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天壤之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药价也比别家铺子便宜,便宜个一两成呢!”

    “梨花路的杏林医馆,你知道该怎么去吗?”

    营销就暂且来这样一波。

    为啥?

    因为董杏林已经是手忙脚乱,两个药童也搞不清楚,门外排队不少,一些人等了许久直到天黑,董杏林不忍她们就这样回去。

    然后,董杏林就住在铺子里了。

    这样不行嘞。

    再整个两天,杏林医馆的大夫就该倒下了。

    董杏林眼神里透着兴奋,一张脸满是疲惫:“我看了好多个病患,也开了药,柳掌柜,我可挣到了钱!你可不能再嫌弃我!”

    “不嫌弃不嫌弃。”她拍拍他的肩膀:“干得不错!”

    “每日的病人越来越多,定是听闻我医术还不错,都是对我的认可,我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

    “那个……说另外一个事,你看啊,你负责看诊,俩药童抓药,包药,这没问题,可是这几日病人多,有几个在门口都吵起来了……如果有个管事,能招呼病人,维持秩序,也能帮着收药钱,你觉得如何?”

    “那是最好不过了,柳掌柜,你要来帮我吗?”

    她嘴角一抽抽:“请个管事。”

    “请你做我的管事。”董杏林赶紧起身作揖。

    “得了。你给我磕头都没用,我哪儿有空给你做管事,去拿纸笔,自个儿写下你对管事的要求,贴铺子门口去。”

    “啊……你做管事不正好嘛?”

    暼他一眼,向外走去:“你想得美。”百分百

    她还有重要的事得忙。

    不过学府路的铺子,正值二楼改建的关键时刻,只能每天多盯一会儿,等差不多了再去一趟青苔镇。

    被山寨的事,一直挂在心上。

    不管有没有“被山寨”,这个事情都要解决,只可惜不能赶在学府路铺子开业的时刻。

    招聘医馆管事的当天晚上。

    董杏林没窝在铺子,跑来她屋,又是点头哈腰,又是端茶倒水。

    他也意识到医馆有多需要一个管事。

    “如若只有三四人,仅我一人,尚可对付那些病患,如今……你再帮帮我,帮我找个管事,微微姐?”

    喷出一大口水:“啊?”

    董杏林退后两步,作揖道:“拜托了,柳掌柜,咱们……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我说,微微姐?”

    “我……”董杏林移开眼。

    “我瞧着比你大?”

    “我的意思是……”他抬起头来,眯了眯眼,露出一排大白眼,笑着轻声说道:“你是我的前辈,经验丰富,得多多向你学习请教,就跟芳儿姐一样。”

    “那我给你说个事。”

    “说多少个事儿都成。”他赶紧凑近了,在她腿边蹲下:“你说,我给你按按小腿?”

    “两个事,第一个,你明日把告示改了,一天只看五个病人。”

    “那诊费?”

    “前五个,诊费全免,药费再降一成。”

    “为何?”

    “那五个你得上午处理完,原因有二,其一,你忙不过来,收入不够多,其二,就是第二个事。”

    “下午可是要去什么地方?”

    “跟我去繁花坊。”

    “繁花……坊?听着名字,那里可是……可是青楼?”

    “女子最为集中的地方,自然是青楼,人吃五谷杂粮,难免生个病,女子也有女子的隐疾,许多大夫不愿去青楼那些地方,再加上,她们身份特别,有些医馆还不愿医治,所以……”

    她直说到这里。

    董杏林已经给了她回复:“我愿意去。”

    前面他的反应,给她的感觉还是有些不愿意。

    董杏林行走山野间,愿为农妇医治,这跟青楼女子还是有一定差距。

    毕竟,总存在一些鄙视链条。

    另外,至少曾经,董杏林该是出身或待在大户人家。

    她加了几句:“比起山野妇人,青楼女子所见之人较多,性子会更加外向,能多说一些,愿意把自身隐疾的详细情况,说得更加透彻,而且,她们手里有一部分钱财,愿意花钱免去一身一部分痛楚。对你来说,一来,可以帮助到她们,二来,有助于你完成你的医书。”

    董杏林点头:“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先前所言,皆出自于真心。”

    “当真?”

    “定然不假。”

    “那就好。明日下午,我带你去一趟繁花坊,你可要用你的医术打动她们,要是明天表现不错,我就能谈下一笔业务。”

    “什么业务?”

    “哈哈哈,长期合作的业务。”

    “可是我……?”

    她起来又拍拍他的肩膀:“杏林呐,繁花坊内美人众多,你可要悠着点,别赔了夫人又折兵。”

    董杏林一脸茫然。

    隔了一阵,她才看见他脸颊两侧升起一团红云。

    他出去的时候,她瞧见他耳根子都是红的。

    “你可知道杏林医馆?”

    “听说杏林医馆不收诊费,一个月以内,去瞧病都不收诊费的!”

    “没想到贴个告示那么好使!”

    只是个告示?

    贴完那张告示以后,她就去找孙小猴了,还带上宅子里的洪大叔洪大婶。

    干啥?

    “杏林医馆,在哪里,你知道吗?”

    “我在找杏林医馆。”

    于是乎,半个小时内,就有病患前来问诊。

    董杏林是又兴奋又谦虚再加上些小心翼翼,待到傍晚时分,他今日一共看诊四人,开出了两副药。

    有人没开药,因为药贵,另一方面,人家就是来瞧瞧,反正不要诊费。

    干啥?

    一些人去梨花路附近,一些人去其他人多的街区。

    医馆外开始排队。

    董杏林用的词语是——天壤之别。

    回到杏林医馆。

    反正有个医馆在这儿,还有个大夫,免费问诊,不看白不看。

    那可就是手忙脚乱的状态。

    光是上午,那就有四个病人,下午还有五个。

    第三天的时候。

    “不要诊费?”芳草转了转眼睛,噘嘴说道:“不要就不要吧,反正,他也没一个病患可以瞧。”

    第二天的董杏林。

    以前听说——官府会让专人在各要道或人流量多的地方,譬如,某高塔,某大佛,某楼阁,书刻一些药方,以帮助那些看不起病的病患。

    前面说过“艾灸”,比起起来,感觉正儿八经多了。

    尽管在她看来,依旧如此玄幻。

直播似锦华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祸水养成系统国王游戏[快穿]他笑时风华正茂夺舍之停不下来他的娇宠初恋[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