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双识(补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次日一早,襄玉带着殷恒、狸奴和眠篱前往慑鬼院。

    襄玉亲至,慑鬼院自是隆重地迎接招待他。

    更有仇凌霜亲自为其带路,前往襄玉今日的目的地——

    藏书阁。

    快要到藏书阁时,襄玉问仇凌霜:“仇公子,你也认为那行刺陛下之人是我的祭品?”

    一旁的眠篱,顿时头微微抬高了些许。

    仇凌霜背对着襄玉而前行,回道:“行刺发生时,只有陛下一人,陛下是唯一亲历者,若他认为是,那她便是。”

    襄玉闻言一笑。

    一行人抵达藏书阁后,仇凌霜让陶翁前来帮助襄玉寻找他想要调查的卷宗,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终于在《鬼搜笔录》的一卷内查到了襄玉想要的东西。

    “画皮术……”殷恒凑上前,看襄玉手中打开的卷页,出声念道。

    “所以那夜进入皇上寝殿袭击皇上的鬼怪,便是依靠此法术,将脸画成了眠篱的皮?”殷恒问道。

    襄玉:“八九不离十。”

    他看向站在窗边的仇凌霜,问他道:“这东西,仇公子为何不先我一步查出来?”

    仇凌霜转身,看向襄玉,答道:“陛下只让寒大人和鸾大人负责调查此事,慑鬼院并未收到陛下之令同查,是以此事便不在我的职责之内。”

    但是寒韬和鸾昶先前曾几次前来藏书阁,却均被仇凌霜以各种理由拦了回去。

    襄玉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他将手中的卷轴递到一旁狸奴的手上,又问仇凌霜道:“暂借几个时辰,可允?”

    仇凌霜一板一眼地回答:“玉公子要想,下官怎敢阻拦。”

    不情不愿的,阴阳怪气!

    眠篱在一旁不禁腹诽。

    目送襄玉一行人离去的身影,仇凌霜眼中闪过一道暗光。

    他出口唤道:“陶翁,立刻通知盛大人和陛下,说他查到了。”

    “是,公子。”正在将各大卷宗归于原位的陶翁当即放下手下的活儿,转身朝门外走去。

    *

    鸣鸾殿内,皇帝和盛焯槐刚收到陶翁送来的消息,突然一名内侍前来,叩身道:“陛下,玉公子来了。”

    皇帝还未回应,前方襄玉已带着鸾昶和寒韬二人走了进来。

    皇帝朝那内侍一摆手,内侍连忙起身离去。

    彼此见礼后,鸾昶将襄玉从慑鬼院带出来的卷轴递予皇帝和盛焯槐传看。

    两人看完后,卷宗回到鸾昶的手中。

    皇帝正了正身子,对坐在近前下首处的襄玉笑着道:“玉公子,恕朕直言,这个卷轴上的内容,并不能证明你那祭品就是清白的。”

    襄玉面色一动不动,脸上不见丝毫意外,显然他已提前料到皇帝会有此一说。

    他当即道:“这好办,只要找出那作祟的鬼怪,一切便都清楚了。”

    皇帝笑了笑,目光投向下方的盛焯槐。

    盛焯槐便看向坐在襄玉下首处的寒玉和鸾昶二人:“不知两位大人调查得怎么样了,可有进展?”

    寒韬面上一滞,起身对皇帝躬身禀道:“陛下遇刺当夜,沿途各处皆已被查过,但暂时未能发现与那行刺鬼怪相关的半点线索,下官无能,请陛下责罚。”

    鸾昶这时也起身行礼,面露难色地禀道:“下官那边也暂时未查出任何线索。”

    盛焯槐和皇帝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惊愕。

    当夜,到底是何人,能做到如此滴水不漏,竟看不出半分痕迹?!

    *

    从宫中出来后,鸾昶便告辞回了大理寺,寒韬也向襄玉告辞,准备继续前去调查。

    “寒大人。”襄玉叫住寒韬。

    寒韬转身:“公子可还有吩咐?”

    “寒大人调查皇上遇刺之事,那位新晋升的游击将军可有参与?”

    寒韬一愣:“公子是指三皇子府的那位?”

    襄玉点头。

    “那位徐将军新官上任,负责的事务暂时不含括此案。”寒韬答道。

    襄玉笑了笑,提点他道:“新官上任,总归还是得拿出些成绩,如此才不负他那夜赢下的一战成名的威名。”

    寒韬眼神一闪,压低声音,试探道:“公子是要扶持三皇子夺取皇位?”

    襄玉懒懒一笑,却不回答,转身而去。

    寒韬看着他渐远的背影,眼中飞快闪过一道警惕,随即才也转身离去。

    也才能将其他人、事都看完整?

    *

    好不容易平息疼痛,眠篱刚要站起身,突然又一朵篱花脱离枝桠,飘然坠下,刚好近在眠篱眼前。

    眠篱不由地伸手接住。

    她看着手心躺着的这朵瓣叶上还沾染着细末雨珠的篱花,见外面的花瓣里隐隐还包裹着一层细嫩的新瓣,便用手指轻轻一触。

    花有双瓣,人亦有双识。

    她体内有眠篱的意识,也有月篱的意识。

    是否也只当月篱的意识如同这朵新瓣般,完全展露出来后,她才能看到完整的自己?

    眠篱抬头看去,静默无声。

    其实她刚才想说,自己压根就不在意这件事,因为非她所为之事,何惧之有。

    此时细雨已停,空气中透着雨后焕然一新的气味,混着浓浓的夜色,眠篱竟闻出了一道苦涩。

    只见新瓣在一瞬间破层而出,从中心处冒出来,徐徐展开。

    里外双层花瓣,一眼看去,竟才觉出是完整的一朵花。

    所以才会对襄玉充满了怨怼和毫无头绪的愤怒!

    眠篱大口喘着气,十分震惊自己的这个发现。

    然后,他不曾回头地又道:“你被怀疑行刺皇上一事,无需担心,有公子在,他们不敢将你如何。”

    脚步声又起,狸奴已出门而去。

    是那股熟悉的锥心之痛!

    她一把捂住心口,身子当即蹲了下去。

    就在刚才,她似是被月篱的意识控制了!

    这股苦涩,不是来自她,而是来自她灵魂深处的月篱的意识。

    眠篱心头突然一恸。

    狸奴不准备再继续说下去,该说的他已经说了,她听不听得进去,就看她自己了。

    狸奴最后看了眼眠篱有些失神的模样,摇了摇头,转身朝门口走去。

    走到门边,他似是又想到什么,停了下来。

直播鬼田斋祭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一生何求体育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