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夏侯誉起初还担心苏木有危险,结果逐渐靠过去才发现那些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正相反,她对付那些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果然他的担心多余了。

    就算没了内力,洛恬恬还是洛恬恬,是那个敢一人一枪一马杀进敌军三千主力,直取敌军头领首级的洛少将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没了内力的洛恬恬,也不是凌落雪手下那些杂碎能比的。

    他心里高兴,便更不受凌落雪的影响,视线前一秒还是看着掌控全场的苏木的欣慰和自豪,下一秒移开就是杀尽天下的冷冽狠辣。

    人自不动,耳听八方,手中内力聚集,突然如鹰击长空一般猛地打出一掌,另一只手夺过旁边女人手中长剑,削断山壁上凸起的半块石头,砰的一声巨响。

    半空传下女人痛苦的闷哼,凌落雪狼狈的摔在地上。

    她一口血吐出,还没来得及起身,夏侯誉手里的长剑已经飞过去刺穿了她的小腹。

    “啊!”

    擒贼先擒王,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战事,这招都相当管用。

    凌落雪重伤,她白望山的一干人等登时没了主心骨,群龙无首,很快便被夏侯誉的人生擒活捉。

    苏木把细剑从面前女人喉咙里抽出来,躲过喷涌的鲜血,收剑回鞘。那和白望山的冷气一起在她脸上结冰的肃杀,转瞬间烟消云散。

    “靠……他奶奶个腿的,可他娘的结束了……”上一秒还恨不得把白望山都一并铲平的女魔头,下一秒摇身一变直接成了走两步都能把自己累死喘死的小病娇,这天差地别的转变,别说陈冰和那一干将士,就连夏侯誉都没绷住眼角跳了一跳。

    削铁如泥的细剑,别说划开人的皮肉,就算划断他们的骨头都跟切豆腐一样轻而易举。这也是苏木喜欢用细剑的原因,比匕首好用多了,而且更轻盈,攻击范围也更广。

    “看来老娘在这里也不是完全没有生存的余地么。”她呼了口气,迅速调匀气息,一手握剑,另一只手左拳,将中国武术和剑术融在一起,可攻可守,不让对方占到半点便宜,更不让她们任何人有机可乘。

    夏侯誉身手再怎么在凌落雪之上,在凌落雪不正面决斗的情况下也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一身本事无处施展,郁闷也只能自己郁闷。

    但凡夏侯誉是个性急暴躁的,也要被凌落雪的攻击方式逼得疯了,失去冷静理智,那时就是他们全军覆没之时。

    “该死的,就算堵上耳朵也没用的。”他按了下塞在耳朵里的耳塞,已经几乎起不到作用。一怒之下直接拔出来扔到地上,“他娘的凌落雪,老子今儿就把你们白望山的人全都灭了!”

    苏木没有内力,是他们这里受凌落雪声音影响最小的,就是脑袋被震得难受,昏昏沉沉的还总想吐。

    “这八成跟狮吼功师承一派啊。”她苦中作乐,自己感慨了一句,踩着一个女人肩膀跃起,细剑刺入另一个女人的眼睛,在空中翻转回去,细剑嗖的一声划向之前被才肩膀的女人脖颈。

    “我擦,夏侯誉,有埋伏!”

    苏木只喊了一声,便被虎狼般扑到她面前的女人团团围住,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

    她也是醉的,古代人都这么豪横吗。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打就打。打架杀人跟闹着玩似的,完全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啊。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带个女人过来给自己使绊子。”凌落雪尖锐的声音裹挟着让人脑袋耳朵都嗡嗡响,恨不得趴下狂吐的笑声在白望山回荡,冲撞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绕的那些跟白望山人厮杀的将士一个个心神不宁。

    在一旁打坐调息的陈冰听着那笑声,喉咙一甜,没忍住直接喷出一口血。

    再说夏侯誉和凌落雪,两人打得也是难解难分。凌落雪出招古怪诡异,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仿若鬼魅,飘飘忽忽,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薄雾是她的天然屏障,在她的地盘上,夏侯誉纵使实力在她之上也得被硬生生削去几分。

    他听着苏木的呼喊,刚要过去就被凌落雪闪现着拦住。她体态轻盈,身轻如燕,那功夫与其说是轻功,不如说后背长了个翅膀一样灵活迅捷。

    只听着那人痛苦闷哼,苏木的细剑已将他的心脏刺穿。

    事情发生的措不及防,电光火石,苏木看着那口吐鲜血的男人,长出口气,拔出细剑,警惕地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把所以注意力都放在了夏侯誉和凌落雪身上,竟然忽略了他们已经被从雾中悄然摸过来的人包围。

    苏木隐约想到什么,但情况紧急不能确定,须得等结束了看一看她们的身子才能下结论。幸好这些人的实力跟凌落雪想必差了一大截,不然她以一对三,恐怕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脑袋就被削没了。

    细剑划开薄雾,划开其中一个女人的脖子。鲜血噗的喷涌而出,溅了旁边的女人一脸一身。活着的人根本没在意身边人的死活,像是被控制了脑子,没有感情的傀儡,只知道往前冲,把她们的敌人全都杀死。

    苏木被她们拖住,虽不至于有什么危险,但一直打下去,那些人用车轮战耗也得把她耗死。现在就得盼着夏侯誉那边赶紧结束,不管凌落雪是被生擒还是被当场打死,都赶紧结束。

    在雾中她还没看清,这时缠斗在一起才看到这几个女人的长相,脸上竟然全是伤口,溃烂的,流脓的,还有没凝固的血从脸上往下流。她们俨然不是受了凌落雪的酷刑才变成这样的,不然她们也不会在这时为凌落雪拼命。

    她们的皮肤和凌落雪一样白得吓人,一个个要是站着不动跟尸体没什么两样。

    “诶,陈冰!”

    苏木忽的对着不远处的人群大吼一声,吓得那按住她肩膀的人一个失神。苏木立刻一个回身一手按住他的手,一手攥住他的胳膊,猛地用力将他摔在地上。

    在地上滚了一圈,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她情急之下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看清,拔出腰间细剑对着那倒地的人就是一刺。

直播我家王爷太豪横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沈浪苏若雪韩三千苏迎夏荒岛女儿国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