~”

    喜鹊在隔壁睡得很沉。

    居然不再害怕这雷雨天了。

    一时间,连谢长鱼自己都不知道这是短暂的效果还是永久性的效果,她现在只想找出吹奏的人。

    此时,一缕香灰夹杂着空气漂浮在她眼前。

    “我居然?”

    谢长鱼迷失的心智随萧声戛然而止,她怔然地望了望漆黑的天空,雨水无情滴答在脸上。

    忽而,一阵萧声穿过雷雨漫来,打开了她的心房。

    那双隐藏在黑暗下的双目从幻想中挣扎出来,如此凄冷孤寂的萧声,她似乎……在哪儿听过?

    记忆开始混乱,谢长鱼竟是起身从冰凉的地板上捡起被她弃如敝履的大红嫁衣,随意披在身上。

直播御前郡主的翻身仗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我能复制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