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要不跟他一起走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副“我就是要跟你吃完这顿饭你能怎么着”的表情。

    丁冬无语了,只能把脸转向窗外。

    或许是良心发现,又或许是怕丁冬撂筷子走人,穆凌初语气懒散地说了一句:“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提前透露一下,这件事儿吧,和你自己有关系,就当是我离开之前送你的礼物吧。”

    丁冬狐疑地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讲的话没有一丁点可信度?”

    “不可信你不也来了么?”穆凌初笑眯眯地盯着她,“其实你心里也是想见我的,对吧嫂子?”

    最后这句称呼弄得丁冬莫名出了一身的冷汗,她蹙眉看了他好一会,才有些不快地说:“并不,我只是单纯想知道,你有什么连封承煜都不清楚的秘密要告诉我。”

    穆凌初见她的态度还是没有半分软化,不由得撇了撇嘴,将视线从她身上挪开,不置可否地说:“吃完再告诉你。”

    丁冬没再多说什么,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垂着眼睑,似乎是在想事情。

    “怎么,在猜我到底会告诉你什么事情?”穆凌初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嘴角笑意愈发张扬。

    “在想你为什么这么啰嗦。”丁冬抬起眼皮,懒散地看了他一眼。

    “真是无情呀,嫂子。”穆凌初曲肘支着下巴,目光透过镜片肆无忌惮地在她脸上穿梭,“那天我们明明聊得很开心的,真正面对面的时候,怎么就不能好好说两句话呢?还是说……你只有在和我独处的时候,才会稍微放松一点?”

    丁冬冷冷地盯着他,“如果你讲话非要这么阴阳怪气的话,我也不在乎你那里有什么秘密了。”

    说完,她起身作势要走。

    穆凌初眼疾手快拉住她的手腕,长腿一伸很快挡在她面前。

    不远处的吴峰见状,刹那间也从座位上起了身,作势要过来。

    “你这么抗拒我,真的让我很难过呀。”穆凌初叹了口气,冲对面的位置扬了扬下巴,“坐回去,一惊一乍的像什么样子。”

    丁冬站在原地没有动,垂眸睥睨着他,冷漠地将手腕抽回来。

    穆凌初举起双手状作投降,语气无奈地认怂:“行,我认错,我一定好好说话。”

    又盯着他墨镜下的下半张脸看了好几秒,丁冬这才转身坐了回去。

    不远处的吴峰愣了一下,也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其实说真的吧,封承煜这人也不见得有多好。”穆凌初靠在椅背上,歪着头看对面的丁冬,语气中尽是不屑,“跟你在一块之前,他不是还有个青梅竹马叫殷琴琴么?想想他从前怎么对你的,又是怎么对殷琴琴的,红颜知己这回事儿吧,向来不靠谱,搁你身上,你能忍?”

    “你心思倒下得挺足,这种事都查的一清二楚。”丁冬轻轻笑了一下,语气里模糊了嘲讽与戏谑。“不做私家侦探真是太屈才了。”

    “这算什么,我对你的事儿更加一清二楚。”穆凌初咧开嘴笑得肆无忌惮,像是根本没听出她语气中的奚落,“封承煜没准都没我了解你。”

    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要告诉她吧?

    “你这么想可就不对了,我什么坏事都干,但就是不骗人。”穆凌初重新戴回墨镜,冲她扬了扬下巴,“我饿了,得吃饱了才有力气讲。”

    !”

    见他这副狼狈的模样丁冬有些想笑,唇角不自觉地往上勾。

    “这不就对了嘛,老学封承煜干嘛,板着一张脸丑死了。”穆凌初看了她一眼,伸手取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翻看了两页,接着曲起长指在桌上敲了敲,挑眉问她:“你吃什么?”

    穆凌初像是根本没听见她的话似的,一边翻着菜单,一边一张嘴就点了一通。

    随后他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自动无视掉对方因为看见自己脸上的挂彩而有些尴尬的表情,冲对方礼貌一笑:“辛苦。”

    服务生拿着菜单离开之后,丁冬才有些受不了地扶了扶额,朝穆凌初看过去,“你是不是在耍我?”

    她只是突然想起来,当时嗅到的那种味道,似乎在某人的身上闻到过。

    是什么时候呢?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被穆凌初一把拉进怀里的时候。

    “我坐会就走。”丁冬并不领情,心里想着,等他把该说的都说了自己就走。

    “行,那就来两份勃艮第红酒煨牛排,南瓜鲜菌汤,甜品要一份栗子塔,一份草莓甜心派。女孩子应该都比较喜欢这种粉粉的东西……饮品的话,一瓶红酒好了,随便什么酒,是酒就行。”

    “你到底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丁冬并不理会他的自言自语,记挂着他之前在电话里说过的话,径直问了出来。

    “干嘛这么心急?菜都还没上呢。”穆凌初取下墨镜,顶着淤青未散的眼睛看着她,撑着下巴唤来不远处的服务员,“Waite

    “那你还挺聪明的。”穆凌初挑眉,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又说:“药倒了都还记得这么清楚,你是也在回味吗?”

    丁冬几不可查地皱起眉来,声音冷了几分:“少恶心人。”

    “我养了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女人在身边,但到底也不是你。”他继续说着,脸上扬起一抹病态的笑意,“你要是跟了我,我就把她甩了,只对你一个人好。”

    丁冬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她强忍着心里的反胃感,语气平淡地问他:“你一直都这么变态吗?”

    “是啊,我还以为我俩一样都是贫民窟里长大的,会稍微投缘那么一点呢。”穆凌初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望,“现在看来,你好像很是瞧不上我啊,我可真受伤。”

    穆凌初咧嘴笑起来,手里放下咖啡杯,幽深的双眼透过墨镜打量了她片刻,才又开了口:“嫂子啊,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

    丁冬冷冷地看着他,没说话。

    丁冬没有回答,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

    宽大的墨镜也遮不住他眼角的淤青,封承煜说得果然没错,穆凌初伤得更重。

    好一会后她才移开视线,声线淡淡地道:“猜的。”

直播撩妻入怀:腹黑总裁花式宠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重生之市长的娇宠重生香港之风流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