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重掌锦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林平晃一直躲在后阵,林平辉对军士们喊道:“林平晃呢?”

    过了片刻,林平晃就被几名锦帆军军士揪至阵前,一道被揪出来的还有近日被林平晃提拔的军官和几名九黎族人。

    哥索安排了不少九黎族人,但离开时却没有在乎他们几个,此时几人深陷锦帆军,想要冲杀出去,也无济于事,索性就束手就擒。

    林平辉拔出大刀,气势汹汹走向了林平晃,孔胜见状快步上来,拉住了他,轻声说道:“大少爷,二少爷毕竟是林家的人。”林平辉没有理会,挣脱了孔胜,走到已瘫坐在地的林平晃身前,极其冷漠的问道:“父帅是怎么死的?”

    林平晃见到大势已去,满脸泪水,哭泣着抱住了林平辉的脚,痛苦哀求道:“大哥,我错了,你饶过我这一次,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林平辉面无表情,再度问道:“我最后问一遍,父帅怎么死的?”

    林平晃再度听到父帅,他隐隐想起了在营帐口,林振霸尸体落地时,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停求饶道:“大哥,不是我,是那老头,就是哥索,哥索,我没动手,都是他们干的。”

    林平辉听到这话,在他看来,父帅之死已和林平晃脱不开关系,念及亲情,他有些犹豫。

    但林平晃身后几名九黎族人突然开口喊道:“胡说,明明是你动的手,哥索大人说过,你个废物,动手还磨蹭了半天。”

    林平辉整个人彻底愤怒了,孔胜在他身后,一脸失望,缓缓向一侧走了几步,站定在林平晃身后。

    林平晃此刻已无力辩解,口中不停哀求,林平辉缓缓举起了大刀。见到兄长举刀,林平晃赶紧爬起想逃,但还未站稳,孔胜一脚踹在了他腿上,林平晃再度倒在了林平辉身前。

    只见林平辉刀光一闪,一道鲜血就从林平晃咽喉中喷出,林平晃双手竭力捂住了伤口,但随着鲜血喷涌,整个人缓缓瘫倒在地,抽搐了片刻,就再无动静。

    孔胜命几名军士上来,收拾抬走走林平晃尸体。

    林平辉看了一圈被揪出来的众人,冰冷说道:“都杀了。”

    锦帆军上来,片刻就解决了一众人。

    孙林第一次看到这种类似行刑的场面,他有些不适,远远走开了,凌晖亦是如此。

    林平辉处理了这些人后,深深把大刀插入了地面,对着九江港方向跪了下来,一言不发,众军士也跟随主将齐整的单膝跪地。

    陈凡了转身离开了锦帆军,肖仲覃和董云也是走向了孙林和凌晖。

    许成晟对彭一偱说道:“五师叔,我们也该走了。”彭一偱转身,天剑山庄众人也是全数离开。

    林平辉缓缓站起,拔出了大刀,对一众锦帆军下令:“全军整队,兵发九江港,夺回我们的家。”

    军士们听到林平辉下令,群情激昂,两队锦帆军迅速整合在一块,孔胜巡视了一圈,林平辉上马,全军随即出发。

    看着远离的锦帆军,董云问向可陈凡了:“师父,我们接下来去何处?”

    陈凡了看了看清谷的众人,说道:“晥口。”

    两队锦帆军已经碰面,林平辉站在两军军阵中间,他一声大吼:“破阵摧坚!”两边的军阵中同事传出震耳的:“一举歼灭。”

    陈凡了见状,对身边的肖仲覃说道:“锦帆军已重回正轨了,我们也该离开去晥口了。”肖仲覃点了点头。

    “你没打过他?”在肖仲覃一旁的凌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项宪听到愤然战起,吼道:“你说什么?”凌晖也觉得自己似乎是说错话了,赶紧道歉,肖仲覃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闭嘴。

    陈凡了见到启道人不想多说,但看到这里一片狼藉,可想而知刚刚那一战双方必定是竭力全力斗了一场。

    孙林走过去捡起了交生留下的长剑,他仔细看了一遍,若有所思。董云也跟了过来,问道:“有什么怪异的吗?”孙林回道:“这是一柄单刃剑,只开了一侧的剑锋。”

    陈凡了考虑了片刻,下定决心说道:“追!”听了这话,肖仲覃和彭一偱两人快步朝启道人所指方向赶去,就在陈凡了准备跟上去之时,启道人突然站起,对项宪说道:“安顿好他们。”说完他比陈凡了快一步追了上去。孙林、董云、凌晖三人跟着陈凡了,一道追了上去。

    哥索和交生两人没再回去林平晃所率的锦帆军阵中,而是直接选择去向了晥口。随着启道人,陈凡了,肖仲覃和天剑山庄的介入,锦帆军这一方的计划已被完全打乱。他们只能和雨济一众汇合后再作打算。哥索此刻十分恼火,他没有想到东越会聚集如此多人,这样一来,和夏口军的合作可能也会就此瓦解。交生一直捏着重伤的手腕,他是使剑的剑手,手腕被废,武道几乎被废七成,他深刻的记住了启道人。

    肖仲覃和彭一偱追了一段,没有发现哥索的踪迹。启道人和陈凡了一众随后追上两人,众人商量一番,决定先回林平辉军阵,而启道人则是单独前行,和众人分开。陈凡了深知其脾气,也就没有挽留,大伙直接去向了林平辉处。

    启道人看着自己弟子被押了过去,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幕,当时自己冒进,被哥索制住,师父辜道人因为救他而被偷袭,重伤殒命,此刻轮回,他心头一酸,但心中已有决定。

    “放人,今日就暂且让你二人离开。”启道人言语中带着怒意。

    “你我消耗都颇甚,此刻已留不住我们,何必虚张声势。”哥索有人质在手,肆无忌惮。但话语刚出,他就觉察到有数人正在赶来。他眉头一皱,但话已出口,难以收回。

    董云也上来详细看了一遍,不自觉的说了一句:“像陌刀?”

    孙林点了点头,两人在风林渡口时见过徐霖用陌刀。另一侧肖仲覃有些心急,问向陈凡了:“追不追?”

    “那妖人去那边了?”肖仲覃急切问道。启道人没有抬头,挥指一指,肖仲覃和彭一偱即刻要追上去,陈凡了出手,拉住了两人,说道:“别急,先问清楚。”继而转头问向启道人:“详细说说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斗了一场,我没护好自己弟子。”启道人有些不耐烦。

    交生小心翼翼抓着三清观的弟子,向哥索方向走去。这名叫作交生的年轻人,正是当时林振霸被刺逃出军营的那名神作禁军服饰的刺客,他擅长刺杀,藏匿,就一直远远跟着哥索身旁行动。

    项宪也极为懊恼,这次三人不但没有帮上忙,反而两次被制,一名师弟还被击杀。此刻也只能先向启道人靠拢过去。

    听到这话,启道人迅速回身,一把抓住受伤弟子手腕,双指搭在脉门,还未详细诊断,这名弟子又再次口吐鲜血,整个人突然瘫软下来。启道人默默无语,项宪在一旁叫喊师弟,但此刻已毫无回应。

    陈凡了、肖仲覃一众人过了一阵就赶到了溪边,看到启道人和身亡的三清观弟子,肖仲覃开口问道:“启道人,怎么回事?是哥索干的?”

    启道人看了一圈匆匆赶来的众人,低头看向两名已身死的弟子,异常平静的回道:“嗯。”

    启道人听了哥索的话,周身竭力涌出强大气劲,上前一步。项宪看到启道人如此,赶紧小声言语:“师父,师弟还在他们手上。”启道人没有回答,而是缓缓上前。交生见状,手上长剑一紧,三清观弟子脖颈出就渗出了丝丝鲜血,弟子吃痛,强忍住没有叫喊,眼神坚定看向启道人。启道人没有停下,交生冷冷开口道:“再上前一步,就准备收尸吧。”启道人依旧没有停下,交生准备手上再度发力,启道人身影突然一阵模糊,哥索立马反应过来,不自主的喊出:“乱花渐入?”交生生怕启道人埋伏身后,赶紧一回头,启道人趁着交生回头瞬间,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了被挟持弟子的面前,一抬手,牢牢扣住了交生持剑的手腕,猛地发力,长剑掉落在地,手腕重伤。三清观弟子一愣,启道人一手把他拉回。

    交生吃痛,单手被废,但他极为坚韧,就在三清观弟子即将被启道人拉回之时,他一掌重重拍在了其后背。这名弟子虽然被启道人拉回,但背上中交生一掌,即刻口吐鲜血。启道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把他推向项宪。哥索在一侧已是一掌拍来,正对启道人面门。启道人放开交生手腕,立刻凝起气劲一掌迎上了哥索的掌势。两人重重对了一掌,再度互相后退了数步。双方站定后,哥索和扶着自己手腕的交生,随即转身就要离开。启道人正准备追赶,项宪喊到:“师父,师弟不行了。”

    哥索冷笑一声,见到启道人要动,开口说道:“这是我族中最为出色的弟子,想必你也见识了他的手段,不要乱动。”

    启道人极为愤恨,挤出一句:“卑鄙。”

    哥索并不在意对黑衫剑手说道:“交生,把三清观的弟子押过来。”

直播清谷遁甲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