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最大的好消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随着圆锯刀片的极速旋转,随着一次又一次不同材料的切割,刀片的性能和切割不同材料时的体现,作为内行都可以有直观的感受,这把刀片好!真的就是一个字‘好’!

    李岩大喜过望道:“欧阳,这是我最近以来得到的最好的消息,棒,太棒了。欧阳,你整几个型号出来,还有针对不同的材料,区分出不同的刀片,直接细分市场。我这就开始着手电器控制部分和夹装部分的开发设计,这种可以借鉴的,设计起来很快的。”

    欧阳树得意地说道:“细分这个我早就提前做了准备的,所以细分很快的,我从一开始就已经考虑了的。”欧阳树说话都有些啰嗦了。

    李岩笑道:“我上次去南方,他们自己就有很强的设计能力,不过可惜的就是我们的刀片质量还达不到,现在我们的刀片质量达到了,至于夹具和电器类,我可以先交给他们OEM。”

    欧阳树翻了个白眼道:“拽什么洋文,我也是有英语四级证书的,不就是代加工贴牌生产吗?非要拽出个洋文,显得你多有文化一样。”

    看着李岩和欧阳树两人对这个外形加工的还有些粗糙的圆锯刀片,林茜茜知道欧阳树又有了很大的技术突破。这个欧阳树就是个怪人,好像这些合金材料之类的才是他家人和朋友,不对,他还有一个人类朋友就是李岩。

    此时天色已晚,落霞已挂在远处的山头。

    欧阳树道:“李总,今天天气好,我要早点回去,我那个楼顶上做了把椅子,现在赶回去正好可以坐在椅子上看天上的云。”

    李岩笑着点点头,就看着欧阳树疾跑着出门上他那辆面包车急着回去。

    吴渺看着欧阳树远去,好奇道:“这个欧阳树居然还懂得看风景?哥,你不好奇吗?”

    李岩悠悠地说道:“欧阳妻子的名字,就是一个‘云’。”

    在场四个女人听得李岩说出原由,不觉对欧阳树远去的方向看去,心中不免觉得原来欧阳树是个如此痴情的人。

    李岩道:“你们最好不要在欧阳面前提起此事,好了,我们打道回府。”

    大家还没有上车,就听到一辆车从拐角处开来的声音。吴渺眼尖认出了这辆车的主人,虽然这辆车有段时间没有出现了。

    “这个姜教授咋又来了?不行。我这就去把他骂走。”吴渺推开车门,迎了过去。

    果然车内走下了姜教授,但是姜教授并没有首先和吴渺打招呼,当然也没有给吴渺说话的机会,而是忙着打开车后座位的门,从门里走下一个更大些年纪的白发老头,他就是帝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吴渺似乎认识这个白发老头,也是个医生。

    李岩记得这个白发老头,就是在救治袁山梁心梗的时候见过。

    姜教授毕恭毕敬地陪着白发老头往前走了几步,

    对迎过来的李岩介绍道:“李总,这位是帝京来的严老。”

    严均苍,他就是李岩在帝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给袁山梁急救室见过的严均苍。

    “李总,李医生,我们是老相识了,我记得你的。”

    李岩很惭愧,忙着握住严均苍伸出的手,应道:“严老,好记性,不知严老找我有何事?”

    吴渺在一旁皱眉,心道:“哥,我的哥哥啊,你这个招呼打得也太直接了,一上来就这么直接地问,一个满头白发白胡子的老人来干什么?你就不能先客套几句?”

    严均苍也不介意,而是谦逊地对李岩说道:“我老头子,是来求你的。本来我还要早点赶到的,谁知道路上堵车,这一堵就堵到现在了。我害怕你已经下班走了。”

    李岩陪笑道:“还没有,今天走的晚些。”

    严均苍抬头看了看李岩身后的楼和大门,说道:“李总,能不能耽搁你几分钟?我和你说几句话。”

    李岩赶紧道:“严老,见谅,请,里面坐一坐,如果不介意我们暂时就坐在院子里,我这里条件不好,只有楼梯。不过坐在院子里通过大门还可以看点风景。”

    严均苍身后跟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很仔细地照顾着,场地里很快就摆好了椅子,还专门又找出一把藤条椅子来。

    这种藤条椅子现在还不好买,尤其是质量好的。李岩记得自己公司里这种老式藤条椅子也就三把。

    严均苍看了看藤条椅子,用手来回晃了晃后说道:“这种老式椅子不多见了。”

    吴渺以为这个老头也想拿走一把,不过严均苍却只是坐下后又仔细用手好好摸了摸扶手,这才对李岩说道:“李总,哦,我还是叫你李医生比较习惯。李医生,在路上我听姜教授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我这次专门过来就是想请你帮我私人一个忙。”

    李岩问道:“严老你请讲。”

    原来,严均苍的重孙女是一个学舞蹈的,主攻的是手舞,谁知道在一次车祸中双手被挤压受伤,虽经过及时的治疗,但已经彻底失去了以前的能力。别说是跳手舞,就连平时基本的生活都略有受限。

    严均苍得知后,非常心痛,思前想后就想到了李岩。可是严均苍只知道李岩是蜀都人,作为像严均苍这样的人,是不会随意找袁家去打听。而姜教授是严均苍的学生,所以当严均苍刚说起李岩,姜教授立即就拍着胸脯打起了包票。

    严均苍的这个要求让李岩为难,因为现在李岩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李岩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医治好严均苍重孙女的手。

    李岩身后的几个女人也在心里替李岩着急,可是谁也不能出言阻止一个爷爷为重孙女从帝京专程赶过来提出的这个请求。

    李岩低头略想了想,长出口气道:“严老,你重孙女现在何处?”

    严均苍立即说道:“就在车里,车祸后我重孙女有些容易惊风,而且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所以我让她在车上休息着。”

    侧的车间走去。

    找到一把切割机,欧阳树非常熟练地更换上圆锯刀片,空转试了试后,就小跑着在场地里找来了不少各色材料。

    三个女人在李岩背后摇着头,叹着气。李岩不回头看,也知道三个人在自己背后干什么。

    欧阳树这时候却着急忙慌地赶过来,手里举着一个圆锯刀片,对着李岩喊道:“李总,李总,你看这是什么?哈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

    在场所有人里面只有李岩知道欧阳树嘴里的成功意味着什么?也知道欧阳树手里举着的外形并不直播的圆锯刀片代表着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

    欧阳树拉着李岩的手就急着道:“说着没意思,我们以现场操作来感受一下?”

    “走。”李岩拉着欧阳树就往右

    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放缓米国艾利特深公司第二期的设备进展速度,不能让米国艾利特深公司把所有的市场上中下通吃。严格要求米国艾利特深公司把控质量,不得与本地企业抢中低端市场,这个还就只能在外部范围做工作,用半干预市场的方式进行。

    李岩在送走祁文成的时候,说道:“大书记,以后能不能给我起码的尊重,别只想着使唤我,却根本不管会不会把我卖了?”

    祁文成笑道:“我哪舍得卖你,要卖也是把我自己卖了。”

    李岩看着欧阳树的神态,心里也是欢喜,迎上前去,道:“欧阳,这次性能如何?”

    “最差都是持平,耐久性还没有做完,但是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已经超过了预期,当然也就是超过了国外的同类产品。”

    吴渺问李岩道:“哥,你还真的要替别人数钱卖掉自己?”

    李岩耸了耸肩,长叹口气说道:“卖,接着卖。”

    对本地相关企业执行一定的税务优惠,这点还必须往上请示。但是其它的如环保评审,以及赞助费,业务推广等等政府适当介入,像南方许多城镇领导学习靠拢,以政府搭台,本地企业唱戏。

    借着米国艾利特深公司的招牌,吸引更多的目光注意到巴山的这个行业,产品分出档次,相互之间给出空间和缓冲区。

    “犯法的事,我不做。你赶紧的,再不走赶回去就太晚了。”

    祁文成心满意足地上车,对李岩挥了挥手说道:“抓你的壮丁,我是抓对了。”说完就对司机说:“我们回巴山。”

    两辆车很快就消失在那个拐弯口。

    “你要卖自己,我管不到,但是你不能自说自话地把我给卖了,还让我自己数钱,这我这个小心脏可是受不了的。”

    祁文成突然大声点说道:“以后你就把我卖出去,我都不会像你这样。”

    李岩看了看祁文成,做了个有请的手势道:“大书记,请吧。”

    这次祁文成最后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李岩不再撂挑子,因为李岩是出自基层企业的,也最了解基层企业的需求。

    最后,祁文成很明确地表示,首先要限制住米国艾利特深公司的产量,就让米国艾利特深公司暂时处于高端,但是产能上就需要进行控制,控制产能很简单,后期的设备往后延缓就行。

直播圣医商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豪婿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清茗学院同人亮剑之铁血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