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奇怪的少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浩哥哥便没有我,浩哥哥为了父亲敢与天下敌,我又有何不可!”武青婉吐露心声道。

    听闻武青婉的话语,画脉脉主一叹,为武青婉的执着而叹,同时也为南天师道的未来而担心。

    第二天,江都城闹市之上突然传来一阵打骂之声:“那偷包子的小贼,你给我站住!”

    只见一个妇人拿着一柄扫把,追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满大街跑,边跑边喊:那偷包子的泼皮快站住。

    那少年蓬头垢面,奔跑间速度极快,丝毫不似寻常乞丐那般面黄饥瘦,四肢无力,一溜烟便没了人影。

    那妇人追之不上,骂骂咧咧回到了铺子里,少年找了间破亩,三两口便将手中的包子吃了。

    自此之后江都城街市之上多了一个人人喊打的泼皮无赖,那少年每次神出鬼没,专偷吃食也没人了追上他。

    弄的整个集市上的老板个个恨的牙痒痒,这日包子铺铺门大开,老板娘端了一盆热腾腾的包子放在案台上,转身回到了房中。

    果然没多一会,那脏兮兮的少年出现在了包子铺门前,向怀中揣了两个包子便要离开。

    那少年刚转身,天上突然掉下一张巨网,少年当即被巨网罩住,困在了场中。

    四周各店铺老板个个操着木棒冲出,劈头盖脸的向那少年身上砸去。

    少年也不还手,蜷缩成一团,任众人敲打,众人也并未下死手,木棒只按那少年身上招呼。

    其中一名老板没注意,木棒砸向了那少年头部,木棒还未砸落,那少年身上突然闪现一道气劲,众人手中木棒居然被生生震断。

    那少年身上衣服破破烂烂,但仔细瞧去,其皮肤凝如羊脂,居然未有一丝伤痕。

    众人手中木棒被震断,纷纷讶异,那少年趁机撕开了巨网,飞也似的逃了开去。

    慢慢的众人适应了那少年的存在,那少年虽不谙世事,但品性却很善良,街坊们感其可怜,也不再打骂他。

    杨坚离开金陵城后,杨广可谓志得意满,这日其带着几名门客在大街之上闲逛,突然一少年乞丐冲出。

    撞了杨广一个踉跄,扬广大怒,其身后新招揽的门客为表现自己,拔刀上前便欲击向那少年。

    那少年上窜下跳,那门客做为三流武者居然砍不中,与之同行的门客看不过眼,闪身上前,一掌向那少年胸膛打去。

    那少年躲闪不及,结结实实挨了一掌,身子跌倒在地,随后丝毫无事的站了起来,仍然生龙活虎,眼珠滴溜溜转动神采奕奕。

    杨广本来兴致颇高,被那少年一撞也甚是扫兴,门客出手其也并未阻拦。

    只是两名门客居然没有拿下那少年乞丐,杨广不由面上无光,向那少年看去,刚好四目相对。

    看到那一双充满灵性的双眼,杨广心中一怔,不由自主的浮现了当日那乾元山庄高台上的宇文浩。

    这少年虽然年轻,但那目光中的神采却与之一般无二,杨广心中激动,忙上前伸手去扶那少年乞丐。

    杨广近距离一看,那少年皮肤光亮,丝毫不像穷苦人家的孩子,更不像是乞丐。

    那少年被众人包围异常害怕,杨广见此低声问道:“小公子是哪里人士?怎么这么一番打扮啊?”

    听到杨广的问话,那少年凝神想了想,随后头痛欲裂,声音中带着嘶哑开口道:“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杨广见到那少年痛苦万分的样子,也未再追问,忙拉住那少年的手掌道:“小公子与我投缘,日后便随我到府上可好?”

    那少年听到杨广的话,点了点头,杨广也不再逛街,兴高采烈的拉着那少年向晋王府走去。

    晋王府中,杨广安排了专人负责那少年的起居,并赐其名为杨破军。

    杨广更是每见与破军一起几乎形影不离,晋王府中一众门客对此羨慕万分。

    破军聪慧异常,隆冬时节仍身着单衣,杨广着太医亲自为其看过身体,太医只言破军身体远强于普通人。

    杨广曾找人看过,那少年只是一个普通人,丹田之中毫元真气波动。

    即使如此,杨广仍凭自己那眼神中的熟悉之感,一直看看重那少年。

    转眼间冬去春来,两个多月的相处,破军感受到了杨广的善意,慢慢愿意与其亲近,其虽不擅言辞,但学习东西却奇快无比。

    祭天之日临近,杨广奉命前往长安,武青婉与之一同前往,杨破军同行,武青婉为了避讳一直没出出车,与杨破军擦肩而过。

    二月二日还未到,长安城中到处彩带飘飘,天下仕族俱至,长安城人满为患,好不热闹。

    杨坚回到长安之后,也是深居简出,平日政务都是多由杨勇处理。

    这日杨坚亲自修书一封派人传给了北天师道祖地,同时下旨张贴全国,招贤纳士,犹以儒门学士,当为首选。

    儒门祖庭第一时间得到了杨坚纳贤的消息,儒门经过一番商议再次出世,司徒剑率队向长安城而去。

    北天师道祖地,张万坤符阵被破之后便与张腾瀚一起回到了此地。

    杨坚书信传来,那祖地深处走出了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张万坤忙上前拜见道:“师傅!”

    那老者看着行将就木,但张万坤与张腾瀚明白,眼前这位将近百岁的老人如今才是北天师道的擎天支柱。

    “浩哥哥至今不知音信,定还活在世间,只是不知身在何方!”此时的武青婉仿佛一个邻家小妹,哪里还有一丝巾帼之气。

    “浩公子我虽不懂,但其所为确实可歌可泣,可以浩公子之能尚不能扭转乾坤,家主你还是莫再伤神,早些休息吧!”画脉脉主劝道。

    “我曾与他对峙,那人仅凭气势便让我没有还手之力,最后若没有道子,此番只怕已经见不到我了。”李锦山肯定道。

    “如此说来此人居然走上了人皇之路,此事非同小可!”李先见开口道。

    “那人已初具真龙之相,气吞山河,而且据其所言,其对我等隐族并非一无所知。”李锦山开口道。

    江都城中南天师道在杨广的帮助下安定下来,武青婉被封太常,只有一年一次的祭祀之时方才有事,平日只呆在府中。

    “青婉,你看那天空中的月牙尚有圆有缺,人生哪能没有悲欢离合,你我他日团圆之时便找个小湖,扎个篱笆院,闲时垂钓,朝暮相对。”每到夜晚,武青婉便痴痴的望着空中的月亮,回忆和宇文浩离别时的话语,想起当初的一朝一夕。

    别院之中只有画脉脉主陪着武青婉,偶尔陪其谈心:“家主又在想浩分子了么?”

    以李氏宗族的底蕴,此时众人也惊喜异常大长老开口道:“此子悟性居然如此之强,此番道基破而后立,当今天下谁人能阻。”

    异象持续一刻钟时间,半空中的道虚悠然醒转,眼中闪过迷茫之色,随即看向左右道:“此乃何地?”

    “孩子,这里是你的家啊!”大长老上前亲切的回道。

    大长老见场中气氛越来越凝重,摆了摆手道:“此事不需多虑,且不说人皇之路困难重重,那另外八家也不会容其崛起,我等只不去招惹那人便可,如今我族道子回归,中兴之日不远矣。”

    听闻大长老之言,场中众人慢慢舒展眉头,李先见告辞离去,其余众人也纷纷散去。

    听到李见先的问话,李锦山面露愧色,开口道:“此番我并未与人动手,我所受之伤乃是那人间帝王抬手所为,道子也是被其所伤。”

    听到李锦山的回答,场中一片安静,大长老表情严肃开口道:“你确定是被那人抬手所伤,而非是其身边之人所为?”

    大长老叹了口气,收回了双手,正在二人伤感中,道虚身体突然被经文包裹,便是大长老与李见先也被震退了开去。

    道虚身体五心朝天,被经文包裹整个人悬在半空中,整个房中隐隐有经文之音传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大长老,道虚如今刚刚醒来,还是让其静养,后面有的是时间。”李见先见此开口道。

    “对!对!速速安排道子前往养心殿休息。”大长老面上的邹纹都少了许多,忙开口说道。

    待道虚离去,李锦山这才托着众伤之躯上前,李见先开口道:“锦山你下山接回道子,与何人动手,为何受此重伤?”

    看着眼前慈善的老人,道虚面带疑惑道:“你是梦中的爷爷?”

    平日威严的大长老,此时面对道虚仿佛邻家老人,忙开口回道:“我正是你的大爷爷,孩子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李氏宗族之中,族长李见先与大长老一起合力为道虚疗伤,另外三名长老则为李锦山推宫过血起来。

    李锦山得三位宿老相助,没多久便面色潮红,吐了口鲜血悠悠醒转,一旁道虚丹田之中道基刚刚重塑便即破裂开来。

    如此反复三次,以二人宗师之境的修为居然束手无策,李见先无奈开口道:“若有太清丹经中的补天丹,或许能再塑道基,如今看来此子道基已废。”

直播北周遗孤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