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将计就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原来是甄姑娘!”

    赵云随和道。

    “正是!”

    甄姜随即回应道:“恩公昔日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却有一事,还望恩公能施援手!”

    赵云又跳下马背,询问道:“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嗯!”

    甄姜点了点头,一脸惆怅,两眼饱含泪水,甚是楚楚可怜。

    这赵云历来就是心软之人,又是一副好心肠,当下便让庄门口的下人将马牵回去,领着甄姜入了庄园。

    待进了庄园,两人寻了一处亭子,坐了下来,甄姜这才开口道:“承蒙恩公以礼相待,小女子感激不尽,我本是冀州甄家长女,此番随同我二哥前来洽谈马匹生意,虽是生意上的事,却关乎我甄家一门生死存亡,冀州牧袁大人已经给我大哥下了军令状,若是五个月内筹备不了五千匹战马,我甄家全家上下都要连罪,还望恩公搭救!”

    “这……”

    赵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事他可做不做了主,控制马匹一事,可是主公和军师的决策,事关幽州和冀州的胜败。

    “姑娘,这事赵云也无能为力,你请回吧!”

    赵云摇了摇头,叹气道。

    “我就知道这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二哥非要让我来……,恩公救命之恩,小女子只能后会有期再报!”

    甄姜说玩,便匆匆跑了出去,消失在赵云的眼帘中。

    “子龙,看谁呢?这么专心致志!”

    不知何时,刘义悄悄的走了过来,向着赵云询问道。

    赵云连忙转身过来,一脸深沉的道:“主公,甄姑娘刚刚来过!”

    “甄姑娘,那个甄姑娘?”

    刘义一头雾水,自己可没有在外面花天酒地,难不成是赵云?

    “好呀!子龙,可是又有喜事!”

    刘义笑道。

    赵云看着自家主公怪异的表情,便知又被想歪了,当下连忙辩解道:“主公,就是白山上的甄姑娘,带我们杀入拓跋浚老营的那人。”

    “是她!”

    刘义这才回想起来,询问道:“她找你何事?”

    “说是为了马匹一事,还说袁绍给他大哥下了军令状,若是筹备不齐战马,便要军法从事!”

    赵云回应道。

    刘义当即怀疑道:“她又是如何得知你与天下第一庄的关系?”

    “末将不知!”

    刘义当即向身旁的人喝道:“去请你们庄主过来,就说我有要事问他。”

    这庄内的人,虽不知今日来的这些贵客是谁,但是看着庄主都毕恭毕敬,便知来头不小,都是小心谨慎的伺候着。

    少时,萧让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看着刘义阴晴不定的脸孔,内心顿时七上八下,难道出了什么纰漏。

    三人进了一处房间,关上房门,刘义这才郑声道:“萧让,你派人去查一下甄尧的住处,就说受人之托,可以给他提供一些马匹,不过,我们要收取三倍的价钱的粮食来交换!”

    “遵命!”

    萧让领命而去。

    刘义又开口道:“子龙,这甄家在冀州是真正的大族,我看这甄姜也是一个奇女子,处事不惊,若是能得到甄家的支持,平定冀州,当易如反掌。”

    赵云回应道:“请主公吩咐!末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哈哈……”

    刘义一脸坏笑的看着赵云,然后开口道:“明日这甄姜必然要来答谢,到时候你便知晓。”

    这一笑,笑得赵云内心难安,感觉又要被坑的节奏呀!

    当夜,天下第一庄内篝火通明,刘义领着一帮人玩的不亦乐乎,昔日的烤鸭风波变成了烤肉串风波,李元霸这厮再次大显神威,不管比试什么,都是最后一名,吃的喝的,被这坏家伙独霸了一半。

    甄姜缓缓回道。

    赵云这才想起白山之事,眼前的甄姜一身男儿身,所以他刚刚没有想起来。

    刘义缓缓开口道:“这些马先养着,以后自然能有大用!”

    萧让不再多言,告退了出去。

    ……

    眼见赵云便要策马离去,甄姜急忙走了过去,拦在前面,沉声道:“恩公别来无恙!”

    赵云细看了一番眼前的人,似曾相识,可又想不起来,寻思问道道:“你是?”

    “白山上,得遇恩公相救,小女子这才捡回一条命!”

    “如今我们手中还有多少马匹?”

    刘义询问道。

    萧让取出一本账簿,郑重的交给刘义,回道:“从去年开始,我们便收缩了经商范围,全心全意投入马匹一事,如今寄养在各处马场中的马匹有七千多匹,另外,庄内的财产都详细记载在这本账簿中,主公可查阅一下!”

    庄外,甄姜徘徊了许久,不知如何开口进入天下第一庄。

    就在此时,只见从庄内走出一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不由脸色绯红一片,心跳的噗通噗通。

    “可是……”

    萧让欲言又止,抬头看了一眼刘义,养七千匹无用的马,消耗也是十分巨大。

    萧让疾步而来,将刚刚与甄尧交谈的事,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告诉刘义。

    这事可大可小,全看刘义如何定夺。

    萧让又问道:“主公,这七千匹马良莠不齐,倒不如从中挑选出最好的战马补充军用,将那些驽马,便高价贩卖给甄家,换置粮食。”

    “不!”

    刘义直截了当回应道:“驽马十驾,功在不舍,这回我要让袁本初无马可乘,光着脚丫子和我们开战。”

    刘义随手翻看了几页,又将账簿交给萧让,郑重其事道:“我既然将天下第一庄交给你打理,便由你做主,大可不必一一汇报,你只需记住,天下第一庄赚钱是小事,维持神机阁运转才是大事,一定要切记!”

    “属下明白!”

    天下第一庄,位于东面有一处小院,上面写着容宛,这里一直不曾有人入住,但是萧让每日都会派人来打扫房间,修剪里面的花草。

    这容宛是当初刘义和吕娥驹居住的地方,所以一直被保留了下来。今日,这容宛终于等回来它的主人,刘义带着吕娥驹和张宁,故地重游,再次回到了这里,回想十年前的情景,不由相视而笑。

    “主公,属下有要事禀报!”

直播三国之开局签到送李元霸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抗日之我是楚云飞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