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阴魂不散(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快到了吗?”

    我有些急了,怎么走了这么久。

    “娘娘别急,就快到了。白日里我已放出信鸽,说娘娘会在今晚出宫,想必皇上这时正等着娘娘。”

    呵,好一个里应外合,真有你们的!

    “娘娘,就是这里了。”

    虽然四周漆黑一片,但借着烛火也能看见前面的这间屋子里里外外不知围了有多少人。

    “砰!”

    “是何人?”一守卫拔出了剑指向莲儿。

    莲儿拿着火烛晃了晃,说道:“是我,我要见皇上。”

    “原来是莲儿姑娘,属下这就前去通报!”

    守卫见是莲儿,便让我们在屋外等候,得到皇上的传见才能进去。

    不一会儿,屋子里的灯亮了,里面传出一道低沉的男声,“让她进来!”

    这声音,是这么的熟悉。

    “娘娘,进去吧,皇上在里面等您呢。”莲儿向我使了一道眼色。

    我走上前,轻轻推开门,只见花幕廉坐在桌旁,端详着手里的枫叶。

    桌上的烛火在不停地跳动着,照亮了他的半边脸,而另一边脸埋没在了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

    许久不见,没想到他竟变得如此意气风发,越来越像一个帝王了。

    身后的门被关上了,此刻,在这间屋子里,夏国的土地上,夏国王储的女人和花桥国的君主将会说一些谁也不知道会说出什么的话!

    良久,花幕廉终于开口说道:“看来,只有这枫叶才能让桥儿妹妹前来。”

    “不知皇上有何事非要见我不可?”

    花幕廉站起身,这时,他的另一边脸也映在了烛火中,他的双眼似乎透着柔情,问道:“在夏国,过得还好吗?”

    我转过身,问道:“难道皇上是专门来找我叙旧的?”

    花幕廉笑了笑,说道:“你还是那么的伶牙俐齿!不过,这就是你,不是吗?”

    我有些急了,他到底想干什么?若再不进入正题,恐怕天都要亮了。

    “皇上拿着枫叶威胁我让我见您,因此有什么事不妨直说,我本就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出了宫,所以,我没有时间跟您在这儿闲话家常。”

    “哦~我知道了,你是在怪我?”

    我转过身,面向花幕廉,提高了音量,问道:“花幕廉,你到底想做什么?”

    “桥儿妹妹还是这么心急!”

    花幕廉将手里的枫叶仍在了桌上,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又缓缓地将茶水倒入杯中,轻轻端起茶杯,送到嘴边,又吹了吹,喝了一口茶。

    好一副闲适的模样,似乎已经忘了现在是深夜,而我和他是不能也不应该同聚在此处。

    我也坐了下来,拿起枫叶,借着烛火转动着叶根。

    “看着这枫叶,便想起了那一片火红似的枫树林。不知道你见没见过黄昏时的枫树林,夕阳的霞光把枫树林映得像一片火海,置身其中,仿佛自己也是一片枫叶,随风飘落……”

    花幕廉笑了起来,“每次都盯着你,倒不曾欣赏周围的景色,没想到还有如此美景。”

    “皇上心里只有权势,当然看不见其他的东西。”

    “要说惦记权势,比起你的丈夫,我可是小巫见大巫啊!”

    “你什么意思?”

    “桥儿妹妹,你怎么越发的糊涂了?按理说,你日日在他身边,如今还有了他的孩子,比任何人都应该了解他,可怎么,倒不如我这个外人了!”

    “我是很了解他,他关心我,爱护我,处处为我着想……”

    未等我说完,花幕廉便打断了我,“真是这样吗?据我所知,他跟你所描述的,差别可大了!”

    “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花幕廉摇摇头,说道:“起初,我把你封为和亲公主赐给夏王,是为了报复你,因为我恨你。可后来,你却阴差阳错地嫁给了他,当我知道后,我本想责问夏王为何违背盟约。可就在那时,我发现了一件事,便打消了念头,却又越发的可怜你……”

    莲儿带着我朝着村子深处走去。

    夜静静地,只天上一轮明月照映着林间小道,虫儿鸟兽都睡了。我和莲儿就像两只孤魂,追随着火烛不断朝前走去。

    “这里奇怪的人多了去了。”

    我带着莲儿轻车熟路地爬过洞口,菜市口漆黑一片,我们借着月光,摸着墙角,走到了正街。

    接着,莲儿带着我向城西走去。

    接着,莲儿又说道:“不过,这次出来后,奴婢就要跟皇上回花桥国了,娘娘回去后,若是宫里发现少了一个婢女,定会追查,娘娘可要保重。”

    到了村口,莲儿从一颗大树下挖出了一包火烛,顺势又点燃了一根。

    “娘娘,这边走。”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您走了之后,奴婢怪想您的。”

    “你现在又伺候着哪位主子呢?”

    “奴婢现在在皇上身边伺候。”

    “你当真不知皇上找我是做什么?”

    莲儿摇摇头,“奴婢真的不知,主子们的事,我一个奴才哪儿敢多问。”

    “嗯?这话怎么说?”

    “王后和宁王妃这两个人很是奇怪,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

    莲儿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娘娘还是跟以前一样,即便是有了身孕,还跟小孩子一样,有时候看着威严,可心里还童真得很。以娘娘这样的性子管理下人,很多老妈子肯定是不服的。”

    “呵,你干脆直接说我不适合当主子,这样岂不是更好?”

    “娘娘,这里怎么挂着符?”

    “不该问的别问,小心惹来杀身之祸。”

    “娘娘,虽然我来这夏王宫只有短短几日,可我觉着这夏王宫里的秘密倒是挺多。”

    “怪不得,他让你来找我。”

    噌~门锁终于打开了,许久没用,锁上已生满了锈,差点儿以为今晚就出不去了。

    “就是这儿了,里面有一个洞口,从洞口爬出去就是菜市口。这处宫殿已被夏王下旨不得靠近,而且传说闹鬼也没人敢靠近,所以人人都知道从这儿能出宫去,可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做,我算是开了一个先例。”我一边勾动着门锁一边说着。

    莲儿静静地站在一旁,“需要奴婢做什么吗?”

    “你静静待着就好。”

直播明月映我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冷清欢慕容麒都市情缘夺舍之停不下来荒岛女儿国朝秦暮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