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好坏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多时几人便寻到一处酒铺,张木流本来想让余钱独自一桌的,可那年轻道士非赖着不过去。张木流只好跟江潢说:“他喝酒之后,你得防着点儿。”

    江潢十分疑惑,心说这小道士莫非喝了酒,连张木流都收拾不了?

    白衣青年叹了一口气,这事儿说出来就太伤面子了。

    总不能说待会儿要把酒碗看好,别掉鼻涕进去,得把桌子扶好,别给余钱几头撞倒吧?

    果不其然,一杯下肚后,余钱便以头撞桌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嘴里不停喊着凉珠啊!

    独臂青年张大嘴巴,这次真是见识了。

    张木流黑着脸给这家伙搬去旁边一桌,饶是以张木流的脸皮,在这正中午的满座酒铺,也有些臊的慌。

    江潢叹了一口气,心说一个道士,你喜欢哪门子的姑娘?

    两个剑客默默喝酒,谁也没说话,只是喝一会儿互相碰一下酒罐子。

    这会儿白麒麟忽然传音,只说了一句:“小丫头跟龙大给人欺负了。”

    张木流猛然面色阴沉起来,问道:“他们受伤了没有?他龙大一个合道境界,护不住妖苓?”

    白麒麟叹气道:“龙大不是不能打,而是不能打。有些事我现在没法儿跟你说,那是他的秘密。可他的确尽力护着小丫头,给人把龙鳞都拔去了。”

    白衣青年猛然起身,问道:“你呢?”

    白麒麟怕的就是这家伙这副模样,讲理时是翩翩君子,不讲理的时候完全就拿他没办法。

    “我赶到时那伙人已经走了,而且,我今天出手已经引动天劫,再出手的话就只能在这瘦篙洲渡劫了。”

    江潢被那一身冷意吓了一跳,早晨在白羊宫出剑都没见这家伙这副模样。

    张木流沉声道:“我先去渡口,你等他酒醒了一起过来吧。”

    江潢小声问道:“咋回事?”

    一袭白衣消失不见,只留一道声音:“我妹妹给人打了。”

    有一道剑光拔地而起,直往那渡口去。

    独臂青年赶忙走过去余钱那边儿,使劲儿扇了年轻道士一巴掌。余钱吃痛,酒劲儿过去一点儿,转头一看,不见张木流人影,便喃喃道:“张大哥呢?”

    江潢只得把张木流说的话重复一遍,“他说他妹妹给人打了。”

    余钱一个激灵,挥动灵气驱散一身酒意,站起来看着江潢,无奈道:“哪怕打了张大哥,他都能忍,可把那个小丫头打了,我估计张大哥要杀人。你御剑速度快,咱得去追他,他娘的敢打妖苓,道爷剥了他的皮。”

    那个兵家修士刚刚返回兵圣庙,猛然转头看向西北方向,然后双手捂脸,支吾道:“胜神洲人都他娘的吃了炮仗的?动不动就炸?”

    还他娘的一个个都是剑修!

    …………

    龙大的龟甲就是为了护住鱼背的几片龙鳞,被人拔了龙鳞,肯定也将龟甲掀开了。

    妖苓此刻眼泪汪汪的趴在变作一条手臂长短的龙鱼旁边,一边儿脸肿着,嘴里不停说着对不起。

    张澜父女见着两人凄惨模样便要追出去讨个说法儿,可被白麒麟拦下,说等张木流回来再说。

    龙大的龟甲已经被掀开,肯定没法儿装回去了。这会儿白麒麟吐出龙诞,给龙大略微稳住伤势。而那条没了龟壳儿的龙鱼,龙嘴一张一张的,还在劝小丫头不要哭了。

    许诺不晓得在哪儿找到个锈迹斑斑的短剑,不顾白麒麟阻拦,拎着就要往出走。

    一袭白衣凭空出现,按住许诺肩膀,转头看见妖苓与龙大的凄惨模样,一身煞气压制不住的往出溢。

    龙大苦笑道:“少爷,龙大没本事,小丫头给人欺负了。”

    张木流从袖口掏出一粒药丸,塞进龙嘴,轻声道:“别怪小白,她现在没法儿出手。”

    小丫头哇一声扑向张木流,哭着说:“是我不好,把龙大害的这样了。”

    青年收敛一身煞气,摸了摸妖苓肿起来的脸蛋儿,轻声道:“你也别怪你的白姐姐,小妖苓脸疼不疼?”

    小丫头摇了摇头,使劲皱着眉头,似乎想把眼泪吸进去。

    张木流运转水道真意,轻轻揉了揉妖苓的脸蛋儿,然后对着龙大问道:“哪怕你打不过,也不至于如此,怎么会弄成这样。”

    后边儿的白麒麟听了张木流说的一句别怪小白后,心中愧疚无比。这会儿歉意道:“是一伙儿俱芦洲修士,手里有仿制的困龙图,但凡水属妖类,都会被其压制。他们境界不高,领头儿的才是几个合道期,像是带着二世祖远游。”

    张木流嗯了一声,放下妖苓转身就要走。

    白麒麟低声说了一句:“张木流,对不起。”

    白衣青年笑了笑,“别说这个,你要是赶上了他们受欺负,我定会怪你。可你又没赶上,我怪你有什么用。”

    说罢便一闪而逝。

    江潢跟余钱这会儿才到,一看见小丫头跟龙大的模样便皱眉不停。

    张澜把白麒麟方才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年轻道士阴沉着脸跟着张木流去。

    给俱芦洲人丢脸!

    旁人不知道这会儿张木流有多可怕,可白麒麟知道的。

    张木流无论遇到什么事儿,都要先分清楚个善恶,弄清楚缘由。

    可张木流他不是圣人,即便是圣人,也有脾气的。

    所以白麒麟知道,那个一身白衣的年轻人不问缘由时,才是最可怕的时候。

    白衣御剑到百里外的海上,一艘比张木流的渡船要大一倍的渡船悬停海上。有个一身锦衣的少年在拨弄一片儿五彩龙鳞。

    那少年见有人御剑来此,转头问道:“陈爷爷,这人像是找麻烦的呀。”

    老人笑道:“少主别担心,只是个分神境界而已,敢来就得死。”

    这老人猛然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那个白衣剑客十几里外就劈砍出数道剑气,直向渡船。

    老者赶紧将那少年护在身后,将一大把泉儿化作水雾洒在甲板上来加持大阵。

    几道剑气转瞬便到,直把渡船劈砍出去数十里地。大阵虽是没破,可受损严重。

    那位陈姓老者瞬身到张木流十丈之外,眯眼问道:“年轻人来找死的?”

    张木流祭出火盆,白衣变作黑衣,剑意炸裂,煞气冲霄。火盆加持之下,境界暂时冲至合道。

    只见那白衣变黑衣的年轻剑客,手中银白长剑瞬间换做一柄黑红长剑。

    陈姓老者皱起眉头,眼前青年虽然只是借着秘法暂时拔高境界,可合道境界的剑修,他全然没有招架之力的。

    “这位剑仙,咱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是俱芦洲方氏,不知哪儿得罪剑仙了?”

    张木流冷笑道:“好一个俱芦洲方氏,打我妹妹,拔我供奉龙鳞,理由够不够?”

    既然服软没用,他陈老汉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船上会有两个合道修士。

    老者也变作一脸冷意,质问道:“俱芦洲方氏你没听过吗?年轻人,莫要自误。”

    张木流只是冷淡开口:“胜神洲张木流,给你长记性。”

    陈老汉皱眉不停,与渡船上另外两个合道修士不约而同说了一句:

    “张砍砍?”

    张木流一言不发,举剑又是一道剑气。以不惑斩出合道一剑,非同小可。

    船内剩余两个合道境界瞬身到前,帮着一起抵御那道剑气,可他们又不是剑修,更不是什么天才人物,如何挡?

    三人倒飞十几里,又是将渡船往后撞去,海面被拍起一道巨浪。

    陈姓老者猛吐出一口血水,来不及擦拭,再次瞬身到张木流近前,哀求道:“剑仙手下留情,那龙鱼伤势我们来治,小姑娘被打了一巴掌,我们赔偿,赔钱赔什么都行。”

    可黑衣剑客半句话不说,身形瞬间消失不见,一剑捅开渡船大阵,此刻已经单手掐着那个方氏少主的脖子。

    “哪只手拔的龙鳞,哪只手打得人?”

    少年人面色惊恐,浑身颤抖不停,看着那三个已经围在旁边的合道修士,强撑着说道:“三位爷爷救我。”

    张木流冷笑道:“你们这种二世祖,即便死在了外面,家里也定留着一缕神魂,用以保命吧?”

    陈姓合道面露惊恐之色,因为他感觉的到,这个年轻剑客是真的有杀意。

    那位兵家修士忽然出现,踩着浪尖儿遥遥看着黑衣青年,眉头深皱。

    这家伙哪儿来的这么重的煞气?在边城杀魔千年,杀的出这一身煞气吗?

    张木流一巴掌将少年拍晕,单手拎着这少年人的领子,转头看向魁梧汉子,冷声问道:“你要管?”

    魁梧汉子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要杀人去海上杀,别在我的地盘儿。”

    原本这坐镇瘦篙洲的大修士出现,是给了陈姓合道不少希望,可这一句话,就已经让他心中拔凉的。

    余钱与江潢终于赶至,两人都被这惊天煞气震慑。

    年轻道士问道:“这得杀了多少人?”

    江潢眼睛死死看着张木流,苦笑道:“我在东边儿海上杀魔数百,赶不上这煞气千万之其一。”

    独臂青年再问道:“你想劝他留手?”

    余钱冷哼一声,说劝个屁。说完走到张木流近前,瞅了一眼被拎着脖领子的少年,冷声道:“这家伙叫方葱,其实是个女的,俱芦洲出了名的二世祖。”

    张木流眉头一皱,抬手以剑意在手中少年人的面前划过,少年人忽然变成一个长发少女。

    余钱又道:“弄死她就弄死她,他娘的敢打妖苓,女的也好不到哪儿去,张大哥你让我打死她。不过就是爹娘都死在了冰原,不就是没人管吗?没人管就是她变成这副刁蛮模样的理由了?张大哥别在意,你把她给我,我两道雷决劈死她。”

    后方的江潢直捂脸,心说这家伙胆子真他娘的肥。张木流这副模样,你都敢上去劝人?这会儿说砍你就砍了。

    张木流冷眼看向余钱,后者满头汗水,却一步也没有退。

    “张大哥,他们没杀人。”余钱硬着头皮说道。

    黑衣青年冷冷一笑,转头一剑劈出三道剑气,断了那三个合道境界的臂膀,沉声道:“我也没杀人。”

    其实两个年轻人心中各有各的道理。

    余钱是觉得错不至此,可张木流觉得,若是他们下了杀手,就不会只断臂了。

    现在的张木流,只谈亲疏,不谈善恶。更何况妖苓怎么可能做出什么过分之举?

    余钱苦笑道:“妖苓受了欺负,龙大也受了重伤,我肯定没有张大哥那么愤怒,可我也不是有多好的脾气。”

    张木流打断余钱言语,将手中少女抛过去给他,淡淡道:“她给你管着,她得跟妖苓跟龙大道歉。”

    说罢转头看向那三个断臂老人,冷声道:“想要人?你可以回去叫人,境界高一些的,最起码炼虚境界才行。”

    陈姓老者忙问:“你要带我们少主去哪儿?砍了三条臂膀还不够?”

    可张木流并不搭话,而是转头看向那魁梧汉子,传音道:“前辈,我这算是仁至义尽了吧?答应我的事儿,可得上点儿心。”

    魁梧汉子无奈答道:“意思是我还得谢谢你?”

    好家伙!你这臭小子惹事儿,打了一半儿给小道士一番话说的下不去手了,这会儿反过来像是给我很大面子似的。

    可那小子已经御剑离开,想骂几句都骂不着了。

    这位坐镇瘦篙洲的大修士叹了口气,干脆挥手变了一朵云垫在屁股下面,悬浮着到三个合道老者不远处。

    “我说你们眼睛瞎的?这家伙刚刚挑了一座宗门你们不晓得?张砍砍是白叫的么?”

    陈姓老者苦笑道:“我们少主刁蛮任性惯了,这次就当长个记性吧。只希望那个年轻剑仙别害我家少主。”

    魁梧汉子挥手将那三人断臂处的残余剑意驱散,断臂还是能接回去的。

    他笑着说:“你们自己看着办呗,我给你算一算啊。你们要是喊人,若是与他同境界,起码得是那种一洲拔尖儿的天才修士,若是合道境界普通剑修,也可以略微压他一头,当然天才修士更不用说了,稳赢。但是我合计了一番,你们还是找个炼虚修士最稳当,实在不行,找个渡劫也行。”

    说罢也转身离开,留下三个合道境界的老者苦笑不停。

    方氏是有钱,可境界高的修士,那是钱能请来的吗?

    况且现在想来,方葱变成现在这个性子,其实是大家的错。

    为什么余钱会认得她?还不是因为这个小魔女的名声太大。

    …………

    张木流返回渡口,在极远处便换回了一身白衣。余钱跟江潢在后边儿跟着,年轻道士手中还拎着个昏死过去的少女。

    其实余钱的劝说言语,张木流的确听进去了,可还是有些怒气难消,斩了三条臂膀也是就只当泄愤。

    这个十四五的少女即便带回去,小丫头和龙大也不会将其如何的。

    江潢传音问道:“老余,你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儿?把那小妮子带回去干嘛?打一顿放了还好,这下直接抓走了,不是明摆着要与俱芦洲方氏为敌了吗?”

    年轻道士冷哼一声,淡淡道:“他方氏算个屁!到时候我回去家乡,让我师傅拆了方氏都是小事儿,败坏俱芦洲名声的家伙!”

    独臂青年眼神讶异,心说看不出来呀!余老弟也是个二世祖?

    其实余钱这会儿心想着,师傅上门去骂街,总不至于被人砍死吧?

    张木流瞬身返回渡船,小丫头脸上已经消了红肿。毕竟现在是个凡人,哭了那么大半天早就累了,这会儿趴在白麒麟背上睡的极香。

    龙大恢复了人身,但肉体孱弱,面色灿白。见张木流回来,凑过去嬉皮笑脸道:“少爷,可千万别因为我没护住妖苓,便将我供奉头衔儿去掉,我龙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张木流翻了个白眼,问道:“龙鳞拿回来了,能接回去吗?”

    龙大讪笑道:“接的回去,只不过要耗费一些时日罢了。”

    这位没了龟甲,反而成了真正龙鱼的家伙,此刻传音张木流,说道:“日后在山中,我就只能做那种藏在深处的存在了。我的龟甲,其实是一种遮掩天机的法宝。那个熊孩子本来想剥我龟甲,看见了龙鳞就转去拔龙鳞了。若不是因为一副困龙图,我也不至于这样,可能这便是天命吧!”

    余钱赶至,将手中方葱狠狠摔在地上。刁蛮少女猛然惊醒,看着四周的陌生人,神色猛变。

    她指着张木流说道:“匹夫!快放我回去,不然我叫我爷爷杀了你全家!”

    张木流冷笑道:“放你走?你拔了我山头供奉的龙鳞,还想跑?作为补偿,你得给他做媳妇儿。”

    一旁的龙大极其配合,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

    这下儿方葱是真怕了,想运转灵力逃跑,却发现自己现在如同凡人一般。便只能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想要逃出渡船。

    几个大男人这会儿不好扇其几巴掌,张寒漱可半点儿不手软。

    只见那即便不再清凉,也还是有些冷魅的年轻女子一步上前,抓住方葱的头发就给甩回原地。

    张寒漱笑盈盈道:“我当是什么神仙呢,原来是个假小子,你倒是再跑啊?”

    说着又要上手,可当爹的张澜看不下去了,自家闺女这副泼妇德行可不行。

    张澜上前拉住张寒漱,无奈道:“要打也是妖苓打,你这算这么回事儿?”

    趴在鹿背上的小丫头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嘟囔道:“谁叫我?”

    小丫头都已经忘了给人打的事儿了,直到看见方葱才微微皱起眉头。

    妖苓的眼睛很奇特,就像她说的,百里只内,她想看见什么就看得见什么。包括覆上一张假脸的方葱,也包括人心。

    不过白姐姐她看不清,饭主儿她也看不清。

    妖苓猛然咧出个笑脸,对着方葱说:“你把龙鳞还给龙大,跟他道个歉吧!”

    船上几人互相看了看,皆是会心一笑。

    张木流走过去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笑着说:“你不生气吗?”

    小丫头跳到张木流身上,搂着张木流脖子笑嘻嘻的说:“龙大给她害的那么惨了,我肯定生气的。可……我也是没爹没娘的孩子。”

    方葱哇一声就哭了,取出来个小荷包,从里面掏出来一片五彩龙鳞,哽咽着递给龙大,然后坐在地上抽泣不停。

    揉了好半天眼睛,这位刁蛮任性惯了的二世祖哭喊道:“我知道错了,你们别让我当龙鱼的媳妇儿好不好?我出钱给他治伤,给他买一个很漂亮的媳妇儿行不行?”

    少女是真的怕了,一剑将陈爷爷砍飞,连俱芦洲方氏都不怕的人,她哪儿能不怕嘛!更何况,张砍砍的名声,她听了一路。早知道是他,自个儿打死也不会欺负那个小丫头。

    其实双方只是在渡口外边儿打了个对脸儿,可方葱见妖苓笑的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就很不喜欢妖苓的笑脸,好像看见一个比自己小的丫头,居然比自己开心,方葱就很不爽。

    张木流板着脸看向方葱,故意冷声道:“跟你一起的三个合道修士,被我砍掉了胳膊。你就别想着让他们救你了。至于当不当龙大的媳妇儿,得看你表现。”

    方葱又声嘶力竭哭了起来,越哭越委屈,哭着哭着就哽咽道:“我长这么大了,还没有给人这么欺负过。我都道歉了,你们还要怎样嘛!你们就会和那些人一样,欺负没爹没娘的孩子。”

    妖苓扑闪着眼睛,看着自家饭主儿,撇着嘴嘟囔道:

    “好坏呀!”

    张木流笑道:“若是不嫌弃,可以跟我去胜神洲转一转,到时究竟如何,全凭你自己。”

    余钱在后方腹诽不停,这才是我认识的张大哥嘛!这叫啥?这叫欲擒故纵。

    江潢哈哈一笑,说好。然后转头看向张木流,笑问道:“牛师兄与你怎么认识的?”

    张木流面色古怪,“牛岛主啊?就是到了巷儿潭,与他喝了一顿茶,然后做了个小生意。替边城与脊背山谈生意不算。”

    江潢沉默半天,询问道:“余钱说你回乡就会自立山头儿,我这废人,你看得上吗?”

    缺人归缺人,可江潢,如今不适合安稳,他得去行走世间,炼心。

    年轻道士都想替张木流答应了,这人不管怎么说,总是名声响当当,带回去当个客卿也是好的啊。

    独臂青年沉默了,他确实只是想换个地方待一待而已。

    可江潢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不了,对着一众白羊宫弟子抱了抱拳便跟着张木流下山。

    那位魁梧汉子直接将白羊宫主打了个半死,将剩下的七个殿主跟左右护法与异魔一并捉走,临行前给张木流传音说了一番话。

    而张木流一行,来时四人,去时三人。

    白衣青年转头看了看,却是摇了摇头。

    “我是准备自立山头儿,且极其缺人。只不过现在的你,真的能在一处地方待着,待着能心安吗?”

    余钱跟在二人背后,想让江潢开心些,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年轻道士思量许久,凑去两人中间,笑嘻嘻说道:“咱喝酒去?”

    杀魔,也不是为了白羊宫杀的。

    守门的中年人冲着江潢大喊,说咱们可以重振旗鼓,给世人一个清清白白的白羊宫。

    禁制撤去,看热闹的人全然没搞明白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看到两个剑客与一个年轻道士一起下山。

    只不过,瘦篙洲的马蜂窝已经捅开,曾经参与了屠杀别洲修士的山头儿,注定要人人自危,等那个脾气不好的魁梧汉子上门。

    坐镇瘦篙洲的那人,可不似什么三教修士,他不会与人讲道理,他只需要自己有道理。

    程玉追到破碎山门,大喊了一句:“师兄!我们该如何自处?”

    独臂青年看了看左手边的坟包,背对着这座白羊宫说道:“有些道理讲不清楚,咱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答案,可最后又能得到什么答案?你们要记住,你们的白羊宫,一定不要再让人与我们似的。别忘了替我给他们烧香。”

    很多事儿其实很难给出答案,张木流让那兵家修士问他们,他们又能说出个什么?在外外辛苦杀贼,到头儿了发现自家是贼窝,一直所坚持的事儿,完全是个笑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江潢,可那个独臂青年也只是苦笑一声,转身就走。

    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想说的。

直播山海洗剑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剑临诸天叶尘池瑶体育全场免费直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