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 第九十七章 暗桩(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战云听闻这“游刃有余”四字,就明白铎一真无需自己太过担心。

    他听闻铎一真提起他自己,自然明白铎一真是要听自己的情报,他开口道:“之前来西域的那个鬼,被称千年公。他和我提起盖世堡内,有一个鬼的鬼国有两个人可以利用,一个是前玄……鬼太子谢玄瑜,一个是带着面具的天启人。”

    铎一真扬起一道眉来,指了指沙地,两人并排坐下:“有意思,说来听听。”

    “那谢玄瑜,同如今的鬼太子争权失败,被抽去脊梁骨,他的实力大成之上,表示若能重新让他长出脊梁骨前去复仇,不介意同西域人联手。”

    听了这样一个诱人的消息,铎一真并未露出什么特别欣喜的神情。他沉默了片刻后开口:“那个面具人呢?”

    “那戴面具的天启人,被鬼太子将一身灵力转为玄力,那人似乎曾经是天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似乎在天启时,受过相当妖邪的重伤。”

    “妖邪?”铎一真问。

    战云并不想回忆那诡异可怖的尖叫声,可铎一真问了,他就详细得给战云描述了一遍。

    那不动声色的西域尊主,双眸亮起了一道耐人寻味的光来,他嘴角一挑,“原来是他……他果然没死,真有意思。”

    战云没开口问那人是谁。他和铎一真相伴多年,两人是兄弟,更是君臣。他相当明白何时能开口询问,何时不能。

    “那千年公还提到,西域盖世堡中,有一个玄太子的朋友,苍皇神宫里,有一个骨国的暗桩。”

    “这朋友,是合伙结盟的关系,可暗桩,就头疼了。”铎一真沉默了片刻说道。

    “公子。”战云开口,问出了一直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来,“苍皇神族的命脉,是不是同鬼有关?而西域,一直在默默替神族维持这这个命脉?”

    铎一真见他这么问,也不吃惊,更不言语。

    战云明白,铎一真是默认了。

    看来,传闻是真的了。

    神族的命脉,同骨国有不可告人的联系。而骨国的异动,很可能就同这有关。

    得知答案后的战云没有多问,他对铎一真拱手:“我该赶回去了,出骸顶太久,怕生意外。”

    铎一真点了点头,笑道:“后会有期,兄弟。”

    战云起身,对那坐在沙地上姿势惬意的男子行礼,:“后会有期……兄长。”

    这声兄长,他叫地犹豫而小心。

    铎一真自然听出来了。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战云的肩膀:“兄弟,等你回来,西域永远有你的一席之地。”

    -

    -

    -

    【骨国/白鹫玄都/骸顶】

    战云离开西域,立马马不停蹄地赶路,趁着墨黑的夜色他不留痕迹地回至骸顶。

    这骨国的天空永远是暗的,最光明的几月,白日的天空依旧是是深沉的灰色,而夜晚更不必说。

    战云轻车熟路,回到自己的房室之中,推门走了进去。

    衡姬在他的床边整理被褥。

    看见战云回来,衡姬转过身来低低鞠躬:“公子,奴看这被褥公子已经盖了三天有余,该给您换上新的了。”

    战云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好。”

    衡姬见他漫不经心,也不恼,继续用恭顺的声音说道:“这花瓶里的插花,一向是插着剑巡草和几朵白鹫花。最近白鹫花没有上好的,奴自作主张换上了衡水花。”

    “你喜欢就好。”战云站在书架前,望着一排排的书,随口说道。

    衡姬将手中的被褥放在一旁,走到战云身边,她拆开刚刚放在桌上的一个盒子,撕开牛皮纸,取出了一个色泽温润的白玉杯子来。

    “前些日子公子不小心打碎的白玉盏,奴见公子惋惜,特意去白鹫玄都内寻了最好的玉器师父,给你您做了一模一样的,公子瞧瞧,喜不喜欢。”

    说着衡姬将那白玉盏递到战云面前。

    战云明白,自己不能再忽略这个弈奴了。

    在这骸顶多室,他和这弈奴似敌非敌,似主仆,又非主仆。

    两人你来我往,没有硝烟不留痕迹的试探,远比战云这些年在西域杀的人要多。

    战云将目光从书架移至女子手中的白玉盏,伸手取过翻看了几下。

    真同先前那个自己“失手”打破的一模一样。

    西域出生的男子其实并不喜欢这小巧玲珑的精细玩意。那日打碎白玉盏,只是为了支开这弈奴而已。

    而今弈奴将这一模一样的白玉盏递到他面前,他心下明白了几分。

    她绝对发觉,今晚他是故意支开了她,前去西域。

    不过这七窍玲珑心的弈奴到底得知了多少有关自己的事,战云并不清楚。

    不过他明白,她还不能肯定自己是西域安插在骨国的暗桩,若她确定了这件事,今晚等着自己的,就不是这看似温顺无害的弈奴,而是这弈奴那深不可测的主人叶兰斯。

    “挺好的,你费心了,其实不用如此辛苦的。”战云将手中的白玉盏放回弈奴手中,“碎了就碎了,我这儿不还有其他杯子吗?”

    “可奴总是想着,更尽心地服侍公子。”衡姬一双莹润的灰眼睛望着战云,那目光中有些许委屈的神色。

    战云总是在想,到底是怎样的女子,才能将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假装地如此楚楚动人。这女子在假装柔情,妩媚,委屈的时候,她的心是不是在冷笑,或者只是一味的淡漠?

    “奴在乎公子的一切,公子喜欢翻看的是哪几本书,公子练武后用惯了的那条棉巾,公子喜欢喝煮了几道的上品瑞樰茶。

    “还有,衡姬还知道,公子夜里不愿意抱着衡姬入眠,即便奴每到夜晚,都将身子洗净,潵上花露香,巴巴地盼着能为公子暖床。可每次公子都让奴离开。”

    说到这里,衡姬顿了顿,似乎在心底做着艰难的抉择,然后她横了横心开口道:“公子,奴学得很慢,这骸顶的一砖一瓦,哪里是奴能去的,哪里是奴不该去的,衡姬学了快十年。

    “公子是奴遇到地,最好伺候的主子,奴努力地摸索公子的习惯,用手摸这房中公子常用的东西,用鼻子嗅茶香,用耳朵听公子的话。”

    战云明白,他们两人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率先捅破两人之间的那层纸,只是他没想到这天来得这样突然。

    衡姬这话,等于她亲口承认了自己的双眼失明,承认了她其实并非普通的弈奴。

    可衡姬这又是何意?她这么做为了什么?或者,这又是一个试探的圈套?

    “衡姬,辛苦你了。”战云不动声色地说道。

    “这些都是衡姬应该为公子做的。”衡姬苦笑道。

    接着,衡姬话锋一转,嘴角多了一分冷意:“不辛苦,不委屈。若说奴有什么委屈的话,就是公子总是提防着奴,就好像,奴会在公子睡梦中将公子杀死在床上那般。又比如说,公子连夜出了白鹫,却和奴说只是在修行。”

    这最后一句话,才是衡姬的重点。

    “我确实出了玄都。”战云不动声色地道。

    衡姬站在战云面前,若那双眼睛能看清东西,衡姬此刻绝对是质问的眼神:“公子啊,奴将公子看得比自己重要百倍,最害怕的,便是公子的心不在骨国。”

    “我去了大沙漠。”战云开口,嗓音有些嘶哑,他全神贯注,深怕露出一点破绽被眼前的弈奴看穿,“我是骨国人,可也思念那片黄沙,今日丢下你,独自跑去看看而已。衡姬,我没有背叛骨国,我这一身玄力,西域怎容得下我?”

    我这一身玄力,西域怎容得下我?

    这句却是战云的真心话,也是他一直以来担心的为之痛苦的事。

    即便铎一真承诺,西域绝有他的一席之地,可身为私生子的他,见惯了人情冷暖,他明白即便西域能容得下他,也未必真能拿他当西域人。

    衡姬望着他,似乎在思索他的话有几分真假。

    一阵沉默后,衡姬开口了,她的嘴角带着一分泣血桃花般的微笑,轻轻道:“证明给我看,否则,奴就去告密。”

    战云抱住了衡姬,紧紧抱着,粗暴地拉起她的裙摆,咬住了她的脖子:“今晚留下来。”

    “唔……”衡姬吃痛,可看她的神情,却是放松了几分,“公子若想念西域,今后奴可以陪公子看去。之后,玄太子入主天启,奴就陪着公子永居西域……嗯,就同现在这样,伺候公子。”

    -

    -

    -

    萝莉有话说:第一场,战云心里那句:看来,传闻是真的了。对应第十四章,战云心里那句:难道传闻是真的……

    他说道:“滟宛若能成公子侧室,估计这辈子弃兵戈学女红都愿意。那么公子您呢?盖世堡无事,滟宛无事,那么公子呢?”

    “我?老子逍遥自在,游刃有余,白日里劈劈材,喝喝酒,晚上抱着美人逍遥。你倒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呆在虎穴,可别没呆明白就做了人家口粮。”

    “公子,你怎么会来到牛魔之原中?盖世堡如今是什么情况?我……我妹妹现在如何?”战云一股脑将问题都倒了出来。

    在铎一真身边,他感觉自己又从新变回了那面具将军。而不是骨国骸顶里那左右逢迎的谢云公子。

    “别急,这么多问题……你在那鬼国呆久了,怎么还是这呆样!没学着机灵点,那鬼族的什么鬼太子居然相信你,啧啧啧……说不定也是同神宫里那小神帝一样,是个弱智的巨婴。”铎一真凉凉嘲讽道,顺带把玄太子也讽刺了一遍。

    接着,铎一真语调一变,笑了:“至于你的妹妹,战小将军安好着呢。哪天老子重回盖世堡,考虑考虑收入后宫?”

    战云听他这番话,心情顿时舒展了不少。

    铎一真先说盖世堡无须过于担心,又用调侃的语调提到战艳宛,让他前番还绷紧着的面容,一瞬间失笑,完全放松了下来。

    战云靠近那人,同往常那样向他走去。

    可猝不及防,那柄长枪向他刺来。

    一道岩浆般的灵光向他喷射而出,战云连忙躲闪,那牛魔之原的沙地上,留下了九道百丈裂痕,每道裂痕皆燃着不灭的火炎。

    接着他收起了调侃的神情,正经了几分:“盖世堡中只要有姑姑在,无论何人兴风作浪,都不会真正无法挽回。别看姑姑性格刚烈泼辣,她很懂得全衡之术。

    “只要炎阳郡主在,平安王都只能收敛行事,郡主按兵不动,实则相当于已经出手。”

    同时,他心底泛开一片酸涩,西域安宁了百年,如今却在一瞬变天。铎一霸死,铎一真被诬陷。

    他这一向锦衣玉食,过惯了挥金如土日子的兄长,在这荒芜的牛魔之原是如何度过每日的?

    他在练枪,那身形骖翔不定,纵横凌厉,肆意不羁。

    那柄长枪,枪风凛冽,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充满霸道狂放的气息。

    “一身子鬼气!”言罢,铎一真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肩头,然后狠狠同他抱了抱。

    一路上,他都在思索,自己如今这一身骨国的玄力,会不会令兄长厌恶,而产生隔阂。

    这个热烈的拥抱让一路忐忑不安的战云放下了心。

    “公子是我!”自从铎一真坐上西域尊主之位后,只有一个人依旧叫他公子。

    战云急促的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了铎一真的狂放笑声。

    【西域/大沙漠/现在】

    战云望见了那个身影,那个黑衣的身影。

    那人立于星光之下的银白大漠之中的,危险的牛魔之原上。

直播少年天启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元帅请淡定[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