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沉默中的爆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退兵,再不退兵,老夫顶不住了。

    写完这封信之后,张昭又不得不召见了城中守将,看能不能抽调兵马,去四处救火。顺便联络江东各个大族,希望各个大族能够触动家兵,帮一下忙。

    江东士族很强,养兵的不在少数。

    关键时刻,也能顶一下。

    且说张昭在吴郡,已经急得跳脚,真是老夫也很无奈啊。

    一封书信渡江往上,到达了孙权的手中。

    孙权江陵水寨。

    深夜。

    江水平静,偶有大风。如今已经是寒冬,雨水不多,长江不可能再作妖了,江东水军可以战斗的优势大减。

    目前局势僵持,动弹不得。孙权颇为忧心,虽然年纪轻轻,但也忍不住起夜撒尿。

    若在侯府中自然有美婢伺候,但在军中,孙权也不好意思让亲兵提尿壶,便弯下腰从床下取出尿壶,自己对付了。

    提起裤子,打算继续睡觉,却是翻来覆去睡不下。只得叹了一口气,再次起床,穿上衣裳,披上大氅,唤了亲兵准备炭火烤上,往前帐内看书。

    孙权披着红色的大氅,因为实在冷,便不时提提。亲兵们很快就将火烧旺了,提着炉子放在了孙权的身边。

    孙权这才呼出了一口气,也暖和了起来。

    但是孙权看书没看多久,便有一位亲兵冲了进来,禀报道:“吴侯,这是吴郡张公的公文。”

    张昭乃是江东宿老。

    军中称呼程普为程公。

    而江东上下文武,几乎都称呼张昭为张公,以示尊敬。

    张昭坐镇吴郡,总领大局,为了避免前方忧心极少发布消息。而此时却发来了消息,孙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孙权接过竹筒,从中取出绢布,看过之后,差点眼前一黑,就此栽倒。

    尽管英明神武,一时明主,小小年纪经历了大风大浪,但这个事情实在太大了,大的吓人啊。

    “呼!”孙权呼出了一口气,却没有声张。此刻声张,军心不稳,一切都完蛋了。

    袁绍被偷了乌巢粮食,便军心不稳输了。

    现在江东老家都没了,消息散开,必然糟糕透顶。孙权镇定下来,将这封绢布仍在火炉之中烧了,然后写了一封书信,塞入了竹筒之中,命亲兵说道:“找五个最可靠的人,将之送去给周都督。”

    “诺。”这亲兵立刻知晓厉害,严肃应诺一声,小心翼翼的捧着竹筒下去了。孙权本就失眠,此刻更是睡意全无。

    在帐内来回踱步,忧心不已。

    ............

    孙权接到消息已经是深夜,当消息到达江陵的时候,便已经是天明了。

    孙权辗转反侧,周瑜则是早早就醒来了,天没亮就醒来了。命士卒烧了粥,然后坐在大帐内烤火看书。

    这个时候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时候,而现在是寒冬。周瑜身体不算太好,虽然有烤火,但周瑜还是冻的脸色发白。

    至鸡鸣破晓,太阳升起。周瑜放下了竹简,带上了一队亲兵,在大营内巡逻,热身了一下,日头渐高,渐渐暖和。

    周瑜也才暖和了起来。

    随即周瑜又吃了一碗粥,然后翻身上马,带着一队亲兵,往城北而去。城北这片地方,由老将程普镇守。

    闻得周瑜来了,程普下来迎候,双方一起立在城门楼前,观望城北关羽大营。

    “关羽熊虎之将。”周瑜眸光深远,意义深长道。

    如今局势,双方犬牙交错,谁也奈何不了谁。周瑜不能动,这没什么,却连一次召集众将,商议对策都没有。

    程普根本不知道周瑜的心中在盘算什么,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发问道:“大都督,如今局势如此,久之必然对我不利。”

    “何止不利,乃是大大不利。若我是马良,便在举动的时候,派人去江东散播消息。若山越叛乱,则大事休矣。”

    周瑜笑着说道。

    程普闻言惊骇无比。

    那个情况,真不敢想象。

    前有饿狼,后有人放火。

    稍有不慎,满盘皆输。而其实程普已经有些预感了,但是一直没敢往这个方向想而已,如今听到周瑜说出,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但是程普先焦虑,惊骇欲绝,但随即住嘴。他见周瑜发笑,却是心定下来,拱手问道:“大都督可是有了策略?”

    “我打算赌一把。”周瑜点了点头。

    “怎么赌?”程普不由问道。

    “现在还不急,还差一个契机。”周瑜笑着说道。

    程普眉头深锁,十分难耐,但终究是忍下来,没有继续询问。而便在这时,有一匹快马疾驰而来。

    周瑜闻得马蹄声心中一动,转头往城内。只见马上骑士翻身下马,提着一个竹筒,快步来到他的面前跪下,道:“大都督,这是吴侯手书。”

    周瑜笑着从这名骑士的手中取过竹筒,取出了其中的绢布观看。然后眉头舒展,将绢布交给了程普,附耳对程普说道:“程公,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

    程普还刚拿过绢布,听了周瑜的言语十分疑惑,看了捐不上的内容之后,则是惊骇欲绝。

    这个消息,能随便散布出去的吗?他抬头想呵斥周瑜,却见周瑜笑着点头。程普明悟过来,便点头说道:“好。”

    当日,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江陵城。

    军中士卒哗然,军心一阵不稳。

    却说周瑜,程普等在江陵驻扎的领兵大将,都是出类拔萃之辈,领兵极有一手。军纪严明,军心稳固。

    但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是军心不稳啊。

    便如历史上,关羽后方失了公安,江陵二城,前方大军立刻破败散走,士卒抛弃了关羽,投奔江东人去了。

    难道关羽就没有威望,没有治兵能力吗?

    不是。

    关羽善养士卒。

    但是孙权接到消息之后,便知道这个消息不能走漏,否则军心不稳。而此刻消息到达了周瑜手中,周瑜却反其道而行之。

    这是为何?

    难道周瑜是内奸不成?

    或见局势糜烂,打算抛弃孙权,投效关羽,加官进爵?

    却说当日军心便不稳,当夜周瑜在中军内召见诸将,商讨退兵之事,犹豫不决。军心更加不稳。

    至第三天,便有少量士卒,攀城而走投奔关羽。

    夜中,星空明亮。

    关羽大营。

    关羽,甘宁组成连营,关羽在前,甘宁在后。关羽有精锐五六千人,甘宁有精锐八九千人。

    关羽麾下士卒,都是精炼了数年,披甲率极高的精锐中的精锐,可以与曹军野战。

    甘宁所部,则是来自于数月前的四万民兵,加上甘宁自己带来的一军候精锐。数月以来,也足够精锐了。

    关家在江东也布有探子,但是情报反馈,当然不如孙权。直到今天,关羽才得到了具体的消息。

    江东人后院起火了。

    此刻刚吃了晚饭不久,关羽得到情报之后,众然是以他的冷脸,也难得露出了少许笑容。

    局势翻转了,这荆州是我的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留下孙权的兵马了。

    孙权如果急于撤退,兵马慌乱,则有机可乘。至于能吞下多少兵马,则是看运气了。

    张昭的府邸,书房中。张昭在深夜之中被人叫醒,乃是一封紧急战报,豫章郡一座县城被山越攻破了。

    张昭实在忍耐不住,便披上衣裳,写了一封信给孙权。

    会稽,吴郡,丹阳,庐陵,豫章五郡山越连动,大者万余,小者千人,便是庐江郡的山贼也开始作乱。

    规模不大,毕竟今年怎么说也是丰收,许多山越吃得上饭,不愿意出兵。

    但是数量很多,四处漏风。

    孙权尽起国中精兵,留下张昭统领众事,现在四处漏风,一天十几条战报。

    山越因为兵马不精,虽然人多势众,但是江东人依托城墙,倒也可以勉强抵抗一二,但长此以往,必然完蛋。

    张昭自然坐不住了。

    当阳一带,还有霍峻,傅彤一万余兵力。只要韩当敢分兵回去支援,张飞便敢试试攻打韩当营寨。

    周泰一部兵马,在监视成杨的诸葛亮,李正。

    孙权有两万水军,不敢动,因为这是守住退路的兵马。油江口一万兵马,更不敢动。

    而江东兵马尽在荆州,一时间竟然有风雨飘摇之感。

    吴郡,吴县。

    十月中旬消息开始传播,十月月末,山越便开始举动了。什么会稽的章韩,只是其中小角色而已。

    山越虽然兵力不精,但是壮丁众多啊。就算是乌合之众,人数多了,也会焦头烂额,比如说沙摩柯的五溪蛮夷。

    蒋琬既与朱治大战,又渡江攻占城池,与朱然对峙。

    而孙权没有太大的举动,或许说孙权没有办法破局。周瑜,韩当有六七万兵马镇守江陵一带,与他们对峙的是关羽,张飞,将近四万人。

    双方人马犬牙交错,牵一发而动全身。没办法行动,双方都尽力了。

    如果不是严颜帮忙,甚至孙权已经输了。

    而山越叛乱,便是最后一根稻草了。

    马良在城外虎视眈眈。

    严颜的兵马,需得防备关平。

    九月中旬,马良出兵。

    马良武陵得手之后,便派人渡江四处传递消息。

    关平攻打名求,吞了潘璋所部。

直播三国之关平当老大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抗日之我是楚云飞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