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美人阿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

    尹风赋刚洗好澡头发还是是湿漉漉的,突然听到敲门声,他打开门,就看见一位明眸善睐,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女子站在门口,手里抱着一打衣物。

    “尹先生,这是宫主吩咐我带给你的衣物,宫主担心你来的匆忙,没有换洗的衣物,所以我特地让我为你准备了一些。你看,我这是帮你放在哪里呢?”阿水落落大方的问道。

    “啊,你交给我吧!”尹风赋说道。

    “还是让我帮你送进屋里吧,先生这手还湿淋淋的,别把衣物弄湿了。”阿水说完,自顾自进了房间。

    她将衣物放到了床头,尹风赋愣头愣脑的站在门口,摸着脑袋进退维谷。

    阿水见他红着脸,一副羞赧的样子,顿觉好笑,于是她尽量轻松随意的说道:“哎呀,你看你,头发洗了也不晓得擦擦干,你这样睡觉,第二天准头疼!”说罢,自己跑到里屋找了块干净的毛巾,递给尹风赋。

    尹风赋楞了一下,只见那女孩噗呲一笑,说道:“难不成还让我帮你擦啊。”

    尹风赋连忙抓过毛巾,胡乱的在脑袋上搓擦起来。

    那女孩说,我叫阿水,以后你在琯花里,就由我照顾你的衣食起居了。

    尹风赋木木的说:“辛苦了,多多关照。”

    “嗯,你也别太拘束了,早点休息吧,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哦,聊聊心事也可以。”阿水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对着尹风赋莞尔一笑,将门轻轻带上。

    尹风赋擦完头发,将床头的衣物放到衣橱里。嘴角上扬,情不自禁的笑了。

    ……

    ……

    侍卫取下撑开甲昆眼皮的扩眼器,由于戴的时间太长,甲昆满眼血丝,眼泪止不住的流,取下扩眼器的那一刻,他连闭上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眼球暴突,感觉眼皮已经盖不下来了一般,全身的皮肉已经削的所剩无几,就连脸上难以幸免。

    现在的他,人不人鬼不鬼,全身赤红,由于一直处于幻境中,他感觉不到疼,只是全身没有一丝力气……

    “佐卫首,接下来怎么说处置。”侍卫将削皮的平底刀用毛巾擦拭干净,收好,再将木桶里冰镇好的一块块皮肉整理一番,用毛巾盖上。

    “今晚就送到黑暗之门,入仓房!”佐佑说道。

    几个侍卫将一具铁皮网棺抬过来,放到甲昆脚边,然后,把软成一滩烂泥的甲昆抬着,小心翼翼的放进铁皮网棺里。

    再然后,侍卫又调整了位置,把甲昆的双腿分开,分别放进网棺里腿磨的位置,双手,身躯和头,都刚刚好严丝合缝的卡牢,除了呼吸和心跳,没有一丝动弹的空间。

    人卡紧网棺内后,佐佑过来检查了一遍,确定无误,然后挥了挥手,侍卫立刻上前,将网棺门合上,那棺门里面,也是刚好卡住人体的另一半磨具,这样,整个人就像陷入量身定做的磨版里一样。

    最后,侍卫给棺门上了锁。四个人各抬一边,飞身将那铁皮网棺抬起架在空中,朝着黑暗之门飞去。

    “什么搞砸了,我又没叫你去害他,我这弟弟玉树临风,俊秀致雅,你也一定喜欢的。”舟介边说着,边从衣橱里拿了几套衣服递在阿水手里。

    “你给他送过去,他来的时候匆匆忙忙的,怕是也没带随身换洗的衣物。”

    佐佑点了点头,退出房间,替舟介关门的当口,舟介突然又说道:“尹风赋的是人类的事,只有你我,柳己卞和沈意蕴四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千万要保守。”

    “连老葛都不能说吗?”佐佑问道。

    “嗯,现在还不是时候。”舟介说道,然后一脸神秘的朝佐佑招招手,佐佑付下身来,舟介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才散去。

    “阿水姑娘,你留下来吧。辛苦嬷嬷了!”舟介对嬷嬷说道。

    那嬷嬷满心欢喜的道了晚安,迈着小碎步颠颠的走了,阿水站在门口,娇羞的说道:“宫主找阿水有何吩咐?”

    舟介一把将阿水拉进屋内,在她耳畔嘀咕几句,那女子面露尴尬神色,喏喏的道:“阿水不知道能不能完成宫主交待的任务,别搞砸了露出马脚,可就不好了。”

    “应该不会,我和柳教授在侧边仔细观察他,他前后反应没有一点变化,定是真的没进入幻境,佐佑,我们得盯紧了这孩子,不管他现在是怎样懵懂无知,但至少有一点我们不得不承认,他是不受我们控制的人,这样的人,后患无穷……”

    “那宫主的意思……”佐佑做了一盒抹脖子的动作。

    舟介对他翻了个白眼:“跟我这么久也没见你学聪明,我要是这样做,怎么跟柳己卞交待?况且,我觉得这个人大可以为我所用!”

    约莫过了半支烟的功夫,女生寝舍的舍管嬷嬷带着一个女孩过来,站在舟介房间门外,那舍管嬷嬷捏着嗓子道:“宫主,阿水姑娘给您带来了。”

    舟介闻声连忙打开门,只见舍管嬷嬷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差不多也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娇俏美好,一双大眼睛会说话似的楚楚生辉,舟介欣喜的说道,“这就是我们琯花里最美的姑娘啊,果然名不虚传。”

    佐佑立刻低下头来,规规矩矩站到一边,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

    舟介走过去,噗呲一笑,道:“你别在这里装委屈了,回去早点休息吧。”

    “佐佑,你记住了,那些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才是最难对付的,而那些露出獠牙的,再怎样穷凶恶极,都无需惧怕。”舟介看着佐佑的眼睛极其认真的说道。

    “那尹风赋,真是无欲无求的人么?或许他只是不好意思告诉你们他看到了什么罢了!”佐佑说道。

    “哦,对了,还有件事,你找个时间一定要提醒一下老葛,别动不动就说我们是人类,他是琯花里土著什么的,就算只有我们三人,也不能随便说出这样的话,小心隔墙有耳,现在我们的势力还如此单薄,人类的秘密一定要先隐藏起来。”舟介说道。

    “但……君上的意思,是让翡洛辰的蛾人们消除对人类的戒心……然后才……”佐佑结结巴巴的说道。

    “别说了!还没轮到你提醒我的时候,我自由分寸,你照着我的话做就对了。”舟介有些愠怒的说道。

    “宫主,你说怎么做,我照做就是!”佐佑说道。

    “此事现在还用不到你的时候,我先来教教他……”舟介缓缓说道。

    “宫主,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怎么把尹风赋留在我们琯花里呢?”舟介寝宫内,佐佑一边为其更衣,一边问道。

    “今日在火神殿里,赋儿朝拜火神却没有进入幻境,这在翡洛辰,恐怕还是第一个,这样的人,很危险!”舟介说道。

    “我看他一个懵懂小屁孩,有何危险?”佐佑笑道。

直播奇怪的嫌疑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我的好感度选择系统荒岛女儿国喜欢我的人都想囚禁我(快穿)国王游戏[快穿]夺舍之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