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金鸡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女性老者道:“我王家刚刚有了崛起的希望,决不能因此事断了上升势头!”

    左首一个老者看了看众人,最后看向下方的王维,道:“王维,你身为王家家主,你觉得该怎么办?”

    王维拱手道:“老祖,我觉得不管能不能对付,为以防万一,应当立刻将我王家一部分潜力好的天才送出去,保留我王家的希望!”

    “胡闹!”

    他此言一出,那三个老者还未开口,薛太君首先怒道:“我王家现在已经是这雍州第一大势力,若是小小两千人来攻,我们便这般做,传扬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大派活的是脸面,脸面没了,任谁都会骑在你头上拉屎撒尿,为娘教你多少次了,你却还是不懂!”

    王维道:“脸面难道有存活下来重要?当年剑门也是雍州第一大派,遇到危机还不是遣散了一部分弟子,这才有了现在剑门的根基?”

    薛太君见他敢和自己顶嘴,更是怒道:“所以他们现在即使保存下来了,却依然不能立于雍州大派之列,这次就将他们全灭了!”

    王维还待争辩,左首老者开口问薛太君道:“薛萍,巡天府那边怎么说?”

    薛萍是薛太君的名字,只有辈分比她高的多的这三位老祖才敢这般叫她,其他即使与她平辈的王横也不敢这般称呼。

    薛太君道:“还没有传来消息,不过巡天府定然不会置之不理!”

    那老者点点头,看向另外两个老者,问道:“王舒华,王文彪,你们认为呢?”他如此称呼另外两个老者,可见他才是这五人中辈分最高之人。

    那女性老者王舒华道:“我也相信巡天府会来相救,毕竟我们帮他们做了那么多事,他们派人来救也是理所应当。”

    另一个老者王文彪也道:“我与舒华意见相同。”

    左首老者点点头,对王维道:“那就按照你娘所说,不必遣散一部分族人。”

    “可是老祖……”王维想说话,那老者摆摆手,不给他开口的机会,转头又问薛太君道:“倘若那宋之书在巡天府还未前来救援时便大开杀戒,那该如何是好?”

    薛太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王舒华和王文彪,道:“三位老祖,我薛萍有句话,说了你们可不要怪罪。”

    那老者道:“家族生死大事,谈何怪罪,只要能救我王家,你但说无妨!”

    薛太君道:“三位老祖活了上千年,道行却还是大乘巅峰,与我这样的后辈相同,成功渡劫基本无望,何不趁此机会学一学十年前剑门的叶子雄和张茂陵?”

    “薛萍!”

    “娘!”

    王舒华和王文彪闻言大怒,这摆明了是要他们去送死,王维也觉得娘亲的说法不妥,急忙道:“娘,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薛太君却毫不理会,道:“那你们说说,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抵御那宋之书?”

    王淑华和王文彪不是怕死之人,只是听见她如此说,心中不愤,正要开口斥责,忽然左首那老者哈哈大笑道:“好,就依薛萍所言!”

    转头看向王维道:“维儿放心,有我们三个老骨头在,我王家灭不了!”

    ……

    金鸡岭千里之外,剑门和雾隐门众人正极速飞行。

    石破天看了看方位,道:“榆林城已过,还有千里路程,用不了半日,我们便能抵达金鸡岭!”

    风贺隐道:“好,今日灭了他们,我们立刻去朔州恒天派!”

    张百忍则是看着前方,道:“你们不要小觑了这雍州王家,它可能比玄天宗和恒天派更难对付!”

    石破天闻言奇怪,道:“王家的家主只是一个乳臭未干,只会舞文弄墨的后辈,做主的其实是那尖酸刻薄的薛太君,他顶多和我一般实力,有什么难对付的?”

    张百忍道:“你们有所不知,王家有一个王祖亮,我听闻几百年前便有人说他是最有可能渡劫成功的存在,若是他已经过世或者还未渡劫,王家便好对付,若是渡劫成功,那便比我渡劫还要早,实力更为高深,这次免不了是一场恶战!”

    其实张百忍的年纪也就几百岁,但他曾为雍州第一大派剑门的门主,知道的消息比其他人多的多。

    石破天与风贺隐闻言均是惊讶,半晌才道:“那是得小心了。”

    ......

    半日后,剑门和雾隐门众人来到了金鸡岭下,众人看着眼前五光十色的大阵,还有王家几万族人严阵以待的架势,有些心中没底。

    “王家这么多人?”

    “是呀看起来不太好对付的样子。”

    “......”

    队伍中有弟子窃窃私语,吕潇然也道:“对方人数是我们几十倍,不太好打吧?”望隐笑道:“打仗从来就不是靠人数,这场仗我们本来就是来观摩的,且看宋长老和风门主如何应付!”

    薛太君首先开口道:“三位老祖,剑门和雾隐门这次来攻,其他人均无所谓,就是那个宋之书境界太高,很是麻烦,我们可有办法抵御?”

    众人闻言沉默良久,薛太君身旁的一个老者才开口道:“化神境界呀,不好对付!”

    一个身穿银白盔甲的俊朗男子走来,朝他拱拱手,道:“王横叔,你看我这布置如何?”

    王横点头道:“不错!”想了想又道:“王凯,老祖就没有吩咐说,撤出一部分族人,保留我王家根苗?”

    王凯闻言一愣,笑道:“何多此一举,你看我王家这么多高手,实力已非十年前可比,莫要说剑门和雾隐门,就算是雍州其他门派一起来攻,也能叫他们有来无回!”

    “鸡头”最上方的大殿,这里是王家的最高权利机构,家族所有的大事都要在这里商讨抉择。

    此刻大殿中央的石台上正有五人盘坐,其中一人正是薛太君,还有一人便是王维,只不过他虽是王家家主,但在这里却只是个晚辈,只能盘坐在下首,与四位长辈相对。

    与薛太君一排盘坐的是三个老者,两男一女,年级都极为苍老,个个都是佝偻着身躯,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如同刀刻。

    薛太君此时依旧未能从惶恐中解脱出来,闻言颤抖道:“你爹死的突然,什么都没有给我交代,只能回去问问那三个老不死的了。”

    王维道:“无论如何,金鸡岭是我王家祖地,埋葬着我王家的历代先祖,万万不能被破坏,我们先回去再说!”

    原来榆林城王宅原本只是王家的一个分舵,因为交通便利,行事方便,用来处理对外事务,薛太君是喜欢繁华之人,以前便经常在此逗留,自她掌权之后,更是将王宅面积扩大,修葺一新,长久居住,身为族长的王维也应她要求,常年在此陪伴她,但实际上,金鸡岭才是王家的祖地,重中之重,防守严密,众多族中高手其实是在那里!

    王横不说话,王凯继续道:“这都是这几年薛太君治族有方,让我们攀上了巡天府这棵大树,不然我王家何来这般辉煌?”

    王横闻言并不言语,依旧眉头紧锁,抬头看向“鸡头”最上方的一座大殿,心道:“希望家主能说通诸位老祖吧……”

    山岭上和天空上,有无数王家族人整装而立,严阵以待,等待大战来临。

    此时榆林城的王家族人均已撤回金鸡岭,王横第一时间便来岭上查看防御情况,虽然看到防守极为严密,可他还是眉头紧锁,忧心忡忡。

    王横和王维心里明白,攻打雾隐门的玄天宗大军全军覆没前,定然也曾向巡天府求救过,巡天府没有去救,那么这次王家遇劫,巡天府大概率也不会前来。

    王维在大殿中走来走去,思略一番,回头看向薛太君,道:“娘,那宋之书是渡劫境界之上的高手,再加上剑门逍遥剑,一人恐怕便能覆灭我王家,你好好想一想,我爹生前是否曾说过我王家有这样的高手长辈存在?”

    这里位于榆林城北边一千余里,已经算是雍州的最北边,是雍州王家的发源地。

    金鸡岭面积广阔,因地形而得命,整座山岭平地间突然高起几十丈,好似鸡背,其中一端更是高达上百丈,形似鸡头,故此得名金鸡岭!

    此刻的金鸡岭,各处散发五光十色的光芒,自“鸡头”部位而下,将整座山岭覆盖,显然已经开启了护族大镇。

    很快,榆林城中的王家族人便集结完毕,在王维和薛太君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朝金鸡岭进发......

    金鸡岭。

    王维与薛太君闻言大惊失色,薛太君忽然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坐在椅子上喃喃道:“雍州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等高手......这如何是好......”

    王维等了一会,见薛太君再没有别的话,知道她没了主意,便开口道:“剑门和雾隐门这次兴师动众而来,必然是想将我王家连根拔起,他们必然不会来榆林城,王横叔,你速速通知榆林城的族人,立刻回归金鸡岭防备,也派人通知金鸡岭,让他们立刻开启护族大阵,准备应敌!”

    王横立刻称是,正要离去,薛太君道:“也派人通知巡天府,请他们援助!”王横闻言看向王维,王维叹了口气道:“照做就是!”王横称是,领命去了。

直播拳定乾坤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