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村庄(3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天没有吃东西,谁能熬得住?

    可惜牛肉干有限,一人分两块,也就那么点,根本不抵饿,可有总胜过无。

    孔和仁拿着牛肉干,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没有吃,还递到身旁的孔嫄面前,“嫄姐,你吃吧。”

    孔嫄疑惑的看了一眼,开口拒绝,“父亲吃吧,晚上还不知道有没有吃的,接下来还要赶路,肚子里没有食,坚持不住的。”

    孔和仁听了这话,鼻子就是一酸,“嫄姐,是父亲对不起了...”

    这是又要哭了?

    孔嫄忙拦住,“父亲,董差头往这边来了,若是被他知道我们有吃的,你懂的。”

    孔和仁一听,二话不说直接将牛肉干塞进嘴里,牛肉干有些硬,将他的两个脸蛋都撑的变形了,看着格外滑稽可笑。

    董关这个时候过来,加上先前他表露出来的恶意,不得不让人防备,就在董关到了跟前,众人也将东西咽了下去。

    董关目光凌厉的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落在李氏的身上,“你身上的包裹里装着什么?”

    “是几件换洗衣服。”李氏直接回道,同时将包裹拿了下来,孔嫄就伸手帮着打开,还上下每件都拿起来给董关看,确实除了就几件衣服,什么也没有后,董关重重的看了孔嫄一眼,转身离开。

    他是过来寻吃的人。

    一行人中,孔墨两家和前面的那些犯人比,实在是一点也没有灰头土脸的样子,更没有悲哀之色,董关想到那些解毒丸,不得不怀疑他们有没有偷藏吃食。

    众人再次上路,刘独眼才凑到孔老太爷身旁,“老太爷,董差头这是把咱们恨上了,我知道你是光明磊落的人,可有这样一个人盯着,一路上咱们的日子不会好过,不如寻机会处理掉他。”

    孔老太爷淡淡看他一眼,刘独眼就莫名觉得心虚,干笑两声,“我就是说说,呵呵....”

    等退到后面时,刘独眼摇头,孔恽一直看着他,凑上去小声问,“刘叔为何叹气?”

    “老太爷太心慈手软,这样是会吃亏的。”

    孔恽眸子转了转,低头凑在他耳边说嘀咕了两句,刘独眼眼睛一亮,用力的点头。

    离着那群犯人隔着十步远坐下,李氏背对着他们,从布包里掏出牛肉干,偷偷的塞到冶哥手里一块,“吃吧。”

    又让凑近的人都左右传一下,现在有吃的也是件麻烦事,这点牛肉干也就够他们分的。

    刘散却误会了,“老爷子,我刘散瞧不起你们的意思,就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好的人还会被流放。”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对孔老太爷一行人抱抱拳,“那刘某就行走了,后会有期。”

    刘散走了,董关才过来,从孔老太爷那里知道情况之后,也没再多说,“在这里耽误两天,我们也赶路吧,今天行程快的话,能走出这里。”

    董关望了一眼天,休息半个时辰,还能再赶两个时辰的路,这才喊了一声原地休息,一停下来众人有气无力的坐下来,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孔嫄也累,不过好在他们还有一些牛肉干被李氏一直带在身上,羊皮袄除了孔和仁和孔光竹两个因为逃命的时候弄丢了,其他人的还在。

    他们是一路往北走,纵然进了五月,天气不但没有暖,反而白天都会感觉到冷。

    孔老太爷道,“若不是有你,犬子也不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到是我要和你道谢才是。”

    见孔老太爷对自己作揖,刘散越发的拘谨,“老爷子,刘某是个粗人,我知道你们读书人喜欢这样文邹邹的,可我浑身都不舒服,你看如果方便,直接叫我名子就行,我叫刘散。”

    “好。”孔老太爷笑着应下,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真的不喜欢那些粗理,便也没有和他多客套,“你这是要去哪里?怎么沦落到这?”

    众人没有再耽误,近十个差役,最后只活下两个,又出了这样的事,男子也没有再戴枷锁,就这样一行人上了路,刘散走的很快,他们一路走出村子,走出大山,也没有看到刘散的身影。

    在村子里只顾着逃命,骡子车也没有了,带着吃食也没有了,一路上只能饿着肚子往前走,有年迈的坚持不住,很多都掉了队,特别是有几个妇人,也走不动了。

    刘散微愣,听了孔老太爷的话,这时才重新打量他们这群人,最后又看向不远处的穿着差役服的董关和蒋丞两人。

    “天已经放亮,你也早早上路吧,这样安全。”孔老太爷道。

    刘散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必须念完诗就要撒泼尿,看来只要是水就可以。”

    说完才想起有女子在,他不自然的笑了几句,“还是老爷子厉害,一听就能分析出来。”

    这人说话实在粗鲁,连‘相好的’都说了出来。

    男子听了到无妨,可还有妇人和未出阁的闺中姑娘在,孔老太爷听了事情起恩,便没有再多问,生怕他再说出别的粗话来。

    “原是同路,可惜却不能一起上路,我们是被发配到寒北,不能与你同行了。”孔老太爷并没有觉得是犯人就难以启齿,坦然的将事实摆出来。

    “实不相瞒,我是要去寒北寻我那个相好,哪知道刚一出京都就遇到大雾,等醒过来的时候就被绑在了树上,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些村民为何抓我,我以为是把我当成了恶人,便和他们解释,结果根本没有人理我,后来一次无意听从他们的口听才得知道他们说我体格大,一个顶两个,留着最后再喂狗。”

    说起要被当成食物,刘散还嘿嘿的在笑,“我刘散命大,今晚遇到公子和小姐,就得救了。”

    天色已经大亮,周围的一切清晰的落入眼帘,孔和仁的哭声收住了,在孔光竹的叙述下,把他们在外面遇到的情况也说了,众人听了身后一寒。

    刘散见众人打量他,他憨笑的抓头,“我老刘是个粗人,又接着几日看他们过峡谷,也就记下来了。”

    孔老太爷颔首,“‘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这句说的是雨,雨便是水,那么有水落下,也就能破局。第二句‘暗虫唧唧夜绵绵,况是秋阴欲雨天’说的是虫,那么像虫一样就蠕动前行就可以了。”

直播重生后我嫁了最凶的崽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祸水养成系统沈浪苏若雪国王游戏[快穿]夺舍之停不下来哥哥不要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