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魔王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现在,他居然在看他们,那他一定记得之前的事,现在想追究了。

    有几名弟子双眼翻白,喉咙里面咯咯作响,竟然一下晕死过去。

    见到这一幕,唐离尘撇了撇嘴,不屑道:“没有的东西。”只见唐离尘手一指,死亡之气将这几名晕过去的弟子缠绕,这几名弟子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连渣都没留下一点。剩余的弟子都吓得差点尿裤子了。这就是血魔大魔王的魔威!

    他们一齐下跪道:“魔王陛下,我们愿意臣服于您。”

    唐离尘得意地大笑道:“好好好,既然你们愿意臣服,本王自然会不计前嫌。”

    这些无垢宗弟子齐声道:“魔王陛下魔威盖世,威震诸天,千秋万载,一统万界!”

    唐离尘挥挥手,示意他们停止,问道:“本王想知道你们无垢宗的情况。”

    “回陛下,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首那个弟子连忙恭敬地答道。

    听他的讲述,他们都是无垢宗的内门弟子,负责日常的琐事,包括在驻地周围巡视及一些打杂的活,然后赚取相应的功绩。当然,他们也有修炼的时间,靠赚取的功绩换取相应的功法,法宝或丹药等。

    如果是佼佼者,就有希望成为真传弟子,那样在宗内的地位就能大大提高。

    当唐离尘问起峡谷内的情况,所有弟子都表示,他们手上都有一枚象征身份的玉符,可以随意穿行峡谷。不过,可惜的是,一枚玉符只能让一个人通行无阻,如果没有玉符,进入峡谷,就会中毒,而且迷失方向。

    因为峡谷内毒气,瘴气,煞气密布,毒气都是剧毒,瘴气厉害无比,而煞气非常浓厚,而且还布置了极其诡异的迷踪阵法,贸然进入,九死一生。

    或许侥幸能忍受那些有毒的气体,但是却会迷失在阵法之中,渐渐受到这些毒气,瘴气还有煞气的影响,而完全失去意识,受无垢宗控制。

    无垢宗已然控制了几个这样的傀儡高手。有一些修魔界的名宿,贸然闯入无垢峡谷,想探一探究竟,因为无垢宗在修魔界表现得太过于神秘,可没想到进去了就没出来过。

    他们有一部分殒落了,有一部分被无垢宗制成了傀儡。

    当然,修魔界并不知道此事。如果此事传扬出去,修魔界肯定要震动,以乱魔宗为首的其余四大魔宗肯定会联合起来围剿无垢宗,就算无垢宗再强,也抵挡不住。

    怒火尊者回到无垢宗,面见了无垢宗宗主之后,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他,无垢宗宗主一听,脸色大变,立刻敲响了无垢钟。

    当悠扬的钟声缓缓的在无垢宗的驻地内响起来的时候,当即就惊醒了无数正在密室中闭关的无垢宗弟子,所有人都出关,然后聚在一起,不明所以。

    无垢钟只有在最紧急的情况时才能被敲响,众弟子都议论纷纷。

    “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无垢钟被敲响?自从我进入宗门,就没听见无垢钟响过,这还是头一次呢。”一名长老纳闷地问道。

    另外一名长老则郁闷地答道:“我也是一头雾水啊!我本来在修炼一门魔功,无垢钟竟然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差点让我前功尽弃,甚至走火入魔。如果让我知道是谁不负责任地乱敲的话,一定不会放过他。”

    “是本宗主敲的,难道你要对本宗主动手?”无垢宗宗主威严的声音传来。

    听到宗主的声音,那名抱怨的长老连声道:“不敢。宗主敲响无垢钟,一定有用意。”

    无垢宗宗主点头道:“没错,现在已经到了无垢宗生死存亡的时刻,大乘期以上的长老随本宗主到议事厅议事吧。”

    “是,宗主。”这两名长老对视了一眼,脸色无比凝重。此刻,他们心里泛起了阵阵波澜。

    到了无垢宗生死存亡的时刻,这是何等的大事啊!

    要知道,无垢宗耸立修魔界,是堂堂第五大魔宗,虽然排在五大魔宗之末,但论实力,却并不是最弱的。相反,无垢宗是最神秘的魔宗,人人谈之色变。

    有人曾猜测,如果乱魔宗和无垢宗火拼,无垢宗不一定落入下风。当然,无垢宗需要占一下地理优势。

    因为无垢峡谷的存在,无垢宗可以把地利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这无垢峡谷是天然的屏障,煞气浓厚,毒气剧烈无比,如果有大军攻打无垢宗,不需要无垢宗出手,这一支大军都要在无垢峡谷损失一大半。

    现在,听宗主说无垢宗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看来一定有大敌临门。

    所有大乘期以上的长老都来到议事厅,当然除了在外云游未归的长老之外。

    议事厅相当大,这几百名长老坐下之后,无垢宗宗主一脸严肃的对大家说道:“本宗主敲响无垢钟,确实是因为我无垢宗到了最危急的关头。现在请怒火长老讲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长老都看向怒火尊者。

    怒火尊者清了清嗓子,说道:“是这么一回事。最近修魔界出了一个血魔大魔王,想必有部分长老已经知道,不过还有部分闭关的长老不知道。

    此人之前被称为血魔老祖,只有渡劫后期的修为,可不知怎地修为突然突飞猛进,直接灭杀了大乘中期的乱魔宗长老全安,还灭杀了乱魔宗的太上长老七劫散魔石全亮,只用了一招。一招就将七劫散魔灭杀,真的是魔威滔天,不可一世。”

    “什么?只用了一招,就灭杀了七劫散魔全亮?”一名刚出关的长老闻言大惊失色:“要知道全亮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是成名已久的魔道高手,现在竟然被人灭杀了,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其他一些不知道此事的长老也在窃窃私语,或是询问知情的长老。

    怒火尊者轻轻咳了一下,全场安静下来。他继续说道:“凭此一战,血魔大魔王名扬天下。不过,按照道理说,他杀了乱魔宗的全亮祖孙,应该隐藏起来,免得乱魔宗报复,可是没想到他直奔乱魔宗驻地而去,再次凭借他那一招审判魔枪,将乱魔宗的一干高手打败,包括九离尊者在内,九离尊者只得宣布乱魔宗臣服于他。”

    怒火尊者的话音刚落,全场再次哗然。

    “什么?九离尊者也被打败了?”在座的各位长老震惊得无以复加。

    九离尊者早就是修魔界的第一高手,没想到他都被打败了,那血魔大魔王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无人能敌来形容。

    “血魔大魔王让乱魔宗臣服之后,并不满足,他又直奔天魔宗而去。天魔宗不服,和血魔大魔王大战一场,结果染尘尊者当场战死,天魔宗被迫臣服。”

    “什么,染尘尊者也殒落了,死在这个魔王的手下?他到底是什么人啊?难道是魔界的魔王下界?”饶是无垢宗这些长老的心脏相当好,都快要得心脏病了。

    怒火尊者苦笑道:“不仅如此,天魔宗屈服之后,血魔大魔王又奔赴魔神宗,魔神宗不战而降。”

    “这帮没出息的家伙。”一个长老骂道。其余长老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魔神宗没出息吗?如果血魔大魔王来到无垢宗,无垢宗会做出什么抉择呢?

    魔神宗不战而降,那是明智的选择。魔神宗又有谁能敌得过九离尊者?连九离尊者都敌不过,又有谁能打得过血魔大魔王?

    天魔宗疯狂抵抗,结果怎么样,染尘尊者战死,最后还是得屈服。染尘尊者本来很快就要渡过第九次天劫,成为九劫散魔的,结果却身死道消,实在遗憾啊!

    无垢宗宗主开口道:“好了,怒火,还是讲最核心的吧。”

    “是,宗主。”怒火尊者顿了顿,沉声道:“现在,这个血魔大魔王就在我们无垢峡谷外,放言让我们无垢宗臣服,并且只给半个时辰的时间,让我们给他一个答复。”

    怒火尊者的话音刚落,所有长老一下子都站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震惊。没想到这个血魔大魔王真的来到无垢宗了。

    “什么,那个血魔大魔王竟然来到无垢峡谷外?”

    “他要我们无垢宗臣服,难道是要统一修魔界?”

    “按照道理,他应该先去血魔宗啊!”

    怒火尊者苦笑道:“据他所说,血魔宗已经臣服于他了。”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修魔界五大魔宗,已经有四大魔宗臣服于这个血魔大魔王,那修魔界几乎都快被他统一了。现在只要他收服无垢宗,一统修魔界,那是指日可待。

    无垢宗宗主面色凝重地说道:“这就是本宗主所说的无垢宗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所以本宗主敲响无垢钟,请各位长老前来议事。”

    “怒火长老,那血魔大魔王带了多少人前来?难道他带了四大魔宗的人马?如果是那样,我们也只有臣服于他了。”一位姓董的长老问道。

    怒火尊者再次一脸的苦笑:“他只一个人前来。”

    “什么?”众位长老再次震惊。“竟然单枪匹马,就要我无垢宗臣服?”

    董长老思索片刻,问道:“怒火长老,你确定那人就是血魔大魔王吗?万一是有人假冒的呢?如果有人假冒血魔大魔王之名,而我们却又臣服于他,岂不是闹了大笑话。”

    怒火尊者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确定。”

    一位姓方的长老问道:“难道你之前见过他?”

    怒火尊者摇摇头,道:“这倒没有。不过他对我施展了审判魔枪。”

    “审判魔枪?”之前众长老听怒火尊者提过血魔大魔王的审判魔枪,不过是一句话带过。

    怒火尊者解释道:“审判魔枪是血魔大魔王的成名绝技,据说是用魔气凝聚成的一把长枪,带着至高无上的审判意志。正是因为这审判魔枪,我才能确定他的身份。”

    “这审判魔枪能假冒吗?不就是魔气凝聚成一把枪吗?我来试试!”说着,一把长枪在董长老面前凝聚而成。

    怒火尊者看了看董长老凝聚成的魔枪,不禁摇了摇头,毫不客气地点评道:“你的实力不够,魔气不够精纯,这魔气形是有了,但是神却不像,因为没有那种至高无上的意志。”其余长老都点点头。

    董长老凝聚的魔枪看起来虽然厉害,但是并不是无坚不摧的,实力比他高的长老可以轻易破掉。

    董长老不相信地说道:“你说得倒挺玄乎,难道他凝聚成的魔枪就这么厉害?”

    怒火尊者道:“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试试。连九离尊者都接不下这一枪,你说厉不厉害?”

    董长老无言以对。

    无垢宗宗主适时说道:“你们别吵了。本宗主相信怒火的眼光,既然他确认那人就是血魔大魔王,那不会错的。只不过,我们到底要不要臣服于他呢?”

    不得不说,唐离尘凝聚的死亡之枪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唐离尘并没有见过血魔大魔王,也没有见过审判魔枪,只是凭借众人的描述,以及和九离尊者交手之后的判断,就模拟了审判魔枪。

    唐离尘的死亡之气,精纯无比,而且厉害无比,他作为修真界的第一高手,连仙帝都不惧怕,身上一直带有那种至高无上的气息,举手投足之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显露无疑,而这死亡之枪,也带着至高无上的死亡气息,被怒火尊者误以为是审判的气息。

    听到无垢宗宗主的话,众人面面相觑。很快,他们开始议论起来,有的认为只能臣服,有的则认为不能臣服于他,可以凭借无垢峡谷的天险和无垢宗奇妙的阵法抵挡,血魔大魔王虽然厉害,但不一定能破除阵法,如果他不能破除阵法,除非他能毁了这个无垢星,他就奈何不得无垢宗,而且,如果他被困在阵法之中,或许还有可能被炼制成无垢傀儡。

    谈到无垢傀儡,这几名认为不能臣服的长老都露出得意之色。这几位长老,在机关阵法以及傀儡制作上,有着极其深厚的造诣,在修魔界没人比得过他们。机关阵法以及傀儡是他们的倚仗,也是他们信心的源泉。

    “我们的无垢毒,不是威震修魔界的吗?有无垢毒在手,我们怕他干什么?”一名长老突然大叫道。

    一言惊醒梦中人!

    怎么能把无垢毒给忘了?要知道,无垢毒可是无垢宗的前辈祖师费尽千辛万苦才研制出来的,原材料非常不容易找到,而且解药更是难配,不过,高投资,高回报,无垢毒厉害无比,基本上中毒的人没有解药的话,三天必死无疑,不论是修真者,还是修魔者,都不例外,甚至能仙界的仙或是魔界的魔都闻之色变。

    不过,现在在无垢宗,无垢毒也所剩不多,虽然配制这种毒药的方法并没有失传,但是会炼制的人并不多,而且原材料稀少,加上成功率不高,所以无垢毒并不像其他毒药,要多少有多少。

    一位姓刘的长老拍了拍脑袋,道:“对呀,如果我们对血魔大魔王施展无垢毒,他会怎么样?我就不相信他不会中毒。”

    “唉,刘长老,你又不是不知道,施展无垢毒很容易被对方躲避,一般对高手施毒,很少有成功的。”无垢宗宗主叹道。他自然也考虑到了无垢毒,可是要想对魔威盖世的血魔大魔王施毒,似乎比登天还难。

    据说血魔大魔王周身魔气环绕,无垢毒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无垢毒虽然厉害,但是却容易闪避,否则,无垢毒真的无敌了。

    “那这样呢,我们在峡谷中的阵法里洒下无垢毒,他在破阵的时候,就有可能被无垢毒有机可乘。”方长老突然提议道。

    怒火尊者眼睛一亮,道:“我认为这办法可行。无垢毒混入阵法之中,让他防不胜防。不过,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我们只能把存留的无垢毒都放入阵法之中。”

    无垢宗宗主仔细思索了他们的话,叹道:“那就先这样吧,如果他既能破阵,又不中毒,那我们只得臣服于他。

    如果他失败了,那就对不起了,做我们的无垢傀儡,帮我们统一修魔界。”因为有天魔宗的例子,先反抗,到最后不敌,还可以臣服。

    众人点头称是。

    很快,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没见无垢宗有人出来答复。唐离尘面色一寒,正要发作,却听得一名弟子大叫道:“完了,我的玉符碎了。”只见他拿出储物袋中的玉符,发现已经碎裂。

    接着,另外一名弟子也大叫道:“我的也是!”

    ......

    所有弟子都拿出自己的玉符,发现他们的玉符都碎了,没一个人的玉符是完整的。他们顿时惊慌失措起来。玉符碎裂,他们就不能像以前在峡谷中穿行,不能畅通无阻。

    唐离尘冷哼道:“哼,该死的无垢宗,竟然和本王来这一套。”

    原来,所有长老达成一致之后,怒火尊者将在外面陪着唐离尘的所有无垢宗弟子身上的玉符都震碎了。

    他担心在唐离尘的淫威之下,外面那些弟子会出卖无垢宗,将玉符交给唐离尘,那样唐离尘就可以自由出入峡谷,所有机关阵法都对唐离尘没任何影响,如果唐离尘进入峡谷,没人能拦得住他。

    这玉符其实一共有两块,被称为子母玉符。子玉符由弟子们带在身上,方便出入峡谷之用,母玉符则由无垢宗宗门保管。

    只要震碎了母玉符,子玉符一定会碎。但是如果子玉符碎了,母玉符并没有任何事。就好像有主次一样,母玉符为主,子玉符为次,又好像有的卡分主卡副卡一样,母玉符就是主卡,子玉符为副卡。

    唐离尘正有这样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自己费工夫去破阵,还不如借一名弟子的玉符进去看看,可没想到怒火尊者做的那么绝。

    唐离尘威严的声音响起:“无垢宗的高层,本王的提议你们考虑得怎样?半个时辰已过,该有个答复了吧?”

    浩荡的声音响彻整个无垢宗驻地,所有无垢宗弟子都听到了。声音能传遍无垢宗驻地各个角落,这是实力的体现。

    众弟子议论纷纷。

    “这到底是谁?竟然自称本王?他到底有什么提议啊?”

    “难道无垢钟就是为他而敲?”

    “听说此人是血魔大魔王,只有他才自称本王。”

    “就是那个风头正劲,魔威滔天,法力无边的血魔大魔王?如果是他的话,那可真是不得了。他一定是想让我们无垢宗臣服于他,听说乱魔宗,天魔宗已经相继臣服。”

    “要是能嫁给这位魔王陛下,那我岂不是?”更有一些女弟子犯花痴了,赤裸裸地表达爱慕之心。

    “嘘,别让宗主和长老听到。”

    这时,无垢宗宗主的声音传来:“魔王陛下,你的提议我们无垢宗已经考虑过了,要我们臣服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要表现出足够的实力,让我们心服口服。”

    无垢宗宗主的话音刚落,那些弟子们再次哗然。果然,他是来劝降的。不过,显然宗主和众长老商量的结果是不同意。

    唐离尘大笑道:“也罢,如果本王不展现点实力,你们不会服气的。不过,怎么才能让你们心服口服呢?”唐离尘盘算着,这无垢宗到底有什么倚仗,可以挡得住血魔大魔王的脚步,连乱魔宗,天魔宗都臣服,魔神宗更是不战而降。难道是无垢毒?

    无垢宗宗主淡淡地说道:“陛下眼前的无垢峡谷,号称修魔界的一大险地,陛下可敢闯一闯?”

    唐离尘豪气地说道:“有何不敢?”

    无垢宗宗主好心地说道:“提醒陛下一句,这峡谷里机关无数,阵法重重,还请陛下小心。”

    唐离尘对这种“好心”的提醒并不感冒,不屑地说道:“无妨。”什么机关啊,阵法啊,能拦得住他?

    “丑话说在前面,如果陛下通不过这峡谷,请收回你的提议,如果通过了,也请不要怪罪我等,对于陛下的实力,我们可是深深忌惮。”无垢宗宗主又加了这么一句。

    唐离尘大笑道:“哈哈,本王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本王如果不能通过这区区无垢峡谷,如何能让你们无垢宗臣服,又如何能一统修魔界?如果本王输了,绝不会再来你们无垢宗。”

    听到唐离尘的话,无垢宗宗主也大笑道:“好,一言为定。”

    “本王以自己的名义发誓。”无垢宗众人一听,大喜。他都以自己的名义发誓了,肯定是不会反悔了。

    唐离尘则心想:反正我是冒用血魔大魔王的名号,就算输了,那我也可以耍赖,何况我会输吗?

    唐离尘身形一动,在原地只留下淡淡的身影。

    同时,在峡谷外的那十几名弟子耳边传来唐离尘的话:“你们留在这里,看本王如何通过这号称天险的无垢峡谷。”

    那些无垢宗弟子唯唯诺诺。

    唐离尘深入峡谷,立刻之间,周围的黑雾滚滚,浓烈无比,那些黑雾是煞气,毒气和瘴气的混合体,可以让一切生灵枯萎,而且似乎带有灵性,如毒蛇一般,向唐离尘猛扑过来,侵蚀他周身的护体能量。

    不过,唐离尘周身死亡之气笼罩,这死亡之气,保护着唐离尘不受侵蚀。死亡之气和周围的黑雾似乎达到一个平衡。

    唐离尘自言自语道:“这里就好嘛,何必争个你死我活!”

    不过,唐离尘突然感受到一丝不妥,似乎有东西进入他的体内,企图进行破坏。

    唐离尘脸色大变:“该死的无垢毒!”他已然明白,这黑雾之中竟然有无垢毒存在,不知不觉中,他竟然中毒了。

    为了对付唐离尘这个“血魔大魔王”,无垢宗宗主将仅有的无垢毒都投放到峡谷之中。混在黑雾之中,根本就无法察觉。

    源源不断的无垢毒,涌入唐离尘体内,让唐离尘脸色一阵黑一阵白的。

    无垢毒端的是厉害。就那么一点点,就让云秋柔中毒,而且唐离尘也中毒了,还好他并不怕无垢毒。

    唐离尘急忙调用体内的生命之力,在体内构建了九重防御,将无垢毒拒之门外。此时,他体表被死亡之气覆盖,而体内则都是生命之力,也只有唐离尘这样的怪胎,才能做到。

    唐离尘不由冷哼道:“哼,没想到帮了血魔这家伙一把,他如果来此地,也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他肯定要中毒。

    如果他中毒,看他能怎么办?唉,失策啊,想不到英明神武、英俊潇洒、风靡万千少女的我,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虽然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正赶往血魔宗的血魔大魔王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谁在诅咒本王?MD,活得不耐烦了,如果本王知道是谁,一定将他碎尸万段,方解本王心头之恨!

    看到血魔大魔王一脸煞气,双尊和龙傲国,虚无道长等人都神色愕然,不明所以。

    深入峡谷,黑雾更加浓厚,这些黑雾的煞气更重,毒性更烈,甚至还有诅咒,怨念以及邪恶的味道。

    如果是一般的修魔者,肯定会被这些邪气入侵,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无法化解这些邪气,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真不知道无垢宗是如何找到这处地方,并将这些黑雾利用起来,成为一道天然的屏障,连护山大阵都可以省下来。

    这些黑雾,就足以相当于护山大阵了,甚至比护山大阵还厉害,还管用。对于这个无垢峡谷,唐离尘倒是非常佩服,黑雾里这些煞气,邪气,毒气、瘴气等等混合在一起,无比厉害,就算是顶级高手也难以抵挡,不知道无垢宗的人是如何抵挡的,仅凭一张玉符就可以自由出入,畅通无阻。

    “我,这些黑雾难道是自然形成的?”唐离尘不禁想道。不过,对于唐离尘来说,这些黑雾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他已经超出了顶级高手的范畴。

    在浓浓的黑雾中,目不视物,靠的是神念,这黑雾虽然厉害,但是不能阻挡和隔绝唐离尘的神念,所以唐离尘行动自如。

    各种攻击如飞蝗一般朝唐离尘扑来,这自然是峡谷内机关的作用。不过,这些攻击根本近不了唐离尘的身。

    “机关嘛,那不过是小把戏而已,还奈何不了英明神武,天下无双的本才子!”唐离尘戏谑地说道。

    同时,他的气势迅速攀升,如天帝降世一般,神威凛凛,随意攻击几下,就将周围的机关一一毁灭。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让无垢宗的众人听得一怔一怔的。“血魔大魔王”开始闯无垢峡谷了!他遇到机关了!这是众人的想法。

    至于那些阵法,在唐离尘面前更是小菜一碟。他本来就是阵法宗师,虽然这无垢终结大阵,是无垢宗历代高手经营无数个年头,不断完善才形成的一套阵法,可是见识过多种仙界顶级大阵的唐离尘,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搞个鬼啊!这么好的迷踪阵法,竟然被他们整成这样,真是气死我了!”唐离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原来在唐离尘看来,这些阵法添加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被弄得四不像了。

    对于这样的阵法,唐离尘闭着眼睛都可以破解。不过,他此时和闭着眼睛没两样,都是靠神念去感知的。神念比眼睛看得更真实。

    并没有花多长时间,他就看出端倪,找到了阵眼所在。阵眼附近,竟然有四个七劫散魔守护,而且这四个散魔,似乎眼神涣散,像傀儡一样被人控制。

    见到这四个七劫散魔傀儡,唐离尘明显一愣。在修魔界,你可以胡来,可以杀人夺宝,可以吞噬元婴,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却不能把散魔以上高手制成傀儡,那是大忌。

    修真界有修真界的规矩,而修魔界也有修魔界的规矩。实力至上,强者为尊,这是修魔界的信条。散魔是修魔界的高手,算是站在修魔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是应该受到尊重的,如果被制成傀儡,那是对散魔的侮辱,这是散魔们不能容忍的,所以才有了这样一条大忌。

    见到唐离尘逼近,这四个七劫散魔同时对唐离尘发起了进攻。四个七劫散魔,战意滔天,攻击将唐离尘所在的那片空间笼罩。不得不说,面对四个七劫散魔,连八劫散魔都要小心谨慎。

    不过,他们的对手是唐离尘。

    唐离尘脸色不变,大喝一声:“死!”死亡之枪凝聚成形,将四个七劫散魔锁定。虽然这四个七劫散魔已经成为傀儡,不知道生死为何物,但是本能上他们感到无比的畏惧。

    死亡之枪以闪电般的速度飞向这四个七劫散魔,四声惨叫传来,四个七劫散魔形神俱灭,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连渣都不剩。

    这四个七劫散魔,当年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因为对无垢宗感到好奇,仗着自己实力强大,硬闯无垢峡谷,结果被困在无垢峡谷之中,日夜受黑雾的侵蚀,失去自我,最后被无垢宗制成傀儡,守护无垢终结大阵的阵眼。

    可惜遇上了唐离尘,直接身死道消。外界都以为他们早已经殒落了呢。不过,他们活着也只是傀儡,就是行尸走肉,还不如唐离尘送他们上路。唐离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唐离尘其实不用想就明白,这几个傀儡般的七劫散魔肯定不是无垢宗的弟子,而是误入峡谷的修魔界高手,没想到被无垢宗控制,成为傀儡。

    “拿出来丢人现眼!”唐离尘毫不客气地点评这个无垢终结大阵。如果无垢宗的一干长老知道他们引以为自豪的无垢终结大阵被人给予这样的批评,会不会气得脸都绿了呢?

    不过,唐离尘突然感叹道:“这个阵法在我看来是垃圾,那是因为我站在极高的高度。唉,高度太高也是一种不幸,是一种悲哀,高处不胜寒啊!”这番感叹发完,唐离尘还是中肯地评价道:“在修魔界能有这样马马虎虎的阵法,也算不错了,可惜遇上了我,我这是给血魔那家伙帮忙啊!他来了,不见得好过,或许会迷失在这里。”

    接着,他收取了那个阵眼,是一块令牌,上面写着无垢二字,看来应该叫无垢令。

    “才中品魔器,难怪这个阵法不堪一击。”唐离尘不屑地说道。

    在唐离尘收取无垢终结大阵阵眼的时候,几位无垢宗长老正在一起谈笑风生。

    “这血魔大魔王虽然厉害,或许他不怕这黑雾,但他并不见得就懂得阵法。阵法之道,博大精深。这无垢终结大阵,可是第一代祖师留下来的。祖师功参造化,学究天人,在阵法之道上,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如果不懂得破解之法,使用蛮力,就会在这终结大阵中越陷越深,和那些成为傀儡的散魔一样,这就是终结的真正含义。祖师留下的无垢大阵,我也只领悟了皮毛,祖师实在是阵法第一人,难以超越啊!”

    “刘长老太过谦虚了,或许你比祖师稍逊,但是在修魔界,你足以称得上是阵法第一人。”

    “是啊,刘长老是公认的阵法宗师,将来成就不可限量,一定会达到祖师的高度。”

    “这无垢终结大阵,如果没有特制的玉符,没人能顺利通过无垢峡谷。还是怒火长老想得周到,直接毁去那些弟子的玉符,否则那血魔大魔王夺了他们的玉符,偷偷进来,那就大大不妙了。几个内门弟子,损失了就损失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为宗门而死,死得其所,应该感到自豪才是。”

    “如果我们能将血魔大魔王制成傀儡,那么一统修魔界,指日可待!”

    “哈哈,没想到我们也有统一修魔界的那一天。如果在魔界的祖师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样我们飞升之后,也有颜面去见历代祖师了。”

    这些长老正得意着,哪知道唐离尘已经在举手之间破了他们认为牢不可破的无垢大阵,还狠狠地鄙视了一番,实在太可笑了。

    收取了阵眼之后,无垢大阵被破,峡谷中就只剩下浓浓的黑雾了。这对唐离尘已经构不成威胁。

    唐离尘信步穿过浓浓的黑雾,就来到谷底。谷底,竟是另外一方天地。那里并没有黑雾,环境优美,仿佛世外桃源一般。无垢宗的驻地正在此地。

    “你妹哟!真没想到,浓浓的黑雾之下,竟然有如此美景。”唐离尘连声惊呼。

    MD,这样的好地方,竟然被无垢宗给占了。唐离尘一直在修真界找这种可以占据天险的地方,可惜一直没找到,没想到竟然在修魔界就有这么一处。

    真没想到,无垢宗竟然能找到这样一个好地方。难怪在修魔界,无垢宗最为神秘,就算有人知道他们的驻地在这里,却也通不过这无垢峡谷。

    或许,唐离尘是第一个强行进入峡谷的外人。

    唐离尘朗声大笑道:“哈哈,本王已经成功通过了峡谷,无垢宗的各位,该出来见英明神武,风靡万千少女的本王了吧!”得意之余,唐离尘还不忘自恋一把。

    现在唐离尘的心情非常之好,,本来云秋柔中毒,他一直很压抑,也开心不起来,不过,现在已经来到无垢宗,马上无垢宗就要臣服,弄到解药应该不是难事。正因为这样,所以唐离尘心情那是大大的好。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无垢宗的众高层听到唐离尘的声音,为之一怔,都现出身影,不可置信地看着出现在无垢宗驻地的唐离尘。那些长老,刚才还想看唐离尘的笑话,可没想到,他们的谈笑风生还没结束,人家就已经毫发无损地通过峡谷,这比直接一巴掌扇在他们脸上还难受。

    实话说,强行突破进来的,唐离尘是第一人。或许,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众多弟子都万分景仰地看着唐离尘。那可是传说中的血魔大魔王啊,击败九劫散魔,杀死八劫散魔的存在,竟然来到了他们面前,而且是强行通过无垢峡谷,闯进来的。

    这是何等的实力!而那些女弟子更是赤裸裸地表达出爱慕之情。如此厉害的人物,谁人不爱啊?无垢宗招收的女弟子,自然不是什么芙蓉姐姐、凤姐之流,让人看了作呕,都是万里挑一的极品美女,不过唐离尘根本就没看她们一眼。有了云秋柔她们,唐离尘对其他美女没什么兴趣。

    此时,唐离尘周身被死亡之气笼罩,根本看不清面目,而无垢宗的高层们运足目力,想看清唐离尘的面目,却根本办不到。他们和唐离尘的实力差距太大。

    就像唐离尘,想看清万河仙帝和断古仙帝的真实面目都不容易,除非他们自己显现出来。

    “你竟然通过了无垢峡谷?还破了我们的无垢终极大阵?无垢毒也没奈何了你?”无垢宗宗主不相信地叫道。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他们不信。

    从声音中,唐离尘认出他是无垢宗宗主,只见他中年人模样,国字脸,有一方宗主的威严。

    “哼,你们也太阴险了,竟然在峡谷中布置了无垢毒。”唐离尘冷哼道。

    无垢宗宗主很快恢复过来,镇定地说道:“魔王陛下,当初你可并没有说不让布置无垢毒。再说,为了我无垢宗的安全,峡谷中布置无垢毒,那也很正常。”

    唐离尘鄙夷地哼道:“哼,区区无垢毒,还奈何不了本王。你们的无垢大阵,也不过如此,这枚令牌还给你们,区区中品魔器,本王还看不上眼。”那枚无垢令笔直地朝无垢宗宗主激射而去。

    无垢宗宗主吓了一跳,连忙退后。不过,等他灵识探查之后,发现正是用作无垢大阵阵眼的无垢令,急忙用手去接。好不容易将无垢令接在手中,无垢宗宗主一连退了好几步。

    唐离尘虽然随手扔出,但那力道却不可小视。普通人去接,直接被砸死也非常正常,无垢宗宗主退后几步已经算不错了。

    无垢宗宗主拿着无垢令,脸涨得通红。无垢令,唐离尘大可以不用还他,这是唐离尘的战利品,可是还给了他,说明什么,说明人家根本就看不起这块无垢令,否则,被看上眼的东西,怎么可能还给他。

    当唐离尘评价无垢大阵也不过如此时,那几名在阵法上有很高造诣的长老都是满脸通红,当初他们信誓旦旦以为唐离尘破不了阵,没想到人家把阵眼都收了,还满脸不屑地还给宗主,相当于他们再一次被唐离尘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还有,你们竟然将散魔以上的高手制成傀儡,这犯了修魔界的大忌,知道么?不过,本王已经将他们给超度了。”

    无垢宗的众高层都默不作声,在心里替那几个傀儡惋惜。这种事情,可是把柄,怎么能承认呢?

    唐离尘最后说道:“是该兑现承诺了。怎么样,宗主大人,你们无垢宗是否该臣服于本王了呢?”

    “这个——”无垢宗宗主迟疑了。他和那一干长老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

    见无垢宗宗主那样,无垢宗的弟子们都感觉到非常丢脸。他们本来一直为能成为最神秘的无垢宗的一员感到非常骄傲,可现在,一点自豪感都没有了,相反感到很丢人。

    认赌服输,这是天经地义的,光棍一点,爽快些,直接臣服,那样还能让人看得起,现在想反悔了,那脸完全丢尽了。

    “怎么,你们想反悔?”唐离尘语气有些阴沉,淡淡的怒意写在脸上。

    竟然敢不履行赌约,这不是找死么?丫的,敢这样对哥,哥抽你们丫的!还没有谁敢在哥面前爽约呢!

    只见唐离尘面色一寒,无比恐怖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加身,压得他们承受不住,不由自主地都跪了下来,实力稍差的人直接吐血。无垢宗的高层个个面如土色。

    他们都知道血魔大魔王实力强大,无人能挡,但是没想到他的实力竟强大至斯,单单凭气势,就能压服所有人。

    见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唐离尘哈哈大笑:“哈哈,很好,很好!看来你们是愿意臣服本王的,那一切都好说。”无垢宗的人那是有苦说不出啊!

    在唐离尘巨大的气势压迫下,他们就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他们在心里说,不是愿意,而是被逼的,就算能说,也没人敢说呀!何况现在他们都跪下来了,那和臣服没两样。

    等身上的压力稍松,无垢宗宗主有气无力地说道:“魔王陛下,无垢宗愿意臣服!”平常中气十足的宗主竟然说话都不利索了。

    血魔大魔王真是魔威滔天啊!很多弟子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要知道,宗主没次训话,都是威严无比,中气十足,比吃了春药还厉害,可现在如同阳痿了一般。在强势的血魔大魔王面前,宗主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这些弟子心想:要是自己能有这么厉害该多好啊!那样真的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再强大的宗门宗主,也只能在自己面前当孙子。

    还有一些弟子,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向飞扬跋扈,在修魔界可以横着走,但是在强大的血魔大魔王面前,想骄横,想飞扬跋扈,却根本没这个胆量。

    唐离尘故意冷哼道:“大声一点,本王最近有些耳背,听不清你说的话。再说一遍!”心里却好笑:丫的,敢不臣服,找抽么?

    听到唐离尘的话,所有人都倒在地上。你可是鼎鼎大名的血魔大魔王,那是什么实力,还会耳背?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睁着眼睛说瞎话,同装13一样,都需要有资本的,什么是资本,实力就是最重要的资本,人家血魔大魔王就有这样的资本,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

    不信你看,无垢宗宗主虽然露出不悦之色,但还是照样乖乖地再说了一遍,还提高了音量。

    无垢宗宗主的话音刚落,唐离尘仰天大笑:“哈哈,你们无垢宗自愿臣服于本王,本王接受了!”

    这些刚爬起来的无垢宗众人再次倒地,口吐白沫。

    明明是你威逼的,却说人家是自愿的,无耻啊,无耻,没人比你这个血魔大魔王更无耻了。

    真正的血魔大魔王现在那是喷嚏连连。

    “我擦,一定是有很多人在骂本王,如果本王知道是谁,一定将他们剥皮抽筋,敢骂本王,简直活腻了!”血魔大魔王恶狠狠地想道。

    唐离尘将身上的气势完全收回,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们臣服本王,本王有一个要求。”看着无垢宗的众人,唐离尘淡淡地说道。

    无垢宗宗主一听,或许这个请求就是他的真正目的吧。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要求呢?无垢宗宗主现在是忐忑不安啊!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道陛下有何要求?”

    唐离尘笑了笑,道:“本王的要求也不高,只想看看贵宗的无垢毒的配方及解药配方。”

    “什么——”唐离尘的话音刚落,全场哗然。无垢毒的配方及解药,那可是无垢宗的不传之秘啊!传承千万年,无垢毒可是无垢宗的一大杀手锏。

    这要求还不高?如果这样还不高的话,没有什么要求更高了。

    敢情这个血魔大魔王竟然打无垢毒的主意!难道他在闯无垢峡谷的时候中毒了?这很有可能啊!

    为了防止血魔大魔王通过无垢峡谷,为了防止阴沟里翻船,无垢宗在峡谷里布置了大量无垢毒。

    不过,唐离尘周身死亡之气缠绕,根本不知道他是否中毒。

    他到底是不是中毒了呢?

    这让无垢宗的高层都无法判断。就算他中毒了,似乎他举手之间,也能灭了无垢宗。不过,他似乎并没有要求要无垢毒以及解药,而是要配方及解药的配方,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现在无垢宗臣服于他,整个修魔界几乎都掌握在他手中,他还要无垢毒的配方干什么?难道想自己配出来,然后去控制那些反对他的人?

    见无垢宗宗主默不作声,而其他长老也是闭口不言,唐离尘不悦地哼道:“怎么?难道你们不是真心臣服?”

    哼,不就是无垢毒的配方和解药配方吗?你们都臣服于我了,还拽在手中,不肯交出来,是何道理?

    无垢宗宗主见唐离尘似乎要发怒,连忙说道:“陛下,此事事关重大,请容我等商量一番,再做答复。”

    唐离尘冷哼道:“哼,还有什么可商量的。你们都臣服于本王了,本王要什么,你们难道不应该满足吗?如果你们不肯,那就是对本王虚与委蛇。

    敢对本王虚与委蛇的人,本王不会让他活在这世上,如果让他活着,那也是生不如死。你们是不是想看看本王的手段?”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浑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无垢宗宗主脸色大变,迟疑道:“陛下,无垢毒乃本宗不传之秘,实在——”

    唐离尘不耐烦地打断道:“本王有一门秘法,叫搜魂大法,可以直接剥夺人的记忆,得到本王想要的信息,不知道有谁想试试?不过,这门秘法相当霸道,破坏力强,本王不能保证试过的人会不会直接死亡或变成白痴。”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是没人敢去尝试啊!大家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无垢宗宗主脸色惨白,颤抖着说道:“罢了,既然陛下想要,就拿去吧!”说罢,一个玉简飞向唐离尘。唐离尘接过之后,神念探查一番,发现确实记载着无垢毒的配方及解药配方。

    “不会是假的吧?”唐离尘问道。

    无垢宗宗主快要吐血了。能用假的骗你么?

    “陛下,属下可以以本心发誓!”无垢宗宗主想也不想就发誓了。他现在也是逼得没办法,眼前的血魔大魔王实力太过强大,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如果被他施展所谓的搜魂大法,剥夺他的记忆,那就更惨了,还不如主动交出来。他相信有这样的秘法。

    “好,本王相信你。”唐离尘满意地点点头。

    终于拿到解药的配方了,唐离尘心中的喜悦那是可想而知。唐离尘相信,只要有这配方,自己就能配制出解药来,救醒云秋柔。

    唐离尘突然问道:“对了,你们还有无垢毒的解药吗?”

    无垢宗的众人心想: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或许这个血魔大魔王真的中毒了。无垢宗宗主和一干长老在心中窃喜。

    如果血魔大魔王中毒了,那他三天之内就会毒发身亡,那无垢宗所受到的所有耻辱,都会找回来。

    如果他们不给解药,相信血魔大魔王三天也配制不出来,何况解药的配制条件相当苛刻。

    “陛下,解药已经完全用完了啊,因为我们在峡谷中布置无垢毒时,为了防止自己中毒,就预先服下解药。无垢毒的炼制不容易,存量不多,解药也不多。”

    唐离尘“哦”了一声,似乎不是很在意。

    无垢宗以毒著称,万一他们给的解药中含有别的毒,或许他自己不怕,但是云秋柔不像他这样变态啊!他才不放心让云秋柔吃他们的解药呢。所以无垢宗宗主说没有解药了的时候,唐离尘并没有太过在意。

    见唐离尘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无垢宗宗主和那些长老都疑惑不解,难道血魔大魔王没中毒?

    那他们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眼前这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血魔大魔王啊!魔王滔天,法力无边,没人能挡得住他的脚步,可他们竟然向他动手。

    完了完了,这下子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唐离尘厉声喝道:“废话少说,怒火长老,本王魔威盖世,威震诸天,要一统修魔界,乱魔宗,天魔宗,魔神宗,血魔宗已经相继臣服在本王脚下,就差你无垢宗了,本王等着你们的答复呢。”既然要冒充血魔大魔王,就要冒充得像一点。

    一路上唐离尘也得到血魔大魔王的不少信息,综合起来,对血魔大魔王也有所了解,冒充起来,并不是太难。

    怒火尊者其实不用想就知道这个血魔大魔王来此地所谓何事,他自然不是来打秋风的,而是来踢馆的,否则他不会大老远的跑来。

    怒火尊者不由打了个冷颤。一代高手,竟然听到血魔大魔王的名头,就心生惧意,看来血魔大魔王的强大已经在修魔界深入人心了。

    他向唐离尘拱拱手,转身就离开了,只见他的身影在峡谷入口处一闪而没。唐离尘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此时,唐离尘看向无垢宗的众位弟子。见唐离尘看他们,这些人都低下头,瑟瑟发抖。

    那好,正中唐离尘下怀。

    怒火尊者见状,大惊失色,连连退后了几步。

    失声道:“这是审判魔枪?你是血魔大魔王?”

    怒火尊者迟疑道:“这个——魔王陛下,这件事怒火做不了主,还要请示宗主及众位长老,方能知道结果。”怒火尊者虽然是执法长老,但这件事他自然做不了主,唐离尘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考虑,半个时辰一过,本王就要采取行动了。”行动这两个字,唐离尘特地咬重了。

    “魔王陛下来我无垢宗,怒火有失远迎,还请恕罪。”面对这位魔威滔天的“血魔大魔王”,怒火尊者不敢怠慢。

    乱魔宗的太上长老全亮就是被血魔大魔王一枪灭杀,怒火尊者虽然认为自己很厉害,但是却不是全亮的对手。连全亮都被血魔大魔王轻易灭杀,他更不用说了。在面前这位“血魔大魔王”面前,他哪敢放肆,当然也分辨不出这位其实是个冒牌货。

    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老头子这个说法了,说到底这一些都是狠人啊!

    而且还是不吐骨头那种,唐离尘也就入乡随俗,弱肉强食是吧?一切靠实力是吧?

    “你真的是血魔大魔王?”怒火尊者像看见鬼一样。血魔大魔王的魔威,早已传遍修魔界,连九劫散魔九离尊者都不是对手,所过之处,无不臣服于他,乱魔宗,天魔宗,神魔宗已经相继臣服,看来他的目标是一统修魔界,现在来到无垢宗也不足为怪。

    而那些无垢宗弟子听到血魔大魔王五个字,更是脸色惨白,他们竟然对这个大魔王出手,就算有十条命也活不了啊!

    此时,唐离尘的身份已经不容怀疑。他被怒火尊者误认为是血魔大魔王。从血魔大魔王的路线可以看出,他肯定会来无垢宗的。怒火尊者念头急转,难道血魔宗也臣服了?或许已经臣服了,只是消息传得没这么快而已。

    唐离尘凝聚的死亡之枪,和血魔大魔王的审判魔枪有些类似,怒火尊者并没有见过血魔大魔王,也只是听说他的审判魔枪无比厉害,看到唐离尘的死亡之枪,误以为这是审判魔枪。

    唐离尘不置可否,淡淡地反问道:“你以为呢?”既然怒火尊者这么认为,就冒充血魔大魔王吧,反正他就是要造成这样的效果。

    唐离尘发现自从来到修真界,尊老爱幼的习惯已经改了,不像在地球上的和平年代,看到一个老头语气还要尊重一番。

    无法呀!

    怎么说呢?

直播我爱唐伯虎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祸水养成系统沈浪苏若雪国王游戏[快穿]哥哥不要啊夺舍之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