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怒其不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卡卡卡~卡;”

    花园内有一个假山,假山的下方一个暗格打开,从中走出一名四十余许,龙精虎猛的身影。

    他轻松一抬手,飞鸟居然自己飞到他的手上,取出一封书信,此人看过后,顿时目露精光。

    “嘎嘎嘎,这么快就可以收网了,又要死多少人啊~”

    时间来到第二天早上,紫阳帝国全境都不安宁,无数人被抓,无数场争斗血腥的上演,无数的人想奔往帝都给某人传递消息,却统统都被劫杀,无一漏网。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主要人物,正一无所知的在等着朝会开始。

    大殿内,林海身后的一个人低声询问说道:“国相大人,今日微臣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心绪不宁,来的路上,我看到宫里四处都有奔走的军队;”

    “那些个将领个个铠甲振动,长发飞舞,行色冲冲,显然心情非常舒畅,前些时日可没有这样的事,微臣想请问一下,国相可是知道什么消息?”

    林海迟疑道:“这…,本相也没有插手这些调动,应该没什么事,放宽心,别自乱阵脚;”

    此人听完,只能压下这个疑惑,又问道:“好吧,可是国相大人啊,今日的朝会,在圣上一旁坐着的那个老先生,不知是何人,为何以前未曾听过?关键是,圣上居然到现在还没出来,却让这么一位老先生先一步坐在那里;”

    林海也将目光看向那个方向,圣上还没来他也奇怪,但也仅仅是好奇罢了,可在距离圣位仅几步的地方,却已经坐着一个老者,老者怎么看都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居然先圣上一步坐在一侧。

    凳子也是新加的,他的对手庞沅应该也不清楚情况,因为他看见庞沅看向老者的目光也是茫然,这让他心里安定几分。

    他还注意到另一点,今日朝会,武将一列几乎没人,此刻站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人物。

    于是他靠近身后那人开口说道:“通知下去,今日情况有变,谨慎发言,一切求稳,我感觉今日不简单,但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

    那人乖乖的点点头,然后就退后几步,去跟其他人说去了。

    而在大殿的后方,钦天师正在一个凉亭内盘膝坐着,他的对面正是迟迟没有现身朝会的万孚生,二人此时正在有说有笑的喝着茶。

    钦天师笑笑道:“圣上这招高啊,把祸首直接束缚在皇宫,另一边却在全力斩除林海的羽翼,少了林海从中作梗,我方可以降低不少伤亡啊!还会少很多的变数;”

    听到这话,万孚生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万万没想到,林海居然会勾结外敌,本来以前他都只是想把林海平级调动,让他做一个清闲的幕后长老,哪怕他确实犯了一些错,也抵不过这些年他对帝国的贡献,可惜啊。

    万孚生沉声说道:“那四人冒死传信,忠勇可嘉,待此事结束,朕要追封他们为忠义候,虽然他们都不在了,但他们的后代子孙,朕都会替他们照顾好,保他们荣华富贵;”

    钦天师面色不变,说道:“圣上圣明;”

    一个满身是血的侍卫匆匆进入此间,脚步稳健,虎目迫人,可以注意到,那些血都并非他自己的。

    他快步来到凉亭外跪下,快速说道:“启奏圣上,我军大获全胜,兵围白石马坡,斩敌一千四百六十四人,抓获灵皇境敌人二十一人,灵皇以下一百七十五人,那位半尊被两位暗卫首领当众斩杀;”

    “我们抓获的人之中,左相府客卿六人,还有左相府曾经的老管家也在那个地方,均被我们当场抓获,所有人都已经招供并且押送回宫,请圣上定夺;”

    万孚生面露喜色,又问道:“哦,有多少人是属于外面那几家的?”

    那位将领抬头望去,说道:“左相府除去刚才说的那七人,还有二十多人属于左相府,只是地位都不高,其余的均是那几家的人,其中武盟最多,差不多占据三分之一;”

    “武盟~”万孚生和钦天师同时面色怪异的嘀咕了一句。

    钦天师笑道:“哈哈哈,武盟的心还是不死啊,之前的漏网之鱼,估计有不少都跑到那里去了吧,他们本以为可以高枕无忧,谁曾想啊,哈哈哈;”

    万孚生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好了,最主要的毒瘤没了,我该上朝了,不然后面的好戏怎么开始呢,这次,该结束了;”

    钦天师却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担忧的说道:“圣上,林海可是一位老牌半尊,而且他身边还环绕着不少的灵皇境幕僚,他们若是不管不顾,您的安危可就很难保证了;”

    万孚生呵呵笑道:“放心吧,老天师,朕一切都安排好了,今日会圆满结束这场动荡的,今日之后,帝国将迎来真正的改变;”

    钦天师沉默几许,起身拜了拜。

    万孚生对着下面跪着的将领说道:“朕没记错,你是郑将军对吧,你去把所有犯人看好了,一会儿朕会宣你进殿,今日,朕要让那几家痛得彻底一些,这么大的一股力量,若是都折损在这里,估计他们肯定心疼死吧,哈哈哈;”

    那个将领应声退下了。

    ……

    “哗啦啦~”

    一只小巧的飞鸟如飞箭快速飞进皇宫,很多侍卫都看见,却没有阻拦,飞鸟速度很快,穿过一坐坐高墙建筑,穿过一个个广场,来到一个种满了红花的花园停下。

    短鬓壮汉叹息说道:“你们还不明白嘛,现在我们不论怎么办,其实都逃避不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大家平时低调不想惹麻烦这是对的,但是这件事情我们却必须要站出来,不然任由那老狐狸这样玩下去,以后,紫阳帝国还叫紫阳帝国嘛;”

    另一个一直沉默的男子开口说道:“大哥说的没错,现在已经不是个人的生死问题,而是事关这整个国度生死存亡的问题,你们谁若是想置身事外我管不着,以后我们还是兄弟,但我会自己去办这个事;”

    “二哥,你说的什么话,我就是说着玩呢,我你们还不了解嘛;”一脸精明的男子讪讪一笑。

    “取纸笔来,我不会写字,就拜托老二了;”短鬓大汉喊道。

    很快,四张字条摆在桌子上,几人相互抱拳道别,一人取了一张纸条,分四个方向各自离去。

    几天后。

    外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变质,似乎已经不是任何人能够阻止得了的了,可是要清楚,人为推动的某些事不是阻止不了,只是还没到时机罢了。

    ……

    “哼,一个半尊,百多位灵皇境武者,果然是非常强大的一股力量;”

    短鬓壮汉豪气的大笑一声,说道:“各位兄弟果然都是有英雄气魄的人物,我章兵敬佩,不过我事先想说,我们几个,不论是谁侥幸活到最后,其他兄弟家中的亲人,就拜托兄弟照顾了;”

    几人顿时收起笑容,面容严肃的认真点点头。

    实在是这次的场风波闹得太大了,大的他们哪怕远离那些地方都觉得不安全,而且看情形完全没有要结束的迹象,何不等等更稳妥。

    “唉;”

    这一刻,他真的被触怒了,怒自己曾经的不争,怒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漠视生命,更恨自己无力改变。

    “我本来不想和谁争什么,只想平静的做个武者,修修武,找到家人,报了双亲和家族之仇后,悠游天下,有机会去找她,可为什么就这么难呢?我做的难道不对?”吕凌真正开始思索自己曾经的处事原则。

    “大哥,那老狐狸行事一向低调,奉行韬光养晦的策略,这次上头让我们摸的事,我们虽然摸到了,但想要走出这个地方,恐怕难啊!”

    短髭壮汉的旁边,一名穿着破衣长着八字须的男子有些忧虑道。

    另一个看起来一脸精明的男子说道:“其实说实话,这趟我们根本得不到任何利益,反而得罪人,说是多面树敌也不为过,所以,我们何不等等,着什么急呢,看清时势再行动也不迟嘛;”

    一个山间破院内,油火熊熊,一名江湖人打扮的中年短髭壮汉,抱着一把长剑蹲在火堆旁,他对面还有三人或蹲、或坐、或盘膝坐在地上,几人共同围着一张瘸腿桌子。

    桌子上放的,是一团揉得完全没有形状的纸条,上面是它们这些时日好不容易获得的情报。

    陈伊并没有继续说太多:“你只需要知道,你死了,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所以,认罪书一事,还请吕少识时务,否则,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多,保不住就有什么人是吕少很在意的呢;”

    陈伊说完,匆匆离去,留下吕凌独自纠结,他分不清陈伊说的是真是假,也不会有人来替他解释,但他却很清楚,外界肯定有了什么大变化。

    而这陈伊也不简单,居然连死都不怕,他背后的人又是谁?那一刻,吕凌是真的很想直接杀了他的,可这样做没什么意义,图一时之快罢了,相反,真的可能会连累到他在意的人,哪怕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他也决不允许。

直播我有一个神秘岛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一生何求体育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