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篇 那些“声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凤华城继上回异常的冰雹肆虐之后,又再次进入冬季。

    中间短暂的秋天,就像是短暂的吐了一口气。秋天之后的人们,又忙忙碌碌的准备过冬的物品。

    卑微的人们,连“抱怨的时间”都没有,就要接受新一轮残酷的季节考验。

    所有的一切,又再次蛰伏起来了。

    与上回突如其来的灾变不同,这一次,每家每户都准备了较为充足的物资,就像是时刻准备着打这场硬仗似的。

    “冬天”虽然酷寒,却不令人生畏。

    外面的气温,已经突然降到泼水成冰的程度。寒潮一阵一阵的袭来,比之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却没有人因为这场剧烈的寒潮改变什么。

    “寒潮”面对这样有准备而镇定的人们,都像是突然哑了一般。

    那些有幸存活到今日的人,都觉着: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中间一段时间的气温回升,就像是不真实的幻境。

    只是这一暖一寒之间,死了不少人,改变了不少事情。换个角度,又像是什么都没改变。

    路上鲜少有人走了,狂乱的风,就像是能把人耳朵刮掉一样,冻得人直流泪。

    长生戏楼里面暖惯了的人们,都不愿意出去。几个好事者刚出去走了几步,就被寒风给逼回来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本来,这戏楼里的碳火,是烧的足足的,都能把人给烘干了,热的人直冒汗……

    因这寒潮的缘故,楼里的温度都没那么高了,一些老弱妇孺怕着凉,都在室内披上了外衣。

    天气的变化真是迅疾,从前都没发现——季节和温度变化这么快。

    阿京打开窗子,一丝寒风劈开了窗缝,窗棂咯吱咯吱响。室内的摆设被风吹的晃晃叮当的,一个盛满水的花瓶直直的就落下来乒乓摔——

    正当那瓶子未碎之时,阿京控制住了那瓷瓶,一切停在“未然”之时。

    看来,风真的太大了。

    阿京反手关上了窗户。

    “他们该怎么办?”阿京心里这么想着,她现在的共情意识越发强烈,她知道这风,会让这些普通人的冬天难耐。

    一定又有很多小孩子的手,要被冻烂掉了。

    和这长生戏楼里的温室贵人相比,总有那么一些贫贱之躯,要冒着这种严寒求生存,当奴隶时候的阿京就是如此。

    “求求了!老天阿!让这风柔和一点吧!”一个凄苦的男声传入阿京耳里。

    这样求救的声音,听在心里都觉得不忍。

    阿京现在能力,越发让她能听见人心底的声音。只是作为一个灵族,她越来越软的心肠,让她越来越听不得这种苦涩的声音。

    哎。

    比起浑浑噩噩的在痛苦中挨受着,像阿京这样——清醒的解剖痛苦的人,更加难眠。

    “活不下去了!孩子她爹已经被这风给吹倒了,这家里的几张嘴可怎么吃饭阿!”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入耳,这声音让阿京更加担忧。

    声音,

    各样的声音,

    ——简直是酷刑!

    ……

    若不是有灵族的强大承受力担着,阿京现在,估计早已经被这种乱七八糟的声音所压垮了。

    阿京是当过寻常人的,她深知道那些“声音”所传递的是什么滋味。

    在长生戏楼里冷暖不侵,让阿京坐立难安。

    第144篇那些“声音”完

    不然,这得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困扰啊。

    ……

    阿京的视力,其实也是极好的。

    若是阿京想看,这里的每一间房子在她的眼里,都如同没有墙的阻隔、没有任何屏障一般。

    只是……阿京毕竟是灵族,她有灵族的自觉。

    “真不知道为什么,青天白日的,都不消停。”阿京逐渐意识到……人类的这样的行为,真的有一丝丝无趣啊,明明并不是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为什么人们乐此不疲?

    “果然,人就是人,无法超越肉体欲念的限制。这也就是人类这种生物的局限性。”阿京在尝试着给自己的这种认知,做一个结论式的发言。

    还好,阿京的智识和思维,已经成熟到可以跳脱这种……人类活动了。

    哎……少年人听到这种声音,总是不合适的,容易让人血脉喷张。尽管阿京具备常人所没有的定力,也难以遏制自己的联想,不禁就会被这声音吸引。

    毕竟才十几岁的年纪,对于这种事情,总是会有一些好奇。

    偶尔,阿京也会选择性的关闭自己的听力,她潜意识里觉得:对这样的事情好奇……总是不对的。理所应当的,应该尽量避开听见这种声音……知悉人家的私事,到底是不正当的。

    万有之间,既然赋予了灵族能力,就同时赋予了灵族“自觉”。有“自觉”的灵族,才配拥有这样的强大灵力。

    哎。

    经过这些天有意无意的熏陶,阿京已经从对这样事情的惊讶……转变为习以为常。

    可能大家这样在一个屋子里这样做……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举动,尤其是在像长生戏楼这样的场所,……再正常不过。

    来的时候也不是这样,阿京自己也很难适应这种变化。任何感官都变得极其敏锐,真是有利有弊。

    尤其是有些声音,是会让人羞红了脸的。近来,阿京总是会听见不少尴尬而刺耳的声音,打扰到她的思绪。这声音……伴随着呼吸声……伴随着各种……

    防……是防不住的。

    在每一个日日夜夜,长生戏楼总是会有一些男女之声,有时候想屏蔽,那些喘息声,都猝不及防的拨空儿溜进阿京的耳朵里。

    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呢?阿京之前住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意识。她觉得:大家只是寻常的住店,就像是她和陶升、千宿宿、岫烟墟一行人一样……并不会有这些“羞耻”的私密行径。

    虽然这些人……并不知道别人会听见他们的这些私密的动作和行为……也并不会冲到这里找她理论……

    “这种事情还是不能听的。”阿京默默做了决定,以后但凡是听见这种声音开始,就要主动关掉自己的听力通道,以免让欲念扰乱心境。

    长生戏楼的隔音效果很好,在整个凤华城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换作是一个平常挑剔的人,也寻不出长生戏楼的任何关于隔音的错处。

    奈何阿京的耳朵极其灵敏,在屋里坐着,就已经可以将整个戏楼的声音都收入耳内。

直播阿京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叶玄叶灵回到大唐当皇帝唐煜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神级龙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