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远赴北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代宗斜坐在龙椅上左手托腮,微闭着双眼,右手拍打着御案,似乎有心事。

    “臣于谦,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于谦手握玉芴趋步向前​,正要下拜。

    “免了,起来说话。”​

    “皇上召见微臣,所为何事?”

    代宗没有说话,将御案上的一封奏折递了过来。看来让皇帝不快的便是这件事了,于谦接过奏折翻来,脸上变了颜色。

    奏折是礼部上的,大概是说日前北京城下那一战​,武林群雄不避矢石助明军守城,数次劫敌营,后来更是在也先撤退的路上多次设伏,功劳甚大,请求为他们封赏。

    按说代宗代宗登基时先皇未死,又没有禅位,此时战争结束正是收拢人心的时机,无论在朝在野都应该慷慨,怎么会纠结在这种事情上?

    于谦虽然正直无私,但却并不迂腐,自然听出了代宗的弦外之音:大敌当前,短短不到半个月,北京城下便聚集了数千名江湖人士,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然而于谦不知道的是,令代宗耿耿于怀的事情远不止这些。

    代宗认识的江湖中人并不多,除了马氏兄弟与九幽散人就只有江远几人,这几个人拒绝了自己的高官厚禄,却愿意为于谦买不要钱的命,这几个人是否就可以代表整个江湖的态度?平时他们散落在三山五岳之间,不足为虑,谁知有人振臂一呼便能招来数千人!代宗的担忧不无道理。

    于情,这些人曾救过于谦的命,曾为大明江山出生入死,于理,功劳簿上虽未记载,但这些人的功劳有目共睹,应该重赏。但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这股力量,究竟会不会对大明造成威胁?

    于谦不知该说什么,索性扮起了哑巴。

    可惜代宗却不愿让他沉默,问道:“于爱卿以为当如何?”

    于谦硬着头皮答到:“臣以为只需赐他们个名头,赏些金银安抚,不足为虑。”

    代宗微微睁开双眼斜瞟了于谦一眼,右手中指和食指在御案上重重点了几下,道:“朕问的是,这些人当如何处置?”处置二字,像是从代宗牙缝中咬出来的一般。

    于谦回答的自然也是处置的手段,可惜此处置非彼处置。

    于谦刚正不阿,不畏皇权,越是皇帝发怒是他心中越发冷静,沉声道:“这些人比之大明,米粒之光耳,臣以为不必理会。眼下战事刚平,正是百废待兴之时,皇上当以国家大事为重。”

    “国家大事为重?”代宗冷笑了一声,道:“你是读圣贤书的,难道不知道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吗?!我朝自开国以来,对这些儒生还不够狠吗?即使这样还是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你叫朕对这些人置之不理?”皇帝出离的愤怒,倏地站起身来,将御案上摆的几沓奏折一股脑的摔在地上,“朕看你是昏了头!”

    殿前伺候的小太监慌忙从地上捡起奏折,于谦弯着腰,眼睛盯着手中的玉芴,不卑不亢道:“国难当头,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救国,都是忠肝义胆之士,陛下多虑了。”

    代宗狠狠的盯着于谦,攥紧的拳头似乎能捏出血来。于谦当然知道,依旧心平气和。一君一臣就这样对峙着。片刻,代宗松开了拳头,沉声道:“你下去吧。”

    于谦告退,代宗盯着于谦的背影,多少有些无奈。于谦是大明的擎天柱,皇帝也需要倚仗他,这样的对峙于公于私都没有好处。

    ​

    “你看着办吧,”代宗轻轻摇了摇头,提笔继续批阅奏折:“传于谦。”

    于谦入见。

    “算了,带他们去吧。”江远拦住了青蛇,毕竟他才是两个孩子的监护人:“带他们去经历些磨难,对以后也有好处。”

    一行人辞别于谦,一路低调向北而去。

    江远等人刚出发,早有锦衣卫探听到了消息——即使再低调,也不可能逃过遍布锦衣卫京城的眼线。更何况非常时刻,于谦作为当朝第一人,他周围的锦衣卫那可是论队数的。

    “是,一共六人,其中有两个十岁上下的娃娃,其余四人皆是高手。他们从德胜门出发,一路向北。”

    代宗驻笔沉吟,眉头紧锁:于谦啊于谦,朕给了你最大的权利和信任,你难道还在念着那个把你搭配做苦力的废物?!

    “皇上,要不要臣派人将他们截回来?”

    于谦道:“想要救人,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我会尽量与草原上其他部族结好,让他们在瓦剌背后弄点动静,瓦剌两头不能兼顾,自然会放太上皇回朝,但若是这中间太上皇有什么不测,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几个年轻人总算听明白了:“于大人想让我们去暗中保护太上皇?”

    “我身边信得过的人中,有能力做这件事的,也就只有你们几位了。”

    皇宫中,代宗正在批阅奏折,百废待兴,事物愈加繁忙,代宗也常常忙的吃不起一口热饭。宇文峻从屏风后转出来,在代宗耳边轻语了几句。

    ”哦?你是说于谦让那几个人去保护朕的废物哥哥?”

    小鱼争道:“要去!渔村也很艰苦,我们从小到大不也过来了吗,我们能行的!”

    江远有些犹豫,青蛇急了:“不行!塞外太危险了,我们……”

    于谦笑道:“救人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那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吗?”历青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

    于谦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几个年轻人自然无法推辞,远行的包袱早已收拾停妥,江远原本打算将两个弟子留在府上请于谦代为照料,谁知两个小家伙却不干了。

    “师父,我们也要同去!”

    众人大为吃惊,江远惊问道:“塞外苦寒,可不比关内。再者牧民们仇视汉人,随时可能有性命之忧,此去少说也得一年半载,你俩确定要去?”

    锦衣卫、东厂倒是高手如云,但这些人本是王振的手下,不仅皇帝信不过,于谦也信不过;京师这十几万大军中能打的自然也有,但术业有专攻,他们长于军旅征战,说到暗中保护,那就差得远了;原本六扇门倒是有不少高手,可皇帝一纸调令,包括南风奇和四大名捕在内的不少人都被调去大内,充任侍卫——反倒是宇文峻等一班郕王府旧臣整日神神秘秘,不知忙些什么。

    这倒着实尴尬:堂堂大明的首辅大臣居然要找江湖中人来保护大明的太上皇!

    刚拒绝了代宗的任命,谁知于谦扔过来一个更加烫手的山芋。

    “长城下的事情李高告诉我了,如今太上皇在瓦剌人手中,万一有什么不测,战端再起,边疆必然又是血战连天啊!”

    于谦是这么说的。理是这么个理,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在也先的千军万马中将英宗救出来?几个年轻人费解的望着于谦,不明白他的意思。

直播行侠之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洪荒之最强通天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