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从直升机跳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说来话长,实则很短。

    短到在挂榜阁中呷口茶,心有所感的赵猛刚放下茶杯。

    短到在直升机中接受“采访”的贾行云,胸前燥热刚起,又瞬息平复。

    短到直升机刚刚越过17.5公里处的斜阳照水挽霞亭,直扑向桃梅园方向上坡的观光车。

    上坡过后,就是最后一段下坡路。

    也就是环湖十八公里的终点。

    终点处是一座石板桥。

    桥下是长达千米左右,狭窄的湖水甬道,一头连着红花湖,一头连着东门附近的水帘飞瀑景点。

    此时的石板桥上,被累积成小山的自行车堵得水泄不通。

    从东门徒步前来支援贾行云的群众,听从南门14公里处自行车协会成员的调配,用自行车堵路,欲将观光车拦截在石板桥前方。

    群众人数众多,齐心合力,往车山上堆积的自行车多到掉下湖去。

    他们两边堆积,远远见到观光车冲下坡来,迅速抽身,从湖水甬道中的垃圾船上撤离,远远躲进1公里前方的商业亭。

    观光车猛点刹车,在石板桥前仓促停下。

    车上的五名骑手连拖带拽,将孙茜西三人押进自动饮料机旁的黄金间碧竹林中。

    直升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压低机身,在观光车和竹林之间盘旋。

    猛烈的气旋掀起气浪,将间碧竹吹得金黄片片。

    “你吸引对方注意力。”贾行云原地转圈,将软梯一层层裹在腰间。

    他坐到机舱左边,双脚踏着起落架,反身左手搂着软梯,右手掰住舱门。

    “我……我怎么吸引?”普宁嘴皮子直打哆嗦,看着贾行云的动作,猜测到他想干什么。

    他兴奋的同时,却又隐隐担心。

    普宁想到自己能被车神托付,心中顿时升起无限自豪,他调节心情,深吸口气,朝贾行云递了个信任的目光,转身就朝机舱右门扑去。

    “导,导,你要干什么。”摄录师尚观一把搂住普宁的腰,差点吓尿。

    这普宁为了贾行云的托付,疯了啊,瞪着眼睛要从右门跳下直升机。

    “放开我,我要去吸引对方注意力。”

    普宁属于标准的无脑脑残粉,完全不计后果。

    “不是,你随便丢点什么东西就可以了。”贾行云吓得不轻,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差点导致普宁跳机。

    “哦哦哦,明白,明白,是我鲁莽了。”普宁窝着身子在机舱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转圈,听到贾行云的提醒,兀地眼前一亮。

    他盯上了尚观,眼睛鼓得红红的,似要吃人。

    “别丢我,我不是东西,呸,我是东西,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尚观内心发憷,看着普宁的样子,生怕他失去理智,不得不扛着摄录机一个劲的往后躲。

    “起开,没你什么事。”普宁嗜血的眼,红肿着推开尚观,弯腰从后把备用设备箱拖出来,一脚就踹了下去。

    同一时间,贾行云从左舱跳下。

    只见贾行云被软梯带着横空旋转下坠,姿势优美得像做着连续滚筒战术动作的战斗机。

    他凌空翻滚,在即将落到黄金间碧竹顶端的时候,突然抓住软梯的横阶。

    回旋力带着软梯荡起,在最高处速度为零的时候,贾行云松开双手,海黾旋瞬开瞬收,越来越随心所欲。

    在外人看来,他就如海贼王CP9中的月步,平白无故在空气中蹬踏了一脚。

    贾行云凌空翻转,压着竹冠做缓冲。

    随着下坠的缓冲,和他瞬开瞬收的海黾旋。

    贾行云在五名骑手和孙茜西三人眼中,就如天宫铺展金光大道中缓缓下沉的天神。

    他们不可思议,目瞪口呆。

    那个不可能出现的人,居然从天而降,踩着竹竿,举重若轻,蜻蜓点水,轻飘飘地沉了下来。

    五名骑手震撼得五雷轰顶,完全忘了手中还有人质。

    他们心生升起无力感,对方哪里是人,明明是神好吗。

    孙茜西看着贾行云飘然而至的身姿,痴了。

    她眼中那个伟岸的身姿,高大到光彩夺目,耀眼得睁不开眼,似乎他的背后蕴藏一轮明日,头上闪烁着光环。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白马王子,都有一个英雄。

    贾行云在孙茜西眼中,不止是白马王子,是不可呼吸的痛。

    他太远了,再也触碰不到了。

    孙茜西黯然,看着那个充满神格魅力的哥哥,心中自豪的同时,却又满满失落。

    ……

    ……

    (注1:原碑文为清道光十四年,也不是传教士,为了后续展开故此杜撰)

    清康熙六十年辛丑春月吉日奠,传教士弗雷德里克·温斯洛·菲弗尔之墓。

    (注1)

    五子运木似两个空间节点重叠,一瞬万万里,消失得无声无息,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是他们,是他们,他们是……是……”紫翅人全身气势陡降,吓得瞠目结舌,如鲠在喉,无论如何都不敢说下去。

    他拖着残缺的身体慌不择路,一头扎进红花湖,再也不敢再此停留片刻。

    随着他的逃离,永福寺方向的大阵自动解除,方丈皱起眉头,望着西北的方向,陷入沉思。

    天空放晴,云卷云舒,似乎刚才只不过是天公开的个小玩笑。

    阴沉的天瞬间晴朗,那座坟岛之上,合欢树下墓碑上的字迹渐渐清晰:

    星图鲜活、立体、富有生命力。

    只是一霎。

    紫翅人如坠冰窖,动弹不得,灵魂都被禁锢。

    甚至,他不敢在鹅城停留,不敢在华夏停留。

    他逃了,逃回了记忆深处的老巢。

    胸被从后洞穿,凭空消失。

    漩涡起得突兀,消失得更加突兀。

    猩红猩红,似有血海翻腾,似有星河灿烂。

    两面各四张流彩旋转,深邃得犹如蕴含宇宙的星图。

    那圆木上最后那团模糊的人影,轻飘飘在紫翅人身后抵了一掌。

    那掌并未触及他的后背。

    紫翅人的翅瞬间瓦解。

    五子运木。

    贾行云在缅北卡寨禁地,象牙山山脊遇到的五子运木。

    漩涡之中五个看不清、道不明、紧闭眼的小人影坐在根粗壮的圆木上,飘荡着从他身后出现。

    看似缓慢,实则迅捷到无从察觉。

    那圆木,材质不是实木。

直播骨钱令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绝世神皇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