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此间乐不思共工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修说的很诚恳,念在大家有点交情的份上,到时候希望双方可以好好谈谈,而不是直接动手,这样的话,万一自家老爹头脑一热.....

    他表示,阿舜你要为阿载和文命想想,这两个人天天踩在泥巴地里治水,那是多不容易啊。

    重华请修住在了陶唐地,然后托人给共工送了一封信。

    这封信抵达共工的手里,至少要等大半年之后,毕竟西荒动乱,一些必经之路现在都是打的头破血流,昆仑三部听说又趁机崛起,大肆抓捕流民,一些如天刚,香羌的中型部落,有的被共工打散,有的投靠昆仑三部...

    信的内容很简单,江湖黑话,你好,见信如见你儿子,现在你儿子在我手上,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你不用担心,汝儿子我养之,此间乐不思共工氏也。

    至于你想营救,你再敢乱搞,点子就要撕肉票,歹徒就要伤害人质了。

    你不要以为我只是说说,我除了说说,还能逼逼。

    这封信交给了一位重臣,曾经和重华很要好的,一起攻打过宗国,并且攻下了程州山的伯虎,伯虎接过简牍,表示绝不让摄政君失望,绝对要对得起帝和陶唐人民的青睐与栽培,在此更是要感谢帝,感谢帝的老妈,感谢帝的老爹,感谢.....

    重华则是表示,你不要感谢了,现在要交给你一些东西。

    这个交代的过程,大概进行了三天,伯虎拉了一牛车的破烂东西,竹片,棍子,麻布,叶子,蓑衣....一路向着西边去了。

    “话说,那共工要是把伯虎扣下来,要换人质怎么办?”

    面对大臣们的质疑与询问,重华很呵呵的笑了一会,然后表示,你们没看到伯虎走前带着的那一车东西吗?

    “洛南之地有人回来,告诉我,最近洛南流行一种游戏,能让麻布和竹片,变成鸟的样子,飞舞在高天上,这个东西叫做风筝,可以玩乐,可以测风,还可以传递情报。”

    风筝这种东西,在古时候确实是传递过情报,韩信就用过这玩意来打信息战,而到了五代等战乱时期,还因为这东西传递信息过于方便与不好射击,而被全面封杀过。

    修表示,让重华以自己为人质,换取共工部的存活,修已经知道帝在收拾完梼杌和帝鸿之后,肯定要锤共工一顿,为了防止闹出什么大事情,修必须要以身作则,为共工氏留好退路。

    “大首领让太子长琴编织的戏剧中,说共工康回是以自己的死,换来整个部落的生,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是真是假,毕竟先祖康回怒触不周山前,确实是掘开了水库,放水淹没了中原的大片土地,导致三川震而大河动,这等罪孽是滔天之罪,而如今我父也有可能走康回老路。”

    “因为我们不但善于打碎一个旧时代,更善于建设一个新时代。”

    ......

    赤松子此时已经把共工视为不世出的大敌,而远在西荒的共工只是在疯狂圈地,在同一时间轴,同一天中,赤松子在算卦,妘载在养猪,共工则是在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三米以下全放倒!

    看到了一个人过来抢劫,于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好不犹豫的一个铁拳把这个人打死,然后再向前走,这就叫共工路。

    走别人的路,打死别人的命,让别人没命可走。

    而在中原,消失的修又出现了,去觐见了重华,重华也大概了解到修的身份了,当然,修真正宣布自己是共工儿子的时候,重华还是很惊讶的。

    所以第二天,赤松子见到妘载的时候,便变化了很多,精神明显充足了,他询问了妘载一个问题,就是问道,如果以后,假如,是假如,假如黄帝氏系衰微了,那天下哪个氏族最容易得到帝位呢?

    赤松子问这个问题没有啥毛病,他甚至都想当面问一问帝,虽然姚重华本身也不是黄帝系的人,只是攀关系而已,但是他现在还没有上位,已经有四帝和共工的动乱,等到上位之后,东夷会不会借机在中原安插人手?

    这种事情,在当前时代没有发生过,三代的时候也没发生过,但是在夏代前中期,确实是发生过的,太康失国,就是因为被东夷人篡位所导致,后羿篡国之后,东夷人把持着中原的势力与朝政,这一把持就是很多年,到了少康时期才把王位收复回来,但夏代在这之后,也逐渐走向没落,一路衰退。

    看到了一座山,这座山就叫共工山。

    看到了一条河,这条河就叫共工河。

    而妘载回应赤松子的话很简单。

    “那就再打碎他一次,猛虎拦在前面就杀死猛虎,蛟龙挡在河中就砍死蛟龙,只要公天下的精神与伟大意志不断传递下去,天是不会塌下来的。”

    果然啊,既然要治水,那么肯定会和共工对上,赤松子调整心态,雨师加上太阳神,虽然水神是版本之爹,但是当雨师的天花板加上太阳神一起出战的时候,即使是版本之爹也没用!

    到了真正敌对且动手的时候,你和策划一起死!

    治理很大的天下,当时从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变成了半个实权的情况,有扈氏不服从就讨伐有扈氏,南蛮不服从就征伐南蛮,打完了之后,夏启还要吟唱《九辩》的天歌,来昭显自己的圣德。

    所以赤松子询问妘载,如果妘载建立了一个新的时代,那么这个时代会变成怎么样呢?

    洪州虽然发展的很好,但始终只是一片原野而已,而天下很大,像是四帝这样不服从的人,以后还会出现,说不定他现在是你亲密的战友,而以后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可以说,作为第一个古代王朝,夏代反而意外的,似乎不太聪明的样子。

    毕竟也可以理解,没有前人经验么......我夏代可不是商代的踏脚石啊....

    赤松子一夜未眠,不仅是因为哪个岁星的星象,还有自己的卦象上展示出来的乱七八糟的预兆,其中第三个甲骨居然烧的乌黑,啥也看不清楚了。

    赤松子只能勉强看出第二个卦象,上面烧出来的那个人形东西,应该是共工二字,然后共工上面又写了一个像是杀人的象形字。

    懂了,要砍死共工是吧。

直播不可思议的山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逍遥岳不群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侠之魔君花无缺神话之最强许仙武侠之超级提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