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我不会心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不会上你的当,中了你的激将法。”简务鄙视地看着刘蓓蓓,“别想着故意这么说,我就会将股权拱手相让。在我简务看来,背叛婚姻的女人理应付出代价。

    你的公司是自己经营不善,早就该换人来管了。我爸爸的公司,在二级市场与一级市场上购买股份,这何错之有?怎么能说是设计弄垮你的公司呢?”

    刘蓓蓓恨恨地看着简务,眼神绝望,“你不喜欢雪雪吗,你待她特别好,你舍得赶我们走?”

    “刘蓓蓓,好直播看我给你的文件袋。你就会懂得我的决心,请你看完后签字同意与我离婚,我不会心软的。”简务回答道。

    刘蓓蓓将手蒙着眼睛,她心底的颓丧无从言说,人生愿赌服输。她做错太多事情,有负简务,她付出代价理所应当。

    “别再说了,简务,我同意离婚。无论我做过什么,都请求你的原谅。但是你设计弄垮我的公司,我永生都恨你。男人应当光明正大地报复,而不是设圈套。”

    “是我不想继续这样的日子了,你心中有数。”简务的话说得意味深长。刘蓓蓓心中有鬼,看着简务平静无波的脸,她脑中电光火闪,想起了一个月前在超市广场遇到的小男孩亮亮。

    “那个男孩是你的儿子,你当时故意装着不认的。”刘蓓蓓一针见血地指出来。

    正是因为简务表现出来的对亮亮的轻描淡写,刘蓓蓓才没将亮亮放在心上。她这个月忙名下公司的产品销售,忙得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

    简务哈哈大笑,对刘蓓蓓的指责笑过后说道,“我认识李苏苏的时候,我是未婚的。我对李苏苏是否有家庭一无所知,我们只是在一个晚上互相温暖而已。她怀孕了我不知道,她生下孩子我也不知道,你就是告到法庭上,我也不是过错方。

    倒是你,刘蓓蓓,你隐瞒了我多少呢?你婚内出轨让我当冤大头,生下别人的女儿冒充我简家的血脉,你可懂廉耻两个字怎么写?”

    简务每说一句话,都让刘蓓蓓的心在滴血与颤抖。至此她也完全清楚她的公司,为什么会走到穷途末路。此时分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可是,简务怎么会知道雪雪不是他的女儿呢?

    简务爸爸名下的小公司,再花巨资在资本市场,大量购入刘蓓蓓公司股票。持股数很快达到公司已发行股份5%,举牌刘蓓蓓公司。

    刘蓓蓓大惊失色,知悉有人早就看中了她的公司,这一系列的举动连起来就是要吞并她的公司。

    她派了私人侦探去查,毫不费力地查出了举牌公司的基本情况。让她大跌眼镜的是,举牌公司的所有人居然是简务的爸爸,也就是她的公公。

    刘蓓蓓在最艰难的时候,并没有去找程总求助。她上次离开程总别墅时,已是二十天前。她想有女人的独立,她不想依附于男人。她虽然是臭脾气,但是自尊自立。

    刘蓓蓓没有想过,简务出手是非常地快准狠,等着她的还有更让人伤心的事情。

    她问简务给她的是什么东西,正要继续问关于她名下公司的情况时,她听到简务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地告诉她要与她离婚。

    “我有哪里做得不好吗?”刘蓓蓓疑惑地问简务。人人

    正闹离婚的爸爸,断然拒绝了刘蓓蓓请他救场的要求。妈妈倒是追出门外,塞了两万元钱给刘蓓蓓,说她现在准备将她爸爸和她爸爸的情人告到法庭去,让犯重婚罪的人接受法律的惩罚。

    刘蓓蓓深深地叹了口气,爸爸妈妈都自顾不睱,谁会来管她的死活呢。她回到公司即着手安排人抛售公司股票,以求获得现金支付货款,再想办法卖出产品回笼资金,再买回公司股票。

    刘蓓蓓仍犹存侥幸,她想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公公不忍心看她名下的公司倒闭,特意收购以防止公司误落其他人手中。

    当公司不缺资金与市场的时候,公公仍然会将公司退给她。刘蓓蓓内心反复思量,会不会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呢?

    刘蓓蓓正在浮想联翩时,简务走进了她呆着的客厅,将一个文件袋递给她。

    而且公公的公司,还收购了几名股东所持有的刘蓓蓓公司股权。全部股份加起来,已经占到刘蓓蓓公司股权的百分之五十。

    公公成为她名下公司的最大股东,刘蓓蓓的股权总额已不足百分之三十。

    一个月后,简务向刘蓓蓓摊牌提出离婚。在此之前,简务已经耗巨资,用他爸爸名下的一家小公司,悄悄收购了刘蓓蓓婚前名下的三家公司股份的百分之四十五。

    简务授意另一家朋友的公司,抢占刘蓓蓓公司产品卖方市场。刘蓓蓓的公司产品卖不出去,积压在仓库里,原材料厂商又催货款。刘蓓蓓焦头烂额之余,回家向爸爸妈妈求助。

    她却没有料到,家里正水深火热。爸爸妈妈恩爱一辈子,正在吵架离婚。原来爸爸在外面找了个小情人,养着两个私生子。

直播苿莉黑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荒岛女儿国朝秦暮楚夺舍之停不下来祸水养成系统韩三千苏迎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