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章 生了个老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对你的行为没有异议。

    刚刚之所以不做回应,一则是我个人状态并不稳定,二则是无法判断你是否对我具备恶意。”

    所以见我打算离开,才终于回应,江炎没有与对方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你的目的。

    这个时候开口留下我,是还要与我进行别的交易吗?”

    顿了顿,他补充说道:

    “如果是为你复仇,杀死那只多瞳妖物就不必了,我已经试探过,但被它顺利逃脱。”

    “这我知道,那尊多瞳妖物很强,即便我状态完好,也不会是它的对手,阁下能够逼其退离,已经超出我的想象。”

    躲在蘑菇体内的“白茧”听到江炎讲述,形体略微膨胀,继而弱小,似有某种情绪酝酿,过了一会儿,他用一种低于之前语调的口气说道:

    “我现在状态很差,几乎很难自然恢复,所以,我希望能够获得你的帮助。

    报酬依旧一件与‘灵槐’价值等同的器具或者其他物品,如何?”

    原来那件器具叫做“灵槐”,名字不错……不过等同这样一件器具的报酬,符境武者果然财大气粗,思绪转动间,江炎很快就有了注意,他微笑出声:

    “好,我答应。

    那么,接下来我需要怎样做,才能帮助你。”

    接着,他语调压低,用一种警告的口吻说道:

    “另外,阁下最好不要做某些让我误会的尝试,那样会让我同样做出过激的反应,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不想承受这些。”

    这是一种预防与警告,防止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想要借助帮其疗伤之事,对他造成伤害。

    “阁下大可放心。”

    “白茧”沉默两息,才终于开口,只是语气稍稍高亢一些,他道:

    “我可以起大道之誓,我是诚心求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的。”

    说到这里,他也略有深意的点了一句:

    “我同样提醒阁下,我修炼的这门秘法特殊,即便现在的寄生体毁灭,也可以在另外一个地方继续存活,只是恢复需要的时间会更长。”

    这就是说不怕死,不怕我翻脸了,好诡异的恢复方式,我对这门秘技越发有兴趣了,不知将报酬改为这门秘技他是否会同意,江炎心念转动,继续重复刚刚的话题:

    “好了,我该如何帮助你恢复?”

    “这很简单。”

    “白茧”在布满灰白粘液的蘑菇深处轻轻蠕动,其内一道类人形体蜷缩身体,有声音传出:

    “只需要将大量的天地元机牵引来此,帮助蘑菇成熟就可以了。

    蘑菇熟,我就能够初步恢复。”

    确实很简单,只是牵引天地元机大话,初入丹境的武者都可以办到……那么,这尊符境武者已经衰弱至此了吗?真的很惨……微微摇头,他缓缓抬起手掌,朝着天穹做出一个虚握动作。

    嗡~

    霎时间,方圆百里千里,天地元机紊乱倒卷,朝着小夜山方向狂涌而去,一时间,云流漫卷,狂风骤生。

    坑洞底部已被几近成液的浓郁元气充斥,如天河倒灌一般涌入体型越发壮大的蘑菇身上,而在菇盘中央,那只“白茧”也逐步成长起来,里面的人影也越发凝实。

    这般状态,怎么和妇人分娩类似,只是这位符境武者的母亲,是一株蘑菇……传闻人族有不少秘技的创造,很多来源于对一些知识的挖掘,难道这门秘技就是这样?

    思绪纷呈之间,已经长到房子大小的巨大蘑菇也到了成熟的时刻,在一阵颤动中,“白茧”被喷了出来,砸落在地。

    咔咔咔!

    “白茧”一落地,就失去了所有水分,变得干枯,表层结为硬质半透明的薄壳。

    下一刻,一只手臂突破薄壳,伸出出来,再然后是头颅,胸腹,大腿,最后,一个黑头发,瘦脸庞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这是生了个老孩子啊,江炎暗自嘀咕一句,努力平复心下忽然产生的吐槽冲动。

    ……

    他是指那件“槐树”器具。

    “白茧”理解了近处这位年轻武者话中含意,灰白色粘液晃动间,略显暗哑的声音传出:

    他的话语在这方有些封闭的坑洞底部层叠回荡,一遍遍重复,却又逐步减弱,越发模糊。

    那株蘑菇依旧保持原状,未做出任何回应,任何回答。

    江炎站直身体,又立在原地等待一会儿,直至最后回声彻底消散,他收起“槐树”器具,微微对着那株大蘑菇躬身,算是道别。

    “这位朋友,还请留步。”

    “我以为你会一直沉默。”江炎顿住脚步,微微转首,看向那团状态莫名的“白茧”,心中分析着对方的状态,面上不显任何表情的道:

    “我认为,我自取的报酬很合理。”

    又审视这株大蘑菇几眼,他视线缓缓下移,就见到一颗玲珑剔透,颜色碧绿的小树,其上纹理密布,符文点缀,散发着深重且阴邪的气息。

    “火**具,不过流溢的是至阴之力。”

    “这应该是器具材料本身携带的特征……”

    他旋即转身,一步踏空,准备离开。

    就这这个时候,鲜艳蘑菇中心那处印痕忽的裂开,显露出一只被灰白色粘液包裹的“白茧”。

    说到这里,他视线又一点点上移,落到高大蘑菇中心那道深刻印痕上:

    “阁下,这件器具作为我救你一命的报酬,你可有异议?”

    “这是什么秘法?”

    “倒是有些意思,就是不知依靠这种方式恢复,是否有大的弊端。”

    一团颜色暗青,携带无边森寒气机的火焰自虚空勾勒而出,趋向坑洞侧壁,无声无息间,本已琉质化,表层坚硬的石壁这时仿若被某种怪物大口啃食,瞬间就凭空消失了一大片,露出一方幽深的黑洞。

    “侵袭熔化之力?”

    “不差,倒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略做分析,江炎抬手虚抓,一下就将“槐树”器具摄来,他上下将其翻动观察一番,忽的朝着朝着坑洞侧壁一刷而下。

    噗!

    小夜山,焦坑洞底。

    江炎望着近处的巨大植株,神态讶异,这是一顶臃肿膨胀的蘑菇,体表滑腻,布满灰白花纹,菇盖处有一道深刻印痕。

    这株蘑菇根系高度发达,正吞噬着地底深处雄浑的元机,他能清晰感知,滚滚元机被某种事物快速消化的同时,孕育着一个新生的生命。

直播大侠凶猛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网游之时停6小时超神学院之我老婆是恶魔重生农女很倾城玄幻皇帝之三国召唤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