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少……女帝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哪怕叶临渊没心思听,可当剧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八卦的心思早已经活络了起来。

    “莫非是他让你拜师,想让你的君权臣服在仙家之下?”叶临渊好奇的猜测着,选择性无视了公鸭嗓想要杀人的目光。

    “拜师?天府的那位或许够资格。”

    安泽摇了摇头,已经将手里的酒喝了个干净,随手丢在一旁,朝公鸭嗓勾了勾手指。

    “帝主,饮酒不宜过量。”

    公鸭嗓话是这么说,可还是将第四个酒壶拿了出来,极为恭敬的低着头:“这是最后一壶了。”

    安泽摆了摆手,没有理会他:“他给我介绍了个女子,想入我宫墙。”

    “噗!”

    涂笙在一旁直接笑喷了出来,嘴里的酒液吐在火堆上,映得三人脸红:“介绍了个女子?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又怎么算是侮辱?”

    叶临渊看着公鸭嗓的眼神从他身上挪到了涂笙身上,甚至已经握紧了好几次拳头了。

    他想保住自己这口无遮拦的同乡,也只好咳嗽了两声:“咳咳,涂兄弟注意些措辞。”

    “无碍,这里没有帝主,只有个发恼骚的小伙子。”

    安泽端起新的酒壶又猛饮了一口,看向涂笙:“若是介绍旁的女子就算了,这名女子是男扮女装。”

    涂笙:(゚⊿゚)ツ?

    叶临渊:「▼◇▼」!

    二人连忙喝酒压惊,可还没等他们把惊压下去,就看见安泽伸手将自己的发髻解开,一头乌发垂至腰间,眉眼处多了几分妩媚,可英气却是半点不减。

    “噗!”

    这下轮到叶临渊一口酒喷了出来,涂笙像是有先前的教训,硬是把酒液咽进了肚子里,可现在却是咳嗽个不停。

    安泽端起酒壶又饮了一口,粉红上了脸颊,盯着叶临渊的双眼说道:“记住我刚刚说的话,这里只是一个发恼骚的小伙子,你们可明白?”

    “明白,自然明白!”

    叶临渊急忙点头,旁边的涂笙则还呛个不停,可脑袋也没有停下来。

    安泽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发着恼骚:“我那时虽年幼,可还是明白自己的秘术被看穿了。

    我也知道他有奇星陌路,毕竟我此行的目的之一也是去找他帮忙改头换面的。

    要找人帮忙,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他帮我改头换面的代价就是乾坤宗百里,不许有凡人烟火。

    当时,我答应了他。”

    “哦,原来如此。”

    叶临渊急忙想结束这个话题:“这就是乾坤宗周围无人烟的原因。哈~”

    他打了个哈欠,朝涂笙使眼色:“好困啊,夜已经深了,涂兄弟咱们就先休息吧。安兄,你也早些休息,咱们明早就一起去乾坤宗哈。”

    “是啊是啊。”

    涂笙急忙放下酒壶,身子一躺,以臂为枕就闭上了眼:“晚安晚安,咱们明早继续……呼~”

    ‘得,这人连呼噜都打起来了,是个好演员。’

    叶临渊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正要学着他的动作躺下打呼,就被安泽打断了。

    “临渊兄弟,天色还早,既然没睡咱们可以多聊两句。”

    ‘别说天色还早了,要你是个男帝主,我跟你吵到天亮都行,但你现在把头发一放,就算咱们俩觉得无所谓,可我腰间的软肉受不了啊!’

    叶临渊腹诽着,可不敢拿到明面上来说,只好尬笑了两声:“安兄,你还想聊些什么。”

    “装睡的那个,你也起来,这事关我们之后去乾坤宗的计划!”安泽走到涂笙身边,还给了他一脚,踢的不轻。

    涂笙猛的一撑就立了起来,可也不承认自己是装睡的:“诶,我怎么就睡着了?安兄还好你叫醒我,不然我可能就睡死过去了。”

    “行了行了。”

    安泽一口将壶中酒饮尽,皱眉看着二人:“这次我来乾坤宗,一是为了入红尘的事,二就是为了文天宇。

    他给我布下的陌路……凭空消失了。”

    “呵。出丑?”

    安泽冷笑一声,又端起酒壶猛饮了一口:“是奇耻大辱!”

    安泽狂笑三声,笑得叶临渊和涂笙是鸡皮疙瘩直冒。

    虽说已经相处了不短的时日,可他们还是见不惯一个星君在他人面前如此卑躬屈膝的模样。

    现在竟然连自称王八蛋都能做到了!

    三宗之一,只有他文天宇一人刚入星君,我循例携看望宰相之礼去祝贺他。

    那是我第一次来乾坤宗,也是第一次面见三宗的掌门,可就是那次,让我下定了要以仙治民的决心。”

    涂笙毫不避讳,张口就问:“是那位做了什么让你出丑的事?”

    天色泛紫,四人来到一方树林里,正要拾柴燃火,就看见公鸭嗓不知从哪里捧了三只烧鸡过来。

    照理说叶临渊已经成了三品蜕凡,吃喝已经对他不重要了,可还是将那一只烧鸡吃了个干净,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等到烧鸡吃完,火堆也升了起来,三壶精致瓷瓶装的小酒也被送到了三人的手里。

    “这件事虽是辛秘,可要论起来就是三四年前发生的事。”

    安泽嘴上说着,眼神却一直锁定着叶临渊,在火光的辉映下能将他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那是我刚刚登基的时候,也是乾坤宗宗主文天宇刚位列星君的时候。

    安泽眉头一皱,旁边的公鸭嗓立马低头,俯身在他身旁:“帝主,奴才就是王八蛋。”

    “哈哈哈,好!那就说与你这个王八蛋听听!”

    三位少年郎就这么走了一路,从正午走到傍晚,在这临近乾坤宗周围的地界竟没有一个村落,更别提稍大一些的城池了。

    叶临渊想要询问为什么,却被公鸭嗓用眼神制止了,也就不了了之。

    叶临渊没有应声,倒是瞥了眼站在他身旁的公鸭嗓。

    “不用看他,照理说这件事是皇家辛秘,你若是想……”

    不等安泽把话说完,叶临渊就摇头不止:“不想听不想听,谁想听谁是王八蛋。”

    “大概明天正午左右就能到乾坤宗了。”

    安泽捏着瓷瓶细小的脖颈,仰头轻饮了一口:“临渊,你刚刚是想问这周围为什么没有村落城池吧?”

    叶临渊朝空中的万剑星君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安泽等人一起走上了去往乾坤宗的路。

    他还刻意嘱咐了句万剑星君,让他千万不要把自己遇上安泽的事告诉唐云妙,想着到了乾坤宗再给她一个惊喜。

    万剑星君对此自然是无所谓的,只是点点头就离去了,甚至没有和这位少年帝主打声招呼。

直播我才不是毒奶呢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绝世神皇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