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章太夫的过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日,她精神更好了,叫来章贺兰说道:“兰儿,母亲可能要离你而去了。你孝期未满,也无人上门提亲,只是我这身子愈发不济,最终还是连累了你。”

    章贺兰说道:“母亲,你会好起来的。女儿给你配了很多药方,对你的病症都是有益处的。”

    章母摇摇头说道:“如今家中只你我二人,往后就你一个人,你可怎么办?不如真现在,我们一起去外公家。想来他老人家也会谅解,往后会庇护你的。”

    因章母不顾父母反对,执意嫁给章父,她外公从她出生起,就没和他们家有过往来。

    章贺兰摇头说道:“母亲,女儿会照顾好自己的。就算这辈子没有人愿意上门提亲,女儿自己也可以活得很好。”

    章线担忧地说道:“世上哪有姑娘家终身不嫁的。要不你把我送到外公家,等过段时间你再回来。往后若我不在了,也先不要对外说,等你成婚后再说。”

    章加兰拒绝道:“母亲,你不要这样说,就算终身不嫁,我也不可能在孝期成婚的。”

    章母叹息道:“我可怜的女儿,母亲若走了,你可怎么办?”

    章贺兰说道:“这几年都是我在经营医馆,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很差。就算是我一个人,我也会过得很好的,母亲不用担忧。”

    章母也是无可奈何,最后她们说了许多贴心话,到了第二在,章母便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章贺兰失去双亲,成了彻彻底底的孤儿。她料理好后事,情绪极端低落,过了约半年,她才重新开起医馆,为别人诊病。

    这期间有些小混混想趁机过来占她便宜,好在她和街坊关系极好。每次都没让那些小混混得逞,如此几次过后,便再没有人过来骚扰她。

    三年时间很快就过去,章贺兰的医术更是高明,不过她无双亲,家里好一点的都不会过来提亲,而那些条件极差的过来提亲,她也瞧不上。且她的年龄确实大了,想再找个合适的郎君,更是不可能。

    她也见过许多世间的冷暖,她可以自给自足,便有了终身不嫁的打算。只要她常年行医,有了积蓄,再雇个丫鬟,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这样想,可心里还是挺着急的。

    如此又过了五年,她已经二十六岁。那些街坊渐渐有了议论,都说她心气太高,条件差一点的看不上,如今彻彻底底的没有人人了。以后也只能当别人小妾了。

    她无父无母,媒婆上门被拒绝几次,便再没敢来。有时她想要不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可她看到那些女人婚后不睦,过得极是凄惨,她又是孤女,以后被人欺负连个替她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样想着,渐渐的,终身不嫁的念头越来越深,到最后,她已经不抱幻想,把自己后半辈子怎么过也计划好了。

    方哲韬是洛阳有名的花花公子,长得俊美异常,面色近乎美人。年方十四就已经和数个姑娘不清不楚的。他爷爷是四品将军,父亲便袭下官爵,在洛阳,可以说没有哪家敢跟他们家叫板。

    他是家中满子,上面还有两个兄长,一个姐姐。兄长和姐姐已成家,年长他十多岁,他在家中不仅受父母宠爱,就是两位兄长和姐姐,也是极疼爱他。

    他虽然爱貌美姑娘,可他从来不用自己的家世欺压别人。和那些姑娘也都是你情我愿的。外人也只调侃他的风流韵事,对他的品性并无任何指责。

    他们本来毫无交集,一个是独身年长女人,一个是年轻世子公子哥。虽然在洛阳都有名气,但俩人却并不相识。

    又过一年,章贺兰二十七岁,方哲韬十五岁。

    最近方哲韬染上一种病,简直让人难以启齿。他尿频尿急、还伴有阵阵疼痛感,且还有流脓。他这下可吓坏了,连带着他父母兄长也急得团团转。

    请许多太夫,用了数种方子,症状只是缓解,并不能治愈。他母亲在多次诊治无效后,都快绝望了。也指责他小小年纪就染上风流病,真是来讨债的。

    方哲韬还是年幼,且又多情风流,竟不知到底是在谁身上染的病。

    他急得直哭道:“母亲,我没想到她们会有这种病,若我治好了,往后我再也不出去鬼混了。”

    他大哥说道:“阿韬,我早让你收敛点,别老出去瞎胡闹,你就是不听。所有的太夫都瞧过了,还不见好,你说这下怎么办?”

    他姐姐说道:“母亲,哥哥,洛阳不是还有一位医术颇高的吗?为什么不请她过来瞧瞧?”

    方哲韬忙问道:“姐姐,是谁呀?怎么不给我请过来看看?”

    他姐姐说道:“她是位女医者,你愿意给她看吗?”

    他哥哥说道:“你愿意,人家未必愿意。她可是未婚的姑娘,还能给你瞧这病?”

    他母亲思索一会,对他姐姐说道:“不如你去跟她好好说说,都传她医术高明,可能真的能治好呢?”

    方哲韬忙说道:“既是女医者,那就算了吧!我宁愿这病治不好,也不让她看。”

    他哥哥说道:“你也别想太多,她已经二十七岁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比你姐姐年纪还大呢!”

    方哲韬说道:“那也不能让她瞧我这里啊!多难为情。”

    他母亲生气地说道:“韬儿,你在外面瞎胡闹,被多少姑娘看过了。还怕个女医?”

    方哲韬尴尬地说道:“那怎么会一样呢?她们就是玩玩而已。”

    他哥哥不屑地说道:“你还有出息了,你才多大,就说什么玩玩而已?”

    方哲韬说道:“哥哥,你不也有几个小妾吗?都是男人,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他母亲怒道:“还在胡说八道,我看就是你太胡闹,老天才惩罚你。让你染上这脏病。”

    方哲韬委屈地说道:“母亲,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责骂我?”

    他母亲说道:“就是平日管教你太少,让你骄纵得无法无天。真是丢我们方家的颜面。”

    他姐姐说道:“韬弟,我去帮你问问章太夫,看她愿意不愿意帮你诊治。”

    方哲韬坚决反对,还是用之前的太夫诊治。

    梦到此处,章贺兰醒了过来,她心里更难过,两年多了,她居然还忘不了他。且在梦中,那些过往更清晰地出现在她脑海中。她直骂自己不争气,还像往常一样,开了医馆门。

    杨慕白回宫后,就把今日她们讨论关于何胜男的事告诉裴盛远。想听听他怎么说的。

    裴盛远听后直皱眉,他说道:“慕慕,之前何胜男说受孙良威胁,才不敢告诉我们。我觉得她应该是喜欢女人,被孙良发现了,然后孙良以此威胁,让她嫁给他。”

    杨慕白问道:“就算知道她喜欢女人,凭这就可以威胁她吗?”

    裴盛远说道:“可能她不想连累你和平平安安,如果让外人知道你喜欢女人,且她又对你忠心耿耿,你让外人怎么揣测你们的关系?若让天下人说你和侍女有染,也会对安安的前程有影响。”

    杨慕白恍然大悟道:“也就是说,胜男为了阻止孙良把这个秘密说出去,才受他威胁。这个孙良也太卑鄙了吧?皇上,你要定他的罪。”

    裴盛远说道:“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没有被证实,你让我怎么定他的罪。最好的办法是让何胜男说实话,交待清楚,和孙良当面对质。”

    杨慕白说道:“你放心,等胜男回来,我一定会问清楚的。就算让在下人议论我们的关系,我也不能让她因为这个而受到胁迫。”

    裴盛远斟酌一下问道:“慕慕,如果何胜男真的喜欢女人,那她对你也有非分之想吧?”

    杨慕白怒道:“皇上,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的,你不要胡乱猜测我们的关系。”

    裴盛远说道:“你没有想法,不代表她没有想法呀!你看她一身本领,却甘愿在皇宫侍候你多年。对平平和安安也是极好,你说她是图什么?”

    杨慕白说道:“难道就因为她对我忠心,你就怀疑我们的关系?那张硕和许朗对你那么忠心,是不是你和他们之间也有暧昧?”

    裴盛远说道:“我跟他们又没同一个寝宫,你跟何胜男每日同进同出的,如果她真的对你有想法,那岂不是很危险。”

    杨慕白生气地说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胜男对我很好,我们之间都是规规矩矩的,你若再敢有这样的想法,我可是要生气了。”

    裴盛远说道:“我再给你找个机灵点的丫鬟过来侍候你,何胜男就让她追随安安,你觉得如何?”

    杨慕白说道:“如果是因为她喜欢女人,那大可不必。如果你关心安安的安危,那倒是值得考虑。不过这件事,还要胜男和安安同意才行。”

    裴盛远满意地说道:“好的,那等她回来先问一下她的意见,如果她同意,我们再和安安商量。”

    杨慕白讥笑道:“皇上,你是不是醋劲太大了?女人的醋你也吃。而且这件事还没定论,你就要把胜男支走,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裴盛远赔笑道:“我这不是爱着慕慕,生怕别人把你抢走嘛!你也换位思考一下,若有个爱男风的男人天天陪在我身边,你就不吃醋吗?”

    杨慕白笑着说道:“那有什么醋可吃的,你不愿意,他自然不敢觊觎。若你对他有意,我也无法阻拦啊!”

    她看着裴盛远的脸,然后伸手捏了捏说道:“得亏你是皇上,不然以你的姿色,肯定很多男人也对你趋之若鹜。那我可是防不胜防啊!”

    裴盛远笑着说道:“那有什么关系呢?若我是个穷小子,无权无势,慕慕父亲权势滔天,那你就把我藏在府中,让我当个面首也好啊!”

    杨慕白说道:“皇上愿意当我的面首吗?”

    裴盛远认真地说道:“当然愿意,只要能跟慕慕在一起,做什么都愿意。”

    杨慕白瞪了他一眼说道:“油腔滑调,不过我喜欢。”

    她想了一会又说道:“胜男侍候我久了,我的一切她都很熟悉,要是再换一个人。我还真是不习惯呢!”

    裴盛远听了,心里更气了,若是何胜男真的也爱她,那他的慕慕不是白白让人占了便宜,而且连带着心跟着飞走了。他还不能明说,只得平静地说道:“当初何胜男不在宫中,那几年你不也过得很好吗?习惯就好啦!到时我会挑个比何胜男更细心的人照顾你。”

    杨慕白说道:“胜男武功那么高,你上哪找那么厉害的人?以后我身边少了个武功高强的人,多没安全感啊!”

    裴盛远说道:“慕慕,我会陪着你的,我的武功也不弱。而且有那么多武功不俗的侍卫保护你。不会有事的。”

    杨慕白生气地说道:“可是胜男更得我心,她懂我想什么,想要什么。”

    裴盛远说道:“侍候久了肯定会懂你的,你放心,我一这会找个比她还用心的人照顾你。”

    想到他那酸死人的醋味,杨慕白不再坚持,如果何胜男愿意追随安安,也能保护他的安全。自己一般都呆在宫里,更安全些。安安在外,有她护着,她也放心些。

    她还是笑着说道:“皇上,你好小心眼,又好没自信。你那么好,我怎么可能让别人拐跑呢?而且我又不喜欢女人,你瞎吃什么醋呢?”

    裴盛远说道:“因为我要慕慕只想着我一个人,只爱着我一个人。其他人不该占据你的心。”

    杨慕白哈哈笑着说道:“那恐怕不行,我心里还有父母和平平安安。”

    裴盛远说道:“家人除外。”

    杨慕白:“何胜男我也当她是家人了。”

    裴盛远:“有血缘关系的家人除外。慕慕,你好爱抬杠。”

    杨慕白:“皇上,你好爱吃醋。”

    裴盛远:“……”

    许朗见牡丹真心悔过,也彻底原谅牡丹。他们又恢复到以往的时光。他们女儿见了,也非常高兴,之前他们一直担心他们的感情会慢慢变冷,没想到安安的法子那么好,一招见效。

    许曼汝第二天去找安安,想表达自己的感谢。

    安安却说道:“并不是我的法子好,而是你母亲和父亲感情深,他们不可能真的散了。你母亲也真心悔过,不然我皇额娘也不会原谅她,与她重归于好。”

    许曼汝问道:“那他们还冷战那么久,当时我和妹妹都担心极了。”

    安安笑着说道:“你父亲太正直,虽然心里极爱你母亲,可她毕竟伤害了我皇额娘。若我皇额娘不原谅你母亲,你父亲就无法说服自己重新接纳你母亲。所以他们能合好,全是你母亲自己努力得来的。她取得原谅,才能让你父亲放下心中的愧疚。”

    许曼汝看着安安,眼里流露出崇拜之情,没想到他年纪不大,看问题那么智慧。

    安安见她絮如此便说道:“你不用特意过来感谢我,我刚回宫,有许多事要忙。你若没什么事,我先去忙啦!若还有时间,可以去找我皇姐玩,她一个人也挺无聊的。”

    许曼汝见他下逐客令,便起身告辞道:“我家中还有事,先告辞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说完就离宫去。

    随心医馆中午没什么病人,章贺兰坐那开始走神,她又想到当初和方哲韬初见的情形。

    方哲韬的病又过了几日,还是没有好转,他只好拉下面子,让他姐姐去请章太夫。

    章贺兰听他姐姐如此说,自然是不愿意的。她说道:“方小姐,我知你疼爱弟弟,但男女有别,我们都尚未婚配,这样于理不合。”

    他姐姐说道:“医者父母心,难道章太夫忍心见死不救吗?”

    章贺兰说道:“有其他太夫诊治,若无法治愈,那我也无能为力,我的医术也没那么高明。”

    他姐姐又说道:“诊治不诊治好都没关系,你去帮忙瞧瞧,若真能治好,岂不皆大欢喜。”

    章贺兰说道:“方小姐,您请回吧!这实在令人为难,请你谅解。”

    他姐姐说道:“章太夫,在洛阳,还没有人敢跟方家作对。你这样,是不给方家面子吗?”

    章贺兰说道:“还请方小姐不要强人所难,若换成你,是否愿意出诊呢?”

    他姐姐说道:“在医者面前,能有什么男女之别,救死扶伤才是第一位的。再说了,若得罪了方家,章小姐还能在洛阳呆下去吗?”

    章贺兰无奈道:“那请方小姐带路吧!我且去瞧瞧。”

    章母这才彻底放宽心道:“兰儿长大了,能顶起这个家了。”

    如此过了两年,章母的身体愈发差,作为医者,章贺兰知道,她的大限将至。每日除了更细心照料,陪她说话,也别无他法。章母也知自己身体快不行了。

    章贺兰的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刚丧父一年,女儿又被退婚,她无可奈何,只能自己生闷气,很快就病倒了。她一面替女儿婚事心急,一面又担忧往后这个家只能依靠女儿,自己就成了她的累赘。

    章贺兰尽心照顾母亲,时常安慰她道:“母亲,你要好好的,不要想太多。女儿有一身医术,不怕以后生计。父亲已离开我了,若你再有个不测,儿女真的活不下去了。”

    章母这才放宽心道:“兰儿,你放心,母亲定会为了你好好活下去。只是你的婚事可怎么办?”

    章贺兰说道:“父亲的医馆现在由我经营,我会继承父亲的遗愿。就算没有父亲,女儿也定不会让旁人欺负了去的。”

    章母又问道:“若往后没有适合的郎君,兰儿要怎么办?”

    章贺兰说道:“女儿的医术,可以让我们都活得很好,母亲,你不用担心旁的。你只管放宽心,好好活着,好好陪着女儿就成。”

    可惜天公不作美,章贺兰父亲在她十五岁时上山采药,不慎跌下山坠亡。原本莫家就钟意贺太夫的名声,现在贺太夫走了,贺家家道中落,莫家便有意退婚。可他也不敢明面上提出,便旁敲侧击问章贺兰对成亲怎么看。

    章贺兰刚丧父,称在孝期不宜成婚,婚事需要等她守孝三年后再说。

    莫家刚开始没说什么,一年后,莫公子已十九岁,而章贺兰还有两年孝期。

    章贺兰笑着说道:“女儿还在孝期,婚事也要等孝期过了再说。现在媒人也不敢上门提亲呀!女儿长得也不错,又有一身医术,何愁嫁不出去呢!”

    章母说道:“可你终究是没有父亲。”

    章贺兰也客气道:“那以后就仰仗莫家了。”

    等退婚书下后一个月,莫公子就迎娶妻子,是洛阳知县的女儿。是门当户对的一门好亲事。

    他父亲是洛阳有名的太夫,医术高明,且有怜悯之心,那些穷人诊治,收费都比较低,在当地颇受百姓爱戴。章贺兰从小便随父亲习医,她为人勤奋,天分颇高,医术也越发精湛。

    在她十四岁时,就有媒婆上门说亲,许的是当地员外小公子莫如,比她年长三岁,原定十六岁就成婚。

    莫家就等这句话,但场面话还说道:“莫家也不是落井下石之辈,实在是莫公子年纪大了,还请贺小姐原谅。”

    章贺兰知道他们还要好名声,便说道:“我会给莫公子下退婚书,对外宣称是我要退婚,与莫公子无关。”

    莫家人这才高兴地说道:“那就有劳章小姐了,若日后章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只要莫家帮得上忙的,我们定尽力相助。”

    莫家便请人向贺家说明:“我家公子已到成婚年纪,贺小姐还有两年孝期,莫员外想替他们公子先娶一房妻子。待贺小姐孝期过,再迎娶贺小姐为平妻,不知贺家意下如何?”

    章贺兰知道,他们家中无男人撑腰,别人是欺负到头上了。她也是个心气高的,当时就说道:“小女子丧父,暂无成婚打算。不如就退了与莫公子的婚事,我也不敢耽误莫公子的姻缘。”

    第一百四十一章章太夫的过往

    章太夫醉酒后,做了一个绵长的梦,她梦到和方哲韬的刚相识的情景,那段甜蜜又苦涩的情感萌发的时期。

    章太夫全名章贺兰,他父母从小就希望她如兰般高洁典雅,坚贞不渝。

直播重生之后知后觉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朝秦暮楚祸水养成系统韩三千苏迎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