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夫子病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这时候她也不敢轻易让魏瑧进去,只得奖人引到偏厅说话。

    “我公爹前些日子受了些风寒,本来服药之后都有好转了。不想三日前他到院子里活动了一下,回屋就倒下至今未醒。”

    也是因为夫子突然病情加重,家中众人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先将学堂停下,让借住的几个孩子个子回家备考。

    “郎中如何说?”

    “郎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头一日脉象都好转了,突然之间就倒下,病情一日日加重,到今日水米不沾牙,郎中说,郎中说……”

    她说着便哽咽起来,转身用衣袖掩了脸抽泣了几声,平复了下心情才继续道:“我公爹之前就希望茂行能好好考,婆婆担心把病气过给他,便着急将他送走了,也没来得及让他跟公爹说一声。”

    “若是镇上郎中不行,不如去县里看看?”

    女人摇头:“焦大夫就是从县城请过来的,也是附近最好的郎中了。”

    魏瑧轻轻叹气,她不是医学生,外伤勉强能凭着急救经验处理一下,这种内科病症可不是她能随便折腾的。而且现在没有感冒药抗生素之类的东西,论中医,她肯定比不上能坐诊的郎中。

    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好说去房间里看看夫子,毕竟还有个男女之防。

    回去路上,二姐抱着女儿也是沉默不语,好久才说了一句,夫子怕是不行了。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人,怎么说病就病得如此之重?”

    魏瑧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只能抱着空篮子沉默不语。

    回到家天都黑了。一家子没心情做什么好吃的,随便弄了点烫粉对付了一顿。

    入夜之后,小牙等到院子里确定再无一丝声响,悄悄的起身,拿着那只骨笛出了后院门。

    “这么大晚上的,你叫我出来干什么?”

    小牙逗弄着手指头上的玉蝉,脸掩映在月光下,看不真切。

    “大宝的夫子病重,你想办法找个大夫去给他看看。至少,让他能拖到院试结束。”

    对面那人怔了一下,片刻后点头。

    “行,我知道了,这事儿交给我去办就行。不过能不能拖到那时候我不敢跟你保证,只能说尽量。”

    小牙没心情再跟对方多说啥,在得到想要的答复后,将玉蝉交回对方,扭头又回去了。

    “蝉啊,你说小公爷这是干什么呢?”那人挠挠头,不知道他家小公爷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这些动脑子的事情他是不负责的,只要做好小公爷交代的事情就行了。

    跟他一起来的人里面就有擅医术的,原本是为小公爷身体担忧而做的准备,来之后却发现事情比他们想的好多了。小公爷身上的毒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重,应该说如果不是他坚持不许他们治疗,这点毒早八百年就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店门刚开,大宝就想往外走,去找人打听夫子家的情况。

    二花想拦,被魏瑧制止。

    “让他去,他不问清楚也没心思看书。”

    “可是他马上就要下场考试了,这么耽搁可行?”

    “有什么不可行的。”魏瑧没有二花那么着急,“你拦着他不让他知道夫子的情况,他心里反而不能安定,看书也看不下去。让他知道了也好,告诉他,夫子一直很希望他能中秀才,为了夫子,他也会努力的。”

    不过话是这么说,她也不能真的啥都不管。

    收拾好开店需要的东西后,魏瑧拎了点吃食准备去找魏瓒。

    没有夫子给大宝押题当他的主心骨,她担心大宝会惶然无助,这时候,科举经验丰富的魏瓒魏公子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同是魏氏族人,她相信魏瓒一定会愿意帮大宝的。

    “阿娘,是茂行哥哥的姐姐来看望祖父。”

    大宝在夫子家里一向守礼,又是夫子看重的弟子,所以夫子家中亲眷对魏家姐弟的感官还不错。

    村口那儿二姐就带着女儿下了车,去看她公婆了。

    魏瑧让小牙守着车,她提着篮子去拍门。

    开门是个小童,不过三五岁的年纪,眼睛还红红的,像是才哭过一场。

    “我是魏茂行的姐姐,听闻夫子生病,特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是茂行哥哥的姐姐啊。”小童放开拉着门扉的手,推开一边大门让她进去,“姐姐跟我来。”

    小童小跑着领路,一直到了中院,被着急来寻他的母亲给逮着才停下小脚。

    “出了什么事吗?别着急慢慢说。”

    大宝瘪了瘪嘴:“老师他染了风寒,郎中来看过好几次,吃了十天的药也未见好转。老师和师娘担心把病染给我们,便不许我们再在他家居住,课也停了。”

    “夫子病得如此重?怎么没听到一点消息?”

    看到他的样子,魏瑧心里一紧,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干哑了。

    “你找谁?”小孩儿声音有点奶气,“我祖父病了,阿爹他们没空招待客人。”

    二姐和魏瑧离开,店里人手不够,本来也过了中午最繁忙的时间,关门歇业也不碍事。镇上现在吃食铺子多了,来往的客人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守着魏家烫粉店。

    骡车跑得不慢,一个多时辰就到了老夫子家门口。

    “怎么回事?这不年不节,也不到休沐的时候,怎么招呼都没打一个就回来了?”

    魏瑧制止了二花儿的絮叨,接过弟弟手上的东西,让他挨着魏瓒坐下。

    “别急,我跟你一起去,正好我也回家看看公公婆婆。”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二花也收拾了一个大篮子,换了一身衣裳。又去隔壁家把贪玩的小女儿叫回来,打算趁这机会一起过去看看老人。

    魏瓒本想着让哑叔送她们,但转念又不想过于插手魏家姐弟的生活,就只端着碗一边吃一边看着她们有条不紊的安排关张的事儿。

    魏瑧眉头一皱:“小牙,去借车,我们趁着天色早,赶紧过去一趟。”

    说罢她进屋取了银钱,又让二姐装了些贵重山货,打算走一趟去看看老夫子。

    “阿姐。”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本来温馨的气氛随之一凝。

    “大宝,你怎么回来了?”

    众人扭头看去,却是大宝抱着书本包裹,带着点委屈和伤心的站在门口。

直播首辅是个娇气包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全职法师炮楼(试阅)他和她的猫小强厚颜无耻重回1990之大学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