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笑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除非动用永城侯的例份。

    王晞微微笑,道:“之前太夫人代施珠开了口,我们把冰送去了太夫人那里,自己也不够了。”

    王嬷嬷意会,笑着点了点头,说起了太夫人找王晞去的用意,不屑地道:“可见在孙子的前程面前,施小姐的事也不是什么事了。”

    这才是人之常情。

    王晞直笑。

    王嬷嬷就拿了薄明月的礼品单子直发愁,道:“这可怎么办?”

    “有什么不好办的?”王晞笑着接过礼品单子扫了一眼,道,“让白果她们跟着收拾收拾,确实好吃好玩的就留下来,不好吃不好玩的像从前那样,或送人或做回礼,总有他们去的地方。至于薄明月那里,我来想办法。”

    王嬷嬷心里没底,困惑着去清拣那些礼品去了。

    王晞却写了一张小纸条,问陈珞这件事该怎么办?

    *

    庆云侯府,薄六小姐想着王晞说的蜀绣神奇之处,去了薄家藏书的地方,想看看家中有没有关于蜀绣方面的藏书。

    服侍她的小丫鬟叫小桃,和薄六小姐情份不薄。

    她想着王晞的相貌品行,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见藏书楼里没有旁人,一面帮着薄六小姐查着藏书的目录,一面试探般地轻声道:“六小姐,陈家二公子为何要帮那王小姐?他不会是看中了王小姐吧?我刚才还听七公子屋里的丫头说,七公子这些天天天往外跑,回来还捏着笔皱着眉三更了都不睡。今天还送了一车吃的玩的去了永城侯府给王小姐。

    “您说,这王小姐不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喜欢她?”

    薄六小姐听了很不高兴,道:“说什么混话呢?七公子喜欢热闹,不靠谱。难道陈二哥也是这样的人吗?陈二哥既然能求到我面前来,可见对我非常的信任。我又怎么能辜负了他的这一番信任?

    “这些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算了,要是我听见你和别人嚼舌根,这样的人我用不起,你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好了。”

    那小桃是家生子。

    这要是被送了回去,不要说他们家了,就是三姑六舅都没脸,她这辈子也就别想抬起头来做人了。

    薄六小姐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重话,小桃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含泪道:“六小姐,我猪油蒙了心,说错了话,以后再也不敢了。”

    “嗯!”薄六小姐轻轻颔首,继续低头查看藏书的目录条,指尖却停留在那一页,久久都没有翻面。

    她心里像热水在翻滚。

    陈珞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年纪相仿,小的时候,长辈们还曾经戏言要把他们凑成对。可自从皇帝对立二皇子为储之事含含糊糊之后,家中的长辈就再也不允许家里人把她的名字和陈珞相提并论了。

    她知道,这是因为皇上不想他们家和陈家联姻。但她一直到及笄婚事都没有定下来,他们家未必没有让陈珞做他们家姑爷的意思。

    她心里也是愿意的。

    先不论陈珞的长相可谓是万里,甚至是万万里挑一,就那不随意亲近女色的自省劲儿,就那看什么一眼就会的聪明劲儿,薄六小姐也愿意一直等下去。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珞从来不曾求人,第一次求人就求到了她面前来不说,还是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永城侯府表小姐,还是为了给这位表小姐解围。

    想到这里,薄六小姐就有些坐不住了。

    她很想找陈珞问个清楚明白。

    但他们都不是小时候了,她不好随意去见陈珞,陈珞也不好随意来庆云侯府了。

    她脑子里浮现出她下午时去绣房,穿过庭院时王晞伸在额头前遮挡阳光的手。

    白皙,纤细,修长,莹润,仿若汉白玉雕琢而成,却比汉白玉更柔美的手,阳光下,看得到青色的筋,粉色的指尖。

    薄六小姐心里像有羽毛来回扫过,让她没有办法安静下来。

    她丢开藏书的目录,忍不住问小桃:“你说七哥给王小姐送了很多吃的喝的玩的,可是真的?”

    小桃刚刚被呵斥,哪里还敢高声说话。

    “我是听小五说的。”她小心翼翼地道,“小五说有些东西还是他亲自出去买的。为了集齐这一车东西,七少爷花了几天工夫拟单子,还先买的是玩的喝的,最后才买的吃的。不知道有多上心呢!”

    上心就好。

    薄六小姐笑了笑,道:“你去把七哥送给王小姐的礼单给我想办法弄一份。”

    她准备拿给太夫人看。

    太夫人一高兴,说不定就会为她七哥求娶一房媳妇,这也是件好事。

    小桃恭敬应“是”,退了下去。

    薄六小姐静悄悄一个人坐在藏书楼里,闻着藏书楼特有的墨香,盘算着王晞会什么时候请客,她到时候应该送什么礼过去。若是万一王晞没有给她下帖子,她是不是要厚着脸皮搭了吴家二小姐吴竹的马车直接过去,或者是哄了川江伯家的陆玲,带了她一道过去……

    她觉得她还得套套她母亲的口风。

    她就是愿意等陈珞,也要能把人等到才行。

    薄六小姐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去了庆云侯府的正院。

    王嬷嬷不屑地道:“能怎么办?太夫人总不能让她丢脸丢到永城侯府来。把自己的冰拿出来给施珠先用。那施珠也够大方的,花厅四角放了冰不说,还用冰镇了果子和绿豆莲子羹请富阳公主和宫里来的人用。也不知道太夫人知道不知道这件事?要是知道,我得赞太夫一声‘大方’了,要是不知道,明天可有戏看了。”

    现在有钱也买不到冬冰,太夫人给施珠用了,她那里就不够用了。

    这话说的,好像太夫人没给王晞好脸色看似的。

    王晞不由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王嬷嬷讶然,道:“太夫人留您没有说什么吗?今天早上您去了庆云侯府之后没多久,富阳公主就来了。施小姐那边的人就来讨要冬冰。我就照着您之前的意思,说我们这边的冬冰都是要自用的,不能借。施小姐身边的嬷嬷就发起脾气来。我当时跟她争了几句。说到别人家做客还要提前几天投个帖子,他们家难道到别人家借东西都不提前说一声吗?开口就要借冰,未必太没规矩。

    “只是那施嬷嬷毕竟拿了我们家的银子,多的话不敢说,打着马虎眼两边和着稀泥,说是来帮太夫人传话,话里话外却让我们只当没听说。

    “我看她自富阳公主走后就一直在垂花门那里等着,还以为太夫人要等您回来教训您呢?我看您先去的太夫人那里,难道太夫人不是要和您说这些吗?”

    “没有。”王晞把太夫人叫她去的目的告诉了王嬷嬷,然后好奇地问,“那后来施珠那边是怎么办的呢?”

    是啊,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好像是那天去二太太的亲家韩家做客的时候,听谁说的。

    她一边回忆,一边把当时的情景告诉了王晞,还怕王晞不了解,道:“你不了解官场上的事。大家都是欺上不瞒下,通常这样的事,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别人都会防着两分,不会告诉我们,我们也难以知道。但像韩家这样的,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他们的消息反而比我们更灵通。”

    “那嬷嬷就恼了,嚷着告去了太夫人那里。

    “太夫人就派了施嬷嬷过来。

    说完,她露出几分忿然之色,道:“若小姐觉得不舒服,我们搬出去住好了。您要是怕寂寞,我们可以搬去济民堂和冯老爷子做伴;您要是想清静,我们可以就近买个宅子或是租个宅子。”

    总之,不能让她们家大小姐受了委屈。

    王晞只好继续道:“那您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侯夫人一愣。

    侯夫人听这话还不太高兴,二太太却已经转过弯来,忙拉了拉侯夫人的衣袖,笑道:“表小姐说的在道。这件事我们的确要好好打听打听才是。”随后委婉地让王晞快点回去,“你出了一天门,也累了,早点回去歇了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早上再说。”

    王晞知道她们这是要打发了自己好关起门来商量这件事怎么办,她是求之不得,笑盈盈问候了太夫人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太夫人几人说了些什么王晞不知道,王晞刚踏进柳荫园王嬷嬷就迎上前来,关切地道:“您是不是先去了太夫人那里?她老人家没有责怪您吧?”

    如果薄家做事真的这么不讲究,早就被言官弹劾的折子淹没了。

    王晞耐着性子道:“这求人办事总要人情客往的,侯夫人要不要再打听打听,免得走错了门。至少也要问清楚襄阳侯是怎么打动庆云侯的吧?若是襄阳侯亲自去求的,我就算去找薄六小姐和薄公子只怕也是人微言轻,没有什么效果。万一打草惊蛇,误了几位哥哥的前程,那就更是功亏一篑,得不偿失了。”

    毕竟是被自己母亲看重的人,王晞好心提醒侯夫人:“庆云侯府从前也这样帮过别人家吗?”

    侯夫人听着精神一振,以为王晞改变了主意,愿意帮她出面去找薄家的人,忙道:“没有,没有。所以我才觉得这条路可行。”

    至于薄家这些年来越来越不喜欢帮人出头这种事,她下意识的没有告诉王晞。

直播表小姐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沈浪苏若雪韩三千苏迎夏荒岛女儿国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