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九章.第一人称的视角体验(4000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确实是太过困难了。

    东野司回到东野工作室,皱着眉毛思考,看上去一脸严肃,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他这表情就让座位就在他旁边的山上千夏莫名觉得有种沉重的压力。

    要知道东野司平时都是笑眯眯的,看上去也是十分和善,这突然表现出一副严肃的模样...

    自然让她感到压力。

    她甚至觉得是不是最近《非自然死亡》制作进度让东野司感到不满了,所以东野司才会摆出这种脸色来的。

    她把自己的椅子搬开了一部分,稍微远离了东野司一点,生怕惹到这个顶头上司。

    东野司这副模样当然不止引起山上千夏的注意,刚处理好《非自然死亡》动画放映的矢野龙一也明显察觉到东野司这‘满脸难色’了。

    怎么回事?

    一向乐观的东野老师怎么这脸色?

    他不懂情况,但也与山上千夏一样,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主动触东野司霉头的,于是也是收了点步子,想从他身边绕过去。

    但是...

    “矢野桑。”一脸心事的东野司突然开口了。

    呃...

    原本准备悄悄溜走的矢野龙一脸色一下子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而听见矢野龙一中招,旁边的山上千夏的脸上也是终于小小地吐了口气。

    她算是放心了。

    这种领导找人谈话的事情没有落到她身上。

    虽然不认为东野司是那种找人撒气的老板,但是万一呢?

    她这边刚放下心来,刚准备站起来去打点水,然后就看见东野司侧头看过来:“对了,千夏,你也过来一下,我有事情想和你们商量商量。”

    呃——

    刚放心的山上千夏的表情一下子就卡壳了。

    完了完了,本来还以为不会点我名字的,结果反过来就把我摁死了!

    山上千夏与矢野龙一都看向面前的东野司。

    结果他们就发现,东野司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了。

    这还真是...

    矢野龙一与山上千夏忍不住对视一眼。

    随后山上千夏就一咬牙,委屈巴巴地站出来了:“东野老师,请问是有什么处罚吗?果然还是我上次抱着保温瓶发呆的事情吧?那是我工作上面的失误,还请东野老师原谅。”

    她总不可能让矢野龙一站出来说话吧?

    矢野龙一可是动画总监督,她一个原画师自然不可能连这点做人的小技巧都不懂。

    说着,山上千夏还鞠了一躬。

    对方这突然表现让东野司也是一愣。

    随后他才明白山上千夏估计说的是上次他画《只有雨知道》的时候,她抱着保温瓶发呆的事情。

    可自己哪儿是要批评她这个啊。

    东野司真是哭笑不得了。

    他叫山上千夏与矢野龙一过来其实是为了提供一些关于四季油画的一些思路与灵感的。

    毕竟人多好办事,灵感这东西也不是他死坐在办公桌上就能有的。

    他把事情的大概解释清楚。

    然后就发现矢野龙一与山上千夏的脸上刚才的紧张感以潮水一样迅速退去了。

    “意思是东野老师暂时没有创作方面的思路,所以就希望我们俩能够提供一些自己的看法?”

    矢野龙一理清楚前因后果询问道。

    “嗯。毕竟只是坐着一个人考虑也没用。”东野司笑了笑,同时也看向山上千夏:“千夏你也不用太担心之前发呆发愣的事情,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不会因为那种小事就处罚你的。”

    “咳咳...”

    山上千夏急忙咳嗽两声,目光一斜,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没有...我只是...哎呀,不说这个了。”

    她扯开话题:“东野老师还是先让我们看看新世纪美术协会的宣传手册吧。”

    “好啊。”东野司恢复平时笑容和煦的模样,点头取出木岛中宏交给自己的手册。

    那上面是关于这次‘春夏秋冬’四季油画企画展主题的解释说明。

    只要是带有这个主题因素的作品皆可参展,题材不限。

    换而言之。

    不管是单纯的景观画还是抽象画亦或是印象画,只要能拿出来,就都能够参展。

    “既然是四季,那肯定首选景观画啊...不过好像还是不行啊。景观画肯定很多人画,那样就一点特色都没有了。”

    矢野龙一提出建议,但很快就自己否定了。

    看来他也能明白艺术不能泯然众人的重要性。

    而且这次还是美术协会这种地方,强手很多...这种泯然众人矣的画作拿出去...虽然可能东野司靠着完美的画工还是能压制住其中不少人。

    但在创意上面就弱了一筹了。

    这感觉就有些不大行了。

    他沉默了。

    几个人又讨论了一会儿,接着山上千夏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抬起头:“东野老师,春夏秋冬这个主题就算是不用自然景观表示,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吧?”

    “嗯,是可以不用自然景观表示。”东野司点了点头。

    “那如果是这样...我就有些粗末的见解了...”

    山上千夏摸了摸脑袋,思考着说道:“东野老师,人从幼年,到壮年,再到中年,最终到老年...这是否就能够对应传统节气的春夏秋冬呢?”

    她轻声地说出来,同时又在观察东野司的脸色,最后也没忘补一句:“当然,这就只是我的一己之见。东野老师你完全可以忽略的。”

    这个小女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害怕背锅。

    不过...

    她提的这个建议还真的挺不错的。

    以人的成长历程对应四季春夏秋冬的变化。

    这听着很是合理,在逻辑上面也解释得通。

    这么一想...还真可以!

    且听着山上千夏这个想法,东野司的脑中也像是闪了道灵光,一下子冒出了不少想法出来。

    这个主题确实能画,而且还是画人...这就更加难不住东野司了。

    人与四季...

    幼年、壮年、中年、老年。

    幼年应该是草绿底色,带点柔润的春光,带点日本特色的春日樱花,孩子在朝阳底下玩耍,阳光要选用给人最为透气感的锌白调色。

    壮年应该是黄与青调子的底色,已经成人就不再像幼年时期那样天真柔和了,走在路上,夏日强光也跟着洒下来,射在身上要带着点辛辣之感,象征着进入社会后所遭遇到了种种困难,所以颜色要选用亮且持久的铅白...

    不过铅白这玩意儿毒性有点大,东野司以前当职业画家的时候就很少用了,他觉得还是找其他白颜料代替一下比较稳妥。

    中年应该是有些泛黄的底色,漫步于秋林中形单影只的女性,要有一种沃尔科夫《十月》的感觉。

    东野司倾向于用赭石调出一些红润柔和尚且回春的色彩来。

    老年则对应着冬日,万物枯寂,屋檐搭着雪,有老人坐在屋檐底下,看着底下还要铺一层平静的赭石色调...就如已至暮年的老年人本身一样。

    可若只是这样还不够。

    东野司摸着下巴思考。

    只是这样,其实也就只是人与景观的结合...

    虽然有了一层寓意,但从整体来讲,整体的表现手法太过单调了。

    “人的一生,不只是旁观者...这幅画也一样...不能只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

    “哎?”

    本来还在帮东野司琢磨着究竟要怎么画的山上千夏与矢野龙一愣住。

    他们俩禁不住回望向东野司。

    重要的不是让旁观者欣赏...

    而是要画一幅大家都能代入其中的画作!

    是的,让他们去体验画中四季变化,人的生老病死。

    如果能做到这个地步...

    那就毫无疑问是一幅出色的油画作品了。

    东野司露出一副‘我大概明白了’的表情,嘴里面还念着山上千夏与矢野龙一完全弄不懂的话语。

    这让两人也是一脸懵逼,互相对视一眼。

    “谢谢千夏还有矢野桑了,我想我大概应该怎么办了。”

    东野司笑着感谢一句,随后又和濑尾大悟打了声招呼,表示今天他就不待着工作室,先提前回家了。

    动作之快让濑尾大悟都有点傻眼。

    直到他迅速离开的背影消失,濑尾大悟才一脸错愕地看向山上与矢野两人。

    “...呃...我也不知道东野老师发生什么了。”

    矢野龙一率先张了张嘴表态道。

    旁边的山上千夏也紧随其后,同样一脸懵逼。

    怎么回事?

    刚才还讨论着怎么画油画呢?

    怎么东野司突然就一副‘好!我明白了’的表情离开了?

    难不成这就是职业画家的世界吗?

    就好像难懂的抽象画一样,压根儿就是完全弄不懂。

    ......

    东野司离开东野工作室后并没有四处闲逛,而是径直回了家。

    前面也已经说过,在他家中一个空储物室里面放着他的画具,当初他给东野千早治疗病情所画出来的油画,就是在这个储物室里画出来的。

    这地方其实很不错,上面还开了窗,空气流通很自然,不用担心油画颜料的味道散不开而让脑子晕晕沉沉...

    这算是常识了。

    那怕是冬天受点冷,画油画的地方最好还是通风,要不然容易喉咙疼,头疼。

    东野司一回到家中就看了一眼储物室里早就已经绷好的画布...

    这画布是他昨天晚上用钉枪那些油画老伙伴钉好的。

    冬天空气中水分少,昨天往画布上刷的那层浆已经开始发干了。

    看这个情形明天应该就能直接动工了。

    不过...

    “在那之前还是先把这种感觉先抓住...”

    东野司从旁边的箱子中摸出一本速写本,捏着铅笔沙沙沙地就在上面画着。

    他画画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自然,手臂甩得很开,看上去很有画家的味道。

    只是十五分钟过去,东野司就已经将整体画面的大体框架定好了。

    东野司并没有如刚才与山上千夏讨论得那样,直接就开始进行‘幼年、壮年、中年、老年’这些阶段的绘画。

    他先在整体的画面的边缘画出了一双手。

    那是一双已经苍老,粗糙得看不出男女性别的手掌...

    这大概是一双画家的手掌,此时这位画家正手捏着画笔。

    由于这双手实在画得传神,仿佛旁观者真感觉到自己就已经变成了东野司画中的这位画家了一样。

    他缓缓地伸出画笔,似乎要在面前空白的画布填补上颜料。

    而在画架背后,是一个立柜,里面放满了各种证书以及荣誉,

    有些证书已经泛黄,象征着他壮年时获得过的荣誉。

    有些证书还算崭新,应该是他老年,也就是现在所获取过的荣誉。

    东野司的细节做得很好,那怕这只是用铅笔画出来的东西,都让人别有一番韵味。

    壮年、老年...

    是的。

    东野司想靠着这种独特的第一人称的体验视角...

    让欣赏者体验画中的世界...画中的春夏秋冬以及这位画家的一生。

    “看看能不能成功吧!”

    东野司看着逐渐成型的基本框架,双眼来了兴趣。

    这是画家的一生,同样也是欣赏者们的生老病死。

    东野司实在是不想看见自己的作品与其他作者的油画作品雷同。

    可突然让他拿出一幅符合主题,又要画工高超,还要其中寓意深刻的作品...

    而表现四季节气的最好手段无疑就是以景物表现——这是最直观的表现手段。

    就比方说一棵树。

    初春有初春的模样,那个时候的树应该是稀稀疏疏的嫩绿叶片。

    到了严冬,树叶落下许多,只余下光溜溜的树干...

    用这种时间推移的景物变化来表现春夏秋冬四季毫无疑问会简单许多,也更加直观的能够凸显四季这个主题。

    但是吧...

    我也不是鬼怪吧?

    怎么我越叫你,你走得还越快了?

    不过细川小春也是明白人,她看东野司那个状态就大概明白他应该是想着事情。

    而到了盛夏,树叶生长成熟,应该是一派枝繁叶茂的景象。

    盛夏转而到暮秋,树叶又开始凋零,叶片的形态窸窸窣窣看上去应该干干瘪瘪的。

    春夏秋冬。

    这从表面上只是讲四季节气。

    东野司脚下的动作越来越快,细川小春声音越大,他的脚步就越快。

    这动作把细川小春都看懵了。

    她没再发出声音,无语地目送东野司离开地下车库。

    东野司确实是在思考着事情。

    他还在纠结着是直接画景物还是画其他的东西。

    犹豫了好一会儿,细川小春停下脚步,生怕把东野司的‘创作灵感’给喊没了。

    她虽然不是漫画作者,但好歹也是个编辑,只有有些漫画作者想到什么好点子的时候巴不得直接将这些东西全部都记在手边。

    一遇见上辈子职业内要去干的事情,东野司就很容易想入神。

    后面的细川小春见他越走越远,还专门取了手机,给东野司打了个电话。

    但这也没多大用。

直播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无限之绿帽系统我能提取熟练度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穿成妖精后苏炸全世界[系统]斗罗之最强赘婿系统之超级警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