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清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条还不够么……沈暖玉又想了想,笑着说:“侯爷很好,对妾身好,对妾身的家人好。妾身以前不懂事,犯了错,侯爷也都不计前嫌。”

    高凛西想:以前怎么没发觉,她这么会说话,“真觉得我好?”

    眼见着高凛西是高兴了,沈暖玉就将胳膊从他怀里伸出来,放在嘴边打了个哈欠,说:“就是有一点不好?”

    高凛西听沈暖玉往下说。他没认为自己有多伟岸。他要真有哪点不好,她提出来,只要是合情合理的,改改也无不可。毕竟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就是妾身困了,侯爷还不许人家睡觉。”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原本预备听她说什么高谈大论,听了半天,听了一句困了。

    高凛西也就放开了她,说:“不早了,困了就睡吧。”

    沈暖玉点点头,和他分开一些,但也还是面对着他躺着,忍不住说:“侯爷也快睡吧,明天不还得早起写折本呢么。”

    高凛西听明白了这话里的揶揄,捏了捏她的手指,“我看你精神的很,要不想睡,我们做别的。”

    吓得沈暖玉赶紧闭上了眼睛。她不该嘴欠的,险些又惹祸上身。

    ……

    第二天清早,高凛西要早起上早朝。沈暖玉比他醒的还早。

    巧慧早早的就已经在衣柜里拿出高凛西的朝服,悉心的将袍子香薰好了。

    沈暖玉帮高凛西穿衣服的时候,将衣服拿在手里,衣服温温的,带着浅浅的香。

    是一件前后绣麒麟的红色常服。

    听馨香介绍说,这种刺绣工艺叫缂丝,一寸缂丝一寸金。他这一件衣服,贫穷人家,辛苦劳作一辈子也未必买得起。

    所以帮他穿衣服时,沈暖玉也就像对待艺术品一样,十分小心的拿指腹碰衣服面料,生怕指甲刮花了上面细密精致的刺绣。

    沈暖玉帮他把腰间革带系好,温声问他,“紧不紧?”

    站在他身后,抬眼看看他,面前这男人窄腰,宽肩,高个,劲瘦身材。穿上这一身衣服,看着确实挺养眼的。

    高凛西看着她笑了笑,说:“刚好。”

    -----

    与此同时,徐氏房里。

    徐氏也在和五爷高潭吃早饭。

    两人面对面坐着,高潭和徐氏聊家常,学说道:“昨儿晚上三哥特意和四哥提了,让给沈家小子单腾出一间房,四哥这两日忙不过来,说是要把学馆的事务交给我打理。”

    徐氏抬了下眼,没听进去下半句话,倒是盯上了上一句,“沈家小子?是沈二少爷么?我听说他搬回沈家住了,怎么又单独要一间房?”

    想了想,便明白了,“难不成是沈氏和侯爷提的?”

    什么时候沈氏也学会吹枕头风了。此前不是端着架子,有志气,不预备依靠男人的么。

    投一次湖,把骨气投没了,把脑袋投好使了,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想的徐氏就有些烦,像高潭讨主意道:“那我怎么办?”

    高潭不愿意想女人家那些暗地里的弯弯绕,不在意的道:“什么怎么办,人家夫妻间的事,你操什么心。”

    “我说的是管家的事!”徐氏郑重。

    高潭反应过来,喝了口汤,放下碗,才说:“家里里里外外不都是你管着么,沈氏管不好家,这在府里都是有目共睹的,你胡乱担心什么。”

    徐氏叹气道:“但愿吧。”低头看见了竹屉里的正冒着热气的牛肉馅蒸饺,便夹到高潭手边的泥金小碟子里,“尝尝好不好吃?”

    高潭往泥金小盘里看了一眼,随口说:“寻常的饺子,又不是没吃过,什么好吃不好吃的,又不是新样式。”

    想到昨晚上的事儿,徐氏听这话就觉得刺耳朵,放下筷子,笑道:“是呢,家里的都是寻常的,吃够了,吃腻了,哪里有外面的尝着新鲜呢!”

    高潭听了,禁不住抬眼看了看徐氏。

    见他笑了,沈暖玉就知道这话说对了,原来不仅女人喜欢别人夸自己长得直播,男人也喜欢,至少高寒冷喜欢听。

    “没有了?”高凛西回过神儿来,觉得和她聊聊天也挺有意思的。

    高凛西也不见恼。

    沈暖玉就当什么也没发生,抬眼看着他眼睛,接上刚才的话题:“侯爷不想听谢谢也行,侯爷想听什么,妾身说给侯爷听。”

    还和他咬文嚼字了起来。高凛西锁住她的眼眸,她笑起来的样子,温软柔俏,看着让人觉得舒心。

    比硬汉高二爷精致一些,比高四爷更有担当一些,比高五爷更有气势一些,比没有正形的高七爷更踏实稳重一些。

    总的来看,他是高家几个男人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个。二十八岁,年龄正当好,位高权重,气焰正盛。

    高凛西听了,又笑了笑。年轻那会儿,别人都说他长得英俊,这些年倒鲜少有人敢直接评论他的长相。他都有些忽略了,原来自己长得还行。

    高凛西也就笑了,将她往怀里带了带,“就打算这么口头上一句‘谢谢’,应付了是了?”

    沈暖玉心里想了想他话里隐含的意思。就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那些事情。

    “怎么不说话了?”高凛西见沈暖玉垂了头,伸过手来,轻挂了挂她的侧脸,果然烧了起来。

    “你说说看吧。”

    “侯爷长得很好。”这倒是真心话,高寒冷长得确实不错。

    本来只是想逗逗她,这会他倒有些把持不住。

    麻酥感涌上来,沈暖玉觉得自己头盖骨都要炸了,呼吸也跟着急了起来,下定决心,将他的手从里面拿了出来,搁在被子里。

    高凛西听了,就揽着她腰,说:“你提醒我了我,我挑礼了。”

    “那妾身现在补谢来不来得及?”

    “不说谢谢,侯爷想让妾身说什么呢?”沈暖玉装就是听不明白他的话里有话,笑着,按过他的手,不想他乱动,挨近他一些,再克制,也还是忍不住说几句不满的话。

    “侯爷知道的,妾身自来不会说话,怕哪句话说的不对了,把侯爷惹生气了。”

    高凛西的指腹在她领口里面寻着峰峦摩挲着,“你刚才的话就说的挺好。”声音变得沉了起来。

    这会倒没有那个心思,不过既然她想多了……高凛西便顺着她的领口,伸到了里面。

    沈暖玉心想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是她思想不纯洁想多了。

    对于换院子这事,沈暖玉表示自己很高兴,“今天从外祖父家一回来,就听郝妈妈说了,妾身高兴了小半日,还想着侯爷一回来,就和侯爷道谢的,只是一见到侯爷,心里很高兴,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明知道这话说的违心,但高凛西觉得挺顺耳朵的。

    “侯爷大人大量,别挑妾身的礼。”

直播玉暖京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重生之市长的娇宠重生香港之风流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