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哪里有那么多风花雪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真的吗?”君临渊一声叹息。

    墨浅裳抬眸看着君临渊,他真的要她说透了吗?

    “当然愿意。”墨浅裳干脆果断地道,“听闻男人最瞧不起的便是妇人之仁,陛下若是一位仁慈之主,天下诸雄未必放过皇位上的陛下。”

    墨浅裳转身道。

    君临渊蓦然抓住了她的手,她扯了扯,没有扯开。

    “陛下,万不可一时冲动。”墨浅裳轻声叹息,无奈地想要低头看着她的手。

    她纵然也不甘心,可是,总要有人做皇后的。

    换了谁都不开心,还不如这个。

    君临渊对墨浅裳道,“母后只看着儿臣的眼睛,若是母后不愿,儿臣,定然不会娶她。”

    “都这个时候了,陛下何必再拿哀家取笑?”墨浅裳干脆的摇头笑,

    君临渊的声音忽然贴着她的耳骨响起来,“母后莫不是忘了,在登临帝位之前,儿臣可是这群枭雄中最为厉害的一个。还不至于,当真要为了一个越国公主,让母后委屈。”

    墨浅裳心中触动,犹豫着抬起头,只看到了君临渊一双琥珀般的眸子,静静看着她。

    他轻轻松开了手,唇角再次勾起笑,“至于交情,母后,一个不受母妃宠爱的,只顾着战场的臭小子,哪里比的过风流儒雅的公子们更能吸引小公主的目光。年幼时的我确希冀于能够得到一位位高权重的女孩的青睐。可惜的是,在那女孩眼里,我只是个不懂事的武夫,只配作为她接近我兄弟的踏板石而已。”

    君临渊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不知道是从前的,还是前世的。

    “总之,母后放心,那一纸婚书,不过是她当初弄巧成拙闹出的一桩丑事而已,如今又想靠着那婚书做文章,怕是不能。”

    墨浅裳不知道该信不该信君临渊这番话——怎么听着不像是有旧情,倒像是旧怨?

    这和史书上写的不大一样。

    史书上,想要嫁给君临渊的女子大都被这位天煞孤星克死了,越国公主更是被灭国之后被掳——电视上还演了呢,公主心爱之人另有其人,却被迫两隔。

    如今,怎么说变就变了。

    墨浅裳一头雾水,回过神的时候,却瞧见,君临渊一直在静静看着她。

    “母后到底在担心什么?”君临渊探究地问道。

    墨浅裳总不能问出口,电视上那个爱而不得,最后下场凄惨的镇南王到底是不是他……

    她只能臭着一张小脸道,“能够记恨一个女人这么久,陛下若是没有情深,哀家可是不信。”

    君临渊叹了口气,“身为帝王,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应付这些风花雪月。母后,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母后不乐,直接回绝了就是。”

    他轻轻握了握墨浅裳的手,“至于其他的,朕倒要瞧瞧,公主和嫡长皇子都进了京,越国怎么个反法。”

    墨浅裳唇角及不可见地抽了抽——这个皇帝,竟然这么不仗义,人家来求亲,他竟然想掳了人家儿女来做人质不成?!

    越国国主若是知道了,怕不是要气得吐血三升。

    墨浅裳的眸色清冽,抬眸看向君临渊,唇瓣挑起讥嘲的弧度,“哀家愿意不愿意,重要吗?”

    就连绿袖,墨浅裳都为了国事推退步,没有要了她的命了。

    初桃眼观鼻鼻观心站在下首,而君临渊正噙着笑,站在她的身后。

    墨浅裳的脸一下子红了,她垂眸朝后退了两步,“陛下什么时候过来了?也不通报声。”

    “是儿臣不让通报的,母后莫怪。”君临渊挑着唇,似笑非笑地看着墨浅裳,“至于母后好奇的,母后去问初桃,不如直接来问儿臣。”

    墨浅裳垂眸,“陛下,中宫之位空悬,是该立一位皇后了。与其从世家中挑选一位,不如这位又有权势又能在国事上襄助陛下的,又能实打实地照顾着陛下的女子。”

    墨浅裳咬了咬唇,又补了一句,“若是曾经与陛下相识,又忠心待陛下,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千金易得,有情人难得。”

    “呵。”君临渊缓缓开口问道,“母后,还真的实打实希望儿臣能够娶这位皇后娘娘吗?”

    而君临渊身为皇上,为了天下太平,怎么可能拒绝这么一个现成的女人?

    越国的公主可不愁嫁,如今局势动荡,缅南和鞑靼可都眼巴巴看着越国呢。

    初桃满面愁容,“娘娘,奴婢……见过越国公主。”

    墨浅裳只觉得君临渊那双眼睛似乎要将她看穿,她蓦然别过了脸,“没什么打紧的,不过女人家无聊的闲谈,陛下不用放在心上。”

    君临渊静静注视着墨浅裳,忽然缓缓开口,“儿臣以为母后介意儿臣和越国公主的事情,专程过来解释呢,没想到母后并不在乎啊……”

    墨浅裳被吓了一跳,转身,这才瞧见君临渊不知何时已经过来了。

    她只顾着听初桃说的话,心烦意乱中,竟然没有注意到。

    墨浅裳眸子里晃过一抹羞愤,旋即转过身,握紧了拳。

    “越国这次特意送了公主和嫡长皇子来出使,想来,是想要将这一桩陈年旧账做了数是吗。”墨浅裳冷笑,“也是,如今的大周朝不同往日,君临渊文才武略,后宫又空置,他越国没必要再费心和缅南勾结,去打一场没把握赢的仗造大周的反,不如送来了女儿做大周朝皇后,将来坐皇位的,还不是他们嫡长皇孙。”

    墨浅裳闷着好久没有说话。

    “见过?”墨浅裳背对着初桃,有些吃味地道,“原来君临渊在战场上,还见过那个小公主啊,是怎么个见过的法子?小公主出事了英雄救美,还是他出事了,小公主出手相救。”

    君临渊的声音蓦然响起,“哪里有那么多风花雪月,裳儿你竟乱猜。”

    墨浅裳挑眉,袖子下的小手握紧了。

    初桃身为君临渊暗卫,见越国公主,那就代表,君临渊早就认得这个公主。

    初桃被问住了。

    旋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聪明如娘娘,竟然还寄希望于,先帝只是口头说说,故而无效吗?

直播王爷,太后娘娘有喜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十方武圣叶玄叶灵回到大唐当皇帝唐煜从今天开始当城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