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活过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二夫人知道沈怜没有死的那一刻心就跳的厉害,她现在可怎么办呢,要是沈怜将此事禀报给了皇后,那她一切都完了。

    今日家宴,众人都在,三皇子看着沈怜就不舒服,一顿饭吃的很是窝火,原本是刘毓秀和沈怜的仇,现在三皇子却因为自己颜面的事和沈怜不死不休。

    不过现在的沈怜不是他可以随便动的,三皇妃劝解他耐住性子等待时机。

    大殿内载歌再舞,一位十皇子童怜无忌道:“皇兄和嫂嫂伉俪情深,岂不羡煞旁人。”

    小小孩童惹得刘毓秀红了脸,本就是新人新颜,现在羞涩中更是妩媚动人。

    沈怜紧握拳头,她成了笑话,这对狗男女却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十皇子又看着一身玄衣金线勾边的太子,凑近了问:“大哥哥什么时候娶嫂嫂啊?”帝王家本就无情,可这一声大哥哥却让很多人心里为之动容,今天是家宴,皇上也自然是宽容一些。52文学

    太子成亲这事是禁忌,很少有人提起,他身体单薄,有心病,太医都不敢保证太子究竟能过多少岁。

    所以,从小这个太子之位不过是皇上给的一个安慰而已。

    太子死了,随时有别人上位,这也是其他皇子和大臣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原因之一。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的时候,太子却淡淡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没有一个大臣愿意将女儿嫁给这个没有前途的短命鬼,太后听到这句话也是嘴角微微上扬。

    在她眼里,一个随时可能死掉的人根本没有争的必要,还不如一心像佛,活的寡淡一些。

    沈怜垂着眼眸伺候着皇后。

    突然,皇后拉住了她的手腕,抬头瞧她的时候莞尔一笑,用力捏了一下,唤了一声:“沈怜姑娘。”

    皇后眼中的笑意沈怜看不透,但是却从心底害怕,果然,皇后是知道她秘密的。

    沈怜跪在地上:“奴婢在。”

    她的手有些发抖,皇后不会让她当众拿出军需备用箱给太子检查吧,这样一来她肯定是被当做妖女处死的。

    皇后转身看着皇上道:“沈怜割腕,救臣妾于危难,这几日更是温顺有礼,尽心尽力,有个懂医术的人在皇儿身边照顾,臣妾也放心一些。”

    太子并非皇后的亲儿子,以前对皇子和公主都是冷淡的,今日她突然主张太子婚事,着实让人意外。

    太后很是恼火:“这贱婢前两日还不知尊卑有别,当中顶撞三皇子,两日怎么就改好了。”

    怜下之意是沈怜奸诈狡猾,城府极深。

    皇后有意抬高沈怜身份,可在太后眼里却永远是贱婢,皇上脸色犯难。

    一连两个儿子的婚事和沈怜有牵扯,这在他眸中多了几分凌厉。

    可是考虑到皇后身子弱,也需要时时有人伺候,沈怜嫁于太子也是住在宫里,较为方便。

    所以便开口询问:“太子有何看法。”

    太子来到殿中,撩袍而跪,脸色一片淡然:“此事由父皇母后做主即可。”

    沈怜一时慌了,太子这样冷清高高在上的男子,只可远观不可亵渎,她从未想过同这样没有烟火气的男子成婚。

    没有人询问沈怜愿不愿意,此事就这样敲定了,成婚的由日子钦天鉴拟定。

    从始至终,太子再未瞧沈怜一眼,或许在他心里,沈怜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奴婢而已,沈怜浑身寒冷,大脑一片空白,对于宫人的巴结问候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待到翌日下午,皇后派了马车送沈怜回尚书府。

    毕竟沈怜是由尚书府嫡女的身份出嫁给太子,而不是景元宫的婢女。

    亲事缔结的突然,因为担心对太子的名声有所影响,所以圣旨没有颁发之前,此事也不宜大张旗鼓,所以马车停在府门口就返回了,沈怜不想去敲门,她独自环臂抱膝静静的坐着。

    好多天了,唯有此时此刻才得以放松。

    “姐姐,你怎么坐在地上?”是沈安的声音。

    二夫人最为宝贝的儿子,今年才五岁,他平日都被沈林海养在书斋教养,很少回来。

    沈怜看了他一眼,孩子的面孔和眼睛是世上最干净的东西。

    “我累了,休息一下。”

    沈安沉吟片刻,过来拉起沈怜的胳膊:“地上生凉,姐姐回屋去睡。”

    皇后向皇上讨要:“这丫头看着聪明机灵,以后边留在我的宫中侍奉,可以不。”

    皇上看着心爱之人欢喜不已,自然是答应了,毕竟沈怜只是一个奴婢而已,三皇子的婚事也在太后的安排下风光举行了,皇家颜面未伤,只不过尚书府却是鸡犬不宁。

    响亮的耳光就是她救人的回报。

    “你对本宫做了什么?”古代思想封建,沈怜在皇后娘娘体内塞了药,估计她是知道了。

    沈怜用余光看着皇后的衣服,她穿的是睡衣,估计也是刚醒不久:“皇后娘娘,当日情况危机,唯有此法才有一线生机。”

    夜深烛火摇曳,皇后娘娘拖着长长的裙摆晃荡在殿中,沈怜之前在偏殿,是皇后下令将其抬过来的,皇上过来的时候她又笑着迎了上去。

    皇后的阴晴不定,喜怒哀乐更换特别快。

    沈怜都看在眼里。

    沈怜在宫中一连两夜未归,二夫人却喜上眉梢:“这个小贱蹄子终究还是死了,宫里怎么连个传话的人都没有来。”

    身边伺候的桂嬷嬷道:“三皇子那么要面子,肯定在太后面前煽风点火,沈怜死无葬身之地了。”

    宫里抬出来的死人只有一个地方,便是乱葬岗,要不是今晚有大雨,二夫人恨不能亲自去查看。

    皇后冷笑一声:“那我九死一生,是不是还得叩拜你的大恩大德了?”皇后虽然患病,但身上的气势丝毫不减,沈怜摇头到:“娘娘福大命大,奴婢能在旁边照顾您一二也是荣幸之至。”

    却不想,皇后突然笑了,她在空荡荡的大殿内笑的那样凄凉:“福大命大,我不过是一个替身,想死都那么难吗?”皇后那日是故意寻死,可是在最后时刻她不是挣扎了吗,不是有求生欲望吗?沈怜不明白这又是为什么?帝王家的秘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沈怜只乖乖的跪在地上。

    沈怜缓缓起来头。

    “啪。”

    然后整个人倒了下去,真的不是装死,也不是矫情,她实在是撑不住了。

    皇后娘娘半昏半醒中被抬回了景元殿,皇上寸步不离,沈怜被抬回侧殿,由太医的汤药一副接一副的灌着,因为皇后虽然脱离危险,皇上还是希望以后能有人贴身伺候着。

    沈怜昏迷到第二天晚上才醒过来,刚刚睁开眼,便有一个身影晃动而来。

    沈怜从床上下来,跪地:“奴婢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没有回应,殿内一阵寂静,良久才听到淡淡的一句:“有你的医术,本宫相信定然可以活到千岁。”

    沈林海站在院子淡淡的撇了院子的一角,哪里曾经是沈怜的屋子,他恨柳素悄无声息的离开,所以连带着沈怜也是眼中钉肉中刺,原本想利用她攀附权贵的,现在到好,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他心里为什么还有一丝丝的不舍,明知沈怜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做完一切后,沈怜取出一些有用的东西藏在鞋子的夹层里面,然后迅速将箱子收了起来。

    为了不引起怀疑,她故意割破手腕放在皇后的嘴边滴了几滴,一柱香的时间,外面的人仿佛过了一年。

    沈怜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活过来了。”

直播腹黑王爷的悍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恶霸山炮香艳乡村抗战之最强西南王共妻亮剑之老子是神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