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江山微雨 第五十九节 重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真人境界也才刚刚蜕凡而已,只有到了金丹,才会被古代修行文明的修士认可为同道。

    戴琳琳心思细腻,早在陈刘静萱帮助夏星夜松开手臂的时候就提着医疗箱等在一边了,这个时候陈刘静萱开口,她便顺手将医疗箱递了过去。

    另一边林海则主动去找到座舱内医疗器材柜里的辅助机械臂。

    陈刘静萱并不是在场唯一的医疗兵,但是她是唯一的女医疗兵,其他小队的武宗医疗兵自然让着她一分,凑过来给她打下手。

    众人取出药品,先给辰星伤口消毒,并在伤口外围涂上一层防止血液凝结的药物,不然就修行者的自愈能力,过一会儿可能伤口外围就要结痂。

    其实现在一些细小伤口就已经结痂开始自愈生长了。

    正在涂抹药物中途,林海将机械臂递了过来,他一共找到两条,其中一条给了陈刘静萱,另一条则给了一位男子武宗修士。武宗修士主修体魄,受些外伤都是家常便饭,处理伤口简直驾轻就熟,只是以前处理的都是对练时的刀剑伤和格斗碰撞伤,这弹片嵌入体内之类的虽然也曾经培训过,正式上场操作却还是头一次。

    你说不犯怵,怎么可能?

    将机械臂连接到背甲上的供能单元,然后固定在自己右臂上,五指伸入触感手套内,不同于作战佩戴的手甲,合金机械构成的五指纤细而修长,没有覆盖甲壳,五根手指虽然远超人类手指长度,却意外的灵活,能够根据触感手套内传递来的触感信号进行动作,而五指的指尖则可以装配需要使用的部件。此时辰星仅是取出弹片,不需要上手术刀组件或电锯钻头之类的组件,至于镊子,这是机械手指的默认功能。

    由另一位医疗兵负责撑开伤口,陈刘静萱主导取出弹片,两人配合下,弹片提取工作进行的相当顺利,十分钟不到,旁边的托盘里已经堆放了大大小小二十多枚形状各异的金属弹片。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要休养个几天,把流失的血液补回来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也幸好伤口大部分都在四肢和后背,最危险的一片也只是嵌在了肋骨上,要是有一片进入内脏,咱们可就被办法搞了呢。”终于完成紧急手术,陈刘静萱从没觉得有如此疲惫,明明只是从人体内取出二十来片铁皮而已。自己却紧张的汗水直流,要不是戴琳琳在一边帮着擦汗,险些就要误事了。

    呼~

    她长长的呼出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另一位身兼医疗兵职责的战士也跟着放松的吐出口气来,两人手术期间,他几乎就憋着这口气一直没吐,现在才终于换一口新气。

    又一位武宗战士赶忙接过剩下的收尾工作,擦拭辰星的伤口,再次消毒顺便清理之前涂抹的防止血液凝结的药物,然后用封闭胶代替血痂将伤口闭合封死。封闭胶内的天然材料会在伤口愈合期间被周边的细胞当做养料吸收掉。

    辰星受到的伤势有目共睹,尽管这些伤势都是撤离时己方的炮弹造成的,但并不影响武宗战士们对他送上最诚挚的敬意。看着静静躺在铺在地板上的战地急救用垫子上的辰星,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经过处理之后已经不如先前狰狞,那密密麻麻的数量仍叫人看着便心生震撼。

    “给他找件衣服盖上吧。”夏星夜坐在一边观摩了手术全过程,虽然脸颊微红,却是没有一点要回避的意思。待一切告一段落,她才开口提醒道。

    其实不用夏星夜提醒,旁边已经有一位肩号0321的小队长找来件嘲风制服上衣给辰星盖在了身上。浮空炮艇的座舱虽然宽敞,但毕竟不是设施和物资齐备的营地,座舱里现在除了一群重甲持械的武宗战士和伤员,就是各类武器装备,连医疗柜里存放的物资也相当有限。

    二十分钟后随着整艘浮空炮艇微微一震,众人知道集合点到了。

    腹部舱门向斜下方开启,地板自动延伸拼合,搭在地面上。一众武宗战士抬着伤员和损坏的重装斗铠出了炮艇。

    入眼看去,这是一处颇为宽阔的军用起降场,应该是靠近内陆地区的一处空军基地。周围另外十艘浮空炮艇一字排开,整齐的落在停机坪上,此时已经有提前抵达的军士正在指挥嘲风战士们等上乘坐的大巴车,去往不远处的营地。

    天上一片阴影缓缓临近,林海下意识举头往上望去,一艘巨大的钢铁战舰带着舰首处前后通透的巨大伤损,正缓慢临近这座基地上空,它在飞近的同时逐步降低高度,而地面上的指挥车显然已经收到了降落请求,闪烁着指示灯开往另外一侧方向的空地。

    这处军事基地地处偏僻的郊区,周围一片相较开阔的平原边缘,环绕着低矮的丘陵。基地外十几公里处,肉眼可见一片巨大的磷光闪烁,是一座蓄水面积相当可观的水库,说它是座人工湖都一点也不夸张。

    “这里风景倒是真的好。怎么没见有房地产开发的搞几座别墅区?”林海嘀咕着说,随着目光扫视,你别说还真就在水库边缘的山坡上看到几座别墅的房顶,想来是因为视角的关系,那座别墅区一多半建筑被挡在了丘陵后方。

    滴滴~

    收到了一条命令,是林海所辖小队入住的营区房号和待机命令。

    营区里此时一片忙碌,除了运送战士往外走的大巴车,更多的是逆流往机场内驶入的各类运输车辆和工程维修车辆。一个个漆着橄榄绿的物资集装箱被整车整车往机场内运送进来。

    而稍远的位置,数台工程车辆通力合作正在搭建一座全新的通讯信号塔。只看连接这座信号塔的光缆和电缆粗度,就绝不是普通地方驻军能够拥有的型号。

    “这么多物资,我们这些浮空炮艇又不是准备改成运输船,哪里装得下?”走在旁边的一位武宗战士小声说。

    “说不定是为增援过来的部队准备的呢?咱么之前坚实过怪物的阵势了,天朝军部怎么可能不集中优势兵力打一场歼灭战。”

    “说的也是,咱们这次集结的战斗力都够夷平一些小国了,还是输的一塌糊涂,这要不是集结重兵力还真干不过那些怪物。”另一名武宗战士说道。

    “嘘~你怎么说话的,我们这叫战略后撤,哪里输了?”

    “对对,战略后撤,拉长纵深嘛。”

    “看那边,天上。”这时旁边一队正在卸除重装模组,准备等上大巴车的武宗战士里突然一人指着天空叫道。

    026小队众人抬头望西南方向天空望去,那里出现了一群小黑点,看数量和自己这边的浮空炮艇差不多,可质量就完全不同了。

    “是第七舰队的浮空战舰,带头的是青虹号三百五十米级重型巡空舰,它旁边是两艘一百二十米级别的卫空舰,最外侧的是两艘二百米级别的猎歼舰,被夹在它们中间的是一、二、三...八艘,嘶~~~八艘八十米级别的重型浮空炮艇。第七舰队的家底子这次是都掏出来咯。”林海身边的一位中年武宗战士兴奋的握紧了拳头在空中狠狠的一挥,将空气砸出呜嘭的哀鸣。

    “另一边还有!”这时又有人指向北方。

    林海登时跟着转头,看到北方飞来的几个小黑点数量和质量都远远不及第七舰队的主力,应该来的只是一些炮艇。他心中不由的略感失望。

    啪~

    一声脚板砸地声音从林海等人近前响起。

    一名年轻英武的上士在众人身畔立正敬礼,他一身笔挺的空军制服,领带系得一丝不苟,干净的天蓝色衬衫上找不到一丝不该有的褶皱。是个给人十分干净干练的小伙子。

    “请问,这里是洪峰号浮空炮艇下来的嘲风特战突击队吧?”小伙子有些紧张的问。

    林海已经卸下了一身重装模块,他身穿标准型号斗铠来到年轻人面前简单回了一个军礼。嘲风在军方也是有正式编制的,林海挂的军衔是上尉副营长。面对下级自然可以不用那么拘谨。当然,嘲风的战士在军纪这一块,一贯都比较自由散漫。

    “是的,你有什么事情?”

    “我奉命前来迎接睚眦的特派情报官夏星夜小姐和嘲风天安分局特聘调查官辰星少尉。这是我的命令手续。”上士递出了文件夹,夹子上纸张打印的文件上盖着红色的印章。

    恩?

    众人奇怪的对视,用签发命令带走辰星和夏星夜是几个意思?

    修行者的自愈能力十分强大,武宗战士更是如此,如果没有第一时间将弹片从体内取出,以武宗战士的自愈力,过个把钟头,伤口就会结痂愈合。可是弹片并不是简单的铜铁制成的,在坚硬的铜铁合金外壳之下,和附着了一层铅汞合金,两层合金被现代工业的高明制造技巧压合成一个完整的外壳主体,一旦弹片嵌入人体,内层的铅汞合金层释放出来的毒素依旧会对人体造成致命的威胁。

    修行者即使再强大,也依旧是人,况且现今这个时代修行界大能绝迹,构成修行界超自然社会的主体都是低阶修行者,低阶修行者固然有着远超普通人的神奇本领,却距离超脱凡俗还有着相当一段距离。

    可当夏星夜放开辰星,检查伤势情况的时候,众人终于注意到了地板上不知何时沾染上的殷红鲜血以及他身上内甲纵横交错的破损。

    使用人工合成的特殊材料编织而成的面料,的确有效化解了部分弹片带来的杀伤力,让一部分威力不足的弹片仅仅在辰星内甲紧身衣上蹭出些划痕,但威力强劲的弹片就没办法挡住了,有些菱角锐利的炮弹皮刺破了衣服质料,插进肌体内部,血液正式从这些较为严重的伤势伤口内流出来的。

    众人剥开辰星的作战服,被扒得精光的辰星身上较大的弹片已经在脱下紧身战衣的时候,被战衣的丝线卡住,一并拔了下来。但还有许多体积较小的弹片突破了作战服的防护,深入肌体内部。

    “本钱看着也挺有料的。”另一位战士点头附和。

    “啐~!不会说话就闭嘴。我们还要处理伤口,要不你们来?”陈刘静萱红着脸叱骂说。她虽不是姑娘身,对这方面的观念也比较开放,但当着这么多人盯着一位异性的身体,还是止不住的升起羞涩情绪来。同小队的其他女战士们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平时一个个嘴上硬气的很,这个时候却也老老实实扮起鹌鹑来了。

    “把医疗箱递给我,还有辅助机械臂,必须赶快进行手术,把刺进体内的弹片取出来,不然伤口一旦愈合,这些弹片就会遗留在身体里。”陈刘静萱用手翻开着辰星身上的伤口,掀开被切开的皮肉,隐约能够看到嵌在里面的炮弹皮碎片。

    “屠头儿,赤霄号的战损要不要写入作战报告里?”枫杨在一边问道。

    其他人则正忙碌着计算创伤赤霄号那一击光束的具体数据。

    “一笔带过即可,赤霄号毕竟不是原本这次作战计划中计算在内的战力,而且它本身也隶属于第七舰队,具体的作战报告还是要赤霄号自己来提交。相信两份报告最后都会摆在总参的桌面上,总参的人自然会看明白的。”屠文峰一屁股坐在指挥舱地板上,疲惫的倚靠在操作台边缘,想要用手揉捏太阳穴,却传来手甲碰撞头盔的金属音。于是烦躁的敲了敲头盔侧甲。

    只有眼可见的这种伤口就有不下二十处,前后都有。

    “嘿~这小子还真是白净。”旁边一位武宗战士调侃道。

    其时,在座舱里,武宗的战士们正七手八脚的剥着辰星的衣服。

    他最后一击前卸除了外部装甲模组,身上仅穿着紧身的作战内甲,这作战内甲虽然有一定的防护力,但想要挡住杀伤威力惊人的炮弹皮却还差了些。先前夏星夜只顾着喘息和平复情绪,由于辰星发出最后一击耗尽了体内灵力,在撤离中途就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两人倒在地上,辰星没有动作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屠文峰揉了揉眉心,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本以为重巡可以有效遏制魔潮的入侵,只需要将大型目标交给浮空战舰,自己带着跟总部呼叫来的增援部队嘲风战士们展开地面清理工作,这场魔潮就算是化解了,尽管解决的并不完美,但有这一场行动作为背书,自己的荣誉薄上肯定会增添浓墨重彩的一比。毕竟这是现代人类第一次面对正式魔潮的战斗,胜利哪怕有些损失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赤霄号的受创,将屠文峰原本的构想如花瓶般砸了个粉碎。

    旁边的医护士官和几名浮空舰军官表情微微一滞,他们显然也把这一茬给忘在脑后了。作为这场战斗里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人物,辰星竟然被自己几人忘在了一边,实在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

    “放心,他已经顺利撤出战场,人就在后面座舱里,正在接受医疗兵的紧急护理。”山峰号舰长稍稍一顿,立刻回答道。

    “撤出来了?人没事那就好。”屠文峰听山峰号舰长老陆回话,信任的点了点头,便不再多想。能做到一艘浮空炮艇的最高长官,人品绝对是过硬的。

    之前昏迷的时候头部似乎有受到冲击,此时脑袋还有些昏沉和眩晕同时还伴随有一阵又一阵的胀痛。

    “辰星呢?你们不是说他带着你们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来的么,他现在怎么样?”

    第五十九节 重整

    “理论上来说,赤霄号是处于高空位置的,这道攻击...光束,姑且就算它是光束吧。实际的有效杀伤距离还要比俯瞰图上展示出来的更远。”柳封三的全息影像摸着下巴分析道,显然方才的一幕他也看到了。

    “这个利用ai的弹道辅助测算工具就能修正,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赤霄号损伤情况,以及这一击的来源。”枫杨双手在键盘上疯狂律动,那速度简直犹如旋风过境,一排又一排文字几乎是跳跃着显现在他面前的屏幕上,他竟然还有工夫插嘴这边的讨论。

直播星宿神兵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元帅请淡定[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