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英才济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唐虎却是脑门挂在冷汗,一脸无奈的说:“好的呀。”

    “沈二宝胜!”闫赫无语地看了这两朵奇葩一眼,沈二宝这身打不烂的肉,就算是放在现如今的木殿里都算是优秀的,而唐虎虽然差一些,但他的那一击“烈虎啸天”威力足以让他进入内门地殿了。

    接下来的几场也很激烈,一个名叫胡杨的地境九阶二十六岁小伙子引起了楚骁的注意,从脉气上讲,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地境九阶强者,不过他的属性却很是少见,是光系属性,楚骁对这一属性高手唯一的印象就是速度第一,比风系和雷系的速度还要快。但是让楚骁吃惊的可不止这些,最重要的是,这个胡杨的灵魂竟然已经达到了天境四阶,比试中他施展出灵魂攻击的手段,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半分,他的对手就已经蜷缩在地上了。

    随后上场的是上官春水和任无极,沈二宝又是一通嘱咐之后,上官春水才缓缓走上擂台,擂台对面一个阴郁的男子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上官春水将玉笛从腰上抽出横于朱唇之下,一阵清幽乐曲飘荡而出,如涓涓细流蜿蜒流淌,又似山泉叮咚水光潋滟,顿时让所有人心旷神怡。或许也只有任无极没有因笛声而沉醉,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周围已经被一条条的水带所包围。台下的楚骁眼神一凝,瞬间从乐曲声中出离,暗叹道:“好厉害的幻术,这是包涵着灵魂攻击的幻术,任无极已经中招了。”

    一团火焰猛地在擂台上腾起,任无极站在火焰中间,仿佛一尊火神一般。在他脑海中,正在操控火焰抵御上官春水的水带束缚,而事实上,上官春水仅仅是在吹笛子而已,后者的目的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消耗对方的脉气,吹笛子施展幻术,她坚持一天也没有问题,可任无极这种状态却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一旦消耗到一定程度,任无极就没有翻身机会了。但是上官春水的计划会这么顺利吗?

    任无极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当他发现自己的火焰无法逼退上官春水的水带时,他就知道自己中幻术了。一口咬破舌尖,疼痛感立即让自己清醒了许多,虽然还是看不到对手的所在,但凭借笛声和气息,他已经可以确认攻击的目标了,数十条火蛇陡然窜起,猛地朝上官春水轰去。“‘水元罩’!”一个水做的罩子随着后者的一声娇喝瞬间出现,罩在了她的身上。下一刻火蛇便陆续砸在其上,水罩荡起阵阵涟漪,硬是挡了下来,不过上官春水的脸色却是更加苍白了。火蛇并没有就此散去,而是继续附着在水罩之上熊熊燃烧,蒸汽弥漫,眼见着水罩的水就要被烧开了,“轰”的一声,水罩破裂,整个擂台上突然被蒸汽水雾所弥漫,任无极的火焰骤然大盛,仿佛一座小型火焰山似的,蒸汽被火焰热气带着冲向高空,“刺刺啦啦”如水浇炭的声音不绝于耳。而整个擂台之上却无法再找到上官春水的身影,可她的气息却变得无处不在。

    水系,以束缚困敌见长,杀伤力通常却是不强,这也让任无极有恃无恐,觉得只要自己不被束缚住,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不过他的想法似乎是有些托大了,有些眼力的人都开始发现,弥漫着的水雾之中似乎出现了一根根极细的水线,如钢丝般偶然闪露一丝寒光,还没等到大家看清楚,尖锐的破空声响起,一道道水线已经急速向任无极切割而去,火焰无质,如何能够抵挡这种锋利的切割?“火焰刀!”只听任无极一声大吼,火焰中竟然劈出无数锋利的弧光,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去,如钢丝崩断般的声音接连响起,不过台下的众人却是一阵骚动,这些火焰刀弧出了擂台,毫无控制的向台下四散劈去,好在大家也都不是等闲之辈,或挡下或躲开,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竟是无一人受伤,只是响起一阵指责任无极殃及池鱼的喝骂声。然而广场上转眼间就恢复的安静,因为大家看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任无极此刻竟然被包裹在了一个水球之中,任他拼命挣扎和攻击,水球竟是一点破裂的迹象都没有。原来,适才那无数水线全是虚招,上官春水根本就没有指望能够靠这个就伤到任无极,她这么做的目的一来是要逼对方一瞬间使用大量的火焰击破水线,使燃烧在其身边的火焰大量减少,二则便是将足够的水输送到任无极的周边。陡然间水球凝聚而成,将任无极包裹其中,水火无形无质,任凭水球里面的人如何攻击,攻击力都穿水而出,对水球起不到任何损伤,而水里面的人却是被水球如影随形的困在其中。人出不去,即便是天境高手,一时三刻间也必定溺毙其中。

    一团雾气凝结,化形成了上官春水,依旧是神情淡然地说道:“认输吧,这个水球本身即是领域又是结界,哪怕是魂境强者,急切间也是破不开的,这水球里的是‘须臾弱水’,鸿毛漂不起,芦花定底沉,虚不受力,片刻之间便能将你淹死。这只是一场比试,不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只要你向评审表示认输,我便收了水球如何?”

    水球里的任无极停止了挣扎,眼神犀利地望着上官春水,嘴角却是扬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只见他伸出一只左手,掌心向上,一团内、中、外分成三层,分别为蓝、红、黄三色的绚丽火焰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中。闫赫和楚骁看到这团火焰都是一惊,四个字差点脱口而出。任无极手中的赫然就是九大祖火之一的“三昧真火”。火焰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隔着水球,在擂台下的人们都是感到一阵逼人的灼热,不由得纷纷后退,那水球又如何能够扛得住,没多久便是“砰”的一声爆开,而上官春水也是一口鲜血喷出,气息萎靡下来。

    “认输吧,正如你所说,这只是一场比试,我手上的东西危险,我也控制不了分寸,若真的伤了同门和气可就不好了。”任无极志得意满地笑道。

    上官春水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直纤弱的身躯,依旧淡然说道:“原来你最大的依仗竟然是祖火。我确实拿祖火没有办法,不过这是一场比试,这里是擂台,我奈何不了祖火,奈何你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话一出,笑容瞬间僵在了任无极的脸上,“三昧真火”的确是他最大的依仗,如果这都无法使他取得这场比试的胜利,那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可看上官春水现在的状况,她真的能奈何得了自己吗?他不相信,冷哼一声,便向对方冲了过去。

    上官春水一只手掌伸向天空,“轰隆隆”的巨大水声骤然响起,所有人都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一道粗大的水柱自空中直落而下,如同天河倒灌一般,惊得任无极张大嘴巴呆立当场。只听“轰隆”一声,水柱覆盖了半个擂台,如洪水一般将后者如一片树叶似的冲下了擂台。好在水柱只是短短一股,饶是如此,殿前广场也是一地积水,不少躲得慢的弟子已经成了落汤鸡。而任无极身上缠着一截水草,呆呆地坐在积水中,兀自震惊不已。闫赫看着满地狼藉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大声宣布道:“上官春水胜!”话音未落,沈二宝已经如一颗陨石一般冲上擂台,扶住了摇摇欲倒的上官春水,依他的心思,还想一个公主抱将其抱下擂台的,可不想对方已经推开他搀扶的手,倔强的说道:“我怎么上来的,就要怎么下去。”

    苍梧宫外,无涯老人喊道:“我靠!那是我的‘小镜湖’啊!半个湖都被这丫头摄了来,我的居住环境算是毁了!”

    众人大笑,落尘道:“这丫头有两下子,而且心机也足够深,刚开打时她就明白自己实力不如对方,硬是慢慢将五里之外小镜湖的水一点点摄到擂台上空,这虽不是什么绝杀之局,却是足以确保她能够赢下这场比试,哪怕对方手里有祖火也不例外。虽是险胜,却是必胜,天境一阶便能超远距离、如此大量的施展摄水数,我自问天境一阶的时候都做不到,水殿这回后继有人了。”

    “这个你不抢吗?”苍梧笑问。

    “我想抢呢,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落尘笑道。

    “嗯。你会成为十二殿的公敌的。”无涯老人道。“对了,落尘妹子啊,你能使点手段,把我的小镜湖恢复了不?”

    “兄弟啊,你打爽了吧?打爽了就换我来行不?”沈二宝话一说完,一拳向唐虎的肋下砸去,唐虎一只手被沈二宝抓着,想躲是不可能了,只好飞起一脚向沈二宝腰胯踢去,而后者就像没看见一样,根本就不在乎,拳头速度丝毫不减。外表是可以欺骗人的,唐虎可不傻,他知道沈二宝这个木系的天才根本就不怕打,可自己不行啊,只好虎腰一扭,一记肘击磕向对方的拳头。只听“轰、轰”两声,一声是沈二宝的拳头与唐虎的肘击相碰,一声是唐虎一腿踢在沈二宝腰上。随后就是唐虎一声惨叫,一条胳膊垂下,似乎是脱臼了。

    “兄弟,你输了,别打了行不?”沈二宝拎着唐虎的一只胳膊晃了晃。

    “那咱们打完再聊?”

    “好的呀。”

    “你们到底打不打?”闫赫已经对这两朵奇葩忍无可忍了。

    只听“咚”的一声,沈二宝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这种层级的比试,拳头又怎会只有一记?唐虎一拳得手,狂风暴雨般的老拳就开始了,沈二宝立马变成一个人形沙袋,被揍得“砰砰”连响,足足数个呼吸时间,上百拳就已经打完,唐虎似乎是发现有什么不对,一下子跳到一旁,好奇地打量着沈二宝。而沈二宝此刻已经被打得弯下腰,颧骨、脸颊、脑门凹陷,眼眶肿起、鼻血长流,连嘴角上都是血丝,眼见着是被揍成猪头了。可他就是没有倒下,要是换做别人,此刻怕是连半条命都没了,这群新弟子中,恐怕除了楚骁,没人能够硬挨这样一顿暴捶。唐虎虽然刚才打得舒展、痛快,可却越打越是心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气息有所减弱。也就是说,沈二宝的战斗力一点都没有减少。这让他的心里升起一阵寒意,本能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对方的危险。全身脉气毫无保留的鼓荡而出,在背后凝聚成一头巨大的猛虎虚影,唐虎再次窜向沈二宝,身形与猛虎虚影重合,虎爪弹出,闪动着寒芒。“烈虎啸天!”唐虎大吼一声,虎爪重重的拍在沈二宝的胸膛,“轰”的一声,后者应声而飞,重重砸在地上又弹飞而起,地上石砖都砸碎了好几块。沈二宝在地上滚了两丈远才算停下,看得楚骁眼角都抽了抽,难道这厮不觉得疼吗?

    正当众弟子们觉得这场比试已经结束了的时候,沈二宝站了起来,只见他从手环中取出一方小手帕,将自己嘴角和鼻子上的鲜血擦净,大手在脸上揉了揉,脸上的肿胀和凹坑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连淤青都不复存在,就好像从未挨过这顿打一般。这让众人全都目瞪口呆,心中暗想:这厮难道是胶皮糖做的不成?

    唐虎是个耿直之人,在震惊之余,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再来一遍,加大分量的狠狠再来一遍。“烈虎啸天”再次出手,又一次拍向沈二宝的胸膛。只是这一次没有了先前的巨响,只见沈二宝已经一把抓住了唐虎的手掌,在他的蒲扇大手中,唐虎的手也显得小巧了许多,用力一攥,唐虎的手骨“咔咔”直响,瞬间让他脸色涨红,差点疼得叫出声来。

    又一次的,十二殿主站起了七八个,因为他们同样感受到了空间法则,上一次是楚骁的空间切割,这一次是宜兰的空间穿梭。

    宜兰又是一笑,空中此刻已经飘浮起无数的风锥,数量比赫连牧风的风轮还多。后者先是震惊,然后苦笑摇头。他的风轮即便席卷而上,速度如何能与宜兰的风锥相比,凭宜兰的能力,躲掉一少半是没问题的,可她的风锥恐怕自己连一个都躲不开。只要自己受了致命伤,天上的风轮就会消散,从速度上来看,只怕风轮还没接近宜兰,自己已经变成筛子了。当然,那是拼命的状态下,现在是殿前比试,二人将招数摆将出来,高下立判,自己是输得心服口服。天上的风轮就此消散,赫连牧风落到擂台之外,算是认输了。

    “宜兰胜!”闫赫的嗓音有些干涩,显然宜兰也将他震撼到了。

    “好的呀。”唐虎朝闫赫一拱手,猛地一蹿就出现在了沈二宝身前,这速度,竟是堪比风系的赫连牧风。

    斗大的拳头带着劲风已经掏向沈二宝腹部,听这拳风就知道,这一拳足以轰掉一块房子大的巨石了。

    对视良久,沈二宝突然道:“交个朋友呗。”台下紧张观战的众人一下子被这句话雷倒,大家对这活宝简直是无语至极。

    不想天下之大什么鸟都有,只见这唐虎大嘴一咧,露出一口大板牙,笑道:“好的呀!”台阶座位上喝茶的某位殿主当场就一口茶喷了出去。

    此刻二人都停了下来,“认输吧!这是比试,我不想伤人,这‘万舞冥轮’你是挡不住的。”赫连牧风喘息着,一边说一边擦掉自己脸上的汗水。

    宜兰面色平静,额头也是出了些细汗,她微微一笑,两只眼睛眯成月牙道:“我是接不下你的风轮,不过你能接得下我的风锥吗?”说着,手里出现一只巴掌长的小小旋风,就像一根尖锥一般。“看好了,中!”宜兰一声娇喝,风锥自她掌心凭空消失,一丝空间波动后,风锥已经射在擂台边缘的一块石砖之上,瞬间将其射爆。

    落尘笑道:“即便我有心,人家孩子也得愿意才行,再说陆小三好像也有意,所以难说啊。”

    苍梧忙道:“你放心,陆小三我去打招呼就是,她的性格,肯定是一心为孩子好的。”

    就在苍梧宫外热聊的同时,沈二宝上场了,对手是地系地境九阶的唐虎,以进攻和力量见长。能到这里的地境九阶,可不能将其当做地境九阶看待,楚骁就是个最好的例证。这唐虎站在沈二宝对面,二人像是上台比试肌肉一般,一样的雄壮体格,一样粗犷的长相,二人对视无语,擂台上已经充满了**味儿。

    苍梧宫外,老者无涯的声音响起:“这空间法则变简单了是怎么着,小娃娃们都开始玩儿空间法则了,让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啊。”

    苍梧笑道:“落尘啊,我觉得这个小姑娘才比较适合你。楚骁大家没戏,但这小姑娘肯定会留给我们的,我不跟你抢,无涯老哥也不会,赤阳不是这风格的,乌奎是专门研究灵魂的也不合适。只要你点头,她就是你的了。”

    楚骁大惊,并不是因为赫连牧风的速度有多快或是他的风轮有多犀利,而是他已经凭借自己的“听劲”绝学,发现了对方真正的战术。那两只风轮的确锋锐无比,宜兰的风壁八成被破,风壁被破后自然得全力对抗这对风轮,但刚才被弹飞的那上百风刃,却还在四周相机而动,宜兰会瞬间陷入被围攻的凶险境地。而事实也确实和楚骁预料得差不多,不过唯一的出入就是,宜兰面对围攻之势,却是做出了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举动。

    “‘疾风魔龙甲’!”只听宜兰一声娇喝,周身贴着衣衫腾起一个个密实至极的旋风,就像一套由旋风构成的铠甲一般,尤其是两条胳膊被旋风裹得像缠满了绷带似的,抡圆了就砸在一个风轮之上。令人震惊的却是,“轰”的一声,风轮竟然被砸得消散了,那袭向宜兰周身的风刃更如同挠痒痒一样,砍在宜兰身上瞬间便被‘疾风魔龙甲’上的旋风撕碎。“‘暴风弹’!”又听一声娇喝,宜兰一只手臂伸直,对准了赫连牧风,“咚”的一声,一枚无形气弹自她掌中射出,直接打在赫连牧风的肩膀上,瞬间将他轰出十几丈远。难怪宜兰会将手臂伸直,气弹一出,后坐力就让她身形向后退了半尺,可见气弹的冲击力有多么强悍。这还不是结束,因为这气弹是可以连发的,宜兰身形一幻,冲向赫连牧风,速度丝毫不比对方慢,手臂依旧对准后者,“咚咚”声不绝于耳,朝着赫连牧风如冰雹般攒射而去。

    “我靠!”赫连牧风爆出一句粗口,掉头就跑,二人在空中一个拼命逃窜,一个紧追在后面疯狂扫射,也不知挨了多少下,赫连牧风在空中连滚带爬的,狼狈至极,若不是宜兰留手,只怕此刻他已经内伤不轻了。擂台下不少人都被这滑稽的一幕逗笑了,可楚骁并没有笑,不但没笑,眉头还皱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宜兰这招数消耗绝对不小,比试时又不许吃复气丹,恐怕这种攻击宜兰坚持不了多久。当然,赫连牧风更是无法坚持,他若没有翻盘的后招,现在就应该认输了,可是他并没有。正在楚骁想着的时候,赫连牧风便已经使出了他的后招,漫天悬浮着一个个巴掌大的风轮,凄厉风鸣声响成一片,足有数百之多。这可不是风刃,而是风轮啊,每一个恐怕都能割破“疾风魔龙甲”,在宜兰身上留下一道伤痕。

直播恒神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绝世神皇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