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贱人自有天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爸。”盛彦明轻轻地唤了盛老爷子一声。

    盛老爷子轻轻掀起眼皮子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盛彦明紧紧握着傅若颖的手,把她推到盛老爷子的面前,“爸,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叫傅若颖。”

    “盛老先生好!”傅若颖乖巧地问好。

    盛老爷子略略地扫了傅若颖一眼,眸色冷漠,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一般。

    傅若颖脸色瞬间大变,难看至极。

    “爸,我知道你对若颖有些误解。不过没关系的,时间会向你证明有些事情并不是……”

    阮玲芳冷笑地打断了盛彦明的话,讽刺道:“盛彦明,你把盛家当成什么了?青楼还是妓院?就她这样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残花败柳,你也要风光把她娶回家里当祖宗供着?”

    “盛彦明你外边去好好打听一下,现在有谁不知道她是你儿子的女人?和自己的儿子抢女人……”阮玲芳的笑声刺耳无比,“盛彦明你的脸不要也就算了,你也别做些让盛家抬不起头来的事儿。”

    阮玲芳别的本事没有,可揣摩人心的本事还是有几分的。她嫁入盛家将近三十年,喊了盛老爷子快三十年的爸爸,他是什么性子早就摸得差不多了。

    她深知盛老爷子这个人重脸面,所以她才故意说这番话的。

    果然,蛇打七寸,招招致命。

    盛老爷子沉了几分,厉声道:“你跟阮玲芳的事情怎么处理,我不会插手干涉。但是她……”

    他的目光投向傅若颖,刻意加重了几分语气,“休想踏进我盛家的大门一步!”

    阮玲芳露了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事已至此,她跟盛彦明的婚姻注定已经走到尽头,无可挽救。但是,她得不到的,也绝对不会让傅若颖这个贱女人平白捡了便宜。

    “爸!”盛彦明语气略微有些焦急,“爸,你听我说!若颖她,她怀了我的孩子!”

    盛老爷子冷笑了两声,“你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你敢确定孩子到底是喊你爸,还是喊你爷爷?”

    毫不留情面的讽刺,让盛彦明和傅若颖都纷纷变了面色。

    “盛老先生,请你听我解释,我跟盛廷琛虽然是对外宣称男女朋友,其实我跟他之间清清白白的……”

    “对不起!你的解释,我并不想听,因为这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此自爱的女人,恕他无法接受。

    准许她进门,那他们盛家的脸要往哪儿搁?

    傅若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

    阮玲芳只觉无比解气,冷嘲热讽道:“傅若颖,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机关算进想嫁入盛家,可最后呢……果然,贱人自有天收!”

    “你给我闭嘴!”盛彦明厉声呵斥道。

    “我为什么要闭嘴?”阮玲芳步步逼近盛彦明,“盛彦明,其实你早就知道廷琛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在陈栓被盛彦奕赶出川城的时候,你仍然沉得住气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直至今天我总算彻底想明白你为什么要这般委屈求全了。”

    “你知道廷琛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所以你要借他的手帮你对付盛彦奕。洗发水出事,是你在背后搞的鬼,廷琛代言翻车也是你在背后一手操控的。你的目的就是想让盛氏集团股价大跌,你好趁乱乘机而入,从而在盛彦奕的手里夺回本来该属于你的一切。”

    “阮玲芳!”盛彦明厉声呵斥道:“我警告你,你别胡说八道!”

    “她并没有胡说八道!”盛彦奕双手插袋,信步而入,“大嫂刚才所言,句句属实。”

    盛老爷子显然未能从暴击中缓过神来,他痛苦地闭上眼睛,片刻之后缓缓眼开来。

    仿佛短短片刻间,他迅速苍老了好几岁。

    盛彦明冷冷地看着她,同样是满眼的厌恶与憎恨。

    从一开始,他与她家庭商业联盟式的婚姻就是错误的。

    他是父亲的“弃子”,而她野心勃勃,想他成为盛家的当家人,想成为盛家真正的女主人。

    阮玲芳看不起他,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窝囊的失败者。可纵使如此,这也不该成为她背叛他们婚姻的理由和借口。既然是她不仁不义在先,所以也别怪他今天心狠手辣。

    直至这一刻,盛彦明对她仍然毫无愧疚之心。

    有的只剩下被肮脏龌龊玷-污得面目全非的恨意。

    这一切一切的光环和荣耀都是因为他是盛家人。

    可是现在,突然告诉他,他不是盛彦明的儿子,他不是盛业谦的孙子,他不是盛家人……而他不过是一个佣人的儿子。

    云端直接摔入泥壤,这一摔,说是粉身碎骨也不为过。

    她嫁给他的时候,父亲正值壮年,花费数十年打拼下来的商业王国岂会轻易交到儿子的手里。后来他年纪渐长,萌生了要退居幕后的心思,天赋过人的盛彦奕横空出世,从他父亲的手里接过接力棒。

    哪怕他跟他的亲弟弟盛彦峰对此有诸多的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盛彦奕才是那个能带着他们盛家走向巅峰的领导者。

    “你别喊我的名字,我没有你这样的母亲……”廷琛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几步,决绝拧身离开。

    “廷琛 ,廷琛……”望着盛廷琛头也不回地离开,阮玲芳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撕心裂肺地痛哭流涕。

    他仰天大笑,笑声悲怆而绝望。

    从小到大,身边所有的人都说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天之骄子。不管他走到哪儿,身边都有一大堆的人围着,把当成祖宗一样供着。

    让他享受过泼天般的荣华富贵,可又残忍地把它给剥夺走。

    “廷琛,廷琛……”除了喊他的名字,阮玲芳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眼里毫不加掩饰的恨意,如同一把利剑狠狠地刺-入她的心脏最深处。

    见盛廷琛疯魔的模样,阮玲芳的心慌了怕了,伸手拉住夺门要往外走的儿子,怯怯地道:“廷琛,廷琛……”

    盛廷琛狠狠地甩开阮玲芳的手,毫不掩饰他的愤怒与厌恶,咆哮道:“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给生下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廷琛,我……”事到如今铁证如山,阮玲芳还能说什么呢?

    她原本存着侥幸的心理,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但谁料到盛彦明是扮猪食老虎,憋着大招在坑她。

    盛廷琛扬了扬他手里的DNA亲子鉴定报告书,“所以,我不是他的儿子,我不是盛家人……”

直播皇后今天营业了吗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豪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清茗学院同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