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策反路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卢爷救我!”果然,卢鹏举凝重的神色和深沉的叹息让刚刚死里逃生的路生再次感到了死亡的恐惧,路生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卢鹏举面前。原本路生作为许瀚允的家奴,为主子出头顶罪赴死,路生觉得都是应该的,可这次路生有一种被人算计陷害的感觉,他路生好歹是个习武的汉子,他不要这样去死。

    “我已经在救你了。”卢鹏举将路生拉了起来,“给你喝的茶水里就是缓解的解药。”

    “是谁?谁要害我?”路生眼中充满了杀气。

    “按照血瞳散的药性,麻烦路大人回忆一下您到这里之前吃过什么,喝过什么?”卢鹏举安抚道。

    “我想想……”路生皱着眉头陷入沉思,“圣上召集我们,让我们出宫招兵买马,十日之内必须回去,我不知去哪儿,就直接来找老东家了……难不成是老东家给我下药?”路生的拳头都快攥出血了。

    “许三爷?许三爷为何要给你下药?况且昨日你在这里吃的饭菜我们大家都吃了。”卢鹏举听到圣上让他们十日之内必须回去的时候,卢鹏举就明白了下药之人是谁,可他不能说。

    “那还会有谁?”路生此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逼人的杀意。

    “在许三爷这里吃饭之前你还吃过什么?或者喝过什么?”卢鹏举一点一点引导着路生。

    “皇宫距离这里不算远,我中途就没停过脚……”路生停住了话头,他想起来了,出宫之前,他喝了圣上一碗酒。

    “路大人,可是想到了什么?”卢鹏举发现了路生的异样。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路生一拳砸在桌子上,桌子应声裂开一道缝。

    卢鹏举看着无处泻火的路生,知道他已经知道给自己下药的人是谁了。这个人将他从死囚牢里捞了出来,又命宫廷武师教他习武,还分发腰牌让他为自己出宫办事,现在又给自己下了必死的药。卢鹏举知道路生现在几欲崩溃。

    “卢爷,我就是个傻子。”半晌之后,路生苦笑一声。

    “没有人喜欢被利用。”卢鹏举也不反驳,只是不咸不淡的说话,倒茶。

    “可我又能怎样?在他面前我不过是个随手就可以被捏死的蝼蚁。”路生看着茶碗里的茶摇了摇头。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蝼蚁也有不可小觑的力量。”卢鹏举将茶碗往路生手边推了推,示意他继续喝茶。

    “卢爷,何苦呢,这条命被他算计,注定是活不了了,还喝茶做什么。”路生眼里充满了绝望。

    “若是习武之人身体好,或是有什么机缘巧合,也不一定就会丢了性命。”卢鹏举看着路生。

    “卢爷,您能救我?”路生眼中一闪一闪,不知是泪还是希望。

    “我也只能尽力一搏,若要真的活下来,还要路大人配合。”卢鹏举想了想。

    “配合……”路生不傻,没有人会平白无故救自己的性命,卢鹏举这是在跟自己谈条件。所谓的配合或许就是要自己为他做些什么难办的事。

    “路大人不必担忧,我卢某人不会强人所难。”卢鹏举笑了笑。

    “卢爷您说。”路生不管了,既然这条命已经被人往死算计了一回,不如再让卢爷往活算计一回,或许真能活下来。

    “我救你性命,你带华辰和华仁进宫,为他二人在圣上面前多美言几句,除此之外别无他求。”卢鹏举看着路生。

    路生愣住了,他没想到卢鹏举开出的条件如此简单,而这也是圣上让自己做的事,自己几乎没有额外的付出,他卢鹏举为什么又要救自己呢?路生沉默半晌:“卢爷,您还是再提个条件吧。”

    “路大人这是怎么了?”卢鹏举呵呵笑了。

    “卢爷刚才所说本就是圣上此次派我等出宫所要办妥的事,并非额外条件,这样的条件在晚辈看来不足以请得动卢爷出手救我。”路生一脸严肃。

    “既然路大人喜欢两不相欠,那不如路大人就再为卢某人做一件小事。”卢鹏举思忖再三,终究还是开口。

    “卢爷,这血瞳散会……”路生从卢鹏举的叹息声中敏锐的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时他已无心喝茶了。

    “会死。”卢鹏举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卢鹏举要的就是路生的恐惧,他要让路生的恐惧到达顶点,然后再出手相救,这样,路生才会对自己言听计从。

    “是啊,年轻的时候还能动,看这俩孩子命苦,就收养了他们,想着以后混口饭吃,就教了他们一些花拳绣腿,路大人见笑了。”卢鹏举见路生对茶并不反感,稍稍安下心来,这说明路生服用的计量并不大,若是服用了大量的血瞳散,只怕现在就会因为茶水而感到不适,进而怀疑自己下毒,与自己动手。

    “不不不,华辰的功夫极好,可见卢爷也是强手。”路生笑道。举起茶碗,路生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独自喝完了一整壶茶,“卢爷见笑,我这还真是渴了。”

    “不打紧,华仁,再去沏一壶来。”卢鹏举笑道。

    卢鹏举见路生的样子并不像说谎,将自己的茶碗递到了路生面前:“请路大人映着茶水看看自己的眼睛。”

    路生不知卢鹏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诧异的凑近了茶碗,低下头,茶碗中映出路生血红色的瞳仁,路生心中一惊:“卢爷,这是什么?”

    “这是血瞳散。”卢鹏举叹了口气,这是他已经确定路生这是被人暗算了。不过也好,这就给了他机会,把路生变成自己人的机会。

    可路生为什么要这样?他已是圣上的贴身侍卫,既能活命,又为何吞服此药,耗自己命数。难道他并不知情?卢鹏举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可他也知道,这些疑问是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的。

    正琢磨着,身边的尘土渐渐回落,华辰与路生已停手,对立而站,双双拱手:“承让!承让!”

    “卢爷,您这位徒弟功夫不错啊。”路生尽量稳住自己急促的呼吸,华辰的功夫远在自己之上,若不是自己拼尽全力,怕是早就被华辰打翻在地。

    见华仁离开,卢鹏举看了看华辰,华辰会意,拱手告退,见四下无人,卢鹏举压低了声音:“路大人可听说过血瞳散?”

    路生对卢鹏举的举动充满了疑惑,如今又问自己血瞳散,路生更是一头雾水:“晚辈见识短,并没有听说过。”

    茶是卢鹏举吩咐华仁特意沏上来的药茶,对血瞳散有一定的解毒作用,卢鹏举看路生人并不坏,而且日后这个人在宫里或许还能对自己和秋棠有用,所以卢鹏举决定救他一命。

    “卢爷,华辰和华仁的功夫都是跟您练的?”路生将手里的茶一饮而尽,不知为何,今日的茶虽苦,但极对自己的胃口。

    话音落,两个人插招换势打了起来,一时间后院中尘土飞扬,卢鹏举带着华仁在一旁观看,华仁看的是华辰的动作,卢鹏举注意的是路生的双眸。昨夜路生瞳孔周围那一圈浅浅的红色现在已经又加深了一些,而在路生发力的时候,那一圈红色便会变得如鲜血一般鲜艳,卢鹏举知道,这确实是习武之人的禁药血瞳散所呈现出来的状况。

    血瞳散极为凶险,此药无色无味,可迅速溶于酒水,服用了血瞳散的人除了瞳孔周围那一圈红色之外,还可以短时间内增加力量和速度,但这会极大的消耗体力,可服药之人并不会有任何不妥的感觉,这药只能维持十日,若十日之内服了解药,那么人还是可以活下来的,但由于透支了太多体力,身体会形成亏损,不出半月就会因为身体逐渐孱弱而一命呜呼。所以这药便成了禁药,只有不顾后果的亡命之徒才会服用,然后用强大的那十天,去完成一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心愿。

    卢鹏举引着路生来到了一旁的凉亭,命华仁去起茶倒水:“路大人好身手!不亏是圣上的贴身侍卫。小徒刚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路大人海涵。”

    “卢爷客气了,”路生接过华仁倒的水喝了一口,微苦的茶水刺激着味蕾,路生只觉得浑身舒坦,“卢爷还是直接喊我路生吧,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卫,大人二字实实的承担不起。”

    “路大人谦虚了,”卢鹏举喝了口茶,“路大人是出宫为圣上办事的,大人二字担得,担得。”

    “路大人过奖了。”卢鹏举谦虚道,“路大人这边喝茶,歇息片刻吧。”卢鹏举看到了路生鼻尖上的汗,也看到了路生血红的瞳仁。

    “也好,也好。”路生看了看一旁的华仁,决定还是先喝口水,缓一缓。

    一大早,卢鹏举便将路生请到了许宅后院,将华辰、华仁两兄弟喊了出来,命他二人分别于路生切磋。

    “路兄,得罪了。”华辰与路生站在后院正中,抱拳拱手。

    “贤弟请。”路生说着,伸出了手。

直播念影秋棠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清隐龙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