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69 反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房间里这一万人能听懂日语的少之又少,不过好在有同声翻译系统,只不过每个人听到的翻译版本各不相同。

    比如英文版本说的大意是:“哈喽哇,过得还不错吧?”

    法语版本是:“Meru,你们应该都还活着的吧?”

    中文翻译比较直白:“还活着呢兔崽子们?”

    韩语就直接西八上了……只有俄罗斯的AI翻译逻辑还算正经,它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你们好,都还算健康吗?”

    ……

    由于听到的版本各不相同,所以这一万人的表情也都各有不同。

    韩国人首先感受到了又被冒犯。毕竟士可杀不可辱,你说你把我们抓起来要杀要剐都随你安排,这死到临头还侮辱人实在就有点过分了。

    法国人稍稍安心了一些,大概觉得这语气和他们平时见面问候打招呼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中国人在听到那样的翻译后,纷纷冲鸠山楪奇竖起中指,并在韩国人做一个西八,又一个西八的骂回去的同时通过手势聚在了一起,完全是同仇敌忾的架势。

    田雨也在其中,不过她可不会做那么没礼貌的手势。

    防护罩内的鸠山楪奇嘿嘿的笑了笑,随后冷声问闻人静雪道:“静雪小姐,您可否给在下换一些逻辑正常点的翻译AI?”

    闻人静雪一脸无辜,她并不知道这些翻译工具是怎么回事。

    鸠山楪奇也挺无奈,准备好的黑暗降临氛围好像一下子被搅浑了。

    他努力保持微笑,在这下边一万人安静一些后,鸠山楪奇说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鸠山楪奇,日本人,纯血统日本人,我的祖父鸠山由纪曾是我们日本帝国的骄傲,也是人类社会中最顶尖的科学家,他的团队曾在高分子领域探寻并创造了人类第一枚可具备民用量产化的碳基芯片,而这枚芯片将我们的人类社会带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可以说,今天我们所有的成就都有我祖父的一份功劳!”

    同声翻译AI的翻译速度被设定为1秒的延迟,这是国际标准,也是最能保证翻译准确度的延迟范围。

    可即便如此,在古古怪怪的逻辑翻译下,大家听到的版本又是截然不同的。

    耳后都内嵌有同声翻译新品接收器的众人纷纷向鸠山楪奇投去或震惊、或同情、或茫然、或嘲笑的眼神。

    鸠山楪奇期待中的那种崇拜居然一个都没有。

    这是为何?

    那是因为韩国人听到的是鸠山楪奇说自己一家子都是做鸭出身,只是到了他这一代才转为科学研究。这个版本的翻译简直就是胡乱纂改,根本没有按照鸠山楪奇的真实意思进行翻译。

    法国人则听到了一首赞美诗,好像还有一些关于拿破仑的言论,所以法国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中国人听到的是鸠山楪奇说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被野狗咬掉了作为男人的资本,现在他所有的研究都是为了能够重振雄风,就像他的血统一样伟大。因此也难怪这一万人里已经抱成团的中国人都一副愁死人的表情并用同情的眼神看待鸠山楪奇了。

    新美联公民听到的内容非常奇怪。

    鸠山楪奇说新美联的内斗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并嘲笑这群猪居然真的会为了所谓民权和自由去五大湖送死,还说新美联政府军方面早就准备好了,只不过起义军还被蒙在鼓里。

    总之就是一些小人得志然后自曝丑行的内容。

    因而搞得新美联这边的被俘人员一脸的茫然,大概都不明白为啥这货突然出现要说这些。

    鸠山楪奇看着地下这群人的反应,随后他皱眉问助手道:“是不是翻译系统坏了?他们怎么这副表情?”

    助手却说:“没有啊,您的话都有完整的翻译过去的。”说完助手还把同声翻译系统的工况数据拿给鸠山楪奇看了。

    鸠山楪奇眉头紧锁,这时就听闻人静雪说道:“教授,您能不能简略点,这人都找来了,您赶紧开始实验啊?”

    听到闻人静雪的催促,鸠山楪奇却冷笑道:“实验的事情不着急,我要先搞清楚这些人的思想,这些数据对我接下来的研究很重要,所以……如果静雪小姐觉得乏味了,可以先与Mary  小姐去喝一杯,这边我自己可以搞定。”

    坐在总指挥中心的闻人静雪翻了个白眼,然后转动椅子面向Mary  李她说道:“去喝一杯?”

    Mary  李没有意见。

    她点了点头,然后两个高佻的美女一前一后走出了总指挥中心。

    ……

    鸠山楪奇的思想数据收集还在继续。

    不过他哪里知道自己说的话都被系统恶搞了。起初很害怕的田雨现在也已经不觉得害怕了,甚至感觉有些无聊。

    毕竟谁希望听一个头顶没毛,看着特别猥琐的男人讲述自己的悲剧史啊?

    先前安慰田雨的妇人更是恨不得把而后的翻译芯片给抠出来,可她又担心遗漏一些重要的内容。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说累了的鸠山楪奇发现这下边一万多人绝大多数都已经席地而坐,更有一些干脆就躺下睡了,当时就感觉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他怒声道:“八格牙咯!!你们这些劣等的猪猡!你们竟然敢这样无视我?你们知不知道等待你们的将是怎样的折磨?!”

    歇斯底里的科学狂人鸠山楪奇在防护罩里暴跳如雷。

    然而田雨听到的却是:“我真是震撼我妈了!你们这些乖宝宝,赶紧看看身后,我已经搞定通道,你们随时可以离开。”

    听前半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田雨差点笑出声。

    可听到后半句,田雨终于发觉有些不对劲了。

    这真的是这个暴跳如雷,面目狰狞的科学怪人说的话?

    所有中国人都抬头看向身后,而在大厅深处,手里拎着枪的李亚群正冲他们微笑。

    田雨愣住了。

    鸠山楪奇看到一群人突然一起回头也愣住了,他顺着这些人的目光看去,当看到那个拿着武器的男人正在冲大厅里的人招手的时候,他急忙回头看向助手。

    而助手已经拿起武器顶住了鸠山楪奇的脑袋。

    “你?!你要做什么!”惊怒异常的鸠山楪奇没想到渗透反叛的套路会这么快降临到自己身上,他完全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孩竟然是敌人的暗桩。

    “不干什么,就是想请教教授,拟态结晶该怎么销毁?”助手缓缓打开了手枪的保险装置,看起来下一刻只要鸠山楪奇不给答复她就要开枪了。

    鸠山楪奇反应过来了,他嘿嘿的笑了笑:“销毁拟态结晶?它们可不是那么容易销毁的?既然拥有足以弑神的力量,它们就是永恒的!所以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你该怎么销毁它们!”

    女孩明白了,她点点头:“那好吧,既然你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价值,就请你上路吧。”

    说完女孩就要开枪。

    鸠山楪奇立马说道:“不不不!我还有价值!你等我说完!”

    女孩迟疑了一下,手指缓缓从扳机上挪开。

    “说。”

    “你是中国人对吗?”鸠山楪奇笑的很诡异。女孩冷漠的看着他:“不,我是日本人,只不过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日本人,我不会为了自己的生存做出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

    鸠山楪奇笑了:“很高尚,这一点我非常佩服,其实我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我的家教很严格,但关于这个世界,我有自己的理解。”说着话的时候鸠山楪奇瞥了眼自己身旁的箱子。

    女孩早就知道这家伙不会那么容易死心,她冷笑一声:“这样的废话你已经说了一个小时了,我早就不想听了,所以……给你十秒钟,如果不能说出你对我们还有什么必要的价值,我不会再给你开口的机会。”

    说话的同时女孩微微俯下身便把那只箱子挪到了自己身后。

    鸠山楪奇想了想,然后突然眼睛一亮说道:“我精通很多日本的传统乐器,不少技艺都是失传已久的宝藏,只要你不杀我,我愿意把这些东西都教给你。”

    女孩眼睛连眨都没眨,她冷漠道:“七。”

    鸠山楪奇眼皮一跳,脸上仍旧笑容灿烂,他继续道:“对乐器不感兴趣没关系,我知道你们真正感兴趣的是拟态结晶,既然如此……我可以把这项技术毫无保留的贡献出来,如何?”

    女孩似乎被说动了,可当她注意到下边已经打起来的时候,她后退了一步,枪口压在了鸠山楪奇眉心:“三。”

    鸠山楪奇不笑了,他表情一收,平静的叹了一声:“原来……我终将以罪人的方式死去……那么……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帮助。”

    女孩面色平静,轻声道出最后一个数字:“一!”

    “砰!”

    鸠山楪奇的眉心爆开血洞,随后贴着防护罩缓缓坐下。

    女孩看着死不瞑目的鸠山楪奇冷漠道:“这一枪是替一百二十一万日本人还你的。”说完女孩又冲着鸠山楪奇的脸和身体连开三枪。

    “这三枪,是替我的弟弟妹妹和我的母亲还给你的。”女孩说完收起武器,拎起箱子离开了。

    第一中轴地下负211层,被集中在此的一万名俘虏正在被简单武装。

    外头大批的武装人员正在前来围剿,可在通道里拼消耗,这些人还是很快就被被俘人员消灭掉了。田雨没有开过枪,她甚至都不敢去碰那杀人的武器。

    所以从211层逃出来的时候,都是李亚群在保护她。

    现在第一中轴内部又乱了,不过这种乱却是李亚群他们这些被俘人员喜闻乐见的。

    四十五分钟前,闻人静雪和Mary  李在第一中轴的街区酒吧落座。

    这地方平时都只接待一些身份特殊的高层人员,而今天,它却成了闻人静雪和Mary  李这些人的消遣场所。

    和前段时间不同,今天这里似乎特别的冷清。

    闻人静雪发现平时常见的几张面孔都不在便问吧台里的小哥:“喂,怎么回事啊?人呢?”

    吧台里的小哥正低着头擦桌子,听到问话也只是闷声闷气的回应道:“不知道,一上午都没看见有人过来了。”

    闻人静雪眉头微蹙。

    Mary  李走过来在闻人静雪身边坐下问道:“怎么了?清净点不是很好吗,我正好也有点私事想和说你说说。”

    闻人静雪有些惊讶:“私事?咱们……看起来像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吗?”

    Mary  李笑了:“不是。”

    “那你找我聊私事?未免太唐突了吧?”闻人静雪说完敲了敲吧台道:“老样子。”

    其实才占领第一中轴不过一个多月而已,闻人静雪就俨然已经是这里的主人和常客的架势了。吧台里的小哥只是第一中轴内部最普通的后勤保障人员,他们负责这里工作人员的各种生活方面的需求和服务。

    街边露天酒吧只是其中的服务项之一。

    小哥点了点头,转身去取酒。

    也就在这不经意的一抬头时,Mary  李瞥见了他的脸,跟着整个人都惊的僵硬了。

    闻人静雪低着头在查看近期的各部门的数据,没有注意到Mary  李神色的异样,她问道:“要喝什么你随便点,反正都不用给钱。”

    Mary  李这才回过神来,随后整理心情说道:“一杯冰水,谢谢。”

    正在取酒的小哥动作略微停顿,随后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闻人静雪闻言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Mary  李:“冰水?你干嘛不干脆要杯牛奶好了!”

    不多时,科学怪人般的鸠山楪奇笑嘻嘻的出现在了那高台上。

    他轻声咳嗽了一下,用标准的日语说道:“各位好,大家最近过得如何呀?”

    李亚群却嘿了一声,幽幽道:“可那也得看最后是谁赢了。”

    “什么?”妇人抱着田雨皱眉道。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嘛。”李亚群嘿了一声:“还是早早做好觉悟会比较好。”

    李亚群听到这话也不生气,他抬起头看着这211层中心处的高台。原先那里放置的是一台复合架构的光子讯号生发器,大小得有一座撞钟那么大,可现在它已经被移走了,并加装了防护桩和能量壁垒。

    看到这李亚群心里已经明了了,事情肯定和他想的差不多。

    ‘不过这个高桥胤寺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这才刚有一点点动作就准备鱼死网破了?’李亚群心中暗自念叨,随后缓缓退后消失于人群之中。

    这个地方原本是测试光子讯号的,到处都是价值昂贵的折射采能壁垒,看上去黑漆漆的。一万人被聚集在此后,不安很快蔓延开来。

    “他们要做什么?不会是打算放毒气杀了我们吧?”做文职工作的田雨今年才二十二岁,她在第一中轴遭受入侵的时候刚好结束为期一年的助理工作,却没想到她原以为自己很快就可以回到熟悉的环境时却成了俘虏。

    入侵第一中轴的人身份已经搞清楚了。

    田雨傻了。

    妇人呸了一口,然后搂住田雨道:“别听他的,他那张嘴,可吐不出象牙来!”

    田雨吓得不轻,她眼中瞬间泛起点点泪光说道:“不会吧?这又不是二战时期?难道他们是法西斯吗?希特勒不是早就死了很多很多年了吗?他们还要种族灭绝?”

    一旁的妇人见田雨这丫头泫然欲泣立马瞪了李亚群一眼道:“你胡说什么!什么毒气,什么实验!做这种事是要被永远顶在耻辱柱上!你不要吓唬她!”

    鸠山楪奇嘿嘿的笑了笑:“当然当然。”

    两个多小时后,整整一万人被聚集到了第一中轴地下负211层的巨大空间里。

    可自从始终守护在她身侧的那个大男孩失踪以后,她就预感到自己也离死不远了。

    “放毒气还算好的,如果是痛快点的也就痛苦一小会,要是拿我们做生物质实验,那就完蛋了……会生不如此的。”冷笑着回应田雨的男人叫李亚群,原第一中轴特A级试验区的保障组组长。

    半个月前他率队试图解救被俘人员,却遭遇伏击,队伍死伤大半,他自己也被断了右臂关了起来。如今李亚群就像是被一条被扒了皮抽了筋的搁浅的龙,是半点脾气都没有了。

    以高桥胤寺为首的,自称福音传道者的狂热分子。这些家伙自从占领第一中轴后就大开杀戒,一直杀到外边想要夺回第一中轴的军队不得不主动退让的地步。

    田雨还算是幸运的,一直活到了现在。

    “问什么?”闻人静雪本不想和鸠山楪奇废话,但转念一想,或许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一个可以看透这个狂热分子为何到最后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会杀死的疯子到底信仰什么。

    “我想问的是,如果‘神’可以杀,那么弑神之后的我们究竟上升到何种境地了呢?我感到十分的困惑不安,我期待的可不是这样的结局。”鸠山楪奇的话听着很诡异。

    闻人静雪盯着他好一会后转身道:“好,我会代为转达的,您还是先做好您分内的事情吧。”

直播进化之超越星辰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网游之我有十倍攻速网游三国之无限融合我在末日捡属性绝地求生之升级狂人超级王者荣耀网游之亚山龙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